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面圣 中

半年時間,新帝已經坐穩了皇位,大楚朝堂安穩下來,不提私下的暗潮洶涌,至少表面上是平靜的。

而韃靼,雖說二王子已經即位,但內亂依然沒有結束,這一次韃靼的內亂死了不少人,實力削弱不少。

前可汗,其三個兄弟,以及大王子和好幾個部落的首領都死了,現在王位之爭并沒有完全結束,所以大楚是可以趁火打劫的。

而且這些年來邊關雖沒有大的戰事,小沖突卻不少,韃靼越來越不把上國放在眼里,大楚連續三代帝王的駕崩都與韃靼有關系,不說朝臣,就是跟先帝父子不和的新帝都惱恨不已。

所以朝中人心浮動,不少人都主戰,想要一雪前恥,給韃靼一個教訓。

這其中有真心為國考慮,認為出戰對大楚更好的,也有從自身利益出發,想從這場戰爭中拿好處的。

但秦信芳,彭丹和兵部尚書季擎都主和。

四位內閣,有兩個主和,皇帝一時猶豫不決。

季擎的理由很簡單,“陛下,大楚兵士居安日久,而且國庫空虛,貿然起兵即便能打勝仗,那也是慘勝。”

秦信芳和彭丹的意見很一致,“新朝更替,民心不穩,此時應該休養生息,實不應該輕言戰事。”

又不是韃靼打到家門口必須反擊,現在大楚國內的問題矛盾同樣不少,他實在不想打仗。

主戰派們卻覺得這是難得的機會,不然等過幾年韃靼緩過勁兒來,焉知他們不會對大楚出兵?

從刺殺事件和這些年不斷的挑釁中就看出他們狼子野心,賊心不死,這時候就應該沖上去把他們打趴下讓他們不敢亂動心思才行。

局面一時僵持下來。

站在皇帝身邊的太子看到他老師垂著眼眸身姿如松的挺直站著,他心中不由一動,C嘴問道:“老師以為呢?”

顧景云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看向皇帝。

皇帝也正抬頭看他,笑笑道:“清和有何看法只管說來,這不過是私下的小朝會,便是說錯了也不要緊。”

這是當他是小孩子嗎?

顧景云平淡的移開目光,垂眸道:“微臣覺得以和為貴。”

這實在和他們認知的顧景云不一樣,皇帝微微揚眉,這孩子雖然一直表現得溫雅有禮,但他一直都知道這孩子有些睚眥必報,身為大楚官員和百姓,大楚被韃靼這么欺負,依照他的性格不是應該主戰嗎?

皇帝等著他說理由。

顧景云卻已經說完了,繼續挺直了腰背垂著眼眸安靜的站著,要不是他脊背不彎不折,皇帝幾乎以為他要睡著了。

他只能無奈的開口問,“理由呢?”

“陛下真的要聽嗎?”

皇帝點頭,心里隱隱有些不安。

顧景云抬起頭來,臉色冷肅,道:“陛下,臣這次一路西往南下,跨越了大半個大楚,不論是在才秋收不久的初冬,寒風大雪的深冬或是萬物復蘇的開春,一路南去北回,每天都能看到拖家帶口或是獨自流浪的流民,這意味著大楚不安。”

“臣問過那些流民和當地的百姓,還做了統計,臣一路上共詢問過五百四十七戶,他們去年繳納夏稅秋稅后一年勞作所剩三成以下者占了四成,而其中所剩無幾和舉債者便占了一成半,這一成半除了賣兒鬻女渡過難關外其余大多數淪為流民。收獲可以剩三成至六成者占了五成,而所剩超過六成者將將一成。”

顧景云黑白分明的眼睛抬頭淡淡的看著皇帝道:“或許是因為臣所選的百姓太過窮困,所以這數據很不好看,但陛下,除了夏稅和秋稅,他們還需納人頭稅,捐賦,若地方有令,他們還得服苦役,而這,臣都還沒有從收入當中扣出。”

“雖然當著諸位大人的面說這些話很難聽,但眾所周知,大楚吏治渾濁不堪,如今朝中官員能拍著胸脯理直氣壯地說從未貪酷的官員有幾個?”

“百姓不安,國庫空虛,兵士羸弱,陛下有把握在加征兵稅和兵役后可以讓本已經風霜加身的百姓忍下,不造反,不逃亡淪為流民嗎?”

皇帝沉默。

顧景云的話說得很不好聽,但他卻怪不了他。

其余幾位大臣心中不悅,不免有些不服,正想出聲嗆他,顧景云卻突然扭頭看向兵部尚書,“季大人,我大楚三軍庫房中軍備還剩下多少?上次為全軍更換武器車馬是何時,共更換了多少,損耗幾何?其中邊關將士拿到了幾成?”

