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廢功

馬一鴻和苗菁菁都是第一次來這里,被丟在地上,倆人皆有些茫然的看著四周,原來這就是凌天門!

白一堂把自己的房間丟給項飛宇收拾后就來拎著他們去了正院旁邊的一個院子里。

“你們便暫時住在這里吧。”

馬一鴻和苗菁菁譏誚,“沒想到作為凌天門的弟子反而及不上那些外人,他們好歹能自己選住的地方,我們卻連門派長什么樣都不知道。”

白一堂一點兒也不同情他們,“當年師父要帶我回門時曾經給你們傳過信,讓你們有空就回來一趟,他好帶你們來認門,也將你們記入門譜之中,不過你們似乎忙著打拼,并不把師父的叮囑放在心上。”

倆人面色大變,他們都不記得有這件事。

白一堂見狀臉上的諷色更深,“你們一直覺得師父偏心,但師父從未想過瞞你們這些,不過是你們從心底里不在意罷了。”

凌天門的掌門除了個別的就沒幾個愛呆在門派里,他們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外渡過的,收徒,教徒,帶徒,偷盜以及賑災,游戲江湖,沒熱鬧瞧了叫上二三好友跑到大漠或草原上逛一圈兩三年就過去了。

白百善算安逸的了,他每到一個地方都喜歡停留兩三年,既可以做些小生意,體察民情,也可以教導弟子,讓弟子們過幾年安逸的生活。

但這不斷搬遷,節儉的生活卻讓馬一鴻和苗菁菁產生一種錯覺,凌天門只是個小門小派,是個家無恒產,連奴仆都用不起的小門小派。不然怎么整個門派只有他們師徒三人呢,連上后來師父收的小師弟也只有四人而已。

倆人比白一堂年長太多了,等到白一堂學了功夫可以跟著師父游蕩江湖時他們師兄妹兩個已經可以結伴仗劍走天涯了。

他們自然知道師父愛做小生意來維持家用,跟江湖最大的交集便是湊各種熱鬧。

他們沒有供奉,沒有人崇拜,甚至門派的名字可能都沒人聽過。這與他們想象的大俠差別太大了,所以倆人不愿意跟著師父師弟一起走。

白百善也想歷練一下兩個弟子,就給了他們一些錢讓他們自己闖蕩去。

于是在白百善還未察覺時,倆人的心越來越大,他們想要在江湖中占有更多的地位,擁有更高的聲望。

于是師父每隔一段時間送來他和師弟的日常自然被他們丟到了一邊,他們忙著呢。

忙著挑戰各個江湖俠士,一步一步的將自己的名聲打出來,與江湖上有名的俠士們相交,和他們論武藝,游江湖,哪里有心情一封一封的拆開熟讀師父的日常?

所以他們自然也不知道白百善帶著小弟子回了趟雅州,看著小弟子小小年紀便能用凌天扶搖功扶搖而上這座峭壁時便已從心底認定他為未來凌天門的掌門。

馬一鴻和苗菁菁并不知道凌天門在那些大門大派中這么有名,因為凌天門這一代的掌門,他們的師父實在是太默默無名了些。

在江湖上一喊出他們師父的名字白百善,十個人里有九個人不知道,還有一個則是大門大派里一等一的人物,那些人也不是馬一鴻和苗菁菁能見到的。

而白百善后來之所以那么出名是因為他有一個杰出的弟子白一堂。

因為白一堂,從未聽說過凌天門的中青少三代江湖人都知道了白百善,也知道了凌天門的各種奇葩規矩,自然也知道了馬一鴻和苗菁菁。

這是很久以后的事了,那時馬一鴻和苗菁菁都還在為他們的夢想奮斗著,他們并不知道他們可以和那些名門正派的嫡傳弟子站在同一起點線上的。

而等他們知道時,他們的小師弟已能出師,他們的師父已經開始帶著他拜訪各大門派的掌門,輕而易舉便得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大門派的青睞。

倆人眼睛都紅了。

同樣是弟子,為什么師父就那么偏心?

這是他們聽說師父帶著白一堂去拜訪少林方丈時的第一反應。

只有白一堂和白百善知道他們不止一次的寫信催過倆人,讓他們前來匯合,師父要帶著他們去見幾個故人。

白一堂譏笑的看著倆人道:“但你們怕耽誤了自己的大事,一直在推脫,師父一向隨性,見你們實在忙碌,自然不會再強求。”

馬一鴻面容扭曲道:“如果師父說清楚是拜訪各大門派的掌門,我和師妹又怎么會不去?”

白一堂譏誚的一笑,只淡淡的看著他們,“師父為什么要說?他淡泊名利,與各大掌門是平輩相交,這是什么值得炫耀之事?”

