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驚羨

顧景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只一眼便看到了那朵荷花,微微一笑道:“那我去了。”

黎寶璐點頭,期待的看著他,她只見過他在樹間或山石間練過輕功,還真沒見過他在水上飛過,一時還有些期待。

顧景云摸了摸她的腦袋,自信滿滿的笑了笑,運起真氣,腳尖點在船沿便飛躍而出,腳尖在一張荷葉上輕點,只觸水便起,一個躍身便到了那朵荷花前,他快速的伸手去折,只是才抓住花桿,便因手上用力真氣微亂,腳下便一沉,控制不住身形的往前滑去……

黎寶璐的目光一直緊緊地盯著他,見他腳下不穩便如鴿燕般閃出,一個晃神便到了他身邊,伸手攬住他的腰便踩著水騰飛而起……

顧景云順著力道折下花,跟著黎寶璐飛回船板。

他臉色微紅,將手中的荷花遞到她跟前,“幸好沒壞,我給你找個花瓶先插起來。”

黎寶璐接過花,手上一個巧勁兒就把它扔到了睡蓮的缸里,抓起他的手就帶著他往外飛,“我們不摘花了,我們去踩葉賞花。”

的確是踩葉賞花,腳尖踩在荷葉上朝荷花中間飛去,黎寶璐帶著他像兩只蝴蝶一樣繞著好看的荷花賞一圈,她輕功好,帶著顧景云都能在湖中短暫的停留,這于倆人來說是一種很新奇的體驗。

就是一向淡然的顧景云都不由展開笑顏,如春雪初化,他目光在湖中一掃,指了一個方向道:“我們去那里。”

黎寶璐便帶著他踩著水與荷葉朝那處飛去。

倆人的笑聲不時的從荷中傳出,一直提著心站在船上等候的船夫和廚娘見了微微松一口氣。

“公子和太太膽子好大,可嚇死我了。”

“到底還是年輕啊……”船夫抹著額頭上的冷汗道:“等公子和太太回來就勸他們趕緊上岸吧,我可真怕在湖里出什么事。”

遠處的一條畫舫里鉆出幾個人來,都看著在荷花間飛躍翻騰的倆人。

“咦,那位夫人好俊的輕功,李大人,你們中原人的輕功都這么好嗎?”

李大人面上有些尷尬,他沒想到一向清高冷淡的顧狀元竟會跟著夫人這樣相擁的在湖中飛躍。

雖然他不懂武功,但在溫敦點明后也就明白了不是體弱的顧狀元帶著他夫人在飛,而是他夫人在帶著他。而且看周圍這些韃靼人眼中的驚羨,顯然她表現出來的輕功還不弱。

去年獵場刺殺,他雖不在場,但事后聽不少人提起過,說顧清和的夫人一身好武藝,一人便救了先皇,當今和太子殿下,厲害到朝中武將都自愧不如。

李大人眼珠子一轉,笑道:“哪里,哪里,那是我們翰林院的顧大人及其夫人,他們年紀還小,所以愛玩愛鬧些,倒在溫敦使臣面前失禮了。”

“哦,那少年如此年紀竟也是官員嗎?上朝真是人才濟濟啊。”溫敦認真的看向折了好幾朵花的夫妻倆,含笑道:“不知我們能否認識一下這位年輕的顧大人。”

李大人心中冷笑,他巴不得呢,以為顧清和年紀輕好對付?

他雖沒見過顧景云的夫人,卻跟顧景云有過兩次交集,此人不僅有急智,還巧舌如簧,至今朝中能把他說敗的人還沒有。

李大人巴不得有顧景云幫他來對付溫敦,所以立即揮手沖正捧著幾支花笑得燦爛的顧景云喊道:“顧大人,鴻臚寺李真拜見顧大人,顧大人別來無恙乎。”

顧景云扭頭去看,看見站在遠處一條畫舫上的李大人,微微蹙眉,只是想要出來好好的玩一天,都已經特意早早出門,還選了這么一個人稀少的地方,為什么還是會碰見熟人?

他偏頭見寶璐笑靨如花,面頰不知是因高興還是被太陽曬的,白里透紅,幾縷發絲貼在面上被風吹散,映得她臉上的肌膚白如雪,紅如梅。

顧景云這才發現寶璐不知不覺間白了這許多,一點兒也不像當年那個在瓊州曬如麥色的小姑娘了。

顧景云忍不住伸出手去幫她臉頰上的發絲撩下……他就覺得腰間一疼,回過神來看向寶璐的眼睛。

黎寶璐松開他腰間的肉,手繼續攬在他的腰上,再次問道:“要不要過去?”

“不去,我們回船上。”

黎寶璐便不再理那條畫舫,帶著顧景云往自家船飛去。

李大人的手僵在半空,轉身對溫敦笑道:“在下喉嚨有些啞了,聲音低小,只怕顧大人沒聽見,不如改日我再為溫敦使臣引見如何?”

