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同意

黎寶璐有些愣怔,呆呆的道:“我師父陪我來的呀,他正在前朝偏殿等著我呢。”

皇后蹙眉,白一堂是江湖人,自然不可能用這事算計自個的徒弟。她掃視殿中一圈,倚靠在椅背上,一旁的宮女就上前小聲的道:“娘娘,您該服藥了。”

皇后就揮手道:“本宮身體已大好,吃那些藥也沒什么用處。”

“陛下和太子殿下每日都要過問的,若知道娘娘又不吃藥,奴婢們該受罰了,還請娘娘憐惜奴婢。”宮女可憐巴巴的看著皇后。

底下的命婦們見狀紛紛起身道:“請娘娘保重身體。”

皇后便無奈的道:“算了,端上來吧。”

宮女立即起身,一邊吩咐人去端藥,一邊請命婦們先到偏殿休息一二,等皇后用過藥,更衣過后再召見。

皇后見滿臉迷糊的黎寶璐轉身要跟命婦們一起走便抽了抽嘴角,出聲道:“純熙,你過來,御膳房改了栗子糕的方子,你過來嘗嘗味道是不是變好了。”

命婦們魚貫而出,大宮女奉上藥碗,等皇后一飲而盡后就奉上茶水與她漱口,又服侍她含了蜜餞才帶人退下,正殿里一下便只剩下皇后和黎寶璐了。

皇后扭頭過去看她時,她正捧著一塊栗子糕在啃。

皇后:“……”

黎寶璐吃干凈手里的糕點,拿帕子擦了擦手,正襟危坐的解釋道:“娘娘,沒人指使或鼓動我這么做,這就是我自己的想法,連景云哥哥都不知道的。”

皇后挑眉,沒想到這么短的時間里她就想明白了她留下她的目的。皇后沉吟一聲問道:“你可知皇帝的承諾有多重要?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得不到陛下的一個承諾,而你竟愿意用掉一個心愿,只為做一件對自己沒什么大利的事?”

“娘娘,我并不希望我和我的家人將來有需要動用到這三個心愿的時候,因為只有大厄我們才會用心愿求到陛下面前。”

“你也可以拿來求封賞,或是給后人留一條后路。”

黎寶璐搖頭,“后人自有后人的路要走,我們為他們做得越多,以后他們可能就越沒有出息,是好是歹全看他們的能力和運氣吧。”

“至于封賞,”黎寶璐一笑,“景云哥哥能力卓絕,我想他并不需要用到心愿,而我,我在他的羽翼之下,且我自認能力不差,自然也用不到。”

皇后見她如此自信不由一愣,片刻后才笑道:“你年紀小,但這份豁達卻是多少人一輩子都沒有的。不過你想重開女學的真正理由是什么?”

“娘娘,我是真的想要出一口氣的,”她抬著下巴傲然的道:“那黃先生不是一副瞧不起女子的模樣嗎,那我便以實力告訴他,我這個女子不僅可以讓陛下重開女學,還可以讓女學中的女學生勝過他的那些男弟子。”

皇后呆呆的看著她,所以她想開女學真的只是因為跟人吵架心不服?

皇后感覺自己跟現在的孩子們思想相差太大,一時沒摸到黎寶璐的那個點兒。

黎寶璐見她怔怔的,便輕咳一聲道:“當然,我也是為我們女子抱不平,一樣都是人,雖說男尊女卑已成常態,但也沒有這樣把我們女人踩到泥里去的,既然這么看不起女人,干嘛還娶妻生女?”

皇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反而不相信她了,這小妮子說不定真是為了出口氣。

她頗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道:“你可要想好了,真見了陛下可就反悔不得了。”

“娘娘放心,我絕不反悔!”

“被朝臣們為難也不反悔?”

黎寶璐瞪眼,“他們敢!我舅舅是閣老,我相公是太子之師,誰敢為難我?”

皇后一看她這樣子立即不擔心了,這么兇悍,即便沒有秦信芳和顧景云,她多半也吃不了虧,她又不是當官的朝臣,那些朝臣并不能為難她什么,多半也就在朝上和折子上諷刺斥罵幾句,可真的罵起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不說秦信芳和顧景云的戰斗力,只黎寶璐現在的恐怕就沒人能吵過她。

皇后揚聲將宮女叫進來,道:“今日本宮倦了,將老夫人送出宮去吧。”

“是。”宮女躬身退下將偏殿里等著的命婦們請出宮,而皇后則換了一身衣服帶黎寶璐去見皇帝。

將近正午,皇帝剛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才想要去用午膳,聽聞皇后求見便微驚。

皇后從不插手前朝事務,將后宮和前朝分得很快,就算有事找他也是派人來請,幾乎沒有親自來過。

除非她要說的事與朝堂有關。

皇帝略一思索便讓人請她進來,待看到乖乖的跟在她身后進來的黎寶璐時便不由一笑,“純熙?今兒怎么有空進宮來,是來接清和的?他已經出宮回去了。”

“陛下,純熙是來兌換心愿的,清和還不知道她在宮里呢。”

皇帝微驚,坐直了身體笑看向黎寶璐,問道:“你想好了要什么?說出來予朕聽聽。”

黎寶璐就拱手行禮道:“陛下,我用一個心愿換您重開女學的圣喻。”

皇帝一愣,看向皇后,“她說什么?”

