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會餓

被抓的俠士名叫汪琦,不錯,他依然認為自己是俠義之士,至少比偷偷溜走的兩個伙伴更守俠義之道。

黎寶璐好奇的問他,“你殺人越貨也可稱為俠士?”

汪琦漲紅了臉道:“姑娘慎言,我可沒有殺人越貨,我是受雇于馬大俠和苗大俠要殺白大俠,而他們之間乃私仇,并不同盜匪搶殺無辜商旅,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我守了與馬大俠他們之間的信義,便不背我的俠義之名。”

黎寶璐冷笑,“殺人便是殺人,何必給自己找這么多的借口?我師父與你并無冤仇,何況這里還有許多侍衛,他們又何其無辜?”

汪琦漲紅了臉道:“黎姑娘是沒闖蕩過江湖才這樣說,在我們江湖上……”

“若江湖是這樣的,我寧愿一輩子不闖。”黎寶璐打斷他,眼中閃著幽光道:“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便是你等不能為國為民,也不應去踐踏他人的生命,破壞這個世界的規則。”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冷笑道:“你與我談俠義,就與殺手與被殺之人談珍愛生命一樣令人可笑。”

白一堂站在一邊沖她招手,黎寶璐沉著臉過去。

白一堂就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笑道:“無關之人何必去生氣?這世上想左了的人并不少,那只是他所認為的江湖。可惜你已嫁人,心又偏到了天邊,不然丟下他我帶你去見見師父的故人,讓你見識一下江湖上的名門大派,彼時你便知道何為江湖,何為俠義了。”

黎寶璐透過白一堂的肩膀看到站在后面的顧景云便知師父是故意的,以他的功力怎么可能不知道身后站了顧景云?

她頗有些無奈的道:“師父,我還年輕,總會有機會的。”

白一堂哼哼道:“你是年輕,但為師老了!”

“怎么會呢,您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我還想著您給我娶個師母,生個小師弟小師妹呢。”

白一堂就點了她的額頭道:“知道你想轉移開話題也不用這樣打趣我,你師父我像是要結婚生子的人嗎?”

是不像,她也就偶爾時可以感覺到師父想要安定下來的情緒,但都很短暫。

師父的心一直是自由自在的,這并沒有什么不好,她也不覺得師父就一定要找個人成親生子,傳宗接代。

只要他開心,他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黎寶璐也想象不來他像居家的舅舅一樣常年呆在一棟房子里,為了妻兒操心的模樣,但是,她需要轉移開話題啊!

師父,您可以不畏懼景云噴火的眼睛,但是徒兒我怕呀。

黎寶璐滿臉無辜的看著他,白一堂拍了拍她的腦袋便背手離開,看都不看顧景云一眼。

黎寶璐摸著腦袋嘆息,“為什么你們每個人都喜歡拍我的腦袋?我本來聰明伶俐的,現在都被你們拍笨了。”

顧景云含笑上前,摸了摸她的腦袋,替她將頭發順好,牽了她的手道:“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工具準備得怎么樣了。”

汪琦自有侍衛長去審問,其實并不用特別審,只要一查現在失蹤的人便知道誰說細作了。

如今不在廟里卻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只有倆人,而據俠士們說,那倆人今早是一早離開的。

看來今天早上鄭奕的回歸還是嚇了他們一跳,所以趁著黎寶璐救鄭奕的功夫倆人便偷偷的跑了。

汪琦知他們一查人數便知細作是誰,因此也不隱瞞,道:“我們三人皆是接了馬大俠的生意前來,其實目的不過是監視其他奸細,必要的時候再出手相助罷了。所以你們組織了人去打獵時我們誰都沒有跟著出去,而是盯著廟里的那些細作。”

汪琦道:“若是我們知道你們名為打獵,實為埋伏,我們肯定會跟著一起去,并通知苗大俠他們的。”

侍衛長鄙視他,這不是典型的事后聰明嗎?

“馬大俠和苗女俠被抓后,我們繼續冒險留在這里是為了尋機救出馬大俠和苗女俠,這樣也不枉我們拿的那些錢了。”

圓臉小侍衛驚叫,“難怪這兩天你們總愛在我們面前晃悠,想跟我們一起玩,原來是想趁機進偏殿救人。”

汪琦苦笑,“可惜不管我們怎么明示暗示,你們都不愿意帶我們進偏殿,我們又不敢做得太明顯惹你們懷疑,加之馬大俠和苗女俠不開口,誰也不知道我們的身份,所以我們計劃著路上再動手也行。”

“既然覺得馬一鴻和苗菁菁不會出賣你們,那為什么鄭奕一出現你們就跑了?”