顧景云很顯然是不想見到他,既然這樣他就沒必要去討人嫌了,他可不想得罪了顧景云。

“兩條船離得也不是特別遠,不如讓船夫把我們的船開過去吧,我看那位顧大人風姿卓然,顯然是有才之人,我們可汗尤慕中原文化,在下最近也讀了不少中原的書,很有些問題,正好可以像那位顧大人請教。”

李大人:我雖然不如顧景云有才,但也是二甲進士出身,有問題請看向這邊。

他木木的注視著溫敦,希望他能讀懂他的心理活動,可惜,倆人民族不同,一點心理感應也沒有,溫敦微微蹙眉,帶著些憂慮的問道:“怎么,是不合適嗎?”

“……”李大人道:“溫敦使臣,今日應該是顧大人休沐的日子,他難得與夫人出來一趟,我們還是不要去打擾為好。”

“可剛才李大人不是也招呼他了嗎?”

“……”李大人咬牙道:“剛才是李某考慮不周,竟一時沒想到,還往溫敦使臣見諒。”

溫敦若有所思的看了李大人一眼,然后看向已經飛到船上的倆人,看來那位顧大人身份不低,所以李大人才不愿得罪他,而他也能聽見了卻裝作沒聽見的轉身離開。

溫敦更舍不得放棄了。

他來到大楚京城已經有快一個月的時間了,一直在跟大楚和談爭辯,但那秦信芳太過強勢,也太過厲害,他根本討不得好。到現在別說敲定下和約,就連五王子都沒得自由。

只是從天牢中提了出來住在鴻臚寺安排的客棧里,卻不得輕易離開客棧。

而黑罕四人更是還在天牢里鎖著,不論他說什么對方都不同意先解除監禁或是也換到客棧拘押。

溫敦正要勸服李大人把船開過去,卻發現顧大人的船向他們開來,他眼睛不由一亮,“顧大人過來了。”

李大人忙轉身去看,發現船還真的開過來了。

顧景云將帷幔撐開,對黎寶璐道:“先換一套衣裳吧,鞋子濕了也換掉。”

他自己也重新換了一套衣服和鞋襪,等著船靠過去的功夫,黎寶璐笑道,“我還以為你要假裝聽不見呢。”

“李真為人不錯,是舅舅親點的陪同韃靼使臣的官員之一,剛才他身邊站的那人應該就是韃靼的使臣溫敦了。”顧景云給她倒了一杯茶,道:“我聽舅舅說過,溫敦此人智謀雙全,是一個很難得的對手。他是五王子的表兄,這次由他出使大楚,可見韃靼和談的誠意。既然如此,我們也不能太過怠慢,一會兒打了招呼再走。”

“你招待客人嗎?”

“不用,”顧景云抿了一口茶道:“李真才是招待藩國使臣的官員,我們路上碰見行禮打個招呼就行,我無意摻和此事。”

這件事他們之前已經在勤政殿商議過,方針已經定下,不對韃靼興兵,卻也要爭取更多的利益。

現在和韃靼使臣談判的是他舅舅,他并不知道進行到哪一步了,更不知道他舅舅是怎么談的,所以他還是別摻和了。

不談朝政,他跟對方又不熟,還有什么可談的呢?

最關鍵的是今天他只想跟寶璐一起玩,不想在中間摻和進第三人,第四人,甚至更多的人。

所以還是打了招呼就走吧。

顧景云拉著黎寶璐到船板上,兩條船漸漸靠近,倆人向對面行揖禮,李大人忙回禮,溫敦則右手握拳放在胸前回禮,笑意滿滿的道:“這位就是顧大人嗎,剛才李大人說顧大人是前科狀元,遠看著就已經很年輕了,沒想到近了看更年輕,真是少年英才啊。”

顧景云含笑道:“多謝溫敦使臣夸獎,在下不過是多讀了幾本書罷了,不及溫敦使臣文武雙全,據聞溫敦使臣從小便習漢文化,其文采并不弱于我們漢人。”

“不過是略通一二罷了,”溫敦笑著搖頭,轉頭看向他旁邊站著的黎寶璐,驚嘆道:“這位夫人剛才的輕功真是驚艷,在下從未見過如此輕靈迅捷的輕功,中原的武功都這么厲害嗎?”

“我大楚的武功流派眾多,其中有強有弱,不一而論。我學的不過是本門中的一種輕功罷了。”黎寶璐又笑道:“溫敦使臣羨我輕功我,我卻羨慕你們的馬上功夫。你們是草原民族,據說還未會走路就開始騎馬了是嗎?”

溫敦哈哈大笑起來,笑道:“夫人說笑了,未會走路當然不可能騎馬,不過是家中大人喜歡把孩子們抱在馬上馳騁,哄著他們玩兒罷了。我小時候不聽話,一哭我父親便會抱著我上馬去溜一圈,回來就什么都好了。”

說著話,兩條船很快便靠的最近了,溫敦邀請顧景云夫婦,“與顧大人顧夫人聊得真投契,兩位不如到船上來,我們暢談一番如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