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回家

安吉醒來時已是黑夜,耳邊正響著佛音,他眼中紅光一閃,轉頭便看到盤腿坐在蒲團上的戒殺大師。

戒殺大師看到他醒來便對他微微一笑,“安施主可還記得貧僧?”

他知道安吉有時候記憶錯亂,會不記得人。

不過他很幸運,安吉此時的記憶中有他,不過顯然那些記憶不甚美好,他面色蒼白的問,“大師怎么在這兒,這是哪里?”

“阿彌陀佛,”戒殺大師低眉善目的道:“這是雅州,貴派松云子掌門讓安施主前來凌天門觀禮,昨日安施主與白施主久別重逢在屋中玩鬧,這一點可還記得?”

安吉抽了抽嘴角,他那是玩鬧嗎?

他那是想殺人!

要不是后面莫名其妙的暈過去了,他其實是想把整個房間,把那些礙事的東西都毀了的。

他閉了閉眼,把心中的狂躁壓下,問道:“我又犯病了?”

看著冷靜自持的安吉,戒殺大師松了一口氣,很好,這是個能交流的。

他點了點頭道:“安施主體內的真氣躁動不安,有逆行之險。”

戒殺大師忍了忍,還是沒忍住繼續勸道:“安施主,你聽貧僧一句勸將內力散去吧,不然內力一旦失控,只怕……”

安吉垂下眼眸,閉了閉眼道:“大師讓我再想想吧。”

戒殺大師就不由嘆氣,當年安吉被送到少林時只有十六歲,當時他雖厲害,但少林的高僧還是能輕松壓制住他,當時戒殺大師就提議散去他的內力,調養好后再重新開始。

但安掌門舍不得,一直推脫。

等到安掌門過世,安吉交由松云子監管時,松云子倒是同意散功了,但安吉卻已不能正常交流,他的記憶總是缺失。

不是覺得自己只有七八歲,便是只記得十八歲前的記憶,還總臆想有些不存在的東西,性格大變。

松云子不想師弟后悔,堅持散功一定要正常的他同意,也因為他年紀越大,散功重修的危險越大,這兩年松云子已經不再提散功的事。

但戒殺大師怕安吉失控,他這樣的武林高手如果不能自控,害人傷己太簡單了,這個后果誰都承受不起。

所以雖然對安吉不公,但他還是提議散功。

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僅對于一人,還對于眾生,不能因對一人慈悲,便對萬人殘忍。

安吉好容易恢復一絲神智,戒殺大師不愿再錯過。

安吉恢復了正常,至少表面看起來是的,他冷著一張臉出現在客棧大堂時,所有人都自動遠離他三丈。

店小二不得不經過他身邊時都忍不住打顫。

原來這就是正常的安吉?

眾俠士哭,那他們愿意安吉不是正常的。

至少不正常的安吉也就跳著腳罵人,嘴巴賤一些,可現在的安吉,看著就讓人從心底里發寒。

眾俠士還能避開安吉,嵩山派來的弟子卻是再害怕都要跟在安吉身后的。

安吉掃了眼門下兩股戰戰的弟子,蹙了蹙眉,現在嵩山派的弟子都這么弱了嗎?

嵩山派的弟子們更膽寒了。

恰在此時白一堂帶著徒兒出來,看到安吉習慣性的招手打招呼,“戒殺大師放你出門了?”

安吉冷著臉扭頭看他,白一堂腳步微頓,然后淺笑道:“安兄?”

安吉竟沖他點頭,冷淡的道:“白兄。”

黎寶璐差點撞在師父的后背上,瞪大了眼睛看和昨天完全不一樣的安吉,這是“性格大變”?

擱現代妥妥的是精神分裂的癥狀啊。

這變化也太大了吧,昨天還特中二賤兮兮的一個人,今天就變成冷酷狂霸拽了。

白一堂也有些接受不能,他輕咳一聲,將徒弟拎過來與他見禮,“這是我收的弟子,以后凌天門就交給她了,寶璐,過來見過你安師伯。”

黎寶璐端正的行禮,假裝自己是第一次見他,“安師伯。”

安吉冷淡的點頭,思索片刻便從懷里掏出一塊鐵牌給她,“給你玩兒。”

這下不僅黎寶璐,就是白一堂都驚詫起來,項飛宇送黎寶璐華山的鐵牌,那是因為他跟白一堂私交好,安吉跟白一堂關系可不怎么好。

黎寶璐猶豫著看向白一堂。

白一堂蹙眉想了想,微微點了點頭,黎寶璐這才把禮物接過,“多謝安師伯。”

安吉見黎寶璐收了,面上的表情微緩,對她點了點頭轉身便去找戒殺大師。

白一堂看著他的背影消失了好一會兒才轉身拎過黎寶璐,“走,帶你去見些前輩。”

來的都是名門大派,還有些門派在路上,白一堂并不想讓他們摻和進來,但人都來了他也不可能趕走,凌天門和他們都有來往,以后肯定還要打交道,因此和對待開封府那些江湖俠士不一樣,白一堂對這些人很客氣。

這次來的都是與他同輩份的人,雖然掌門未來,卻也都是在門派里數一數二的人物,足以見他們對凌天門的看重。

白一堂拎著黎寶璐見了倆人,收了兩份見面禮后便盯著黎寶璐看了半響,果斷的把顧景云也拎來了。

收禮就要收雙份,收一份多孤單啊。

黎寶璐微紅著臉,湊數的顧景云比她還坦然。

倆人在客棧里轉了一圈,收了一懷的見面禮,然后白一堂果斷的打包了些吃的就上路走了。

黎寶璐顧景云:“……師父,我們就這么走了?”

