第三百八十八章 兩大書院

作為全京乃至全國最大最著名的兩大院校,它們彼此間存在著競爭,但也有合作,最主要的是它們擔當者引領整個大楚教育界的方向。

隨著兩大書院重開女學,京城各書院也紛紛重開女學或興辦女學,而很快,由京城向外輻射,各地女學紛紛創辦。

短短兩個月內,女學便已在全國各地開花,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同時,一些問題也凸顯出來了。

這一次搞期中考試聯合排名的不僅是清溪書院,松山書院也這么干了。

清溪書院這邊還好,沒出什么大問題,松山書院的成績單下來后昨天已經有十來個女生沒上學,有幾個是遞了病假條,而有幾個則是直接遞了退學申請,這還只是一方面,書院內由女學引起的各種矛盾也不少。

先生和先生之間的,先生和學生之間的,還有男女學生之間的,好在松山書院管理嚴格,在一開始就和清溪書院一樣增派了巡邏的校工,所以沒出什么大問題。

但在最近一次的書院文會上,男女學生便因學識之爭起了沖突,到最后演變成了謾罵,差點沒打起來。

清溪書院同樣有這樣的問題,不過因為女院的先生們盯得緊,所以往往沖突一起便會出現打斷,這才沒突出出來。

為了更好的發展,兩大書院決定將各大科目的老師聚在一起商討對策,最好能夠制定出一些校規,推動變成世俗規矩,減弱雙方矛盾。

黎寶璐任史學和算學兩門大課的先生,也在受邀之列,顧景云作為論辯清溪無敵手的老師自然也被邀請了。

既然是書院組織的,那肯定是包吃包玩,并不用黎寶璐帶上吃的,但作為老師是不能收禮的,這個口子一開便很難止住。

好在這一次是全班同學都送,且都送的是吃食。

黎寶璐干脆讓她們分出一個個食盒,拎去給各科老師,既不讓她們難堪,也算表明了她的態度,這次回家后,學生的家長便知道就是吃食也不應該送了。

三十個食盒,黎寶璐最后只拎走了一個,剩下的全留給了學生們分配。

小姑娘們面面相覷,都為難起來。

她們所有科目的老師加起來也就只有九個,那還是算上了選修課,可這有二十九個食盒,怎么分?

朱芳華撇了撇嘴,她本來就不想送,是母親非要她拎來的,她不在意的道:“不然一個先生送三個,剩下的兩個我們自己吃了?”

萬四不客氣的翻著白眼道:“你怎么不說自己全吃了好?本來就是送給先生的,你自己吃了,回家你娘不抽你?”

“我娘才不會抽我呢,先生她自己不收難道還怪我?”

“行了別吵了,”歐陽晴攔住她們道:“每位先生送兩盒,剩下的送給梅副山長和我們女院的各位領導。”

“那還剩下六盒。”

歐陽晴:“剩下的六盒就送給女院的校工,他們要給我們打掃衛生,巡視安全,煮茶燙杯,我們從未表示過感激,這六盒點心不算貴重,也就聊表心意罷了。”

萬芷荷點頭,“那就這樣分,來吧,大家來分一分,組隊去送,爭取在午膳前分完。”

這一天女院從上到小的教職工都收了不少的點心,特別是任課老師,每一個人的作為上都堆了好幾個食盒,各個班級都有送。

老師們的心里既無奈又甜蜜,“還是這些女學生會來事,可也太會來事了,不就是寫了一封信嗎?”

男院的老師們看著他們得意洋洋的嘴臉,氣得吹胡子瞪眼。

顯然拎了點心食盒來送老師的不止詠梅班的學生,而不管是哪位班主任都不可能消化得了那么多點心,只能讓學生們送給其他任課老師,于是清溪書院女院這邊點心泛濫。

就是健體課的先生都收到了五個點心食盒,他覺得要不是天氣太熱,最近三天他都可以不用買飯吃了,可以省下好大一筆錢。

可惜天氣熱,他只能忍痛把點心分給男院那邊的好哥們,沒辦法,誰讓女院這邊的老師都得了不少的食盒呢?

他只能讓男院的老師跟他一起消化了。

男院的學生們覺得今天先生們脾氣都有些暴躁,瞪著他們的眼神頗為不善,他們心中很是忐忑。

難道是因為他們這次期中考試成績太差,先生們被山長罵了,所以才這樣惡狠狠的瞪著他們?

學生們紛紛坐直了身體,表示他們很乖,很認真聽課,一定會奮發努力,爭取下一次考個好成績。

可先生們瞪著他們的目光更用力了。

黎寶璐抱著書走出牡丹班,一抬頭便看到站在院門口的顧景云,忍不住對他微微一笑,歡快的上前問,“你怎么來了?”

“來接你,”顧景云忍了忍,沒去牽她的手,而是轉身與她并肩往外走,“其他先生先走一步了,就剩五個還要上課的,我們現在過去剛好可以用午飯。”

黎寶璐回辦公室拿食盒,“那么多人,也不知能不能吃飽,你要不要先墊一下肚子?”

