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體察

丹山村只是個三十來戶的小村子,方圓二十里內只有他們這一個村子還在這里,以前他們村附近還有兩個小村子,不過前些年大家就都搬遷完了。

因為這里近乎全是山地,想要種地填飽肚子太難了。

他們丹山村也走了不少人,現存的也就三十來戶,整個村子過的都是近乎與世隔絕的生活。

除了前段時間跑來兩個騎馬的人跟他們買了些粟米和白菜外,他們幾年可能都見不到一個陌生人。

而前兩日大雪紛飛,不僅他們村出村的路被封住了,只怕連離他們兩公里遠的官道都被雪封了,但村民們一點也不焦急,除了家里房舍破爛需要冒著雪去修的,大部分人家都優哉游哉的貓著冬。

封路便封路唄,他們又不出村,等到太陽出來雪化了就好了。

所以當看到一群人將他們村口堆積的厚雪鏟開,只留下一層貼著地面的積雪時,村民們瞪大了眼睛。

這是哪個吃飽了沒事干的跑來鏟雪哦?

村民們以看“神經病”的目光看那群拿著木鏟一身狼狽的人,而對面的俠士們卻在看到村民們后忍不住熱淚盈眶。

他們迫于袁善亭等人的淫威,不得不為他們賣命的鏟雪,因聽說順南而下的官道十五里處再拐進去二里左右的小道上有一個小村莊,為了擺脫袁善亭等人的威脅,大家一致決定往小村莊這邊挖。

等挖通了路,他們便跟村民們買上幾百斤糧食,吃一碗倒一碗,看袁善亭他們還怎么用糧食威脅他們!

俠士們一擁而上,紛紛掏出白銀要買糧食。

村民們看著他們手里的白銀有些眼熱,但還是搖頭了,“咱村沒糧食!”

眾俠士:……

一個相貌比較敦厚的俠士被推出來,他滿臉是笑的對滿臉褶子的老村民們道:“老大哥,我們是誠心跟你們買糧的,您也看到了,前兩天下了大雪,我們被困在山里好幾天了,聽說這兒有個村子,這才特意把路鏟過來的,就是為了買些糧食。”

村民們猶豫,但想了想還是狠心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俠士們咬牙,又往外掏了些白銀,有一個甚至把已小錠的金子掏了出來。

村民們眼睛都紅了,但還是沒敢答應。

眾俠士氣得倒仰,覺得這些村民一點兒也不老實,坐地抬價也不是這么抬的。

最后還是一個拄著拐杖顫顫巍巍被人扶出來的老人道:“貴客們見諒,不是我們有心抬價,實在是我們真的沒糧食啊。”

“才入冬不到倆月,秋收才去多長時間?說沒糧誰信吶?”一個俠士漲紅了臉喊道:“不愿意賣就不愿意賣,何苦說謊騙我們?”

老人就轉頭對身后的人道:“金子,去把你家的鍋端出來,把糧袋也提出來。”

那叫金子的青年看了對面氣勢洶洶的俠士們一眼,輕聲應了一聲,立刻轉身回屋——他家就在村口,村民們背后的房子便是他家。

很快他就帶著他婆娘出來了,他拎著糧袋,他婆娘端著鍋。

在老人的示意下,倆人將鍋和糧袋打開。

鍋里是黑乎乎的一團,俠士們看見了也不明白這是什么東西,第一感覺便是這家的廚藝好差,這是把東西做糊了?

而糧袋里則是被磨得粉碎的糠,這個大部分俠士還是認得的,他們微微皺眉。

那個憨厚的俠士便伸手進糧袋里抓了一把糠,這才發現糠里還混了些米粒,只是一爪的糠里米粒不過二三粒,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農家人愛惜糧食,別說這些穿著補丁累著補丁的貧農,就是富農家也不會讓喂豬的康莉混上米粒,所以這就是他們的食物!

眾俠士沉默下來,默默地望著對面瘦骨嶙峋,面黃肌瘦的村民們。

“納了稅大家就不剩多少糧食了,你們要是早幾天來說不定大家伙還能給你們勻勻,但前幾日有兩個騎馬的人來跟村里買了些粟米,他們也跟你們一樣出了高價,我們全村三十來戶也才給他們湊了兩袋,現在剩下的米都被我們摻到糠里去了,不說難撿出來,我們總得為家里老人孩子留口,總不能一年到頭全吃糠,摻上兩成的米粒味道要好上不少呢。”

一向瀟灑自在,快意恩仇的俠士們突然覺得心悶悶的,好似心上壓了一塊石頭般難受。

立志要做一名好官,且已有功名的趙寧更是心中酸澀,他低聲問站在前面的顧景云,“先生,是有官員貪酷嗎?”

