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散功

安吉直到第三天傍晚才醒過來,意識沉浮間便隱隱聽到禪音,他的意識便隨那道禪音越來越清醒,等他睜開眼睛時便看到了盤腿坐在蒲團上正轉著念珠念佛的戒殺大師。

戒殺大師將一段佛經念完,這才睜開眼睛看向安吉,見他眼中依然帶著紅絲,便知他體內真氣依然紊亂。

他心中微嘆,緊盯著他問道,“安施主可還記得日前發生的事?”

安吉沉默半響才啞著聲音問道:“白一堂怎樣了?”

見他意識清醒,戒殺大師松了一口氣,道:“白施主傷了內腑。”

安吉閉上了眼睛,緊了緊拳頭。

“你們是如何打暈我的?”安吉一旦瘋癲起來便全無記憶,他只記得與白一堂戰得正酣,酣暢淋漓之時便覺內力紊亂,真氣竟倒施,之后的事他只有些零星的片段。

但他知道自己發狂時的恐怖,期間有沒有害人性命,這總是要問清楚的。

若是傷了,該賠的賠,若是死了,他這一條命也好還給人家。

戒殺大師察覺到他身上的灰敗氣息,忙道:“不是我們打暈你的,當時你發狂,我們都近不了你的身,是黎施主撒了迷藥這才制住你的。”

說罷將那天晚上的事細細的說了。

安吉愣了半響才道:“他倒是收了個好徒弟。”

戒殺大師點頭,雖然那位女施主膽子大了點,不守規矩了點,但好在避免了傷亡,這就足夠了。

見安吉垂首沉思,他便問道:“安施主,你已和白施主比過,應該知道你們勢均力敵,真要分出一個勝負來只怕會兩敗俱傷。”

安吉沉默半響,搖了搖頭道:“我若是不走火入魔,繼續比下去必是我輸,白一堂的耐力比我強。”

他輕功又好,耗也能耗死他。

想通此節,安吉心口一松,臉上竟帶了淺笑,“大師,你準備為我散功吧。”

戒殺大師胸中壓著的一塊石頭徹底落下,他起身對安吉行禮道:“安施主大義。”

以安吉的地位和能力,他不想散功誰也逼不了他。

不散功,他發起瘋來多半是傷別人,他武功高強即便是瘋了江湖上也沒人敢欺負他。

但他要是散功……

先不說他的身體在散功后能否承受得住身上的舊疾暗傷,只說他散功后在江湖上的地位落差就夠讓人難受的了。

安吉這些年瘋瘋癲癲時可得罪了不少人,不說那凌厲的手段,只那張嘴就恨不得讓人撕了。

他散功后形同廢人,就算松云子對這個師弟能夠一如從前,底下的弟子卻未必會再敬著他。

安吉這一應完全是犧牲自己的利益全然為他人,所以戒殺大師這一禮行得鄭重。

就是白一堂聽說后都忍不住一嘆,從心底敬佩他,偷摸著拎了一壺酒去找安吉。

倆人帶著傷喝了一晚上的酒,第二天白一堂就偷偷摸摸的溜回房間洗澡,還特殷勤的將二林送來的藥一飲而盡,破天荒的沒開窗散味,企圖用藥味掩蓋酒味。

顧景云來后才給他推開窗,微笑道:“師父放心,寶璐早知道你偷喝酒了,昨天晚上她不去攔那就是同意了,您不用費心遮掩。”

白一堂放心了,大大方方地頂著一身酒氣出去晃蕩,但他總覺得中午和晚上的藥比以往的要苦些。

黎寶璐正在安吉的房中替他療傷,戒殺大師特意去請她過來給安吉調理身體的,“散功損傷身體,他本就有傷,不敢傷上加傷,因此想請黎施主幫忙調理一下,等他身體更好一些再動手。”

黎寶璐沒意見,替安吉處理了外傷后便替他開藥調理,“正好,恩伯他們要去買年貨,到時候讓他們把藥帶回來就行。”

習武之人身體強壯,即便是內傷也好得比別人快些,還未過年白一堂的傷就好了,連藥都不用吃了,只需用膳食再調理一段時間就行。

而安吉的傷好的就要慢些了,他體內真氣一直紊亂,黎寶璐試著探進內力幫他調理過,但因不同源,而且他體內真氣暴烈,竟差點反噬過來,黎寶璐不敢再試,只能用藥調理。

但藥若是有用嵩山派的人早把人治好了,黎寶璐開的藥也就只能治好他內腑受的傷和外傷,對經脈中逆行的真氣一點辦法也沒有。

因不能調用真氣,所以他好的要比白一堂慢很多,等過完了年,黎寶璐和顧景云收了一圈的紅包后他的臉色才日漸紅潤。

在每日例行一次的把脈后,黎寶璐道:“內傷已經好了。”

