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懊悔

秦文茵無措的握著手中明顯是照著自己的樣子刻畫的木雕,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么。

她向來聰慧,人又敏感,之前或許不覺得,現在心里卻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無端的便生了猜測。

她探究的看向白一堂。

白一堂卻好似不知自己掀起了一池春水,使得人心底平起波瀾一般的看著她輕聲解釋道:“妞妞晚上總是驚醒,若是醒過來看到有你的雕像陪著她,我想她會覺得安全許多。”

秦文茵還在斟酌的婉拒便堵在了心口,再也說不出來。

她想,或許是她想錯了,但一顆心怎么也安靜不下來了。

她緊了緊手中的木雕道:“我會交給妞妞的。”

白一堂點頭,微微往后退一步,讓倆人間的距離更開,卻始終讓對方感覺到她的存在。

但這樣的距離讓秦文茵感到安全許多,不再像之前那樣緊張。

她摩挲著手中的木雕,細細地感受到上面打磨光滑的紋路,她是學過刻章的人,木刻,石刻都會一些,不說精通,卻知道要將木雕刻得這樣精細,打磨得如此光滑需要費多少的心血。

何況白一堂他還不是木匠。

為什么不刻大哥大嫂,獨獨刻了她?

如果說對大嫂要避嫌,那大哥呢,他不應該是最合適的人嗎?

她,雖說她已和離,但也正因此才更應該避嫌才對吧?

秦文茵胡思亂想著便忍不住抬頭去看白一堂,一抬眼就對上了他的目光,白一堂對她微微一笑。

秦文茵臉上才退下的熱度又升了起來,她一直都知道白一堂長得好看,俊逸英朗,長眉入鬢,身上有股浩然正氣,也因此,她雖不喜他吊兒郎當的性格,卻很欣賞佩服他的為人。

此時見他端坐在對面,脊背挺直,懶散的姿態蕩然無存,竟顯出幾分端肅沉穩。

“姑奶奶,到了。”車夫停下馬車,見里頭的倆人遲遲不下車,不由提醒了一句。

秦文茵瞬間回神,她沒想到自己竟看呆了,連到家了都不知道。

她忙收回視線,起身道:“白大俠,你要不要進去坐坐?”

白一堂淺笑道:“不用了,秦姑娘幫我轉交禮物就行,明日我再來接妞妞出去玩。”

說罷率先挑開簾子跳下馬車,向秦文茵伸出手,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秦文茵對他微微一笑,并不去扶他的手,而是自己扶著車門踏著凳子下車。

白一堂若無其事的收回手,對她微微點頭道:“那在下先回去了,秦姑娘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說罷如大鵬展翅一般飛躍向上,如燕子回巢般幾個起落便消失在倆人眼前。

車夫滿眼欽羨,雖然已經見過許多次,但每次再見還是驚嘆不已。

秦文茵同樣望著白一堂消失的方向發呆,良久她才捧著懷里的盒子回屋。

“姑奶奶您回來了?”秦文茵的大丫頭書萱迎上來要接過她手里的東西,被秦文茵微微躲開。

秦文茵將盒子放到桌上,對書萱笑笑,“有些渴了,去泡壺茶來。”

“夜已深了,姑奶奶此時喝茶只怕睡不著,”書萱笑道:“不如奴婢給您煮杯杏仁茶吧,既可解渴,也可安眠。”

秦文茵點頭,“那快去吧。”

書萱便笑著退下,順便把屋里其他的下人也帶走了。

“姑奶奶也真奇怪,哪個太太小姐出入沒有七八個丫頭跟著的?我們家又不是沒人,她若是不喜我們,換了別人上來我也服,偏她誰也不用,出去也不讓我們跟著,老爺太太竟也放心……”

書萱狠瞪了一眼,低聲斥道:“飛雪,主子的事何時是你能議論的?你的規矩都學到哪兒去了?這樣的話再叫我聽見,我就讓嬤嬤送你回汝寧去。”

飛雪嚇了一跳,然后便撇了撇嘴,他們全都是從莊子上選上來的,父母或祖父母都曾在嫡支里伺候過,現在全部都是從頭再來,誰又比誰強到哪兒去?

偏書萱才上京就為選為大丫頭,而她們這幾個明明都不比她差,卻只能做二等。

如果姑奶奶用她們也就罷了,只要努力總有爬上去的時候,偏姑奶奶也不知道為什么,在家里不愛下人跟著,出去了也不愛帶他們,出入都是一人。

再這樣下去,也不知道老爺夫人會不會怪她們伺候不好。

飛雪有心爭辯,卻又怕事情鬧大被主子知道,只能撇了撇嘴不說。

書萱皺著眉去廚房,他們這些下人全都是重新投奔來的,雖然小時候家中長輩教過伺候主子的規矩,但畢竟沒做過,不免出錯。

姑奶奶不喜歡用她們,或許是因為多年的習慣下來已不適應,但也有可能是因為她們不合心意。

這三個月來書萱一直在努力的讓秦文茵滿意,現在才有了些效果,她可不想前功盡棄。

如果不能留在京城,那就得回汝寧老宅,嫡支在汝寧一個主子也沒有,他們這些下人回去就只能守著一個空宅子和那些田產,能有什么出息?

