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反應

重開女學的旨意在第二天朝會時便當朝下達,舉朝震驚,除了昨天有命婦進宮的官員知道些內情,有心理準備外,其他朝臣都被皇帝這突如其來的圣旨打懵了。

有緘默的,也有反對的,贊同者寥寥無幾。

不過皇帝此舉并不在征求他們的意見,而是在通知他們。朝臣見狀心中不免有些擔憂。

這還是新帝登基以來第一次如此強硬的下達一紙詔令,竟問也不問過朝臣的意思。

雖然重開女學與國計民生關系不大,他們也不是特別反對,但皇帝此時的態度卻很令人擔憂。

先帝開始昏聵時便是從不聽朝臣意見開始的。

秦信芳見朝臣情緒起伏頗大,自先帝登基以來還算融洽的君臣關系竟開始緊繃起來,不由出列道:“陛下,臣治家不嚴,以致讓陛下為難,還請陛下降罪。”

一直袖手旁觀的彭丹見狀垂下眼眸,略一思索便示意正要出列的御史收手,垂首而立。

其他大臣卻有些懵,不知道秦信芳做錯了什么要突然出列請罪,而且,他們不是正在談重開女學之事嗎?

御座上的皇帝卻輕笑道:“這是朕給黎卿的承諾,與先生何干?先生回去可不要責罰她,不然清和該進宮來為他媳婦抱屈了。”

秦信芳一臉義正言辭的道:“不過是小兒吵架,她卻一本正經的進宮來麻煩陛下,以致陛下為難,這是臣治家不嚴,臣該罰。”

皇帝抬手止住他,笑道:“朕倒覺得她這個請求不錯,十六年前大楚女學盛行,很是教出了一批自立自強,才華杰出的女才子,她們開創義學,助益公益,也做出了不少的貢獻。此乃對外,而對內,她們相夫教子,穩固后院,居功同樣至偉。但因先蘭貴妃厭惡女學,方才取締女子書院,十六年來,眾卿府中的女兒多自請先生在家教學,這不免有些不便浪費,學的也不全。做學問本就要互相切磋比較才有進步,閉門造車便是有所成也有限。”

“何況女兒家本就難得自在,朕也是為父之人,她們也就在未出嫁前可以自在快樂一些,就當是朕的一片私心吧。”

朝臣一怔,半響才有人問道:“陛下,公主也要入學嗎?”

皇家子弟在文華殿讀書,先帝時的皇子早已成年,除了個別時候皇帝請大儒前來為皇子們講經筵講外,其余時候都是封存的。

而公主們多由自己的母妃和教養嬤嬤們教養,但先帝早年間,不論是皇子還是公主都是可以出宮去書院上學的。

比如當今,他少時曾匿名到松山書院讀了一年,但松山書院多管家子弟,不小心泄露了身份,這才不得不回文華殿與眾皇子一起讀書。

后秦信芳高中狀元,被皇帝點為翰林侍講,可以到文華殿為眾皇子授課。

后隨著官位高升,他又被點為太子少師,成為太子一人的老師。

而公主們則要自由得多,早年間先帝也寬容,公主們要是不喜歡可以在文華殿后殿上學,要是有興趣可以到松山書院或清溪書院的女學中讀書。

而且她們根本不用隱姓埋名,直接用正名去,最多是小女孩們討好一下她們,對朝政不會有太大影響,皇帝和朝臣也從來不管。

這也是女學備受推崇的原因之一,皇后出自女學,連皇家公主都跑出來上女學,上行下效,百姓自然爭相效仿。

而當今現在只有一個女兒,年方七歲,乃張淑妃所出,因皇帝子嗣少,存活下來的,連公主也才四個,所以對孩子尤為看重,若是公主真的去書院讀書……

眾臣心里開始各種打算盤了。

不過,這跟秦信芳有什么關系?還有,皇帝口中的黎卿又是誰?

他們怎么不知道朝中還有這樣一位姓黎的官員?

很快他們就知道了,才下朝大家就湊在一起交換信息,不到一刻鐘大部分朝臣便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大多數人瞪大了眼睛,“是顧清和的夫人黎氏?她怎么會摻和在里面?”

“什么?陛下給了她三個承諾,只要不涉及國本就全都應允?”