正在與安吉下棋的白一堂手一頓,手中的黑棋便隨便找了個位置落下,蹙眉道:“總要過了元宵吧。”

安吉倒看得開,“散功后還要調理一段時間,你們不是計劃二月啟程嗎,我總不好打擾你們太久。”

白一堂抿嘴不語,以前他跟安吉沒多少交情,更多的是惋惜他的天賦,不喜他的瘋癲,可這半個月的相處讓他很難再把對方當做那個只比過兩次武,聽過幾段故事的陌生人。

安吉面色冷漠,心卻是熱的,嚴肅卻沉穩,跟他瘋時的刻薄暴戾完全不一樣。

安吉將白棋落下,直接吞了白一堂的一片棋子,邊撿棋邊笑道,“早晚有這一著,何必推拖?”

安吉拿了主意,第二天戒殺大師便宣布閉關,白一堂親自守在門前替他們護法,而嵩山派還剩下的弟子也圍著客房團團而站,將那間房護得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

安吉散功和馬一鴻不一樣。

馬一鴻內力不及安吉多矣,加之他內力順服,散去后最多傷一下經脈,調養七八天就差不多好了。

可安吉內力雄厚,越是內力雄厚之人想要散功便越是困難,何況他體內的真氣還如此暴烈。

散功不僅于他有風險,對幫忙的人同樣有危險,他真氣不受控制,一旦反噬,戒殺大師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所以這個過程不能收到一點打擾。

黎寶璐也知道,親自下令不許人靠近戒殺大師住的客院,這一天,本來最閑,最愛游蕩的侍衛們也老老實實地呆在屋里看書下棋,誰都沒往外跑。

袁善亭約束好下屬便拉著蘇安簡跑去湊熱鬧,跟著眾侍衛一起下棋玩。

而顧景云早帶著趙寧鉆進書房里篩選他們要帶回京城的書了。

白一堂將兵書全賣了,過段時間便會有人拉著銀子來跟他拿書,到時候會空出不少騾車,正好用這些書都填滿。

而那些裝銀子的箱子肯定偽裝不了多長時間,師父總不能把一堆石頭給運到京城吧,所以其實他能帶上的書比帶出京城的兵書還要多。

顧景云對這個結論高興不已,帶著趙寧在各個藏書樓中穿梭,抽出一本又一本的書做好書目。

這些都是凌天門的書,是要傳給凌天門的后人的,所以帶走的書若只有單冊,事后他抄錄過后肯定要把原本送回來的。

總不能別人當掌門時都是增加書庫,只有寶璐當了掌門這書便變少吧?

而就在顧景云和趙寧忙得昏天暗地時,客房里的戒殺大師也開始了,他不敢將他的內力一下散去,只能一點一點的慢慢來。

白一堂廢馬一鴻時是直接廢了他的上丹田,但戒殺大師卻不會這么對安吉,丹田一廢再想練功便不可能了。

雖然安吉歲數已大,再想重修千難萬難,但只要丹田在,總有個希望。

所以戒殺大師是忍著被反噬的危險一點一點的將他的內力抽出……

三天后,緊閉的房門打開,戒殺大師滿臉蒼白的走出門,對白一堂頷首道:“接下來就辛苦白施主了。”

白一堂松了一口氣,這是成了?

他忙與兩個嵩山派的弟子進門。

安吉正渾身汗透的躺在榻上,面色慘白,若不是胸口還微微起伏,只怕都以為他已經死了。

“師叔?”嵩山派的弟子連忙上前將人抬起,不由試了試他的鼻息。

“白大俠,還請黎掌門幫忙看一下,看我師叔傷得怎么樣了。”

習武之人都會些醫術,但與真正的大夫比起來還是差上許多,白一堂立即轉身出去,“我去叫她,你們把他抬到床上去,給他換身干凈的衣裳。”

黎寶璐正坐在院子外的一棵大樹上張望,看到師父出來立刻跳下樹奔過去,“師父,安師伯怎么樣了?”

“功力已經散去,不過他面色不太好,你隨我去看看。”

黎寶璐立即從樹后拎出自己的藥箱,率先跑了,“那我們快點走。”

白一堂:……徒兒你回來,為師真的不想問你為何早早的把藥箱藏在這里。

黎寶璐早跑沒影了,她跑到安吉床前看了一下他的臉色,發現是真的很難看,但脈象其實要比眾人想象的要好得多。

“戒殺大師很用心,”黎寶璐放下安吉的手,對圍在床前的人笑道:“雖然他經脈受損嚴重,但上下丹田皆無損,想要重新練功不難,只要把經脈養好就行。”

嵩山派的弟子皆眼睛發亮,齊齊行禮道:“這事多虧了戒殺大師,白大俠和黎掌門,這份情我嵩山派記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