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景美人美

六月正是京城一年中最熱的時候,金海湖涼爽多風,加之荷花盛開,景色怡人,不少人都愛來這里游湖。

文會,飲宴,甚至還有人在湖邊策馬奔騰,黎寶璐才下馬車便感受到一股鋪面而來的青春氣息。

因女學重開,京城對女子的束縛減弱,不少年輕女孩沒有長輩的陪同也可以吆喝好友出行,讓下人在湖邊圈了塊地,圍上幔帳,鋪上毯子便坐在里面談天說地。

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從帷帳里傳出,惹得在附近打馬游湖的少年們神思不屬,伸長了脖子一個勁兒的往那里瞅,差點從馬上滾下去。

顧景云踏下馬車,對二林揮手道:“你回去吧,不用再來接我們了。”

“是!”

顧景云上前牽住黎寶璐的手,笑道:“我們走。”

倆人手牽著手從草地上漫步走過,附近的少年少女不由都看過來,偷偷瞟著倆人牽在一起的手,心中大呼:好大的膽子!

還是女孩們細心,悄悄交頭附耳道:“快看她的頭發,是婦人的發髻。”

“呀,看上去跟我們一般大,怎么竟成親了。”

顧景云坦然的拉著黎寶璐從她們身邊路過,找到了衛叢的畫舫,笑著拉她上船。

黎寶璐看著裝扮一新的畫舫就忍不住樂,“衛師兄休沐的日子應該是與你一樣吧,你又搶了他畫舫?”

顧景云睜眼說瞎話,“衛師兄這段時間常游湖,早玩膩了,他今天跟朋友們約了去西山打獵,反正這船閑置無人用,我便借來用一天。”

“打獵?”黎寶璐抬頭瞇著眼看了一下太陽,懷疑道:“這種天氣?這可是三伏天呢,這時候進山打獵不會中暑嗎?”

“他們又不是獵人,自然以舒適為主,西山也涼爽,說不定他們去到那里又改主意去泡溫泉也不一定。”

黎寶璐:……

顧景云摸摸她的腦袋笑道:“你忘了衛師兄還有一個稱號嗎?”

瘋子!

衛叢又被人叫做瘋子,但他的“瘋病”不是好了嗎,特別是秦信芳平反回京后,他恨不得縮起脖子做人,假裝前十五年那個荒唐瘋癲的衛叢從未存在過。

黎寶璐才不信他又犯瘋病呢。

她左右看了看,見這次畫舫也是精心布置過的,船艙被輕幔圍住,四角點綴著鮮花,一個廚娘正跪在船板上圍出來的小廚房里生火做點心,看到倆人上船便疾步過來,行禮道:“奴家給顧公子顧太太請安。”

顧景云微微點頭,目光在船上一掃,問道:“船夫呢?”

“當家的照公子的吩咐去買些干果,只是今日的人格外多些,所以回來得晚些。”

顧景云微微點頭,拉了黎寶璐進艙,“等他回來便開船。”

船艙內也已大變樣,上次黎寶璐來這里給白一堂布置畫舫四,里面只有一桌四椅和一張軟榻,而今桌子和椅子都被搬走了,里面只在正中間擺了一張長矮幾,兩邊沿著窗口鋪了兩張席子,上面擺了坐墊。

進艙的角落里擺了一缸盛開的睡蓮,黎寶璐脫掉鞋子,穿著襪子進入,她在船艙里轉了一圈,盤腿坐在坐墊上呼出一口濁氣道:“這個布置我喜歡,簡單大氣又舒適。”

顧景云愉悅的一笑,將她對面的墊子拖到她身邊盤腿坐下,靠在窗邊看著外面清碧的湖水笑道:“衛師兄常來游湖,船夫知道一處荷花盛開得極好,游人又少的地方,一會兒我們去看看。”

“要是有好看的,我們就摘些回去插花,只要泡水,一朵荷花能留兩三天,擱在屋里一室清香。”

“好。”

“再摘些好荷葉,回去做叫花雞吃,我記得你也愛吃。”

顧景云含笑,“好!”

黎寶璐就撐在窗上往外看,感嘆道:“藍天湖水一線,遙望便見天邊那盛開的紅蓮白荷,可正好看。”

廚娘端著幾盤點心進來,躬身道:“公子,太太,奴當家的回來,是現在就開船嗎?”

顧景云向外看了一眼,見船夫正站在艙口與他見禮,就微微點頭道:“開船吧。你也下去吧,這里不用你伺候。”

“是。”

顧景云給她拿了一個核桃,黎寶璐微微搖頭,“現在不想吃。”

“這倒是難得,”顧景云輕笑道:“是美景太過怡人,眼飽肚子也飽了嗎?”

