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雅州

因為有丹山村村民的幫助,眾人不到申時(下午三點)就把這八里的雪鏟掉了。

黎寶璐也反復檢查過十六人硝制的毛皮,其中三個婦人和兩個青年三個少年學得最快,他們硝制出來的毛皮雖然還達不到她的柔軟度,但比之市場上的也不差多少了。

村民們激動起來,有了這門手藝,他們村的日子一定會好過許多。

現在他們村就積累了不少兔皮,要是都硝制好趁著天氣寒冷賣出,說不定能賺不少錢。

有了錢再去買糧,說不定今年過年就不用吃摻了米的糠,而是直接吃粟米了。

村民們不由吞咽了一下口水,眼睛閃閃發亮,又給黎寶璐磕了一個頭才離開。

老村長也很感激他們,熱情挽留道:“貴客們不如再多留一晚上,讓我們好好招待招待。”

顧景云推辭道:“多謝老人家,只是我們時間緊湊,如今距離落日還有一兩個時辰,不好浪費,以后若有機會再來拜會。”

老村長這才沒有繼續挽留。

顧景云就轉身扶黎寶璐上車,接下來的路可有些難走,還是坐馬車好。

白一堂和袁善亭等人卻不再進車,而是騎馬跟隨,接下來的兩里路雪不夠厚,不用鏟雪,但也不薄,所以馬車會難行。

馬車噶擦噶擦的壓過雪,奮力碾壓過去,黎寶璐將窗簾扯開,看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清冽的寒風吹過,帶著一股清香之氣,黎寶璐體內真氣一轉,側過身去擋住吹過來的風,看著顧景云泡茶。

“等到下一個城鎮外面好好休整兩日吧。”

“好。”

“我們只怕趕不回京城過年了,還得寫封信給舅舅。”

“好。”

“還得給妞妞送些禮物,不然她要傷心壞了,來前明明答應了她過年一起玩兒的。”

“好。”

“然后把你打包送回京城,這么冷的天怎么還能叫你跟著我在外面跑呢?”

顧景云就抬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黎寶璐就摸摸鼻子,“好吧,你反應能力特別好,竟然沒有順勢叫好。”

顧景云將茶遞給她,又從一旁的暗格里取出幾個竹筒,將泡好的茶倒進去,把竹筒塞好交給她。

黎寶璐就抱著竹筒探出車窗,沖跑到前面的師父和袁善亭等人揮手,“快來接茶。”

離他們最近的袁善亭就一扭馬頭轉過身來,黎寶璐暗暗使勁兒將手中的竹筒拋出去,袁善亭一一接過,轉而拋給白一堂,蘇安簡和侍衛長等人。

騎著馬走在前面的人聽到聲音便回頭吼一嗓子,“我也渴了,給我留一口。”

竹筒就這樣一人傳一人的往下扔,喝完了再傳回來,顧景云繼續盤腿在車上慢悠悠的泡茶。

坐在前面為他們駕車的二林有幸喝道了第一道熱茶。

趙寧從后一輛車窗里探出頭來,縮回去后就開始翻箱倒柜的找竹筒,果然在暗格里發現了一排。

他便也開始給茶爐里添些木炭,開始燒開水泡茶。之前他一直有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做一個旁觀者,但這幾日同吃同住,患難與共,趙寧已從心里認同這些江湖人。

茶水從兩輛馬車里遞出,等走過這最艱難的兩里雪路,所有人都喝上了一口燙乎乎的熱茶,然后車速開始加快,在太陽落山前找到了一個還算開闊的地方,大家有序的快速清理地面,尋找木柴,埋鍋造飯,還有一隊人跑到林子里尋找獵物,要是能打到各大家伙,今天晚上就能吃頓好的了。

過了雪地,侍衛長這才不再吝嗇,將所有的食物平分下去,“今晚過后大家便分道揚鑣,到底共患難一場,也不好叫大家空手上路,我手上的食物也不多了,大家將就一些,等到了下一個城鎮就能敞開肚皮吃頓好的了。”

就有俠士盤著腿道:“誰說我們要分道揚鑣了,我們還要跟著你們去蜀中見識一番凌天門的山門呢。”

這幾日大家也和侍衛們混熟了,一點也不怕他們朝廷官員的身份了,玩笑和諷刺是一句接著一句的來。

“對,對,傳說凌天門藏在巔峰之上,我們怎么也得去見識見識。而且白大俠清理門戶也算一件盛事,我們怎么也要去見證見證。”

眾俠士紛紛看向倒在地上面無血色的馬一鴻和苗菁菁,連連點頭道:“是啊,是啊,懲戒此等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大家怎么也不能錯過。”

這三日來,不僅眾俠士和眾侍衛,便是顧景云和黎寶璐都親自鏟雪,只有馬一鴻和苗菁菁,不論怎么威逼要求就是不動彈。

白一堂也不強求,他們不干活便餓著他們。

所以除了水,倆人已經三天沒進食了,但眾俠士對他們依然意見很大,憑什么他們累死累活的鏟雪,倆人卻可以安然的坐著享受他們的成果?

那弱公子顧景云還是個大官兒呢,不也拿起了木鏟干活兒?

