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面圣 上

不論侍衛長怎么擔憂,在春暖花開的三月中旬,一行人從百花絢爛中進入了熱鬧喧嘩的京城,趙寧帶著前來湊熱鬧的袁善亭和蘇安簡先回家安頓,而顧景云等人則要進宮面圣。

作為凌天門現任掌門,黎寶璐也必須要進宮,于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皇宮去了。

當然,能到達御前的也只有顧景云,侍衛長,白一堂和黎寶璐,其余侍衛則要在前面候著聽宣。

皇帝正忙,所以四人被請入偏殿等著,內侍對四人很恭敬,還特意給他們上了熱茶及點心。

侍衛長在宮里混了十來年,知道自己沒那么大的面子,多半是沾了顧景云的光,這位畢竟是秦閣老的外甥,太子的老師。

果然,他剛那么想,蘇總管便滿臉是笑的親自從正殿來請顧景云,“顧大人,陛下要見您,您快隨奴才來吧。”

顧景云攏手起身,微微傾身道:“勞煩蘇總管了。”

“不敢當,不敢當。”蘇總管看向站在一邊的黎寶璐,微微一笑,“顧太太不必拘束,太子殿下特意吩咐過讓人給您準備了些糕點,一會兒奴才親自給您送來。”

顧景云對蘇總管微微一笑,態度更加親切溫和,“有勞蘇總管了。”

黎寶璐也笑,“多謝您。”

聽見黎寶璐用了“您”這個字眼,蘇總管臉上的笑意更盛,他已經很老了,又是先帝時期的老人,新帝現在還用他,一是因為他從不弄權,在奪嫡之爭中沒有站位;二是顧念先帝時期的老人,給諸人的一個態度。

但他知道過不了兩年他就會榮養了,總是要給新帝貼身伺候的奴才讓位的,能夠得到顧景云夫婦的好感日子總要好過些。

之前他因著秦太傅的關系總在先帝面前替顧景云敲邊鼓說好話,但這些事顧景云并不知道,他也沒打算說。

此時捅破不免有挾恩以報的嫌疑,他不是蠢貨,做不來這樣的事,所以好感只能重新爭取,人情需要用在合適的時候。

他所求不多,只要能安穩渡過晚年就夠了。

而且,他后宮起伏四十多年,見多了人心,誰與他是真情,誰與他是假意他還分得出來。

如果說顧景云只是平常人視他,讓他多了分自在,那么黎寶璐則待他有兩分尊敬。

而且他察覺得出來,這兩分尊敬不是因他的身份,也不是因他曾經做過的事,而是因為他是長者,是個年邁之人。

蘇總管心里流過淡淡的暖意,不多,卻足夠他對黎寶璐多了五分和善。

長者呀,他一個閹人竟然會因年紀大而被人尊敬。

蘇總管淺笑著把顧景云引到正殿,這才慢慢的退出來,親自往一旁的茶房去,“可有栗子糕和花生酥?”

值班的宮女躬身道:“回蘇總管,花生酥沒有,栗子糕倒還有些。”

“撿出一盤來,雜家給偏殿送去。”

偏殿那里不是已經送了兩碟點心嗎,怎么還要送?

不過宮女們不敢多嘴,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快手的撿了一盤熱騰騰的栗子糕,有機靈的宮女還小聲問蘇總管,“御膳房應該備有花生酥,要不要奴婢去要一盤來?”

蘇總管想到正殿里的幾位大人,覺得他們恐怕還要老長時間才能談完事情,而現在已經巳時(上午九點),趕路一般都是卯時(早上五點)起床用飯,卯正(早上六點)開始啟程,他們已經趕了一個半時辰的路,一會兒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肚子肯定餓。

因此他道:“再讓人拿些J蛋糕,R脯等能填飽肚子的點心零嘴來,雜家若不在你們便送到偏殿去。”

“是,”宮女戰戰兢兢的問,“總管大人,偏殿里是哪位貴人?”

前兩天承恩伯覲見也等在偏殿,他還是皇后的親兄都沒這個待遇呢。

蘇總管嘴角微翹,道:“偏殿里有位太太,那是太子的師母,而且曾救過太上皇,陛下和太子殿下,你們可要好好招待,別慢待了她。”

宮女們微微瞪大了眼睛,是她?!

黎寶璐的名字朝臣們也知道,但提起她第一印象就是顧景云的童養媳,黎博的孫女。

但在后宮,提起黎寶璐,從嬪妃到侍衛再到宮女太監們,他們第一印象便是那個在狩獵場救了先帝,新帝和太子的女英雄!

不怪他們這樣記,一是因為她幾乎把大楚老中青三代帝王及繼承人都給救了,只要她不作死,這一生她注定榮華,大家怎能不記住這位女英雄?

二是,和朝臣們不一樣,后宮諸人的生死都在主子身上,當時先帝,新帝和太子若任一人出事,從嬪妃侍衛到太監宮女都要死一大批,何況三人乎?

