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嬉鬧

“考試要看這些書?”白一堂翻了翻黎寶璐書案上的書,有些頭疼的道:“這么多書,何時才能看完?一個月的時間趕得及嗎?”

“這些書我都看過了,不過是溫習不至于忘記,且能知新罷了。”黎寶璐將書收好,看向他問道:“師父,您不是要見那保定五兄弟嗎,怎么有空來我的書房?”

“哦,為師已經見過他們了。”白一堂依然拿著她的書翻看,不在意的道:“你說的沒錯,他們雖是劫匪卻算不得壞人,所劫之人都罪有應得,跟咱師徒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住在保定后便不想再干這買賣了,現正靠著幾畝地過活。”

白一堂丟下手中的書,記下書名后又翻其他的書,“為師去看過,他們那日子過得……”

白一堂搖頭,嘖嘖道:“實在是太一言難盡了。”

自從幫黎寶璐抄家分得一棟宅子和一些錢后,那五兄弟便在保定買了些田地和一個鋪子,本打算安穩度日,以后兄弟五個娶了媳婦也住在一起,可以互相照顧,就算在保定沒有根基,兄弟五人一起也沒人敢欺負他們。

誰知道他們既無種地的本事,也沒有經驗店鋪的經驗,這一年下來日子是越過越慘。

雖然有田有地還有鋪子和房子,但除了安穩些外,吃穿竟然還比不上以前身無恒產的時候。

但五兄弟又不愿再做那樣的事,好容易脫身出來,哪里再愿意去做那種提著腦袋,隨時入獄的活兒?

白一堂去看過,在心里不住的搖頭,這日子過得實在比他差多了,想當年在瓊州,他啥都沒有,也不再出手偷盜,但僅憑打獵日子便過得逍遙自在,以前不覺得有什么,現在看這五兄弟把日子過成那樣,白一堂不由佩服起自己來。

覺得自己實在是很會過日子的一個人,嗯,秦文茵要是愿意嫁給他,日子應當不會苦。

白一堂喜滋滋的想著,把寶璐桌上的書名都記下后就道:“為師已經和他們談好了,我們每月給他們工錢,他們替我們南下收購棉麻布料,再招些伙計就行。他們走南闖北,對山路尤其熟悉,本身又做過劫匪,對這一行很熟悉,甚至在南方一些山頭上還有人情,最關鍵的是他們的月錢不高,可比雇傭鏢師便宜多了。”

“現在我們沒有本錢,只能暫時先委屈他們了,”黎寶璐道:“等我們生意做起來還是該給他們一些紅利彌補,當然,要是做不起來就散了吧。”

“烏鴉嘴,為師做的生意怎么會虧?”

“是啊,是啊,有英明神武的師父在肯定不會虧的。不過師父,我只知道你最近對做生意感興趣,為什么現在對書也感興趣了?”黎寶璐看著桌上被翻了一遍的書問道。

白一堂輕咳一聲,壓低了聲音問道:“你說讓你婆婆也去考書院的先生怎么樣?”

黎寶璐眼睛微微瞪大。

白一堂就嘆息道:“我見她在家每日除了帶妞妞玩便是自己看書彈琴,她以前的舊友約她出去她都拒絕,每日臉上都帶著笑,但我并不覺得她真的有多開心。你不是說她曾是清溪書院的風云才女,曾才冠京師嗎,我想她若能重回書院,或許會開心些。”

“對啊!”黎寶璐狠狠地一拍桌子,“這事我怎么沒想到,母親的才華就連舅母都推崇備至的,她現在身體又好了許多,完全可以到書院去任教。”

“等晚上景云哥哥回來我和他說,他是書院的先生,母親能不能去考他最清楚了。”黎寶璐目中流光溢彩,“要是婆婆也去書院教書,而我也能考上,那我們一家三口就都是先生了。”

黎寶璐歪頭看向白一堂,若有所思的道:“師父,你要不要也去試試?”

白一堂一翻白眼道:“我去教他們怎么偷東西嗎?”

“不是啊,您功夫這么好,可以去教他們武學嘛。”

白一堂搖頭,“書院的武學都是教的弓馬騎射,以適應戰爭為主,江湖上的功夫一對一自然比他們要強許多,但并不適宜軍隊,故我的功夫再好,我不懂軍中那一套,書院也不會錄取的。何況我并不愛教學生。”

白一堂看著徒弟嘆氣道:“教你一個我就費盡了心血,再教一群軟綿綿,嬌滴滴的官家公子小姐,我怕我會早亡。”

黎寶璐也想起了自己幼時慘痛的教學經歷,嘟嘴道:“師父,明明是你不會教人,我覺得比起你,景云哥哥更像是傳授我武功的人。”

黎寶璐小的時候習武,白一堂可沒那么大的耐心,她一學不會他就暴躁。

不管他怎么解說武學心法招式她都半懂半不懂,就算懂了也練不會,簡直是愁死他了。

最后還是顧景云先理解了再慢慢教她,歷經半年才練出一絲氣勁,后來一日千里,這才后來者居上,顯露出非凡的武學天賦。

但其實白一堂到現在都不明白他徒弟到底是怎么回事,雖然武學入門時難些,但天資再一般的三個月也能練出氣勁來了,明明她理解能力很強,又勤奮,也有武學天賦,偏偏就是死活練不出氣勁。

