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驚心

安吉竟然一直保持著理智不再瘋癲,大家對他和白一堂的比試都很感興趣。

晨曦初升時,白一堂才伸著懶腰走出房門,吃過徒弟給他準備的早飯便領著眾人來到大堂,大堂里正放著幾個大木箱子。

項飛宇眨眨眼問,“在這里比?”

“我是有多想不開,冒著凌天門被拆的風險跟人在大堂里比武?”

項飛宇不客氣的翻白眼道:“那你帶我們來這兒干嘛?”

白一堂就指著那些箱子道:“這是我的遺愿,要是不完成我怕不能安心比武。”

眾人抽了抽嘴角,都說了他們會看著,關鍵時候攔住可能瘋癲的安吉,怎么他就不信呢?

不過大家還是很給他面子的問道:“什么東西?”

“兵書!”白一堂似笑非笑道:“最近江湖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兵書,你們可以看一看,絕對物超所值。”

眾人:合著搞了半天是要他們買書啊。

留下的都是大門大派的代表,他們又不想著混朝堂,也不想改換身份,對此并不熱衷,不過看了白一堂一眼,大家也知道他賣書的錢多半也是用到百姓身上,便略一思索就點頭道:“我拿一套好了。”

“我也那一套。”

“給我也留一套吧,拿回去給那些小子長長見識。”

“我面前收錄一套吧。”

還是項飛宇最了解白一堂,沉默了片刻問,“一套多少錢?”

大家紛紛看向白一堂。

白一堂伸出三根手指,眾人松了一口氣,“三千兩啊,回頭我讓人給你送來。”

“不,是三萬兩!”

眾人跳腳,就是戒殺大師都忍不住眼皮直跳,“三萬兩,你咋不去搶啊。”

“我倒是想,但我金盆洗手了。”白一堂聳聳肩道:“別與我哭窮,你們再窮能有我凌天門窮?現在我凌天門只剩下這棟房子了和山下那幾畝地了。”

黎寶璐抬起頭,雙眼濕漉漉的看著大家道:“今年河南一帶的雪災尤其嚴重,他們還未從五年前的洪災中緩過來,再遇雪災……”

“阿彌陀佛,”戒殺大師率先道:“兵書乃兵戈之用,我佛門用不到,然而白施主和黎施主用心大善,我少林便拿一套吧。”

眾人暗罵戒殺大師狡猾,少林便在河南境內,他拿出三萬兩,白一堂也是全用在河南百姓身上,他還白得一套兵書。

安吉對錢財一向不看重,他現在心里眼里只想著比試,因此想也不想的道:“我嵩山派拿一套。”

站在他后面的嵩山弟子哼后不敢哼一聲。

項飛宇嘆氣,他能動用的錢不多,不過兄弟有所求,他怎么能不幫忙?

所以也只能咬牙道:“我拿一套!”

袁善亭搖著扇子在一旁湊熱鬧,“我問緣閣也入手一套好了。”

蘇安簡肅著臉道:“蘇氏山莊要一套。”

其余人:……

其余人忍著痛也都定下一套。

于是二十四萬兩就這么到手了,圍觀了全過程的眾侍衛:這錢賺的好快好簡單,再來一次!

白一堂滿足了,這才收起臉上的笑容,冷肅的看向安吉,“安兄,你可要考慮清楚了,雖有戒殺大師等人在,但比試之中難免有意外。”

安吉沉肅道:“白兄放心,比試是我提起的。”

白一堂微微點頭,起身道:“那我們就上頂峰吧,上面正巧有塊空地。”

他扭頭看向寶璐道:“跟上來,瞪大眼睛看好來。”

說罷率先走出大堂,飛身向峭壁上飛去,安吉緊隨其后。

倆人內力深厚,片刻間便消失在眾人面前,戒殺大師念了聲佛號,真氣一提便以少林輕功跟上。

其余人等也不敢耽誤,可以飛上去的就飛上去,不能飛上去的紛紛朝門外躍去,老老實實的從路爬上去。

眾侍衛們紛紛看向黎寶璐,黎寶璐攤了攤手道:“我只能帶景云哥哥。”

眾侍衛撇撇嘴,紛紛跟在袁善亭和蘇安簡身后跑去爬山,他們輕功是飛不上這峭壁的,但兩大高手對決,他們很想看!

等人都走了,黎寶璐便拉著顧景云回屋拿東西。

“你確定這東西對師父這些武功高強的人也有用?”

“不確定,但要是有用的話就多一層保障嘛。”黎寶璐將東西包好塞懷里,問道:“你是要在家和子歸看書,還是隨我上山?”