顧景云看向白一堂。

白一堂搖頭道:“不是。”

他環顧四周道:“這里全是山,幾乎沒幾畝耕地,他們貧窮多半是因為地太少了,而先帝這些年連年加重賦稅……”

白一堂話未盡,大家卻已都明白,不由暗暗握了握拳頭。

顧景云道:“去把后面的人也叫來,今晚我們在這里扎營,明日一早繼續啟程。”

前面的江湖俠士們聞言老老實實地耷拉著腦袋去搬東西扎營,沒辦法,買不到糧食,他們就還得受制于顧景云等人。

顧景云則帶著招手叫來趙寧,“與我去見一見村長吧。”

村長便是剛才拄拐的老人,看到這么多人駐扎在村口,他不由握緊了拐杖,滿目擔憂。

他們缺糧,他餓過,也見過饑餓的人群,一個不好,他們村可能就萬劫不復了。

村長正擔憂著,一抬頭便見一個少年領著個青年正朝他走來。

少年頗有禮貌的沖他一揖到底,道:“老人家好。”

“公子這是?”

顧景云直起身微笑道:“老人家,我是帶了學生出來游學的,每到一地都愛問些風俗民情,打擾之處還請見諒。”

老人的目光從顧景云的身上掃到趙寧的身上,見他恭敬的斂手站在少年后面,心中微訝,不過他很快回過神來。

這么多人突然冒出來,他也得打探消息,而這倆人也需要從他知道些消息,兩邊正好可以交換。

老人立即笑著側身道:“貴客快請進,快請進。”

老人家征收了金子家的房子,領著倆人進去,一來他得在此坐鎮,二來他也懶得走到村中央他家里。

顧景云臉上的笑容也真誠了些,跟在老人身后進屋。

“我看公子是讀書人,而那些帶著武器的似乎是江湖人,公子怎么跟他們走在了一起?”

顧景云笑道:“我們這些人都被困在城隍廟里,五湖四海什么人都有,連當官的都有呢。”

老人一驚,“還有當官的?”

“是,他們押送些東西路過此處,不巧也被堵在了城隍廟里,”顧景云含笑道:“好在他們糧食多,不然大家早鬧起來了。”

“那怎么那些人還跟我們買糧食,跟官爺們買一些就是了。”

顧景云哈哈大笑道:“他們可不賣,不過他們卻愿意拿出糧食來供大家一起食用,不過大家得聽他們的把積雪鏟掉,好讓馬車通行。江湖人瀟灑自在慣了,何曾受過此等拘束,他們都想著買了糧食后各奔東西呢。”

老人家心中懸著的石頭卻一松,有官員在,那些江湖人應該不會干殺人越貨的事,而且他們是有糧食的!

不餓著肚子就很少有人會干喪盡天良的事。

顧景云見狀嘴角一挑,問道:“老人家,我們一路走來看到過一個小村子,不過只有七八戶人家的模樣,卻已經走光了,那座城隍廟那么大,我們還以為這附近會有不少的村莊呢。”

一般這種祈福所用的廟宇不會建造得遠離人煙的,所以這條官道那么長的距離才有一個小村子其實是不正常的。

老村長嘆息道:“以前這兒是有好幾個村莊,不過大家都散了。”

村長指了指外面郁郁蒼蒼的群山叢林道:“公子也看到了,我們這兒盡是山,山中密林危險,可供開墾的荒地實在是太少了,近十年來賦稅一年比一年重,大家也是活不下去了才走的,反正也不是故鄉,走了再換個地方便是。”

“不是故鄉?”

老村長點頭,“除了我們村還在的幾戶,剩余的全是乾元帝時安排下的流民,那時邊關戰亂,北邊不少百姓都南下,乾元帝下令官府就地安排流民,那時我們村只有十來戶,還有一大半是獵戶,家里大多是小子,想娶個媳婦太難了。”

“當時做村長的是我祖父,里長問他是否能安排流民時他就點頭說能,選了九戶女兒多的人家住進來。那些外來的人家為了能盡快融入進村里,也都愿意讓自家的閨女嫁在村里,加上嫁得近也好照看。”村長一嘆道:“誰知道縣里由此動了心思,竟把縣里分派到的流民全都順著這條官道安排下來,沒有村的便由流民新組成一個村,這附近全是山,要種地就得先開荒。乾元帝時還好,當時有規定,新開的荒地三年內都不用納稅,而才安頓下來的流民也免兩年丁稅和賦役,之后要納的稅也很少,最高時也才三十稅一,低時可低到五十稅一,雖然土地貧瘠,地又少,但大家日子還過得下去,但自蘭貴妃得寵后,朝廷的賦稅便一日比一日重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