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家長 1

黃先生走出辦公室,見隔壁的同事還沒動靜,不由蹙眉問,“蘇先生他們在干什么,怎么還不走?”

吉先生笑道:“聽說他們要給學生家長寫寄語,今天只怕要加班。黃兄找蘇兄有事?”

黃先生臉色嘲諷,冷哼一聲道:“女院就是麻煩,從未聽說過還要給家長寫寄語的,學生若犯錯只管讓家長來聽訓便是,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吉先生面色微訕,拱手看向黃先生的背后,“顧先生。”

顧景云回禮,“吉先生。”

他對黃先生微微點頭,便越過他們往隔壁而去。

黃先生面色更加難看,不過也只是冷哼一聲,并沒有找茬。

吉先生就嘆了一口氣,猶豫了一下還是湊到他耳邊道:“黃兄還是謹慎些吧,女學重開之事已成定局,剛才梅副山長親自來了一趟,據說對他們如此為學生,為書院著想很是贊賞,還拿了一份成績單走,估計是要拿去給蘇山長。大勢已定,你何必去跟大腿比力氣?”

“女子就該貞靜守分,讀些《女戒》《烈女傳》就差不多了,讀再多的書難道她們還能為官做宰不成?何況這樣拋頭露面成何體統?”

吉先生見他冥頑不靈,不由搖頭道:“你呀,也太頑固了,讀書辨理,又不止為出仕為官,何況女子管理后宅,養育子嗣,若沒有見識文化,豈不耽誤后代?何況還有賢內助一說呢,若能娶得一位知書達理,心胸寬廣之妻,丈夫不僅能安心在外搏前程,對他也很有助益的。黃兄不要小看了女子啊。”

“男子養家糊口本就天經地義,若還要妻子幫忙,他還活著干什么?”

吉先生無奈的看著他,搖搖頭離開。

以前他也不贊成重開女學,覺得男女混合在一個書院內實在有辱斯文,可看著書院里那群女孩漸漸活潑開朗,在某些方面綻放出光彩,再回家看女兒閃閃發亮的眼睛,他的不贊成早就煙消云散了。

他已經打算好了,今年先在家自己教女兒,明年清溪書院再開學招收新生時就讓女兒去考試,也免得她在家總是一人讀書,一人做針線。

在家里,她也就能看看書,彈彈琴,下下棋,可來了書院,她能學的東西就很多了。

誰的女兒誰心疼,反正他是希望他閨女以后厲害一點,寧愿女婿受些委屈也絕不讓閨女受委屈。

吉先生瞥了黃先生一眼,轉身便走,道不同不相為謀,黃先生也有閨女,他都不心疼,他這個外人實沒有必要因此事與他爭吵。

但黃先生一向耿直,從不會看人眼色,見吉先生走了他就跟上,還憤憤的道:“之前書院寧靜幽遠,學生們只知讀書,現在呢?自從女院建立,學生心思浮動,還有幾人把心思放在讀書上?整日里亂哄哄的,這都是那黎氏鬧的,我恨不得,恨不得……”

“黃先生慎言,”吉先生停下腳步道:“只從剛出的期中考試成績來看,在下并不覺得學生的成績下降了,而且自女學重開以后,書院的氣氛不像以前那樣沉悶,活潑了許多,我覺得這方為青年人的活力。”

“而且不可否認的是,最近學生學習的熱情高了不少,不像以前,只為完成先生安排的課業和為了科舉而讀書。”吉先生雖然覺得學生們見色忘師,但并不覺得這種發展不好,比起黃先生的耿直,吉先生向來寬容,見黃先生滿臉不贊同,眼底的不以為然,他就笑瞇瞇的道:“黃兄這些話與我說就好,要是傳到黎先生的耳中,還不知道她又要怎么捉弄報復你呢。”

他意有所指的道:“說起來女學可以重開還是托黃兄的福呢。”

黃先生面色鐵青,這是他的痛腳,這兩個月來沒人敢在他面前提起,沒想到第一次提的人竟然是向來寬容的老好人吉先生。

吉先生笑瞇瞇的與他告辭,留下面色難看的黃先生。

黃先生瞪著他的背影半響,最后扭頭看了一眼女院的辦公室,一跺腳離開了。

與此同時,蘇山長剛把那張寫在成績單后面的寄語看完,他還給梅副山長,微微點頭道:“不錯,三十封信,工作量不多,但也不少,他們只怕趕不上午飯了,下午還會加班,讓食堂給他們準備午飯及下午的茶點。”

梅副山長躬身應下,拿了成績單退下。

顧景云走進女院的辦公室,只看了黎寶璐一眼便往母親那里去。

秦文茵沒做班主任,所以她沒信可寫,此時正拿著一本棋譜在研究,看到兒子過來也只是微微點頭。

顧景云在她身邊坐下,低聲道:“母親,師父他來接您了,說是一早跟您說好要去金海湖的,此時已在書院外等著了。”

秦文茵一愣,下意識的扭頭去看沙漏,這才發現時間不知不覺已近午時。

她面色微紅,有些心虛的看了兒子一眼。

顧景云嘴角含笑,眼中溫潤如水,伸手抽掉她手里的棋譜道:“母親去吧,這棋譜借兒子看看。”

秦文茵紅著臉低聲道:“要不要我給你和寶璐打包些飯食來?”