或許她該試著提議讓姑奶奶送她們去嬤嬤那里再學一遍規矩了。

此時,秦文茵正打開盒子,重新將木雕拿在手上細看。

剛才在車上她不好細看,只能憑手感去感受刀功的精細,如今借著室內明亮的燈光,秦文茵這才看清這木雕與她到底有多像。

不僅形像,神韻也像,這是用心才能刻出來的,她對心中的猜測更肯定了一分。

她從未想過這樣的事,而且對方還是白一堂這個熟人,秦文茵臉色薄紅,既緊張又無措。

她不知該如何開口拒絕他。

對方并沒有挑明,總不能貿然提起,秦文茵想,或許她該避著他一些,久不見面,再大的好感也會慢慢歸于平靜,他也能知道她的態度了。

但這是不可能的,不說有妞妞在,還有黎寶璐和顧景云在呢。

白一堂第二天便借著來接妞妞出去用早飯的借口跑來了,秦文茵特意提前避開,并不與他碰面。

然而這并沒有什么用,妞妞蹬蹬蹬的主動跑來找她,“姑姑,白叔叔說他有禮物讓你送給我,是不是?”

秦文茵看到緊隨在妞妞身后來的白一堂,面色一紅道:“對,昨晚上很晚了,姑姑就沒有給你。你先和白叔叔去玩,等回來了姑姑再拿給你好不好?”

“我要姑姑陪我一起去!”

“姑姑還有事要做,妞妞和白叔叔去就好,姑姑在家里做好吃的等你。”

“外面就有好吃的,我不要你做,”妞妞收到白叔叔的眼色,立即像八爪魚一樣纏著她道:“姑姑跟我去嘛,我就愛跟你玩。”

說罷一雙濕漉漉的眼睛巴巴的看著她。

秦文茵便不能拒絕的跟著走,白一堂全程微笑的看著,等秦文茵答應一起去了也不上前,而是默默地跟在倆人身后,看著她們嬉笑打鬧。

這讓神經緊繃的秦文茵不由一松,開始把注意力放在妞妞身上。

白一堂若有所思的看著妞妞,看來他這一步邁的還是有些大,把人給嚇住了。

他心里頗為無奈,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送木雕了。

白一堂經驗少,又沒有可以給他出主意的朋友,只能去找顧景云拿主意。

“你說我下一步該怎么做?”

顧景云:……

白一堂目光炯炯的看著他道:“景云,你都同意我和你母親在一起了,少裝無辜,趕緊的,不然我要去告訴寶璐了,反正你母親也已經察覺了。”

顧景云無奈,“師父,你既然早打算不讓我母親發覺,你又為何送她木雕?”

那不是不打自招嗎?

白一堂懊悔道:“當時我手癢,隨便拿起木塊便刻,誰知道就刻成了她,既然都刻成了,不送出去我心癢。”

顧景云便敲了敲桌子道:“既然我母親已經察覺,那師父你不如開門見山。”

“然后讓她光明正大,義正言辭的拒絕我?”

“她拒絕了你,但你也可以繼續追呀,”顧景云淡定的道:“我與寶璐不用說,我舅舅和舅母多半也會站在你這一邊。到時我們有我們在一旁相勸,我想母親會鄭重考慮的。”

白一堂就轉了轉眼珠子,最后還是搖頭道:“算了,不用你們勸,你們只要給我提供些便利就行。”

顧景云挑眉的看向他。

白一堂就嘆氣道:“我不知道你母親是否會喜歡我,畢竟我們成長和生活的環境并不一樣,我并不想她是因為你們而考慮跟我在一起。”

“我心悅于她,想娶她是想她快樂,而不是為了種種考慮選擇與我在一起。”

不論最后成敗,他都會尊重她的選擇。

顧景云嘴角輕挑,笑道:“師父加油!”

白一堂撓了撓腦袋,再次問道:“除了開誠布公,你真的就沒什么好辦法了?或許可以讓你母親覺得她之前的感覺都是誤解,我們還和以前一樣相處,多培養一段時間感情。”

顧景云搖頭,“我母親聰慧著呢,一步走錯便回不了頭了,師父,我了解我母親,此時開誠布公還能得到她的一些好感,再拖下去她要覺得你是在引誘輕慢她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