尤其是新帝的嬪妃們,當時的太子要是出事,那還有她們什么事兒,事后即便不死也是生不如死。

所以黎寶璐在她不知道的時候便收獲了后宮無數的好感,尤其是皇后娘娘。

她丈夫兒子都叫她給救了,那好感強得不要不要的,所以遠在后宮的皇后娘娘聽說黎寶璐進宮后便讓人送些水果點心去。

政事她是不能摻和,但這些事還是能做的。

于是黎寶璐正和師父侍衛長枯坐著,蘇總管便親自端了盤栗子糕來,蘇總管剛走,皇后的人又拎了兩個食盒來,里面除了各式點心,還有一盤水靈靈的櫻桃,另一個食盒里卻裝了湯,嗯,還是紅棗J湯!

前來送吃的宮女笑盈盈的道:“娘娘說雖春寒已過,但早上趕路依然帶著兩分寒意,所以喝碗J湯驅寒才好。顧太太,白大俠,華大人,奴婢給你們盛一碗吧。”

“咦,”黎寶璐歪頭看向侍衛長,“原來侍衛長大人姓華呀,這個姓好。”

侍衛長:……心好塞,突然就不想喝J湯了怎么辦?

宮女掩唇而笑,“太太真愛開玩笑。”

不,不是玩笑,總是侍衛長大人的叫著,她是真的不記得他姓啥了。

侍衛長大人有大量決定不跟她一般見識,扯了笑雙手接過J湯,道:“多謝娘娘賞賜。”

這才端坐在一旁喝湯。

黎寶璐和白一堂也都笑容溫和的跟著謝了一句皇后娘娘,見送來的點心都偏他那蠢徒弟的口味,便知道他們是托了黎寶璐的福。

不過這丫頭的喜好怎么滿天下都知道了?

白一堂捏起一塊栗子糕蹙眉。

黎寶璐則喜滋滋的咬了一口熱騰騰的栗子糕,滿足的慨嘆道:“還是皇宮的點心好吃啊。”

得,這一臉的滿足,想讓人不知道她的喜好都難,白一堂咬了一口栗子糕,無奈搖頭,算了不就是些喜好嗎,知道就知道了。

三人在偏殿里吃吃喝喝,正殿里的顧景云卻沒那么好運,他正攏著袖子站在殿中,垂眸聽皇帝與幾位閣老大臣商討政事。

之所以把他找來,是因為現在爭論的事不偏不巧都與他有關。

韃靼的事已有了結果。

從刺殺事件后大楚便給韃靼發國書問責,但韃靼很快將那些刺客的身份查明。

據他們所說,那些刺客都是幾大部落安C在王庭內的細作,他們一向與王庭不和,這一次刺殺也是栽贓陷害。

當然,真相是什么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楚緊抓此事不放,而韃靼一邊向大楚派遣使臣一邊把罪責推到底下幾個不服他統治的部落身上。

但王庭內部也并不是那么團結一心的。

韃靼可汗并不太想為了一個兒子便與大楚屈服,其實現在大楚新舊交替,韃靼兵強馬壯,是撕破臉皮,脫離大楚的大好時機。

大王子和四王子深以為然。

但二王子卻堅持和談,五王子可是他親弟弟,真要撕破臉皮那他弟弟也別活了。

二王子母妃乃是可汗正妃,身后站著科林科這個大部落,就是可汗都沒能獨專。

派過來和談的使臣便是二王子一力堅持選擇的。

大楚也知道,在刺客,韃靼那邊口供統一的情況下,他們想讓韃靼王庭完全為此事負責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爭取更多的利益。

現在大楚兵弱,心里再氣憤他們也不敢輕言戰事,所以只能盡量多要些好處。

這時候便是要盡力找對方的把柄破綻,好巧不巧,黑罕想要抓顧景云威脅秦信芳和大楚反被抓了。

這一位的身份也不簡單,他只是個將軍,在將軍遍地走的韃靼官兒不大,也就三品,但他是阿巴哈納爾部落的繼承人,阿巴哈納爾是韃靼的一個大部落,他一位堂姑是大王子的母妃,但他本人更喜歡二王子。

于是這位就把兩位王子都給坑了,他在大楚境內擄人,擄人不成便要殺人,最后反而把自己給關牢里了。

前來談判的韃靼使臣們傻眼了,這可是赤LL的把柄啊,配套前面的刺客刺殺,簡直就是明晃晃的告訴世人這就是韃靼王庭的Y謀。

就在他們心虛氣短時,韃靼國內也在各方勢力參與角逐后斗爭越來越白熱化。

他們是崇拜戰斗的民族,只有勇士,只有智者,只有最強的人才能當他們的首領。

沒有所謂的嫡子繼承制,也沒有無嫡立長的規矩,他們只認強弱。

于是,韃靼可汗玩脫,先是被各大部落和兄弟們找到了把柄各種混戰,后他的兒子們也加入了奪位之爭中。

于是韃靼國內勢力重新洗牌,可汗死了,他的兄弟們也死得只剩下兩個了,而大王子也不幸遇難,二王子在母族的支持下登上了王位,現在韃靼已經重新派出使臣,一是繼續和談,二是,韃靼依然向大楚稱臣,新的可汗還等著新帝的敕封。

于是問題來了,他們要不要接受韃靼的和談。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