季擎垂下眼眸,臉色暗沉。

大家都順著顧景云的目光看向季擎,見狀心都一沉,難怪季擎一直反對出兵。

顧景云又扭頭看向戶部尚書,問道:“春耕剛至,夏汛將及,除去這兩項開支,國庫能撥出多少錢糧以作糧草?”

顧景云目光環過諸人,問:“這一戰你們計劃打多久,投入多少人力?”

眾人沉默,大家不是正在商量著要不要打嗎,決定了才能去算這些呀。

不過戶部尚書和幾位大臣還是下意識的算了算開銷,脊背不由一涼。

顧景云抬頭看向皇帝,沉聲道:“陛下,這一戰不是大楚要不要打,而是大楚能不能打。韃靼苦寒,又適逢內亂,實力的確削弱很多,但大楚的境況同樣不容樂觀,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不是為保護百姓,也不是為了守衛國土,這樣的戰事我們為何要打?”

“您是一國之君,便不能只看到兩國疆域,看到皇室榮辱,您還該低頭看看腳下的江山,抬頭看看治下的百姓。”

秦信芳出列拱手道:“請陛下三思。”

彭丹和戶部尚書緊隨其后,“請陛下三思。”

皇帝心中巨震,沉默半響才道:“諸君先退下吧,容朕想想。”

秦信芳等人躬身便要退下,皇帝便留下他和顧景云。

事情還沒處理完呢,而且他也想就此事再詳細問問倆人的意見。

退出去的彭丹和諸位大臣一樣心中都有些不安,今天顧景云提的這些都直擊大楚最根本的問題,而這些問題都與眾人的利益密切相關。

但此時他們卻說不出反駁的話來,不是無能,而是不能,不能跟他吵,跟他分辨,以免將戰火燒起來殃及自身。

賦稅,吏治,國庫,軍中虧空和貪酷,這些單拿出來都是能讓人萬劫不復的問題,顧景云卻這么輕飄飄的說出來了。

但他此時只是四品翰林,只是太子的老師,并沒有參政的實權,剛才皇帝和太子只是問政于他,他的回答他們也都能找出抨擊的理由,但于他們得不償失。

現在就是要冷著,顧景云沒有參政的實權,而秦信芳一向穩重,此時也不會冒進……

眾人胡思亂想間出了宮殿,而殿內的皇帝卻徹底放松下來,整個身子靠在椅背上疲憊的道:“清和,朕的江山真的如此危急了嗎?”

顧景云沉默以對。

皇帝苦笑一聲,“朕早該料到的,但這兩個月來地方遞上來的折子太好了,全是歌功頌德和報喜的折子,朕心浮了。”

“陛下今日能知道這點便已是天下之福了,”秦信芳嚴肅的道:“清和言語無狀,還請陛下恕罪。”

皇帝搖手,“是他點醒了朕,朕謝他還來不及,又怎會怪他?”

想到顧景云的才華,皇帝心動不已,微微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的看著他道:“清和,朕給你一個官職,你來輔佐朕和太子如何?”

顧景云想也不想就拒絕,“微臣若掌實權,只怕朝堂現今的平衡會被打破,而且臣對此也并無多少興趣。”

他頓了頓道:“陛下放心,臣是太子之師,治國理政皆在臣教導范圍內,您若有不解之處大可以讓太子來問我,何況您為君,我為臣,您與臣問政光明正大。至于實權,臣實在不喜。”

太子最愛他這狂妄的模樣,聞言哈哈大笑起來,一掃Y霾之色,“好,朕若有不解之處上門找你,你可要像教太子一樣教朕。”

顧景云嚴肅認真的點頭,“陛下放心,臣有教無類,不論是誰臣都會認真教授的。”

皇帝欣賞他的自信和坦誠,秦信芳卻在心里不斷的嘆氣,才幾個月不見,他越發沉穩干練,聰慧通透了。

他想C手朝政,塑造大楚,卻又嫌麻煩,浪費心神,所以只拿準了太子之師這一個身份。

太子代表的就是皇帝,到時他可以通過太子源源不斷的C手朝政,但他卻只是個四品翰林,并不實際參政,這意味著朝上因此引發的爭斗根本波及不到他身上去。

既參與其中,卻又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

秦信芳不知是該夸他聰明,還是該罵他心機深沉。

太子和皇帝未必不知顧景云的算計,但他們全都不在意,顧景云不愛權,參與國事不為錢權名利,那就只能為國為民了。

他們不是一心搞平衡,掌握權勢,享盡富貴的先帝,能有這樣的臣子他們很開心。

所以殿中四人的心情都很不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