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祈望

顧景云目光溫和的看著晃動的簾子,簾子上投射下一個嬌小的背影,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守在車轅上的小姑娘是如何晃動著雙腿無聊的盯著來往忙碌的人的。

自從先帝病逝,舅舅一家安然回到京城,顧景云心中的戾氣漸漸消散,對于趙寧,他也更多了幾分用心。

“子歸,我希望你能更了解這個世界,以后不論你選擇做什么,你都要想想你的初衷,你最一開始想要的目的。”

趙寧正襟危坐,第一次爭鋒相對一般的問他,“那先生的目的是什么呢?”

趙寧目光炯炯的看著顧景云,目中少了溫和,多了鄭重。

顧景云是被先帝欽點的四品侍講,他這一輩子只怕都不可能離開翰林院,更不可能升官掌實權了。

太子之師,以后的帝師,自然會讓很多人敬畏,但其實他的實權很少,其權勢只怕還比不上一四品郎中來得高,難道你就真的愿意一輩子當個教書先生嗎,那你當教書先生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為國提供棟梁之才?

這樣的回答別說顧景云,就是他都不相信。趙寧目光炯炯的看著顧景云。

顧景云卻贊許的看著他點頭,目光溫和的道:“我小的時候想要重權高位,因為那樣才能守護好家人,后來我知道以我的身份不可能了,所以我想成為帝師,我喜歡為爾等答疑解惑,而帝師的身份可庇護我及家人。”

“這些目的都很明確,但走得越遠,看得越多,想得越深時我也時有疑惑,那么我還能為未來做些什么呢?不止于人。”

顧景云一字一頓說得很慢,但趙寧還是滿眼迷茫,“不至于人,那還有什么?禽獸及植物嗎?”

顧景云想了想道:“山河萬物吧。我知道不公是時時存在的,滄海桑田,千百年后也是一樣,但我希望即便不公,最底層的人也不要卑微,生命不會受到高位者的威脅,除了病魔和命運,無人可以橫奪別人的生命;”

“我希望即便貧困,最貧困的人也能填飽家人的肚子,不會衣不遮體,食不果腹;”

“我希望即便是再大的天災,幸存下來的最凄慘之災民也不會易子而食,割肉喂母;”

“我還希望即便是再貧窮的人家也能讓每一個孩子上學識字,不論男女。”

趙寧的心“砰砰”直跳,口干舌燥的道:“讓每一個孩子都能上學識字,那還是貧窮嗎?”

顧景云含笑看著他,趙寧就不由咽了一口口水,搖頭道:“先生,您這個,您這完全不是奢望,而是異想天開了。”

顧景云則看著外面的山林道:“我還希望這山河的山更青,生機更盛,這河水更清,這一切在時人看來都是妄想,但只要你去努力,說不定有一天就能成真呢。若是不去做,那就真的是妄想了。”

趙寧張了張嘴巴,半響才問道:“那先生打算怎么去做呢?”

顧景云淺笑道:“一人的力量到底有限,而且我也只有區區百年可活,時間短暫,希望渺茫,但我有種子,灑下之后便能成參天大樹,即便有壞掉的樹木,也總能散播去更多的種子,一代傳一代,一代代的努力,總有一天能把這個時代創造出來。”

趙寧覺得先生不愧是孩子,哪怕已經考中了狀元,那還是個大孩子,不然怎么會這么異想天開呢?

但看著沉靜溫和的先生,他這個做學生的就開不了口譏諷,只能默默地想著他有什么可以幫忙的。

顧景云見他沉思,也不打擾他,起身便鉆出馬車,對坐在車轅將兩條腿垂下晃動的黎寶璐含笑道:“陪我走一走吧。”

黎寶璐就跳下馬車,微揚著下巴笑著向他伸出一只手,像極了邀請公主的王子。

顧景云微微一笑,將手放在她的小手上,被她一拉就跳下了馬車。

倆人就毫不避諱的手拉著手去賞雪游玩了。

侍衛長看了感慨不已,“年輕就是好啊。”

袁善亭也掃了他們一眼,抽了抽眼角道:“要是不說,我都要以為他們成親十幾年了呢,看著一點也不像是新婚夫妻。”

白一堂聞言抬起眼皮掃了他一眼道:“眼光不錯,認真論起來,他們成親的確有十一年了,翻過年就有十二年了。”

袁善亭和蘇安簡不由瞪大了眼睛,侍衛長就哈哈笑道:“袁大俠,蘇大俠不知道嗎,顧太太是童養媳,聽說三歲的時候就定給顧大人做媳婦了,倆人一塊兒同吃同住著長大的。”

他們怎么會知道?

侍衛長一想也是,江湖和官場不一樣,如今在官場中,誰還不知道秦家的情況?

