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避之

安吉橫眉倒豎,掐腰就要跟他吵起來,一聲幽遠的佛號便傳到耳邊,讓他耳膜一震。

“阿彌陀佛!”

安吉立即收斂怒容,斂手垂首而立,老實得不得了。

樓下的人也都肅容而立,顯然不止他一人聽到了佛號。

顧景云見狀挑了挑眉,目光掃過白一堂,見他臉上的笑容變淡了許多,身上似有似無的迸射出一種奇怪的氣場,似乎將他們周圍幾人庇護在其中與外界隔絕開來。

也只有黎寶璐還在好奇的左右張望,悄悄地踮起腳尖好奇的盯著客棧里面看,似乎想要找出那個念佛號的人。

項飛宇掃到她那雙圓溜溜亮晶晶的大眼睛,心中一滯,哀嚎不已,這還是個孩子啊孩子,把凌天門交給她真的沒問題嗎?

等了半響人還是沒出來,黎寶璐不耐煩了,扭頭對白一堂道:“師父我們進去吧,我想要沐浴吃飯。”

顧景云便牽了她的手,“走吧。”抬頭看向白一堂。

白一堂挑了挑眉,率先往客棧里走去,侍衛長忙帶著侍衛們跟上,平靜瞬間被打破,在場的江湖人全都愕然的看著他們。

項飛宇愣了一下就急忙追上白一堂,壓低了聲音道:“你徒弟不懂事你也不懂事,戒殺大師……”

“白施主!”

戒殺大師剛好從客棧后院走進大堂,看見為首的白一堂便合什行禮。

“戒殺大師。”白一堂抱拳回禮,淡笑道:“沒想到能在雅州看見戒殺大師,倒是有緣。”

戒殺的目光在他身側的顧景云和黎寶璐身上劃過,直言不諱的道:“貧僧是奉方丈之命前來拜訪白施主的。”

他看向后面被押著的馬一鴻和苗菁菁,念了聲佛號道:“凌天門清理門戶乃是內務,我等實不該插手,但上天有好生之德……”

“戒殺大師放心,”白一堂打斷他的話道:“我白一堂不會殺他們的,雖然他們害過我,這些年也做過壞事,但都罪不及死,我是奉公守法的良民,自然不會動手殺人。”

戒殺:……奉公守法?

眾江湖人:……呵呵!

戒殺大師欣慰的看著他,“白施主能這樣想很好,佛曰……”

白一堂突然面色大變的捂住肚子,項飛宇立即上前擠開黎寶璐扶住他,著急道:“白兄,是不是舊傷復發了?快,回房我替你療傷。”

扶著白一堂就飛奔而去。

黎寶璐瞪大了眼睛,舊傷?

她師父身上有舊傷她怎么不知道?

黎寶璐焦急的拉了顧景云就去追,侍衛長等人連忙押了馬一鴻和苗菁菁跟著趕去,奇怪的是一向不太配合他們的馬一鴻倆人竟然老老實實的跟他們走,甚至還加快了腳步,好似背后有人在后面追殺似的。

戒殺大師滿目慈悲的念了一聲佛號,轉頭看向二樓的方向,二樓里安吉已經帶著嵩山派的弟子悄悄的溜向另一個包間,開了向后院的窗戶直接從上面跳下進入客棧的后院。

好巧不巧,正好就跳到了白一堂他們前面。

嵩山派的弟子們也跟著嘩啦啦的往下跳,看見項飛宇便耷拉著小腦袋跟在自家師叔后面,有些心虛的不敢看他們。

安吉卻是理直氣壯,對著他們冷哼一聲,開口就要諷刺,白一堂就放開捂著肚子的手,挺直了脊背冷笑道:“戒殺大師就在外面,你要是喜歡吵架我不介意為你引薦一番。”

安吉張開的嘴就狠狠地閉上,滿眼冒火的瞪著他們。

白一堂冷哼一聲,伸手拉過徒弟和徒弟夫君就走,項飛宇也對安吉冷哼了一聲便跟上。

安吉氣了個倒仰,指著幾人的身影氣得說不出話來,偏戒殺大師就在外面,那人內力深厚,他只要一開口他肯定就能察覺,到時候他就逃不掉了。

他只能氣憤的一甩袖子就走。

站在大堂里的戒殺大師看著客棧外面空蕩蕩的地面,心中滿意了,這才對嘛,打打罵罵的像什么話?

天下還是和平最難能可貴,大家和和氣氣的不是很好嗎?

戒殺大師心滿意足的轉身回去了,他想今天大家肯定都打不起來,吵不起來了。

項飛宇指著一排房間道:“知道你們人多,我便把這一整排都給你們訂下了,不過我看這些房間還是不夠住,回頭你們再訂一些吧。”

跟著他們混進來的袁善亭抹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道:“白大俠,我們的住處我們自己安排便好。”

這樣一來,他們就夠住了,侍衛長也不矯情,和項飛宇白一堂抱拳行禮過后就看向顧景云,“顧大人,您先請吧。”

顧景云便揮手道:“您先去安置吧。”

侍衛長這才心安理得的帶著侍衛們去了,順便把馬一鴻苗菁菁也給押走了。

對他來說,一行人之中身份最尊貴的自然是顧景云,所以他要讓過顧景云,但對顧景云來說,白一堂的身份卻在他之上,所以他要隨侍在白一堂左右。

項飛宇不知這些彎彎繞繞,只是好奇的看了顧景云一眼,與白一堂傳音道:“這就是太子的老師?太子今年多大?我怎么覺得你這徒女婿的年紀有點太小了。”

“太子已及冠,我徒女婿三元及第,做他老師綽綽有余,你以為都跟你似的,認個字跟要你命似的?”