“的確是眼飽了,”黎寶璐偏頭看著他,笑盈盈的道:“不過不僅是美景怡人,還有美色入眼,美景襯美色,虧得沒酒,不然我不僅飽了,還會醉了。”

顧景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是在調戲他,耳尖紅若滴血,面色卻淡然,目光緊緊地盯在她的臉上問:“美色在哪兒?”

黎寶璐看著他紅透的耳尖,膽子一大便靠過去捏起他的下巴道:“近在眼前呀。”

顧景云一把抓住她捏著他下巴的手,把人往懷里一扯,微微一低頭便含住她的嘴唇,牙齒輕輕地在上面一咬,沉聲道:“既看了美色,總要付出些代價才好,不然豈不辜負了他?”

黎寶璐臉色殷紅,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雙眼濕漉漉的看著他,透出兩分迷茫。

顧景云忍不住低頭含住她的嘴唇,反復啃噬過后試探性的更進一步……

黎寶璐軟倒在他懷里,滿臉迷蒙的睜著大眼睛看他,顧景云微微讓開一些,讓她呼吸,見她如此不由輕笑,“真是傻瓜,把眼睛閉起來可好?”

他不懂接吻,可在出門應酬時那些同僚喝醉了酒可沒少說葷話,聽得多了他也就一知半解,加上此時可以實踐,情到深處自然無師自通。

顧景云重新把人按進懷里揉搓,黎寶璐才恢復的神智又慢慢消失,等到倆人都恢復平靜,重新整理好衣裳坐在席上時,寶璐的嘴巴已經微腫。

她紅著臉看著窗外,或是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就是不去看顧景云。

顧景云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轉身給她倒了一杯茶遞給她。

黎寶璐警惕的往后一避,抬頭看向他。

顧景云不由低聲笑道:“不逗你了,喝些水吧。”

倆人坐得很近,聲音如同在耳邊輕喃,也不知是她的錯覺,還是因之前的事,她總覺得他的聲音很沉。

她紅著臉接過茶,目光似有似無的滑向的船板。

剛才她整個人都是迷糊的,也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更不知外面的倆人是否發現了他們在里面干的事。

顧景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淺笑道:“沒人看見,快喝吧,那倆人都是師兄用慣的人,他們知道什么該看,什么該聽。”

黎寶璐臉色更紅,一口將茶飲盡,將墊子往后挪了挪道:“什么時候到?”

“快了,”顧景云淡定自若的指著窗外道:“諾,就是那一片荷花。”

黎寶璐又傾身去看,一時不由瞪大了眼睛,只見遠方一大片盛開的紅蓮白荷映入眼底,那些荷葉上還滴溜轉著露珠,搖搖欲墜的在陽光下反射出光亮照在花瓣上,令人感覺到圣潔唯美。

黎寶璐驚艷于窗外的荷花,顧景云卻認真的看著他的小妻子,見她靠近便一把將人捉住拉近懷里抱好。

黎寶璐驚呼一聲,轉眼間就被他牢牢的鎖在了懷里。

黎寶璐面色爆紅,扭著身子低聲道:“你別這樣,真叫人看見了就不好了。”

顧景云按住她,低聲道:“放心,我不那樣對你了,我就是想抱著你賞景,純熙,我們是夫妻不是嗎?”

黎寶璐就一靜。

顧景云見他不再抗拒便把人往懷里又緊了緊,在他耳邊低聲笑道:“你仔細看看,喜歡哪朵我一會兒去給你摘。”

“你?”

顧景云摸著她如緞的秀發道:“我武功雖弱,輕功不及你百分之一,可摘幾朵荷花還是做得到的。”

顧景云不說黎寶璐差點忘了,他也是會輕功的,都怪她平時都愛抱著他一起飛,很少讓他單飛。

“好,那一會兒我來選,你去摘。”這么一想倆人平日要干的活兒就反過來了,黎寶璐還有些興奮,靠在他懷里道:“我們多摘一些,給師父母親子歸他們也送一些去。”

“不用,母親要是喜歡自有師父來摘,至于子歸更不用了,他這兩天跟著書院的同窗們出去爬山了,不在家,摘了也賞不到,我們就給自己摘就好,你要是選的多了,我們就臥室放一些,書房也放一些。”

說著話,倆人便到了荷花前,黎寶璐再不愿靠在他懷里,而是探出半個身子伸長了脖子去看。

顧景云幫她將衣領整理好,爬起身道:“我們到船板上去挑。”說罷拉著她起身。

這一片的確和顧景云說的人很少,站到甲板上四目一望,便見這一片湖面上只零星飄著幾條船,都任由其晃晃蕩蕩的飄著。

這一片的蓮花并不多,目測也就兩畝左右,比之龐大的金海湖實在不值一提,但因為這里的花盛開得好,人又少,顯得既清靜怡人,又舒適清爽。

黎寶璐踮起腳尖去看,比了一朵又一朵,最后眼睛一亮,指著一處叫道:“那朵粉色的好看,我要那朵。”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