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是人

侍衛長帶著幾個侍衛去了鄭家堡之前駐扎的山坳里把他們的車馬及糧草都給拉回來了。

他們之前打的是埋伏的主意,所以帶的糧草可不少,他們的食物一下充足起來。

雖然被困在城隍廟里,但大家焦躁的心情一下就安穩下來了。

被抓的鄭堡主等人就慘了,每天只有兩碗清粥,手腳被綁縛在一起,而廟里的江湖人恨他們拖累了自己,雖不至于拳打腳踢卻最愛跑來諷刺挖苦,甚至還有人問鄭堡主二十年前他到底干了啥缺德事讓白一堂惦記上。

鄭大和鄭二氣得面色通紅,鄭堡主卻面色慘白,生怕白一堂將他被閹割的事透露出來,要知道這件事他連自己的兒子也都瞞著,除了他已故的妻子沒人知道這個秘密。

就算是要死了,鄭堡主也不想毀了自己的名譽再死。

好在白一堂根本沒將他們放在眼里,連面都不露,更別說透露出他的秘密打擊人了。

城隍廟里的江湖人閑得都快長草了,只能說些八卦或切磋切磋功夫,或是盯著身邊的人企圖找出還混在他們中間的細作。

“真是奇怪,怎么那些侍衛不去抓鄭奕?竟一天到晚的在偏殿里吃吃吃。”

“沒看見外頭下著鵝毛大雪嗎,這種天氣誰愿意出去啊,就算我等有功夫待久了也會受凍的。”

“那你們說逃出去的鄭奕會如何?不是說前面的路封住了出不去嗎?”

眾人沉默,半響才有人道:“也不是出不去吧,只是不太好走,特別是像他們帶著馬車的走不動罷了,我們江湖兒女,遇山爬山,遇水趟水,碰到大雪封路爬也能爬出去。現在雪雖大,但今兒早上那地上的雪也就才到小腿,他要是直接往外逃,現在說不定都到了那十五里外的小村莊了。那天那個侍衛不是回來稟報說往南去十五里有個村莊嗎?”

顧景云正站在偏殿門口抬頭看著天上飄揚而下的雪片,鵝毛般大的雪如要趕赴一場盛宴,亟不可待的從天上飛揚而下,層層疊疊的落到地上,很快就創出一個新高。

袁善亭站在他身邊看了半刻,嘆氣道:“便是雪停了我們的馬車只怕也出不去啊。”

這么厚的雪若不鏟雪只能等雪化去,但那么厚的雪談何容易?

顧景云卻不在意的道:“太陽出來就好了。”

“那太陽何時出來?”

顧景云淺笑不語,袁善亭就搖頭嘆息一聲,轉而道:“此時鄭奕應該已經逃出去了吧?”

“沒有。”顧景云篤定的道。

“你怎么知道?”

“猜的,”顧景云轉身道:“鄭奕是個多疑的人,他會怕我們沿各個路口找他,所以他逃出去后不會走任何一條路,而是會先躲起來,等過一段時間覺得我們不會再追殺他時才會伸出觸角來試探,等確認沒有危險后才會往外逃。”

鄭奕又不是白一堂和黎寶璐,只憑輕功就能趕超四條腿的馬匹。

當時他出逃時已是凌晨天將亮時,他們立即分兵記錄去追,如果他是順著路往外逃肯定會被發現和抓到。所以他肯定會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著,至少要躲過第一波和第二波的追殺。

當然,實際上他們沒有派人出去,但這事他們知道,在外面擔驚受怕躲避的鄭奕知道嗎?

今明兩天他不逃,等到他想逃出去時,大雪已經將路徹底封起來了。

江湖人是比一般人強悍,但再強悍他也是人,他會餓,會冷,會累,會驚慌失措,會筋疲力盡。

想要在這樣的天氣下想要找到吃的太困難了,為了躲避追兵他還不敢生火取暖,只是想想顧景云都會替他感到絕望。

“他的運氣不好,碰到了大雪天。”

袁善亭卻反問,“你怎么知道鄭奕多疑?”