“不用,”顧景云笑道:“梅副山長來過了,一會兒他應該會讓人送飯菜來,兒子在此蹭一頓就好。好容易放假半日,您只管去玩。”

秦文茵便紅著臉起身,微微點頭道:“那母親先走了。”

顧景云就起身送她出去,秦文茵與其他先生告別,見寶璐起身要送她,她就摸了摸她的腦袋道:“快去干活吧,有景云送我就行。”

黎寶璐便也不客氣的坐下,低聲撒嬌道:“母親,金海湖邊的炸小魚仔特別好吃……”

秦文茵見她饞嘴的模樣,被兒子知道她要去約會的窘迫便一散,低聲笑道:“放心,母親給你帶回來。”

“多謝母親,寶璐最喜歡您了。”

秦文茵只是摸摸她的腦袋。

顧景云掃了媳婦一眼,轉身送秦文茵出去。

黎寶璐毫無所覺的繼續坐下埋頭苦干。

三十封信,即便不長,卻要走心,將對每一個學生的了解寫上,一封信差不多也要一刻鐘,那就得需要三個半時辰左右,速度快些的老師勉強可以在晚飯前完成,一般的只怕還得加夜班。

所以梅副山長讓校工們把女生們都遣散回家了,今天放半天假,大家想去哪兒玩便去哪兒玩。

男院那邊的學生早拿了成績單或回家或呼朋喚友的出去玩了,只有女院的學生們空著手回家。

好在整個女院都沒發成績單,大家的心里雖怕,卻還不知道慌亂,所以全都強自鎮定的回家。

家里問起成績,有人面不改色說明日就能拿到成績單了,有的則哭著和家里人說考得不好。

家長們或期待或懷疑或生氣,這一個晚上對很多有女兒在清溪上學的家長來說有些難熬。

而有的女生更是失眠,第二天頂著兩個黑眼圈一臉憔悴失落的來書院。

女院的老師們也有些憔悴,沒辦法,昨天的工作量有些大,好在都完成了,當天下午放學后他們便把已經寫好了寄語的成績單發下去,讓她們帶回去給家長看。

女孩們偷偷的打開成績單掃了一眼,見先生這樣夸自己都羞紅了臉,眼中還閃著激動的光芒。

原來她們在老師心目中這么優秀。

再看后面的指點,她們也若有所思起來,反省過后覺得先生說得竟然還挺對,她們的確有這樣的缺點。

歐陽晴拿著成績單面色淡然,但其實雙手緊握,心跳如雷的將之交給祖母。

沒有人比她更了解她祖母了。

她祖父是禮部尚書,她祖母向來以書香世家自居,歐陽家以詩書傳家,尤其看重臉面。

當初女學重開時祖母就說過,除了去考松山和清溪兩大書院,歐陽家的姑娘不會去別的書院上學,免得丟人。

她的成績在詠梅班里算不錯的了,僅次于鄭丹,但放在學級里,跟男生那邊的一比就慘不忍睹了,而且分數也不好看。

雖然已經有先生的寄語,但歐陽晴還是擔心。

不過她向來堅強,即使心里已經怕到發抖,她也從不哭不慌,淡定的雙手將成績奉上。

歐陽老夫人展開成績單看了半響,面無表情的看了她最優秀的孫女一眼,慢慢合上成績單道:“既有你們先生說情,這次我暫且不計較,可下次考試若還是這樣的分數,你也別去丟人現眼了,趁早回來說親備嫁的好。”

歐陽晴出了一身的冷汗,卻面無異色的躬身應道:“是,孫女謹遵教訓。”

與歐陽家正相反,定國公府里魏老夫人拿著萬芷荷姐妹三人的成績單看了半天,笑呵呵的點頭道:“不錯,不錯,你們第一次書院考試竟就能排在那么多男學生之上,可見平日里沒落下功課,以后再努力些,把男院那些學生都踩在腳下,看他們還敢不敢看不起我們女子。”

魏老夫人有些懷念的撫摸成績單上的信,眼神幽遠的道:“想當年你們祖母念女學的時候,女院可是能跟男院一較高低的……”

魏老夫人看著三個孫女微微一笑,道:“不過你們現在也不差,你們運氣好,碰上了一個好先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