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切磋

第二天,以少林,華山,嵩山和峨眉為首的一等大門派代表與凌天門現任掌門白一堂在凌天門內會晤,誰也不知道他們談了啥,反正幾大門派的代表出來時臉上都帶著輕松的笑容,顯然談話進行的很順利。

戒殺大師留了下來,看著將人送出大門回轉過來的白一堂,戒殺大師慈眉善目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憂慮,“白施主真有把握與朝廷合作時能全身而退嗎?”

白一堂便笑道:“大師不用憂心,我凌天門現在并無讓人可圖謀的東西。”

戒殺大師看著他沒說話,凌天門能夠一偷五百年,除了當代掌門人輕功卓絕,讓人抓不到把柄外便是他們處理臟銀的手段快捷隱秘,背后若沒有龐大的勢力支撐顯然是不可能的。

這可是一個不小的力量,戒殺大師不相信朝廷會不心動。

白一堂卻只是淡笑的回望他,那些暗中的勢力初代為祖師爺的仆人,后來世代都是由他們的后人掌控。

以前雙方是互為依靠,而到了現在,凌天門已經不再控制他們,他們想走便走,想留便留。

凌天門掌門提出的要求他們想辦便答應,不想辦拒絕便是,所以,他們是自由的。

既是自由的當然不在凌天門勢力范圍內,他當然不會用他們向皇帝投誠。

而江湖上的事,有時候不明說,朝廷中的人是不會明白的。

白一堂敢將凌天門交出去不是信任皇帝,而是信任秦信芳。

他跟秦信芳相交十五年,彼此都了解對方的秉性,他不會留對國家百姓有害的勢力,秦信芳也不會逼他將底兒都給交了。

戒殺大師見他自信,便微微一嘆,“黎施主還是太過年幼了,她又是官眷……”

這是怕黎寶璐把凌天門賣了。

白一堂嘴角微翹,更加自信,“這一點大師更加放心,我這個徒兒雖然年紀小,卻妥帖得很。”

最主要的是那廝對朝廷,對皇室并無多少敬畏之心,別看她對顧景云言聽計從,那是在不觸及她底線的情況下,真要她出賣師門,出賣盟友,這丫頭也是會與人斗智斗勇的。

何況以顧景云對她的心,最后誰對誰言聽計從還不一定呢。

在這一點上,白一堂自信得很。

戒殺大師見狀也只能道一聲佛號告辭。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談妥,下午各大門派的代表興致很高的想試試黎寶璐的武功。

他們都是和白一堂同輩的人,不好欺負黎寶璐,但以后她就要出任凌天門掌門,武功總不能太弱,因此大家便圍著峭壁險峰比試。

凌天門的凌天扶搖功在這樣的地形上頗為有利,算是大家讓著黎寶璐。

因為她年紀小,大家也沒想她表現得多優秀,只要能在他們手上過二十招就不算太丟臉,卻沒想到她輕功竟如此卓絕,峨眉派的代表連出五十招都未能攻擊到她,甚至連她的衣角都抓不到。

黎寶璐繞著峭壁險峰騰挪,身姿如燕般輕靈,利用山石掩護,將峨眉派的代表逗得團團轉,百招之后,峨眉派的代表眼神越發凌厲,手段也越來越激烈,幾乎每一掌都擊得山石飛濺,卻偏偏傷不到黎寶璐分毫。

黎寶璐從十歲開始就背著顧景云練習輕功,帶著一個人尚且能逃過暗衛的擊殺,更不要說現在輕裝上陣了,身姿之輕靈,動作之迅捷都達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她開心不已,一不小心就把峨眉派的代表當猴兒溜了。

白一堂見狀抽了抽嘴角,為了不讓弟子太拉仇恨,他趕緊給項飛宇使了一個眼色,項飛宇便飛身而上攻向黎寶璐,朗聲道:“余師妹,我來考校考校她!”

峨眉的余師妹這才收手,在空中一個轉折落到地上,臉色微青,她斜眼看向白一堂,“白師兄,你這徒兒倒是能干得很。”

你自己輕敵還怪我徒弟厲害?

白一堂微揚著下巴道:“年紀太小,還得再歷練歷練。”

余師妹不由咬牙。

空中的戰局卻起了變化,“咻咻”的兩聲破空聲傳來,大家臉色微變,抬頭看去,就見項飛宇抽劍打落了兩枚暗器,轉而沖天而上,率先越過黎寶璐,然后空中變勢,由上而下,以破竹之勢向黎寶璐刺去……

眾人面色微變,這是君子劍,項飛宇的成名絕技!

