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考試 1

就在大家興奮的相擁時,下課的鐘聲響起,興奮的小姑娘們一滯,紛紛僵在當場。

萬芷荷當機立斷的道:“快排好隊,我們還有兩遍。”

小姑娘們立刻排好,歐陽晴臉色薄紅,緊張的捏著手語速飛快的接著剛才的讀下去,后面的同學也發揮了超長水平跟上。

但她們讀書再快也耐不住公告太長,其他學生的速度更快。

下課鐘聲一響,大部分學生都會出來走走,加之剛才看到詠梅班出來的班級都好奇她們上課期間跑出來干什么,所以都好奇的跑來湊熱鬧。

剛念完第二遍,正要念第三遍的詠梅班學生:……

在眾多同學的圍觀下,詠梅班的諸位同學硬著頭皮從公告第一句開始第三遍。

“她們這是干什么?聽著像是誦讀公告。”

“估計是黎先生讓她們這么做的,”三學級牡丹班和海棠班的學生復雜的道:“黎先生嚴厲得很。”

“但黎先生從不做多余的事,為什么要讓她們念公告?”

大家疑惑的去看詠梅班的學生,很快,她們就念到了出題老師的名字那里,一開始還沒人注意,直到有細心的學生聽到了自己老師的名字,這才不由瞪大了眼睛,驚呼出聲。

圍觀的人群開始嘈雜起來,大家都想擠上前看個究竟,因為公告很長,本來就很少有人會關注到出題老師那個板塊,而公告前面的信息太過震撼,以至于本來會留意那處的學生也沒讀到最后,都討論第一條通告去了。

可現在被詠梅班的學生念出來,書院的學生們才知道他們之前錯過了何等重要的信息。

大家都往前擠,但前面最好的位置已經被詠梅班的學生占了,他們總不好將人擠掉上前,這實在太有損儀態和風度了。

好在前面有人立即喊道:“大家都別吵,聽學妹們念。”

場面立時一靜,大家都看向詠梅班的學生。

歐陽晴在眾人的注視下面色薄紅,卻下意識的挺直脊背,清脆的繼續念,后面的同窗們則跟著念,一時公告欄前只有清脆的誦讀聲。

女院這邊并不只有黎寶璐參與出題,今年新聘的女先生都在名單上。

書院當然不是特別照顧女院,而是她們的確很厲害,憑自己的能力爭取到這個名額的。

書院分配出題老師具有一定的比例,但女院這邊情況特殊,有部分男院教師是兩邊教學的。

本來有人提議女院這邊由他們代替就行,這樣一來出題的就全是男先生了。

而且他們雖然兩邊教學,但主要精力還是放在男院那邊,出的題目肯定也是偏重那邊,這樣一來不免對女院不公平。

有老師提出異議,蘇山長就讓所有的老師都針對自己所教的年級科目出題,統一后再讓他們就其他老師做的試卷答題,最后糊掉名字讓大家點評每一張試卷的題目。

最后取每個學級每個科目最優的前六名為出題老師。

很幸運,所有的女先生都可以名列其中。

這也從側面反映了女院先生的實力,讓男院不敢再小覷女院。

其實書院對女先生的要求比男先生還要高,一般來說,只要能考中秀才,教學能力也不是很差便能在清溪書院的啟蒙班里教學,而舉人可以教大學級的學生,進士則更是來者不拒。

但對于女院,當初書院出的考題大多是資深老師出的,那考題不要太難。

而能夠有勇氣來考先生,且有能力考中的女子會是一般人嗎?

那都是和秦文茵一樣的杰出才女。

或許在整體素質上她們比不上男院的教師團隊,但論單科能力,她們還真不怕。

別的不說,秦文茵在音律上便碾壓一眾男先生,奪得桂冠,這次音律課的考題便由她審核。

出題老師男院女院都有,雖還是以男院的先生為主,但至少保證了一定的公平性,讓女院這邊不至于太弱勢。

先生們自然不可能漏題,但講課時必定有所注重,而且肯定是課上講過的。

只這一點就讓本來人心惶惶的女生們重新找回了信心,不再關注詠梅班的學生,而是興奮地猜測老師會出什么題,最近他們講過哪些知識點。

詠梅班的學生們松了一口氣,紛紛趁機溜走,留下一片熱烈的討論聲。

男學生們則驚呆了。

這跟往年的不一樣。

往年書院可從來不公布出題老師,只有消息靈通的才能打聽到一二,今年竟然公布出來,而且女子出題,她們會出什么題?