顧景云正在長身體,正是餓得快的時候,這段時間他的胃口特別好,聞言便微微點頭,“上了馬車再吃。”

馬車也是書院安排好的,一共有三輛候在門口,其余四位老師已經到了,看見他們夫妻倆出來便微微點頭算打過招呼,爬上馬車坐好。

倆人一輛馬車,沒人會那么識趣插在他們夫妻之間。

上了馬車,車夫便往金海湖趕。

黎寶璐打開食盒,見里面分了兩層,最上面一層疊滿了栗子糕,下面一層則放著白雪一樣的雪糍,不由笑道:“她們倒是知道我的喜好。”

“你桌上的點心便沒少過,凡是去過你辦公室的誰猜不出你的喜好?”顧景云捏起一塊雪糍,垂眸道:“不過這些東西不宜多吃,多少得留著肚子上船,聽說書院訂了全魚宴,大家可以邊吃邊談。”

“定規矩這種事我不熟。”

顧景云:“也沒想你熟,把你叫上不過是為了保證女院這邊的權益,不讓他們所定的規矩太過傾向男院罷了。”

顧景云頓了頓又道:“清溪書院還好,雖還有老師和學生從心底看不起女子,不歡迎女院的學生和先生,可那畢竟是極少一部分,松山書院那邊的情況更加嚴重。這次他們來的也多是男院的先生,他們肯定要為男院代言,所以你要小心些。”

“重開女學是你求的圣旨,只怕有些想法偏激之人會特意針對你,不過你也不用怕,”顧景云冷笑道:“一會兒你跟在我身邊,輕易不要開口,而我們清溪書院的先生向來護短,不會任由你被欺負的。”

黎寶璐做足了心理準備,但真到了地方才深刻體會到顧景云這番話的意思。

她才下馬車便有人看過來,草地上涇渭分明的分為兩派,正互相站著打招呼,湖里停了一艘大船,正是兩大書院一會兒要吃飯開會的地方。

黎寶璐才被顧景云扶著下馬車,在草地上站穩,幾道挑剔的目光便射向她,她便聽到有人高聲問道:“這位就是挾恩以報,強求陛下重開女學造成今日亂局的顧太太?”

黎寶璐抬頭看去,發現她不認識那人便扭頭看向顧景云。

顧景云牽住她的手,直接忽視那人領著她往清溪書院的教師隊伍中去。

那人見顧景云夫婦不理他,他也不生氣,只是嗤笑一聲道:“果然與陛下有恩便不一樣,這番目中無人的樣子在下在京中還是第一次見。”

顧景云繼續無視他,走到清溪書院的隊伍前才轉頭對松山書院領隊的趙副山長道:“趙先生,貴院的先生都是這個素質嗎?倒叫顧某大開眼界了。”

趙副山長笑瞇瞇的打著圓場道:“邱先生也是有口無心,實在是最近書院亂糟糟的,男院與女院間的沖突不斷,不免有些遷怒,畢竟這重開女學之事的確是尊夫人一力主導。”

黎寶璐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松山書院若不想辦女學可以不辦,我可沒強迫你們。”

趙副山長笑容微淡。

邱先生則嗤笑道:“你讓陛下頒下圣旨,難道我們松山書院還能抗旨不成?”

“別把所有人都想象得和你一樣齷蹉,天下尊重女性的人多了去了,我想松山書院也不缺這樣的先生,松山書院實在無心辦女院大可以將女院分出來,說不定她們還更自在呢。”黎寶璐不顧顧景云的攔阻,冷笑道:“別說得好像我拿刀逼著你們似的,圣旨一下貴院便開始積極的籌備女學事宜,不也是看上了重開女學帶來的利益?不然你們會那么賣力的在開學之初宣傳本院?現在既得了利益又來哭訴,是想做了還想立貞節牌坊?”

“你!”邱先生面色漲紅,氣得指著黎寶璐道:“真是女子不可與予,黃兄不過與你爭論一番你便入宮請圣旨往他頭上栽屎盆子,現在我與你爭論,明兒你是不是也要進宮請旨來報復我?”

“邱先生慎言,”黃先生面色鐵青的從后面上前道:“我與你又不熟,不用稱呼我為兄,且我與她爭吵是事實,但她往我頭上栽屎盆子從何提起?雖然我也很不贊同重開女學,但此事的確是因我與她爭論而起……”

吉先生額角滑下一滴冷汗,早知道他耿直,沒料到他這么耿直,吉先生忙擠上來扯住他,打斷他的話道:“邱先生,現如今女學已經重開,我們兩大書院齊聚于此是為了探討書院發展之路,可不是為了爭吵女學該不該開,是何人的責任問題。若松山書院這次要爭論的是這個問題,那請恕在下不多奉陪了,書院里還有許多作業未曾批改呢。”

顧景云淡淡的道:“顧某也很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