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考察

“好了,這節課已過去大半,再上課也講不了什么,剩下的時間大家便來做一做自我介紹吧。”黎寶璐沒有擦掉黑板上的字,而是看向入門第一排第一桌,微微頷首道:“就從你們開始吧,站起來介紹一下自己,雖然都生活在京城,但我想你們也并不是全部都相識吧?”

歐陽晴和鄭丹對視一眼便站起來,輕聲道:“學生歐陽晴見過先生。”

小半節課,也就夠全班三十個學生做個自我介紹,看著黎寶璐抱著書離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

和上一節下課后的興奮不同,這一次課間沒人說話,大家都安靜的呆在自己的座位上怔怔的看著黑板上的那句問話。

等上課鐘聲響起,大家將黑板擦干凈回位置上坐好等待下一位老師進來時,黎寶璐又抱著書進來了。

眾學生:“……”

她們記得這一節是算學課,所以她是走錯教室了?

黎寶璐卻當著她們的面走上講臺,揚了揚手中的書笑道:“上一節課忘了與你們說了,因為女學這邊算學的老師和史學一樣緊缺,因此你們的算學課也由我教授。”

眾學生:“……”

“這兩門課都是大課,我想在入書院前你們的父母一定給你們普及過清溪書院的制度,每學期的期末考試,除了考試的分數外還會加上老師的點評分,這意味著你們有兩科重要的課程老師點評分由我打出,所以孩子們,你們可不要在課堂上惹我生氣哦?”

眾學生從心底里冒起寒氣。

“上一節課的事我可以不計較,但今后在我的課堂上,類似的事我不想再發生第二遍,尊人者人尊之,我現在尊重你們,也希望你們以后能夠尊重我。”

眾學生松了一口氣,能坐在這里讀書的,沒一個不是非常渴望上學的,如果期末考試真的丟了兩門大課,不說父母會如何,她們首先就沒臉再來上課了。

黎寶璐看著乖乖挺直脊背端坐在凳子上的學生,嘴角微微一翹。

和前世的熊孩子們相比,這個時代的孩子更好教導。

一是這個時代尊師重道的風氣特別重,老師不說擁有絕對的權利,但至少學生們都很尊敬老師,即便意見相左也不會發生強烈頂撞,甚至斗毆的事情。

二則是這些女孩輸不起。即便出身富貴之家,她們對能夠出來讀書的機會也萬分珍惜,不論是出于好勝心,利益還是面子,總之她們不會允許自己輸。

所以黎寶璐的這番威脅很管用,即便是一向嬌蠻跋扈的平國公府三小姐朱芳華此時也不得不低著頭受教。

黎寶璐打開課本,道:“那現在就請大家打開課本吧,你們在家學的東西有所側重,除掉針織一類,我想你們學的更多的是琴棋書畫吧?”

眾學生微微點。

“在家里由先生系統的教過算學的請舉手。”

底下的學生們對視一眼,有三個學生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起來。

黎寶璐便微微一嘆,“書籍和琴棋書畫可為興趣,我想在座的都有一二擅長或特別感興趣的項目,而算學枯燥,許多人不知道為何要學它,但其實論在生活中的應用,除了國語課外,第二重要的便是算學了。”

“小到柴米油鹽,大到國家田畝計算,稅收勘定,可以說從升斗小民到陛下大臣都需要用到算學,當然,說這些你們會覺得很遙遠,那我就舉些與你們切身相關的具體例子。你們以后要管理后宅,計算內宅的收支,有的甚至還要管理整府庶務,店鋪收支盈利,田畝勘定,田莊的收支,還有賦稅繳納。我想你們現在已經開始跟著母親學習管家了吧?而賬簿是必須要會看,會算的。小可避免受人欺瞞,大則可制定合適的發展計劃,合理分配投資支出,統籌全局。只以能做一個合格主母為要求,算學就必須要學的,何況你們將來的成就和愿望未必只到此。”

她們沒有系統的學習過算學,但并不是不會,這些學生大部分已經開始跟著母親學管家,也是看過賬本的,甚至從很小時便開始管理自己的月錢。

但因為沒有系統的學習過,許多東西都是一知半解,只是知道應該這么做,但為什么這么做卻不知道,既然不知道當然不會去想還可以怎樣做更好。

而黎寶璐要做的便是開闊她們的思路,讓她們養成思考探索的習慣。

可是,“你們之中有誰可以從一數到一百的?舉手。”

眾學生一臉黑線,齊刷刷的舉手,她們只是沒學過算術,并不是就不懂算術,這是把她們當稚兒教了?

