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吹皺春水

七月初八,松山清溪幾大書院開學,顧景云讓趙寧帶小寶去報名入學,自己則和黎寶璐一起領著曲維貞去女學那邊報名。

曲維貞的底子差,并沒有考上清溪書院,但每一個現任先生手上都有一個名額,顧景云便把名額給她,而小寶則是通過考試進入書院的。

維貞對此很失落,她覺得自己比弟弟還大三歲,明明是一起讀書識字的,她卻比不上弟弟。

黎寶璐只能安慰徒弟,“勤能補拙,你天賦不及你弟弟,多多努力便是。”

顧景云則在一旁潑冷水道:“若要比經史子集,那你就是再勤奮也比不上你弟弟,他天賦極好,有的天才是不能追趕的。你與其盯著你弟弟,不如盯著自己,以距離自己不遠的人為目標,一點兒一點兒的往前走。”

“你基礎本來就不好,才剛學會走路,不看著腳下,卻仰著頭眺望遠方想要追趕,是嫌現在不夠慘,想要多跌幾個跟頭嗎?”

曲維貞當即怔怔,然后便慢慢擺正心態,不再想著跟弟弟比,而是認真的按照黎寶璐給她定的計劃往前走,到如今她雖還比不上啟蒙班上那些從小受過良好教育的小女孩,但想要追逐她們距離也并不十分遙遠了。

書院單劈出一大塊地方來給女學報名,凡是通過考試的學生都可憑借錄取文書到此報名。

而前面豎起的板子上貼著一張張大紙,上面寫了個人所在的學級班級名稱,找到學級班級,再去找對應的老師報名就行。

前面一字排開五十張桌子,后面各坐了一位老師,便是負責接待報名的學生和家長。

可憐的清溪書院的先生們從三天前就沒能睡一個好覺,一直在做報名準備工作。

全書院只怕除了山長便只有顧景云睡得香了,因為今年他教的是男院啟蒙二學級的長松班,學生是他原來的學生,早在放假前他就跟孩子們說好,讓他們和家長最后一天的巳時至午時來報名就好,不必那么早來和人擠。

因為今年新增女學報名,所以報名時間延長了一天,共有三天報名時間。

因為曲維貞基礎差,所以她上的是一學級,相當于男學那邊的啟蒙班。

而托顧景云這扇后門的福,黎寶璐提前知道了曲維貞被分在牡丹班里,直接就去找一學級牡丹班,不用與人去擠著找分班名字。

和男學的分班制度不同,女學這邊一共只有五個學級,一個學級兩學期,為期一年。

而每個學級下又設十個班級,全都是以花為名,據說當年的女學便是這樣的,現在不過是沿用舊制。

顧景云走在黎寶璐身側,雖不像之前那樣牽著她的手,卻與她站得很近,衣袖摩擦著衣袖,任誰都看得出他們關系親密。

但滿院子的年輕女孩們沒有幾個眼里能看見黎寶璐,大家都被顧景云吸去了目光。

芝蘭玉樹,以前只覺書中描寫的人物世間無有,多是前人夸張,可如今看到顧景云,方知何為言語貧乏。

黎寶璐頓住腳步,推了推顧景云笑道:“快走吧,我怕被眼光殺死。”

顧景云無奈,掃了一眼現場,見前面做報名登記的是熟悉的同事便點了點頭,低聲道:“等過幾日就好了,到時我來接你下學。”

帶著帷帽的小姑娘們就怔怔的看著他離開,臉頰通紅,一雙雙水潤潤的眼睛轉向黎寶璐,目光炙熱不已。

萬四攥緊了三姐的袖子,激動的道:“好俊的后生,三姐,我們去問問他是誰。”

“他都走了。”

“跟他一起來的姑娘不是沒走嗎?”萬四目光閃亮,大膽的道:“我們去問她。”

萬三猶豫著不敢動,不由看向一旁的二姐。

萬二臉色也有些發紅,但她還是注意到了黎寶璐的不同,正要低聲勸阻四妹,萬四卻已經飛跑過去和黎寶璐搭話“姑娘也是來報名入學的嗎,我是三學級詠梅班的學生,你是哪個學級哪個班的?剛才那位公子是你哥哥嗎,他怎么就丟下你走了,應該陪你一起報名才是啊。”

“真巧,我也是三學級詠梅班的,”黎寶璐友好的對她笑笑,看著她未來的學生,笑道:“不過他不是我哥哥,他是我相公。”

小姑娘的笑容就僵在臉上,微微瞪圓了眼睛看向黎寶璐,這才發現她將頭發都盤起,乃是出嫁婦人才會梳的發髻。

萬二在一旁嘆氣,這就是她攔著四妹的原因,那少年與這少婦看著關系不淺,便是兄妹都不會走那么近,所以他們是什么關系只要稍稍動動腦子就知道了。

萬二輕嘆一聲,正要上前把妹妹拉回來,就見她扯著笑僵硬的道:“太太都成親了還來上學,還是上的三學級?”