倆人漲紅了臉。

“真正讓師父寒心的是你們竟然改姓,”白一堂說到這里眼圈一紅,想到當年頹廢的師父,恨恨地瞪著他們道:“而我最不能原諒的便是你們以姓氏為借口接近我,出賣我!”

當得知師父選定了白一堂為掌門人時,馬一鴻和苗菁菁便憤而改姓,要知道當年倆人被師父收養取名字時可都是姓白的。

白一鴻,白菁菁!

但倆人一言不合就改姓,可謂傷透了白百善的心。

后來他們聯系白一堂時便是表示后悔難當,想要白一堂幫忙找到師父,從中說和,他們將姓氏改回來,以后一起孝敬師父。

白一堂自懂事起就和師兄師姐一起習武,因為他們年紀比他大,他從小沒少受倆人的照顧,對他們自然感情不淺,雖然之前因掌門之爭傷了感情,但那時他當上掌門已經好幾年,師兄弟之間又久不聯系,以前的齷蹉也忘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回憶多半是美好的。

所以見師兄師姐愿意認錯,想與他們重歸于好,他自然是高高興興的全都答應下來,又碰巧大家都在北疆,便約好了就近見面,誰知道師兄師姐時跟張伯英勾結在一起打算抓他呢?

當時他毫無防備的喝下苗菁菁準備的酒,等發現不對時已經晚了,加上被最親近之人背叛,白一堂可謂心緒大亂,便是有余力也逃不出去。

流放瓊州后他的心就跟放在巖漿里炙烤一樣,難受不已。

他最恨的便是他們如此涼薄的心性,好像凡過得比他們好的人都是因為上天的偏心,好像都對不起他們一樣。

沒有道義,沒有忠貞,一切只有名利來衡量。明明師父教他們的是寬厚與謙讓,明明幼時他們也活潑可愛,卻不過入江湖幾年便變成了這樣一副令人憎惡的樣子。

讓師父受盡奚落嘲笑,所有人都在看師父違反門規收了三個徒弟的下場。

沒有人記得師父的寬厚和善良,沒有人記得師父曾經為江湖,為天下蒼生做下的貢獻,江湖提起師父便是“那個違反門規收了三個弟子,結果兩個出賣師門,讓門派蒙羞的凌天門前掌門。”

在白一堂的恨恨地目光下,馬一鴻和苗菁菁打了一個寒顫,臉色蒼白的問道:“你要如何處置我們?”

“凌天門沒有此類門規,所以我只能現創一個,以你們的罪行,殺了你們都是輕的,不過師父他老人家一向心善,他是不會愿意看到他的三個弟子自相殘殺的。”白一堂低頭看著他們道:“所以我要廢掉你們的武功,你們便留在這里種地吧。”

馬一鴻憤然,“白一堂,你別太過分,我是你師兄,你竟然讓我去種地?”

“那你是想徹底從這世上消失了?”白一堂譏笑道:“這倒也不難,回頭我廢了你的功夫,你出門便自盡就行,這樣就不用受我的侮辱了。”

“你!”馬一鴻和苗菁菁要是有勇氣自盡還會等到這時候嗎?他們怕死!

而且,他們在等,等師父出現救他們。

雖然難堪,但他們還是不得不承認,師父他很善良,只要他出現,他肯定會救下他們的。

但倆人卻忘了,他們的師父在白一堂被他們陷害流放時沒出現,又怎么可能在他們被清理門戶時出現呢?

至少在各大江湖門派陸續到達凌天門后白百善也沒出現,倆人的心越來越冷。

除了少林寺的人被請進凌天門外,其余人等都在竹林里駐扎了。

幾大門派的代表也只是看了一眼并無異議。

凌天門與少林淵源深,這是各大門派私底下的共識,何況戒殺大師乃在場輩分最高的人,所以他住進去沒人有意見。

至于華山派的人,呵呵,誰都知道項飛宇跟白一堂是好友,曾經好得要穿一條褲子,當年白一堂被流放,項飛宇還提著劍追殺了馬一鴻和苗菁菁四個多月,到最后還是華山派看不過去,派了人把人押回去這事才算結束。

所以他住進去也沒誰有意見。

至于袁善亭和蘇安簡,哦,那兩個小輩據說跟白一堂的小弟子是朋友,小輩的事他們當然不好意思管。

于是,一眾人等便在竹林里搭了帳篷住下了,好在白一堂還知道叫山下的佃農為大家提供食物。

而他們也沒打算久待,找個空跟白一堂見一面,打聽打聽他們凌天門和朝廷的彎彎道道,會不會影響到整個江湖,再見證他金盆洗手把掌門之位傳給弟子就行。

大家覺得三天時間足夠了。

于是峨眉派被推舉為代表前去跟白一堂商議會晤的時間,白一堂想也不想就定在了第二天,他也知道那才是大家最關心的,所以沒必要拖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