黎寶璐滿意的點頭,“很好,那可以在一百內加減的舉手。”

這下眾學生面面相覷起來,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舉手。

“那看來你們也沒試過自己能不能百內加減,”黎寶璐隨手在黑板上寫下兩個兩位數相加相減的題目,問道:“誰能解出這兩道題?”

有兩個學生舉手,黎寶璐對她們微微點頭,“將答案記在白紙上,不要說出來。”

說罷又去看其他學生,陸陸續續又有幾人舉起手來,剩下的人則低頭羞紅了臉。

“我們沒有算盤……”有個女孩低低的道:“我會用算盤。”

黎寶璐點頭,伸手從講臺下的抽屜里抽出一個算盤遞給她,“班里會用算盤的舉手。”

二十四個學生齊刷刷的舉手。

黎寶璐滿意的點頭,“很好,底子還不算非常差。”

算盤在大家手里輪了一圈,黎寶璐則在后面順著檢查大家給出的答案,重新回到講臺上道:“我們便從加減開始,《九章算術》暫且放在一邊,等你們把基礎打牢,可以跟上三學級的課程后再開始。”

“先生,那樣我們不會落后很多嗎?”

考試是要跟其他班級比較的,如果他們班太差,出門都要不好意思了。

“學習就如同建屋,基礎如地基,我們把地基壘實,就算落后了一些,過后加緊進度也能趕上,可要是地基不實,上面的房子建得再快,再華美,它也時刻有崩塌的危險,一旦風暴來襲,這些房子將是最早坍塌的。”

“算學尤甚,它是最需要基礎的一項課程,希望你們頭幾節課能夠認真聽講,哪怕我說的知識你們已經懂了,我也希望你們認真的聽著。就當是溫故知新。”

“好了,我們開始講解加法和減法……”

梅副山長緩緩的吐出一口氣,對背著手的蘇山長笑道:“倒是我們小看了這姑娘,這才兩節課就把學生收服了。”

蘇山長轉身踱步離開,淡然的道:“那些孩子心里未必就服氣了,都是富貴之女,哪里是那么好收服的?”

“但她拿住了她們的七寸,她們可不敢給她搗亂,現在又陳述利弊,以利相誘,就算不喜歡她們也會認真聽講學習的,何況以剛才她的表現來看,黎先生的學識還算不錯,以才折人也只是時間問題。”

蘇山長微微點頭,蹙眉道:“我看她站在講臺上竟一點兒也不露怯,對時間掌握得還好,竟像是教過好幾年書的老先生。”

“關鍵是課堂氣氛也被她弄得很好,”梅副山長掩飾不住欣賞的道:“看來秦家的人都擅教書,之前顧先生來書院教書,我們不也擔心他年紀小鎮不住那群熊孩子嗎,可要是不說,誰能發現他們是第一次教書?”

梅副山長說著都有些嫉妒他們夫妻倆的天賦了。

不是讀書好就能教書的,教書有時候也需要天賦,有的人天生就比別人會教導學生。

蘇山長停下腳步,道:“既然她有能力擔任三學級的課程,那就把帖子按下吧,暫時不急著招募新的先生。”

“可書院里還是先生奇缺,”梅副山長疑惑的道:“她現在要教三個班,兩門課程,也太累了些,我是想著招了先生也可以給她分擔些,而且男院那邊的先生也一直說時間不夠,想要推脫掉這邊的教學……”

“正是因此才要推延招募的時間,”蘇山長背著手道:“我知道他們一直看不起女院這邊的先生和學生,心中總有輕視。趁此機會也可讓他們知道何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免得上位久了便忘了初心本分。”

梅副山長一驚,“山長?”

“每年期末考試男學與女學是分開的,但期中考試是一起的,且不計入年終考核中,再過兩個多月便是期中考試,到時候我們看看效果吧。”

梅副山長:“……山長,您真的不是故意讓女院丟人?”

剛才黎寶璐出的題目他們也看到了,那些女學生可沒幾個能第一時間做出回答,這樣的成績跟男院的學生比,只是去找虐嗎?

“這就是你們膚淺的原因之一了,你們看到的是輸贏,我看到的卻是兩邊各自的進步。不信你保存后今年的期中試卷和排名,明年期中考試再看。”蘇山長微微側身看向詠梅班的教室笑道:“我想我們的黎先生一定很開心有這個考試制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