這話有些不客氣了,萬二蹙眉,正好看到嬸嬸報了名出來,忙轉身去與她低語幾句。

鐘氏皺眉,抬眼瞪了她女兒一眼,待看清站在她面前的人時忙走過去,“顧太太。”

黎寶璐還禮,“這位太太好。”

鐘氏一笑,她曾隨著二嫂上街看到過黎寶璐和顧景云,她拉過女兒嗔道:“小四,不得無禮,這位顧太太是書院里的先生,以后見了要叫先生的。”

“顧太太見諒,我家孩子粗野慣了,得罪之處還望見諒,”她笑道:“顧太太不認得我,但一定認得我大嫂和二嫂吧,我是定國公府的三夫人。”

“原來是鐘夫人,純熙新到京城,還未來得及去國公府拜訪伯父伯母們,失禮之處還請見諒。”定國公府和秦家是故舊,為秦信芳平反時萬鵬也沒少出力。

定國公老夫人,世子夫人和二夫人黎寶璐都在宮里見過,唯獨這位三夫人沒見過面。

鐘氏微微一笑,她并不知道她二伯和秦信芳的這些淵源,只以為她說的是客氣話,其實她覺得黎寶璐他們不上門才是對的。

畢竟她二伯手握京城十萬禁軍,跟秦家這樣的閣老來往密切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只是覺得剛才女兒失禮,這才表明身份,讓黎寶璐不要誤會的。

鐘氏和黎寶璐寒暄兩句,得知她是帶著徒弟來報名,便從身后丫鬟手里接過一個荷包塞給曲維貞,笑道:“這孩子長得真靈巧,沒想到顧太太除了在書院教書,還收入門弟子,早知道我就讓小四也努力一把了。”

黎寶璐笑道:“有時緣分是天定的,若我與四小姐有緣,就是她不來拜我,我們也會成為師徒的。”

鐘氏一愣,有些不解她的意思。

黎寶璐卻發現她前面已經沒幾個人排隊了,便笑著和鐘氏告辭,“快要輪到我了,您先去休息,以后我們有空再聊。”

鐘氏愣了愣笑著點頭,“好。”

“好,我們以后再聊。”心中卻有些不以為意,她們年齡相差太大,她女兒都差不多與黎寶璐同齡了,能有什么話題?

而等到鐘氏知道黎寶璐是三學級詠梅班的先生之一時才明白她今日這番話的意思。

鐘氏含著笑容送走她,轉身就掐著女兒扯到一邊,恨鐵不成鋼的戳著她的額頭道:“你怎么這么缺心眼啊,大庭廣眾之下就打聽起外男來,丟不丟人?”

萬四嘟嘴,“他們看著也沒比我大多少,我哪里知道他們就成親了?不是娘你說要給我找好夫婿的嗎?那顧先生臉白如玉,俊逸瀟灑,氣質儒雅,女兒這才……”

鐘氏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左右看看才低聲斥道:“這是什么地方你就敢胡說?我勸你趁早把這些心思全收了,那顧景云可是已成家立業之人。”

萬四扯下母親的手,翻了個白眼道:“這還用母親教?他都成親了,我自然不會糾纏他,不過他長得真好看,娘,以后你就照著他給我選,我要找比他更好看的,至少不能比他差。”

鐘氏覺得心臟負荷過重,差點就要被女兒氣厥過去,要不是在外面她非得揍她不可。

這孩子可真是什么話都敢往外說啊。

同時心里又忍不住慶幸,幸虧女學重開,京城風氣不再像之前那樣拘謹,對女子也較為寬容了些。

不然以女兒這樣的性格還不知道以后要闖多大的禍,吃多大的虧呢。

看來以后找女婿得更慎重些,不過想到女兒的要求鐘氏又頭疼起來。

滿京城里比顧景云還要優秀的能有幾個?

不說他的才華,只他的人品相貌,京城里便沒幾個公子及得上。

鐘氏這樣年紀的人都不由羨慕嫉妒黎寶璐,更別說那些十來歲的小女孩了。

不過片刻,大家就全都知道了剛才出現又消失的少年便是去年名譽京城的顧景云。

他的出現立時如同清風吹過,吹皺一池春水。

女孩們看向黎寶璐的目光都掩飾不住的欣羨和嫉妒,特別是已經十三歲以上,已經漸漸開竅的女孩們,大家看著黎寶璐的目光都猶如實質。

此時,她們并不知黎寶璐有可能成為她們的先生。

而唯一獲得兩個關鍵信息的萬四直到快回到家時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她驚叫一聲問道:“娘,你剛才說那顧太太要在書院教書?”

“是啊,不過她的年齡擺在那里,應該是教一學級的,”鐘氏蹙眉看她,“你的儀表儀態都學到哪里去了,不要總是一驚一乍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