“就為了跟一書院先生吵架就要重開女學?簡直是胡鬧!”不過干得好,這樣一來黎氏手上就還有兩個承諾了。這樣想的官員把心理活動按下,心里樂開花,臉上卻依然憤怒。

“難怪秦閣老會請罪,那是他外甥媳婦,又是他教養長大的,如此任性妄為,唉,秦閣老苦啊……”

“我倒覺得黎氏此舉明智,陛下的承諾何其重,她拿在手上如燙手山芋,如今丟出去一個也沒什么不好。”

“那是大人謹慎太過了,陛下對秦氏和顧清和恩寵有加,那黎氏又有救駕之功,三個承諾用來干什么不行?再不濟給顧清和謀個高官厚位也行,天大的一個功勞竟換一個重開女學的旨意,還是因為跟一個教書先生吵架,實在是……”愚蠢之極啊。

大家議論紛紛,褒貶不一,不過眾人的注意力卻已經從重開女學這事上移開,不再強烈反對,反而對黎寶璐一言不合就用皇帝的一個承諾來報復一個教書先生更感興趣。

大部分官員都搖頭失笑道:“到底還是年紀小,太幼稚了些,也不知秦閣老有沒有氣壞身子,只因普通的吵架就丟了一個陛下的承諾。”

“我看秦閣老不像是生氣的模樣,倒是無奈居多。”

“秦閣老一向不慕權勢,他看得開也是有的……”要換了是他兒媳婦,他早氣死了。

倒是有幾個大臣走出大殿時面露微笑很是愉悅,重開女學,那對女子的束縛必然減輕,家中女兒可以更輕快些了。

嗯,可以慢著給女兒找夫家了。

而已經定親的幾位官員卻在心里想著把婚期推后,怎么也要女兒到書院里晃一圈,讓她開心開心才好。

朝中的官員反應還算正常,外面聽了旨意的女眷們卻激動的差點跳起來。

定國公府二房里,一個身著淡黃色衣裳的少女正捧著書看,聽到消息時手中的書不由落到桌上,目中流光溢彩,一向沉穩的她都不由急切的起身,“走,我們去找母親和祖母。”

“三小姐,二夫人正在老夫人那里,四小姐和五小姐聽到消息已經跑過去了。”

萬二小姐聞言腳步也不由快了三分。

平國公府里,朱三小姐正抱著母親的腿哭道:“女學重開,萬二他們肯定去,娘,我也要去上學,你以前不是常說清溪書院的山色最美嗎,我也要去看!”

平國公世子夫人滿臉為難,“你父親被四皇子牽連,現正在家中閉門思過,現在無人翻舊案是因為我們夠低調,你要是去書院,萬一被人想起……”

“我會小心的,一定不和別人有沖突,娘,你就讓我去上學吧,大家都去上學,只有我一人不去,以后我還怎么出去見朋友?”

禮部尚書府里,歐陽家的姑娘正分兩排站在堂下,老夫人嚴肅的看著孫女和重孫女們道:“我歐陽家以禮治家,一直以詩書傳道,此次女學重開,你們去考試入學也不得丟我歐陽家的臉面,若是考不上松山清溪便不用去書院讀書了,老老實實地在家跟先生念書,免得出去丟人現眼。”

女孩們目中閃過擔憂,但依然是興奮居多。

這是在官眷中,而在民間,消息傳得更慢,等到民間的貧民百姓都聽說時已是三日后了。

一個個平民女子也開始準備入學考試,女學不止向官家中的孩子招生,平民也可入學。

或許松山清溪兩大書院她們不敢想,但繼松山清溪之后肯定還有很多其他女學,而女學的花費向來較低,若能進書院學得一些本事,畢業后不僅可以讓自己將來有立身之本,還可以照顧家里。

這也是很多平民百姓愿意送女兒去上女學的原因之一。

能夠從女學畢業的女孩子不僅嫁人上要便利,就是出去找工作也要容易許多。

不管那些男人和朝臣怎么想黎寶璐,這一刻,許多懷揣著夢想的女孩是打心里感激她的,甚至還有些感激和她吵架的黃先生,不然,她怎么會想起拿出一個皇帝的承諾換來重開女學?

女孩們高興了,清溪書院里的黃先生卻差點吐血。

聽到旨意的時候他還沒多想,只是覺得皇帝和朝廷太過胡鬧,好好的書院卻非要分出一半來辦女學。

雖說男女是分開教學,但同在一個書院難免會碰面,何況一些教學場地還有重合。

男女有別,這樣不是亂了綱紀倫理,亂了規矩?

言語間就不由抱怨了些,一開始還有些同僚應和他,誰知道第二天大家看著他的目光就格外奇怪起來。

他還以為是他議論朝政,諫言皇帝的耿直之言,誰知道最后連學生看他的目光都無比奇怪起來,他不由派人去打聽,這才知道重開女學之事還與他有關。

現在整個書院,甚至整個京城都知道皇帝之所以重開女學是因為他跟顧清和的夫人吵了一架,他言語間辱及女子,那顧太太才憤而進宮要求皇帝重開女學的。

黃先生:……

一向自認為耿直有才的黃先生是真的氣得吐血了,一下就病倒了,一點兒也沒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