皇后一笑,上前附在皇帝耳邊將前因后果說了一遍,皇帝哭笑不得,“就因為跟一個書院的先生吵架?”

黎寶璐繃著臉看他。

皇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半天才搖頭道:“純熙,心愿之事重大,你不如先回去問問清和再做決定。”

黎寶璐搖頭,“陛下,這事我能做主,這承諾本來就是您送給我的。”

皇帝的目光掃了蘇總管一眼,然后看著黎寶璐笑道:“朕知道,但朕現在餓了,又到正午了,再大的事也沒有吃飯大,不如我們先去用午膳,吃飽了再談如何?”

“朕聽說你師父陪你一塊兒進宮的?他也沒用午飯吧,把他叫來,讓他也嘗嘗御膳,他去過的地方多,看看御膳比之外面的膳食如何。”

黎寶璐便把到嘴邊的話咽下去。

皇帝見了滿意,扭頭對一旁的內監道:“去請白大俠來。”

皇帝帶了皇后和黎寶璐去偏殿用飯,而一向貼身伺候皇帝的蘇總管早在收到皇帝的眼色后便悄悄的退下,找到了禁衛軍,“快去聆圣街顧府將顧大人請來,就說顧太太在宮中,讓他快進宮。”

“是!”

黎寶璐不知道皇帝去搬救兵了,她正端坐在椅子上等她師父過來,當然,最主要的還是等御膳房上菜。

皇帝的菜也都是有定數和定量的,新帝還在孝期,本人又節儉,所以他個人用午膳時只有五菜兩湯和兩道冷盤,量都很少,今天突然增加的三個人,御膳房也機敏,將皇后的膳食也調度到這里來,再加上三個菜就差不多了。

黎寶璐還沒吃,光聞那味就知道好吃了。

白一堂比她還愛吃,要跟帝后同桌而食本還有些拘謹,等到菜一上他立即把那點不自在丟到了腦后,天大地大都沒有吃飯大。

皇帝向來體弱,尤其這半年里因為國事繁忙更是消瘦,每頓能吃下半碗飯就算不錯了。但今天看對面的師徒倆吃得香,他的胃口也好了不少,竟將碗里的飯吃完后還添了一些,喜得回來伺候的蘇總管不住眼的去瞧黎寶璐和白一堂。

要是這倆人每天都能進宮來和皇帝用飯……

皇后也發現了皇帝的好胃口,微微一笑,對吃得滿臉幸福的黎寶璐道:“喜歡吃就多吃些,以后有空就進宮來陪我用膳,宮中好吃的膳食還有許多,我叫人一一做給你品嘗。”

世上的皇后都那么好嗎?

還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黎寶璐星星眼的看著皇后,覺得她真是太好了。

顧景云便在她的這聲感慨中踏入偏殿。

聽到腳步聲大家看過去,看到站在門口的顧景云,皇帝臉上的笑容加深,對他微微點頭,“清和來了,可用過飯了?”

顧景云淺笑道:“已經用過了,多謝陛下。”

“那你們夫妻就好好聊聊,我和皇后先去消消食。”說罷拉了皇后就走。

黎寶璐看到顧景云也很高興,笑著和他招手道:“吃飽了嗎,要不要再吃一點,御膳可比我們家的飯菜好吃多了。”

顧景云上前刮了刮她的鼻子,道:“盡想著吃,我聽人說你跟人吵架跑進宮來讓陛下給你撐腰?”

黎寶璐一呆,“你聽誰說的,這謠言傳的也太快了吧。”

“陛下讓禁衛軍宣我進宮,說你在宮里,我就猜是你惹禍了,自然要提前打聽些消息了,”他看向一旁還在埋頭苦吃的白一堂,道:“師父,您怎么也跟著進宮來了?”

白一堂想了想道:“你媳婦拉我進來的。”

顧景云點點頭,不再細問,而是看向黎寶璐,“你已經決定用掉這第一個心愿了?”

黎寶璐認真的點頭。

顧景云微微頷首,“這樣也好,既然要重開女學,那就可以把維貞送進書院,而你自然也可以去書院任教,免得每日都無所事事,跑出去與人吵架。”

黎寶璐張大了嘴巴,“什,什么?去書院任教?”

顧景云卻沒有解釋,而是起身掃視了一圈桌上的膳食道:“別吃得太飽,免得肚子疼,我去找陛下說說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