而牽著黎寶璐在林中漫步的顧景云正歪頭看向黎寶璐,“你夢里的世界會成真嗎?”

“會的,”黎寶璐點頭肯定的道:“你等著瞧吧。”

那可是她前世的生活的地方,雖然并沒有顧景云說的那么好,但也差不多了。

至少普通百姓要過得比這個世界的好上太多太多。

顧景云就捏著她的手掌道:“我希望我能為這個世界做些什么。”

“那就去做吧,”黎寶璐支持他,“你那么聰明,一定會成功的。”

顧景云含笑,“你說的對,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嗎?”

黎寶璐狠狠地點頭,“我愿意。”

顧景云握著她的手就一緊,笑著拉她往一個方向去,“我記得那兒有些花,我們去采來裝點一下馬車。”

“這個時節會有花?好吧,是有花,”黎寶璐看著艱難的從雪里伸出來的狗尾巴草,上去挖開雪折斷,“狗尾巴花它也是花兒。”

顧景云看著妻子跌跌撞撞的跑去摘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胸中還沉積的郁氣一散而光,他的日子是苦,但再苦能有這些人苦?

小夫妻倆最后摘了一大把的狗尾巴花回去,趙寧一臉憋屈的幫著把草綁好插在車窗邊,他還拿出一個甕,裝了些雪進去當做花瓶,把插好的草擺放在矮桌中間,是的,就是草,他堅決不承認這是花。

白一堂撥了撥狗尾巴草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回來吃晚飯時給徒弟帶了一懷的狗尾巴草。

黎寶璐一臉麻木的抱著懷里的草望著她師父。

白一堂揮手道:“拿去玩吧。”

顧景云忍著笑從她懷里接過草,陪著她一起把整輛馬車都插滿了。

白一堂見了搖頭嘆息,為徒弟和她夫君的審美擔憂,這插滿狗尾巴草的車到底是啥品味哦?

殊不知黎寶璐正吐著舌頭小聲的和顧景云道:“師父的審美可真奇怪,竟然會送人狗尾巴花。幸虧收禮物的是我,要是別人早扔走了。”

“那是因為你先把它當花摘回來的。”

那不是你要的嗎?

黎寶璐看著顧景云的側臉,明智的把話咽到肚子里去。

用過晚飯,顧景云便讓人去將老村長請來,他要教他們硝制毛皮。

老村長心懷忐忑,帶了兩個后生過來,他不知道這么晚了這些貴人還找他做什么,但總覺得不是好事。

然后……

老村長瞪大了眼睛,抖著嘴唇小心翼翼的問,“您,您是說要叫我們硝制毛皮?”

顧景云點頭,眼睛帶笑的看向老村長,“老人家若愿意那就選出幾個機靈些的村民來,我來教他們。”

顧景云頓了頓又道:“最好中年,青年,少年和孩童都占些,再選幾個女孩來,女孩手巧,說不定比別人學的還要快些。我們只在這里停留一晚,明天就要繼續鏟雪離開了。”

老村長眼中閃著淚光,起身就要給顧景云跪下。

黎寶璐忙眼疾手快的扶住他,“老人家不必如此,說到底是我們擾了你們的清靜,您這一跪不是折煞我等嗎?”

顧景云看了眼天色,道:“時間已不早了,老人家還是快去選人吧,再把些兔皮拿來。”

老村長應下,忙轉身拄著拐杖離開,這次竟不讓旁人扶也快步往前走了。

圓臉小侍衛吸著鼻涕把一些東西捧來,“顧大人,這是您要的東西。”

顧景云點頭道:“放地上吧,多謝你們了。”

圓臉小侍衛撓了撓腦袋,嘿嘿一笑道:“不用,不用,是顧大人心善。”

圓臉小侍衛見顧景云將地上的那堆東西熟練的分出來,便忍不住好奇的問,“顧大人,您怎么會硝制毛皮?”

他們這些侍衛也會簡單的硝制,畢竟動不動就要出去打個獵什么的,可那也只是簡單的硝制,不讓毛皮太過粗硬影響后期硝制。

可看顧大人準備的這些顯然不僅僅是簡單硝制那么簡單。

“瓊州氣候溫宜,但也有冷的時候,我們那點錢吃喝不愁,但想要皮毛做衣,做護手等就要不行了,而師父他老人家常進山打獵,他會簡單的硝制,然后拿到集市上去換錢,換糧。”顧景云含笑道:“內子跟著去過一趟,見過那些人將仔細硝制過后的毛皮再出手時便能賺上一倍甚至雙倍的錢,于是她覺得虧了,硬是將師父存下的毛皮拿來自己折騰,找了無數的書配了許多的方子進行硝制,到最后總算是找出了幾張可以用的方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