“不是你們說的嗎,鄭奕是細作的總負責人,他知道所有細作的名單,本來我還有些懷疑的,所以今天他們倆要走時我才沒跟著,但是剛才……”汪琦面色一變,瞪大了眼睛看侍衛長,“你們剛才不會是詐我的吧?”

傷口剛愈合,還沒干動作太大的老五捂著腰轉了一個身,丟給汪琦一個同情的眼神,道:“看來我們比你技高一籌,至少騙過了你。”

眾侍衛也輕笑出聲,汪琦漲紅了臉,臉色鐵青。

袁善亭帶著人將砍好的樹木拖回來,雖然沒有鋸子一類的工具,但大家刀劍等武器都不少,所以削些木頭問題還是不大的。

大問題是他們不會木工啊,就算照著顧景云的要求把木頭削出來,沒有釘子之類的東西也做不好木鏟啊。

顧景云便將袖子綁起來,招手叫過趙寧,問他,“會木工嗎?”

趙寧呆呆的搖頭。

“跟我學一些吧,或許你會感興趣也說不定。”

趙寧瞪大了眼睛,“先生您還學過木工?”

顧景云輕笑一聲道:“不僅我會,你師娘也會的。不過并不算擅長。我舅舅舅母皆出自清溪書院,而清溪書院中有手工課,有好幾個選項,不少都需要用到木活兒。所以我舅舅舅母都學過兩年,書院里的先生不像外面的師父收了學徒先要磋磨許多年才教他們本事,他們食君之祿,便要忠君之事,所以只要去上課大家都能學到知識和技術。我和你師娘的手工便是跟你師祖他們學的。”

當年秦信芳是計劃著顧景云考中舉人回京后便進入書院念書,為了不讓他落后別人,加之也是興致使然,秦信芳和何子佩幾乎是照搬清溪書院的課程在教他們。

顧景云智商虐人,書看完了便喜歡研究些別的,天文地理還是最普通的,手工他也不過用了兩分心罷了。

但就是兩分心他也比一般的木匠略強些,有免費的勞動力用,顧景云一一指點他們將木塊削成他需要的樣子,然后設計出榫卯,兩塊木板合在一起,“咔”的一聲便固定了,但因制作粗糙,也只是機關合上了而已,中間還有半個小指般粗的縫隙,但大家全都很高興,反正只是鏟雪而已,也只用這一次,不精美便不精美吧。

顧景云卻微微蹙了蹙眉,不過他并沒有修改,而是叫人制作手柄裝上。

然后帶著趙寧做下一把,一邊做一邊為趙寧講解。

其實木鏟很容易制作,就是兩塊板合起來,兩邊再分別用兩塊稍窄一些的木板呈垂直嵌接,難的便是木板與木板之間的榫卯。

沒有釘子,只能制作凹凸狀的機關,然后將它們合在一起,凸出的部分叫榫,凹下的部分便叫卯,兩個機關需對立,大小及深淺也要一樣,第一次做木工的人很難把握。

顧景云叫了不少人來幫忙,但最后只留下了十二個人,因為他們的武器使得最順手,只要講解清楚,他們就能給你把機關削出來。

黎寶璐便負責帶著人將木板和手柄削好,交給顧景云他們那一隊制作榫卯,然后再交給趙寧那一隊進行安裝。

袁善亭和蘇安簡則帶著人把制作出來的工具發下去,帶著大家開始清理官道上的積雪。

當然不是全部都清理,那樣需要花費的時間太多了。

只需清理出一輛車多出三尺來的距離就好,而且也不需要把地面上的雪全部清理掉,留下的積雪只要不超過兩尺就行,這個積雪不會影響馬車行駛。

雪是往兩邊鏟的,堆得高高的,這么大冷的天去做這種活兒,不少江湖俠士都不想動手。

袁善亭冷笑一聲,轉身便把俘虜的鄭家堡的人都拉了出來,逼著他們干活。

袁善亭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可以吃飽飯了,只要你們努力干活兒就行,不然連一天兩碗清粥都沒有了。”

轉身又抱歉的對眾俠士道:“清理道路所費勞力甚多,他們雖是俘虜但既讓他們干活了就不能讓他們還餓著肚子,而這路還不知道何時才能打通,我們的糧食剩余也不多了,所以只怕不能再給諸位提供免費的食物了。”

眾俠士聞言面色一變。

他們的干糧早啃光了,之前白一堂帶著他們打的獵物也只堅持了一天而已,所以從昨天開始便是偏殿里的人拿出食物來為大家一起做飯,做菜。

江湖俠士是有武功,但有武功也是會餓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