“上山吧,”顧景云無奈的道:“總要看師父平安才好。”

黎寶璐就抱了他飛上屋頂,又從屋頂躍上觀景閣,然后從觀景閣踩上峭壁,沿著峭壁不斷飛躍,幾個飛縱間就到了峰頂,黎寶璐抱著顧景云點著巖石飛到戒殺大師身邊停下,只見她師父已和安吉相對而站,正各自嚴肅的看向對方。

顧景云輕聲問,“安大俠的武器是什么?”

“沒有,”黎寶璐輕聲道:“除非像項師叔這樣專攻劍法的,不然像師父這樣的高手更多的是比拼內力和拳腳,用武器的很少。”

“他們開始了……”幾乎在黎寶璐開口的一瞬間,兩股氣勢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風。

顧景云的寬袍飛去,他瞇著眼睛看向站在崖邊的倆人。

他的功夫并不怎么好,但只要對方動作不是講究快,他還是能看懂的。

倆人此時已經開始比拼內力了,黎寶璐帶著顧景云往后退了幾步,其余人則盤腿坐到了地上,認真的注視著。

白一堂和安吉都沒有動,任由他們的氣勢對抗,黎寶璐盯著看了半響便無聊了,拉著顧景云轉身找了塊石頭盤腿坐下。

而幾乎在她轉身時,安吉便沖向白一堂,白一堂迎上,倆人瞬間戰在一起。

黎寶璐沒有回頭,努力忽視來自身后的壓力,護著顧景云又往后退了一射之地,找了塊大石頭坐下。

黎寶璐盤腿坐在顧景云的左前方,擋住前面不斷擠壓過來的氣勢,運氣真氣相抵,果然,高手對決也不是誰都能看的,第一步便是能抗住高手對決碰撞的這股氣勢啊。

白一堂和安吉已經瞬間過了二十多招,白一堂不像黎寶璐只一味的用輕功躲避,他更喜歡主動迎戰,而且他也有這個資本,他內力深厚,輕功卓絕,同樣的拳腳功夫上也不差。

與擅掌的安吉戰在一起絲毫不遜色。

而安吉掌風凌厲,每一掌出去掃到頂峰便巨巖破裂,砂石飛濺,可見其掌力,但白一堂卻可以正面接他的掌。

這十八年來,白一堂從未懈怠過武藝,他天資不錯,少了玩樂,收了心思,武功更是一日千里的進境,而安吉雖然瘋癲了,但對武藝的執著似乎已經刻進了骨子里,即使已經不再有人逼他,但他也無時無刻不在練習,所以內力同樣增長迅速。

倆人皆是佼佼者,不過百招圍觀的人們就都盡皆變色,曾經可以和倆人齊名的項飛宇嘆氣道:“我不及倆人多矣。”

峨眉的余師妹更是抿嘴不語。

戒殺大師滑動手珠的速度越來越快,他目中閃過擔憂,白一堂要是也殺紅了眼,他只怕攔不住倆人。

暗暗念了聲佛號,戒殺大師微微嘆息,到底還是他自負了。

白一堂將真氣外放,讓內力縈繞于周身,手掌一轉一翻便將真氣攏于中快速的拍向安吉的前胸,安吉眼中紅光一閃,運足功力狠狠的一拍接上,倆人被反震出來的氣流逼得后退兩步半。

戒殺大師見倆人后退的步伐都是一樣的,手中的念珠轉得更快。

倆人只一分開便又瞬間戰在了一起,這一次白一堂講究輕靈,運起輕功快速的在安吉四周游走,幾乎是圍著他打了一圈,安吉知道自己輕功不及他,因此扎穩下盤,不動如山的反擊。

頓時倆人身邊飛沙走石,昏天暗地,日月失色。

剛爬到山上的眾侍衛和袁善亭蘇安簡差點被這股氣勢擊下山去,他們不敢近觀,只能站在入口處目光炯炯的盯著,原來這才是白一堂的真實實力,實在是……太驚艷了!

黎寶璐安坐在巨石上,將顧景云籠罩在自己的真氣罩內,怔怔的看著戰成一團的倆人。

她知道凌天門的絕技是輕功,所以她一直定位于逃命,遇敵便逃,因為凌天門沒有攻擊的拳掌腳的法門。

可是此時看師父與安吉對抗,她才知道自己以前的認知有多膚淺。

誰說凌天扶搖功不能攻擊的?

只看她師父現在便知凌天扶搖功有多厲害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如果她足夠快,內力足夠深厚,又何懼沒有其他攻擊的法門?

因為這兩樣本身就是無上的攻擊法門,黎寶璐雙眼發亮,勃勃雄心的盯著倆人,看得越久,她學到的也就越多。

難怪師父特意叮囑她要瞪大眼睛看。

顧景云也在看,雙方動作太快,因武功不高,他雖能看清的招式非常少,但他依然可以看清局勢,倆人勢均力敵,而安吉沉穩如山,白一堂卻如環山之水,明明柔情萬丈,卻又波濤洶涌。

現在就看是這座山壓下這片水,還是這片水擊穿這座山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