項飛宇抿嘴,“我字寫得很好!”

“那也不能否認你學習差的事實,”白一堂不再傳音,直接開口問道:“松云子吃錯藥了?怎么把安吉派到這里來了?”

項飛宇撇撇嘴道:“或許是因為戒殺大師在此。”

白一堂盤腿坐在榻上,有些頭疼的揉著額頭。

黎寶璐雖然好奇,卻還是乖巧的先給他們泡茶,結果茶剛泡好門口就被人“砰砰”的砸響。

顧景云蹙眉,黎寶璐就上前“砰”的一聲打開門,橫眉瞪向對方,“干什么?”

安吉豎眉,“喲,這脾氣還挺大,知道爺是誰嗎?見了我不叫一聲師叔也就算了,還敢這么……”

“安吉!”白一堂隱忍著怒氣的聲音傳來,“寶璐,讓他進來!”

安吉就驕傲的抬著下巴對她冷哼一聲,抬頭挺胸的進去了。

黎寶璐瞪大了眼睛,這人有三十好幾了吧,要不要這么幼稚?

安吉大大方方地盤腿坐在白一堂的對面,見他還是那么要看,立時郁悶了,“不是說流放地很艱苦嗎,為什么你一點兒也沒變老?”

“多謝你夸獎,”白一堂累心的道:“我不記得我有得罪過你,你干嘛總咬著我不放?”

安吉哼了一聲道:“你沒得罪過我?你勾引姝妹,害得我娶不到她……”

“等一等,姝妹是誰?”

項飛宇憋笑,小聲道:“是蘇氏山莊二莊主的夫人,原是峨眉的李女俠。”

“哦,”白一堂茫然,“我認識她嗎?”

安吉大怒,撲上來就要揍他,“白一堂你這個人渣,始亂終棄……”

白一堂瞬間從原地消失,光著腳站在屋角的另一邊,壓著氣道:“好吧,就算你喜歡李女俠,但你現在多大,你能娶她嗎?”

安吉眼圈通紅,知道他追不上白一堂,也不去追他,就站在榻上居高臨下的指著他罵道:“姝妹她傷心欲絕已經嫁人了,就算我長大了能娶她,她也不會嫁給我了。”

白一堂就揮手打斷他,“你先告訴我你今年多大了?”

安吉面色微紅,但依然抬著下巴驕傲的道:“我今年十八了,師兄已經在為我尋妻,但我就喜歡姝妹,除了她我誰都不娶,可是就因為你,因為你這……”

白一堂更是頭疼,他咬著牙道:“松云子那王八蛋……”

安吉一愣,繼而跳起腳來,“白一堂,你敢罵我師兄,我跟你拼了!”

又是一番雞飛狗跳。

黎寶璐看得目瞪口呆,顧景云思索了片刻才決定不能讓師父這么被追著打,于是上前拉了黎寶璐就走,“我們去找戒殺大師。”

戒殺大師正一人坐在院子里的一張石凳上自得其樂的下棋,看到顧景云和黎寶璐相攜而來,便抬起眼慈藹的對他們笑笑,“兩位施主找貧僧有事嗎?”

顧景云合什行禮,“大師怎么知道我等是來找您?”

戒殺大師慈眉善目的道:“我這院子在最西角,雖清靜卻也偏僻,你們兩個孩子卻徑直往這兒來,不是來找我,難不成是要找那些沙陀?”

順著他的手指看去,這看到那里立著幾個和尚,要不是戒殺大師指點,他們只怕都發現不了,幾個人靜靜地站在那里,目光平和,好似跟環境融為了一體,一呼一吸之間都與那些樹木一樣。

黎寶璐心中敬服,雖然還沒鬧明白大家為什么對戒殺大師避之唯恐不及,但她內心深處對他并無惡感,她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覺。

因此笑道:“大師沒說錯,我們的確是來找您的,我們有件事想求您幫忙。”

“施主言重了,凡我力所能及之事施主盡管開口。”

問也不問就給出這么大的承諾?

黎寶璐受寵若驚,小心翼翼的道:“嵩山派的安吉師叔跟我師父吵起來了,現正追著我師父打呢,我師父不好還手,所以還請大師去調節一二。”

黎寶璐覺得戒殺大師聽到這話整張臉都亮起來了,他立即站起來道:“施主放心,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佛慈悲,不會忍心看白大俠受此磨難,貧僧這就去救他。”

說罷眼睛發亮的朝白一堂租住的院子而去。

一直暗中觀察他的顧景云忍不住輕聲一笑,對寶璐道:“有戒殺大師在我們就不用去了,還是先回房休息吧。”不然他怕白一堂會把他們這兩個搬救兵的人給掀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