而一旦練出,那內力便如涓涓細流匯聚成河,速度竟比當年他快了兩倍不止。

當年可把他給嚇壞了,生怕她進境過快走火入魔,所以她練功時他時常守著,甚至減少了外出的次數和時間。

也因朝夕相處,他對這兩個孩子的感情才漸深,幾乎把兩人當做親生孩子一般。

黎寶璐不知道師父在走神,正歡快的在書架間穿梭,高興的道:“師父,我婆婆不像我,她是全才,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經史子集她全都會,她能報的科目就多了,我把需要的書都給你備上,一會兒你就扛去秦府,讓她選出最感興趣和最喜歡的兩個科目來報。”

黎寶璐抱著一壘壘的書出來堆在桌子上,白一堂看著她歡快的小樣子,不由失笑,“我就那么一想,還沒問過她的意思呢,怎么能帶那么多書上門,而且你不也說了這些書她都看過嗎,她未必還需要再看。還有,這些書秦府應該都有,哪里用從這里帶去?”

他記下書名是想一會兒找些來自己看,去找秦文茵時好有話題跟她聊,順便再幫她選兩本書。

黎寶璐抱了一懷的書出來塞他懷里,“師父,甭管我婆婆要不要看這些書,你送過去就表明你時刻把她放在心上,管她需不需要呢,反正能哄她開心就好。”

白一堂略一思索,點頭道:“也對,那你多給我準備些,既然還有樂,那干脆你把琴也給我備上吧,我記得景云書房里就掛了一張琴,前兒聽他彈著音色還挺好的。”

黎寶璐無語的看著他,“師父,那琴是太子送給景云哥哥的。”

“見色忘師,你說,你是選我還是選他?”

黎寶璐一臉為難的道:“既然師父非得要我選一個,就算我心痛如絞,那我也只能選景云哥哥。”

白一堂就掃過去一條腿,黎寶璐蹦開,壓不住的哈哈笑道:“師父我逗你呢,我肯定是選你啊,你等著,我這就去給你抱琴去。”

“抱什么?”含著笑意的淡淡聲音傳來,顧景云正交手而握,一身寬袖云袍的倚靠在門口含笑看著師徒倆。

黎寶璐就蹦到他身邊道:“師父看上了你書房里的古琴,正攛掇著我幫他偷來呢。”

“當著我的面就敢栽贓我,信不信為師把你逐出師門?”白一堂把懷里的書放在桌上,擼了袖子就要揍她。

黎寶璐躲在顧景云身后嘿嘿笑道:“我現在才是掌門人,誰敢逐我?”

顧景云好笑的看著他們師徒鬧騰,擋在黎寶璐面前笑問,“師父不是一向只喜歡蕭笛,最近想學古琴?”

黎寶璐從他身后探出腦袋來道:“師父是想借花獻佛呢。”

“原來是想送與我母親,”顧景云將她從身后拉出來,牽了她的手進屋道:“母親她的確喜愛音律,尤其愛琴,師父這花獻的不錯。不過師父打算以什么理由去送呢?”

“師父想勸說母親跟我一塊兒去書院考試,”黎寶璐目光炯炯的看著他道:“可以嗎?”

顧景云笑容微斂,沉思半響道:“倒不是不可以,書院取才先論才華,后論品德。母親的才華不必說,品德上也并無瑕疵,按理并不難。”

“按理?那實際上呢?”

顧景云嘆氣,“世上多有毀謗之言,就算母親沒錯,因她是女子,因她回京便逼得顧懷瑾改休書為和離書,有些人便覺得她寡恩薄情,戾氣太盛,書院的先生以德為先,母親的身份上有些難。”

白一堂皺眉,微怒道:“那些人是眼瞎心盲嗎,當年你母親被忠勇侯府那樣對待,難不成她還得對他們感恩戴德才算得上是寬厚嗎?”

顧景云微笑道:“師父不必生氣,這樣的人我們本就不用去理會,您沒看我母親也不在意嗎?不過我們不在意,書院卻會在意。他們畢竟是教書育人,女學重開本就有些阻礙,若是再招收有非議的先生,那這女學就更難開下去了。”

“不過也不是沒辦法,”顧景云摩挲著黎寶璐的手道:“秦家最不缺的便是人脈,想要輿論翻倒,不讓書院被外面的流言影響再簡單不過,就是需要舅母費力費神罷了。不過這事還是得先問過母親,她若真有此意,我這做兒子的自然要出手為她掃清障礙的。”

白一堂立即道:“我去問她。”

顧景云點頭。

“那我呢,那我呢?”黎寶璐目光炯炯的看著他道:“我跟黃先生吵架吵得舉朝皆知,會不會對我的人品有影響啊。”

“哈哈哈……”顧景云刮著她的鼻子的哈哈大笑道:“現在想起這個來了?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放心吧,你年紀還小,為夫跟一個平輩吵架算什么大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