所以大家現在看倆人的目光都很不友善。

馬一鴻和苗菁菁卻已經破罐子破摔了,反正都要死了,難道他們還要拿起木鏟去幫他們打通死亡之路?

真是有夠諷刺的。

倆人巴不得他們永遠走不到蜀中呢。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受災最嚴重的似乎就是他們走的那一段路了,出了那段官道后下面的路雖然也是大雪覆蓋,但并不會這么嚴重。

一行人第二天下午便趕到了一個大城鎮,顧景云和白一堂商量過后便讓侍衛長廢了鄭家父子三人和鄭奕的武功,把一堆人塞進了衙門,讓當地縣令判刑。

因為顧景云和侍衛長的身份,縣令不敢徇私,忙將所有人都下大獄,審問過后再判刑。

而馬一鴻和苗菁菁被他們帶走了,他們倆是凌天門的人,雖然并未上凌天門的門譜,卻是師祖親自撫養教誨,整個江湖都認的,所以清理門戶必須得他們凌天門來。

那些江湖俠士經歷過一場雪災,竟然就真的不想走了。

他們覺得他們吃了這么多苦,卻沒看到結果會虧死的,因此哪怕環境艱苦,眾俠士也咬了牙帶足了干糧跟著他們去蜀中。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尤其是冬天的蜀道更是艱難萬分,等他們到雅州時已經臨近小年,再過十六天就是除夕了。

但往常靜謐安寧的雅州卻喧鬧不已,有許多江湖人已在他們之前趕到,各大門派均派了人來,就連武當華山和少林都派了人前來。

跟在白一堂他們后面的三四流俠士們瞪大了眼睛,看著白一堂的眼中含著忌憚和膽怯,他們沒想到名門大派竟如此看重凌天門。

凌天門雖然出名,但不是只有一個弟子嗎,一代一弟子,再出名實力也不會強到哪里去吧?

上次鄭家堡那樣熱鬧卑微的廣散請帖,那些名門大派掃都不掃一眼,而現在白一堂連帖子都沒下,只是江湖上有他回門派清理門戶的風聲便有這許多人來》

其實這些俠士誤會了,少林等大門派派人過來是來觀禮的,白一堂要金盆洗手,將凌天門掌門之位讓與黎寶璐,以往凌天門掌門交接并不用江湖門派見證,只需前任掌門帶著掌門各個門派跑一圈,打個招呼就行。順便還能游山玩水。

但白一堂被流放十八年,加之大家也都聽說他投靠了朝廷。眾人并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會遵守舊例,加之也知道了凌天門是在雅州,大家便相約一起趕來。

既是來見禮,也是想問問他投靠朝廷的緣由。

畢竟江湖和朝廷雖有相交,卻也一直分得很開,白一堂突然投靠朝廷讓大家心中都有些不安。

所以等他們到雅州時才發現雅州突然多出了好多名門大派的江湖俠士。

華山派乃項飛宇帶隊,如今的華山掌門乃是項飛宇的大師兄,他的輩分也不低,帶了一大堆徒子徒孫來給白一堂撐腰。

被派在城外看守的弟子一跑回來說白一堂進城了,項飛宇就急得從榻上蹦下來,胡亂套上鞋子就往外跑。

徒子徒孫們愣愣的看著一向溫雅的師父(師叔師伯)師祖飛奔而出,立時懵在了原地。

這一幕正巧被嵩山的安吉看在眼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凝聲從飛奔而出的項飛宇喊道:“項兄跑那么快作甚,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跑去見媳婦呢。”

項飛宇冷哼一聲,理也不理他便飛奔而走,還沒跑到城門口便看到了一身白衣端坐在白馬上的白一堂,看著俊美如昔的好友,項飛宇眼一熱。

白一堂眼一掃便看到了前面正站在路中間的項飛宇,上下一掃不由抽了抽眼角,此人渾身邋遢,褲腿還卷著一只,連鞋子都是反的。

白一堂很想直接扭過頭去假裝自己不識得此人,可惜項飛宇已經滿眼熱淚的飛奔上來,喊道:“白兄!”

人一近前,白一堂更是老臉一紅,閉了閉眼才睜開嚴肅的道:“項兄許久不見,我都不認識你了。”

項飛宇一愣,他們是好基友啊,怎么能不認識呢?難道是白兄怪他沒去瓊州看他?

項飛宇著急起來,心中又愧又急,想著解釋,白一堂就抽著眼角給他使眼色,“項兄似乎身體不適,不如先到馬車上休息一二?”

袁善亭憋笑,忙幫腔道:“項前輩,后面有輛空的馬車,您既然身體不適就先到車中休息片刻吧。”

白一堂已經直接把馬丟給蘇安簡,拎著項飛宇就往鉆進馬車里了。

一進馬車白一堂就傷眼的移開目光,揮手道:“趕緊把衣服穿好來,你好歹也是華山的師叔祖了,這么穿也不怕丟人。”

項飛宇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出來得太急,衣衫不整,連褒褲都露出了一角。

看著把頭扭過一邊的白一堂,項飛宇愕然,“臉紅的不該是我嗎,你這個大老粗何時也會介意這個了?”

白一堂就嘆息,“換你跟一個有潔癖之人生活十年試試看,你也會有看不過這些毛病的,趕緊把衣服整理好來,免得傷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