不是他們看不起女院的同學,實在是她們整體素質的確不怎么樣,從書院舉行的文會便可看出端倪。

女院的先生出題不會盡往簡單的出吧?

而且女子的關注點總與人不同,誰知道她們會出什么奇怪的題目?

這下換男學生們擔心了。

歐陽晴帶著全班同學回到班級,黎寶璐還坐在講臺上,但她面前的書已經換成了算學。

學生們習以為常,紛紛站好向她問好。

黎寶璐微微點頭,問道:“公告已經看過了?”

小姑娘們臉頰紅潤,興奮的點頭,“看過了,先生您是出題老師。”

黎寶璐合上課本,笑道:“我雖是出題老師,但一張試卷的題目我只能出六分之一的題,其中有難有易,你們也未必就能解出來。”

小姑娘們微微失望,她們還以為黎先生會透露一些題目,至少是范圍給她們呢,可看她這樣子估計是不可能了。

“這是你們進書院以來的第一次考試,很重要,但也不重要。”黎寶璐認真的看著她們道:“重要在于經過這一次考試你們將會接受和習慣這一種考試方式和制度,給你們將來的書院生活積累經驗,并能看到自己的位置。不重要的便是你們得到的成績。”

“你們和男院的學生不一樣,他們大多是從小便在書院里學習,已經習慣了各種考試,有了經驗,而且不可否認,他們的整體素質要遠遠勝于你們。這一次考試過后你們的成績或許不像你們想象的那樣,但我希望你們記住,這只是第一次,是你們第一次踏入書院后的第一次考試,成績并不是非常的重要,你們有多差,那你們進步的空間就有多大。我們要將目光放長遠些,且看將來。所以這一次,進入考場后不論你們拿到的試卷是什么樣的,我都希望你們能夠堅強和堅持,寫下自己知道的,記下自己不知道的。”

小姑娘們看著鄭重的老師,心里有股揮之不去的緊迫感和不祥感。

黎寶璐見她們都繃緊了臉,便微微一笑,沖她們眨眼道:“雖然你們整體素質比不上男院那邊,但單項科目來說,我們這邊并不比他們差。比如歐陽,你的音律很棒,連老師都贊不絕口,而萬同學的詩詞意境幽美,賞鑒能力連老師也自嘆弗如。鄭同學的史學同樣很棒,一本《史記》倒背如流,便是男院那邊的學生也少有人能及,吳同學的算學雖是開始學,但短短一個多月珠算便很厲害了……”

黎寶璐一一點過,鼓勵她們道:“所以你們也不用過分的擔心,這一次期中考試過后還有期末考,你們現在是三學級,離畢業還有五個學期,有的是機會找回場子。”

詠梅班的學生們這才稍稍找回點信心。

可真的拿到試卷后,饒是已經做足心理準備她們還是忍不住眼前一黑。

詠梅班的學霸之一歐陽晴也不由咬緊了嘴唇,太難了!

好多知識點她似乎都沒看過。

她掃了一眼考場內的其他同學,發現她們和她一樣皺緊了眉頭,而有的更是眼眶都紅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才低頭開始那筆作答。

算了,正如先生所說,這只是第一次,來日方長。

和女院這邊的凝重一樣,男院那邊的考生也皺緊了眉頭,試卷上有好幾個題目都有些陌生。

雖然他們都掃到過,而且都出自課本,可他們平時很少留意,以至于現在竟有些模糊。

這幾道題肯定是女先生們出的!

試卷對男院的學生們雖然也增加了難度,卻不像女院的學生們那么難以接受。

史學考試很快結束,歐陽晴收拾好文具就跑去找同桌鄭丹,“你考得怎么樣?”

鄭丹微微點頭道:“還行,題目也不是很難。”

幾乎有三分之一的題目答不上來的歐陽晴:……

她木然的轉身,她怎么忘了,鄭丹的祖父是翰林,專修史書的,據說她祖母在史學這一塊也很有見地,連黎先生都夸她史學好。

問她難度不是找虐嗎?

歐陽晴果斷的轉身去找萬芷荷,她們倆能力差不多,應該可以比較一下。

萬芷荷受了打擊,情緒正有些低落,看到歐陽晴便強笑一聲道:“做得不怎么好,很多題目都不解其意,竟是連出處都不知道。”

歐陽晴松了一口氣,連忙安慰道:“不要緊,先生不是已經提前說過了嗎,這是第一次,以后會好的。”

萬芷荷卻有些茫然,“真的會好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