只見身在半空中的黎寶璐在劍尖到達之前便險而又險的團轉飛出,項飛宇見一擊不中,也不等落劍便騰空變勢,劍尖一轉,整個人由上而下改為由左向右,竟是緊追黎寶璐而去。

眾人的心都提起來,若論輕功,只怕江湖上無人能敵凌天門,而若論劍法,華山當屬第一。

而且因華山使劍,同樣需要身姿輕便,所以他們門派的輕功也很不錯,在場的若是連項飛宇都擊不中黎寶璐,那其他人也沒比試的必要了。

眼見劍尖就要刺中黎寶璐,黎寶璐手一揚,三枚六芒星直擊項飛宇而去,項飛宇沒辦法,只能回劍防守,這是切磋比試,又不是拼命。

然而就在此時黎寶璐突然回身,只一個閃身便攻到他身邊,手中正反握著一把匕首,“唰唰”兩下便朝他攻來。

項飛宇用的是長劍,劍長四尺,根本不擅近攻,黎寶璐仗著輕功好,竟是柔身緊貼在他一尺之內,讓他的長劍無用武之地,一把七寸短匕攻得他應接不暇。

好在項飛宇對敵經驗豐富,他又很快回過神來,黎寶璐這是拿他喂招做試驗呢,他便也不急著分出勝負,干脆將長劍反手背在身后,只用右手與她喂招。

項飛宇到底比她經驗豐富,內力身后卻閱歷豐富,只用掌圈都能與她斗了個相當。

說到底黎寶璐最大的優點便是輕功,當她放棄躲避與人交戰時便不免落了下乘。

但此時是與長輩對招,比之一直躲避,現在主動攻擊能學到的更多。

項飛宇能想到的底下圍觀的人自然也能想到,幾人微微點頭,戒殺大師更是轉著佛珠道:“黎施主聰慧過人,貧僧都想試她一試了。”

白一堂求之不得,趕緊沖上面打得難分難解的倆人招手,“你倆快下來,讓戒殺大師上去。”

戒殺大師:……他真的只是說說。

黎寶璐最后還是沒能和戒殺大師交上手,不過她也不跟項飛宇打了,倆人齊齊從峭壁巖峰上落下,項飛宇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邊與白一堂道:“你這徒弟天資可比你好多了,你像她那么大的時候吧啦吧啦……”

黎寶璐則沖一旁站著的顧景云跑去,顧景云松開緊緊攥著的拳頭,掏出帕子來先擦了擦自己手心里的汗,這才換另一條帕子給她擦額頭上的汗,柔聲問道:“被打著了嗎?”

黎寶璐將兩只手湊到他跟前,小聲道:“項師叔力氣好大,我的手肘肯定青了。”

顧景云捏了捏她的手腕,低聲道:“回去我幫你擦藥酒。”

前面的幾位老前輩被迫喂了一嘴的狗糧,白一堂輕咳一聲打斷身后的喃喃細語,正要邀請大家去用餐,安吉便上前一步擋在他身前道:“白兄,我想與你一戰。”

白一堂一愣,繼而笑道:“安兄,我可比不過你,當年武林大會時我便敗在你手上……”

“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安吉看著他沉聲道:“我知道,這二十多年來你一直很努力,你聽過跟隨你一起來的那些人的談論,你的輕功已到登峰造極之處,我想與你一戰。”

安吉認真的看著他道:“不論輸贏,我的心愿都算了了。”

白一堂蹙眉,安吉才恢復正常,他可不想刺激他又變得瘋癲,正想找借口推辭,戒殺大師就上前一步道:“白施主不如考慮一二,由我等作為裁判,確保雙方安全如何?”

與其說是確保雙方安全,不如說是防備安吉發瘋傷人。

但這話從戒殺大師口中說出已經很驚悚了,一向主張和平解決問題的戒殺大師竟然會主動為安吉做說客勸說白一堂應戰?

大家都奇怪的看著戒殺大師和白一堂安吉三人。

戒殺大師見白一堂沉默,便轉頭對安吉笑道:“安施主,不如讓我與白大俠聊聊。”

安吉對他微微點頭,轉身便走,嵩山派的弟子連忙跟上,其余門派的代表見狀也紛紛告辭。

黎寶璐看了眼師父和戒殺大師,還是老實的拉著顧景云去送客了。

院子里一下只剩下戒殺大師和白一堂了。

戒殺大師念了一聲佛,道:“白施主,二十年不見,你的功力越發深厚了。”

他雖然沒見識過現在的白一堂的輕功,卻可以感知到他的內力,其內力之深厚只略遜于他,而他比白一堂年長近三十歲,是他的長輩。

他自認他天資不錯,也足夠勤奮,可就是這樣白一堂都能直追他,可見其努力及天資。

戒殺大師嘆氣,難怪安吉會把白一堂立為目標。

不錯,當年戰勝白一堂的安吉卻反把白一堂立為了目標,許多年下來,雖未成心魔,卻已變成了一個心愿,不是必須打敗,而是想要再戰一次。

戒殺大師通透世情,又聰敏過人,早已察覺到安吉的心思,只怕這一比之后他就要同意散功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