“你們想留這兒?”白一堂淡淡的看著倆人。

倆人齊齊搖頭,“可……”可是剛收完禮物就跑好嗎?

白一堂則淡定的道:“為師已經邀請他們了,他們會跟上來的,我凌天門只有我們師徒三個,招待不來這么多人。”

其他門派還要準備,好在白一堂沒有遮掩行蹤,去見人時又都送了一張帖子,上面有詳細的門派地址,所以他們后續可以慢慢跟上來。

但項飛宇和袁善亭等人卻是跟著白一堂一起走的,其余跟著他們來的江湖俠士大部分決定留在雅州,等著和其他名門大派一起行動。

袁善亭和蘇安簡都有些激動,凌天門的山門呢,他們連傳言都很少聽到,這下總算是能親眼去看看了。

凌天門最高的武學便是凌天扶搖功,取自扶搖直上九萬里之意,而凌天門輕功的輕靈和磅礴他們都是見識過的,因此倆人都想象凌天門的山門應該是在險峰之上。

而在蜀中,這樣的險峰并不難找。

倆人滿心激動的跟著一行人走過官道拐入小道,過了城,越過鄉,最后行走在田間小道上,跟著馬車磕磕碰碰的來到了一個小村莊——馬車停下了。

大家都有些茫然的看向白一堂。

就是項飛宇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一堂,怎么不走了?”

白一堂從馬上躍下,看著夕陽下的農田,一只只飛鳥撲棱著翅膀在田間覓食,時不時的展翅飛上一段,鳴叫兩聲,冷冽的空氣從鼻腔處直撲胸中,但白一堂卻覺得舒爽不已。

他淺笑道:“我們到了!”

眾人茫然的抬頭看去,只見目光所及之處都是田野,轉頭看向西南方,只有那里有些許房屋,但看著不過二十來棟,而且大多是茅草房,只有零星幾棟是泥瓦房,一點也看不出大門大派的影子。

項飛宇差點從馬上摔下來,他愣愣的看著那些茅草屋,顫著手指指著它們道:“白兄,你別告訴我那兒就是,我知道你們凌天門為國為民不舍得花錢,但也不至于,不至于……”

不至于窮成這樣,連個磚瓦房都建不起吧?

項飛宇有點想哭。

白一堂白了他一眼道:“你想哪兒去了,我們凌天門的山門也是祖傳的,別忘了我們開山的祖師爺是皇室中人,你覺得他會去住茅草房嗎?”

大家狠狠地松了一口氣。

白一堂靠在車轅邊上,很快村莊里就跑出來幾個人。

為首的是個須發皆白的老人,看著有五六十歲了,但跑起來氣不喘腿不顫,似乎會些輕功,沒用多久就跑到了跟前。

看清站在車邊的白一堂,老人想也不想就跪下磕頭,“公子回來了,老奴恭迎公子。”

白一堂不在意的揮手道:“起來吧,起來吧。”

他掃了一眼老人身后的少年,笑道:“這是您孫子?都這么大了呀。”

老人滿臉是笑的道:“是啊,長大了好接奴才的手繼續伺候公子和未來的小主子。”

白一堂悵然的道:“只怕用不著他了,這次回來我打算將你們全放籍了。”

老人微愣,然后立即拉著孫子跪下,滿含熱淚的道:“奴才謝過公子。”

白一堂揮手道:“行了,不用跪來跪去的,我這次帶了些朋友回來,你帶了人將房屋收拾出來,準備好吃食,再過兩日來的人會越多,你讓人將屋前的空地整理好了,那些人來了讓他們在那里扎營。”

白一堂將黎寶璐和顧景云叫出來,指了老人道:“這是恩伯,你們以后有什么事就吩咐他,這是我收的徒兒,也是你的小主子,這是她夫君。”

恩伯小心的打量了一眼黎寶璐和顧景云,連忙拉了孫子又跪下行禮。

黎寶璐忙將人拉住,恩伯這才在前面帶路領著大家去凌天門。

凌天門的山門正好在小村莊的正對面,隔著一片良田的東北方的山坡上。

山坡很緩,上面種滿了竹子,要不是有恩伯帶著,他們的馬車根本找不到進去的路,林深而路窄,一眼看去,感覺竹子與竹子之間的距離都是一樣的。

白一堂悄悄的和黎寶璐說,“為師二十來年沒回來了,其實我也找不著路了。”所以才要在村口等恩伯出來帶路,不然丟臉就要丟到姥姥家了。

掌門人找不到本門派的山門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