“前兩年讓他名聲盡毀的那趟鏢,在揭露出來時我不巧便在現場,雖然接觸時間短,但能夠用人鏢掩護物鏢,還特意繞了一下路的人,”顧景云撇了撇嘴,“他不僅人品不好,多疑,還總愛自作聰明。當然他或許會聰明一回立即順著路逃了出去,畢竟人心最難算計,我推測的并不一定就是對的。”

“但就算他逃出去了又怎么樣?回頭朝廷海捕文書一發,他除了隱姓埋名的四處逃亡還能有什么好結果?”

袁善亭沉默。

“他不逃,也是留在廟里多浪費糧食,逃了還幫我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不是嗎?”

是啊,但他就是不爽顧景云這副智珠在握的模樣,好似天下間就沒有什么是他不敢算計的一樣。

袁善亭剛抿起嘴角,就見黎寶璐叼著一塊豬肉脯過來劈手拽了顧景云就走,怒氣沖沖的道:“你又沒喝藥,非得我灌你嗎?”

袁善亭看顧景云有些狼狽的被她拉著走,剛才的仙氣破壞得一干二凈。

袁善亭搖頭一笑,將之前的不爽快全都搖掉,他再智珠在握又怎么樣?那也是個懼內的聰明人而已。

懼內的顧景云苦著臉將藥喝光,忍不住再次申明道:“我真的沒受寒,只是喉嚨有些干癢罷了。”

“要是在家里也就算了,我不介意讓你用自身的免疫力硬抗,大不了加重時再服藥,但這是在外面,我們身上的藥材可不多,所以還是在病未大時就把它扼殺掉,不然一加重沒藥了怎么辦?”

顧景云的身體可不好,不說這個時代,就是前世醫學技術那樣發達,因為感冒發燒而死的人也不少。

歸根結底就是四個字,“送醫不及!”

顧景云在這里幸福而苦惱的喝著防止風寒的藥,而蜷縮在一個雪洞里的鄭奕卻是抖著身子吸鼻涕,努力忽略身上的不舒服。

他知道自己受寒生病了,必須盡快保暖御寒,但他不敢生火,一旦生火便有煙,對方想要找他容易得很。

他晃了晃已有些發昏的頭,將洞口血淋淋的兔子拎過來,用尖銳的石頭劃出一條肉來塞嘴里。

他身上的干糧全被搜刮干凈了,他同樣不敢生火烤兔子,只能吃生的,他在心里告訴自己,過了今天晚上,城隍廟里的人或許就沒心情再追查他了,到時候他再小心些,偷偷溜出去應該不難。

鄭奕心里安慰著自己,但在看到天上飄揚不斷的大雪將他挖出來的雪洞完全堵上時他的心里就升起一股絕望。

這場雪怎么會這么大?

同樣為這場雪焦慮的是開封府的孫知府。

今天一早,河南轄下的縣府陸續傳來書信,各地均有雨雪,而開封汝寧一帶雪最大,以報上來的死亡人數便已有十二人之多,這還是已發現的因急劇降溫而凍死的人數。

接下來可能還有因饑餓,寒凍,房屋坍塌等的損失。

處在中原地區的河南府尚且如此,也不知道越北一些的地區如何了。

孫知府只能一邊安排人救災,一邊讓人上報朝廷請求撥錢撥糧撥棉衣賑災。

汝寧應知縣的信件就是這時候來的。

應知縣說秦閣老的侄子跟著一群江湖人往南去了,而那里正是下雪最厚的地方,大雪封路,誰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

孫知府這才想起前不久那群浩浩蕩蕩離去的江湖人,立時打了一個寒顫,那里面可不只有江湖人,還有一群帶刀侍衛,其中的侍衛長更是與他平級的四品武職。

顧景云也和他平級,兩個四品官員在他轄下出事,這不是害他嗎?

孫知府不敢耽擱,連忙又派出一隊人手沿著他們走過的路去找,糧草和藥材啥的也都不吝嗇,直接裝了兩車。

孫知府一時忙得焦頭爛額,既要救災,還要防著更大的災害,現在又要找人去救人,恨不得分身才好。

雪斷斷續續下了兩天,便是一直隨遇而安,狀似無憂無慮的江湖俠士們此時也不由擔憂的看著外面的天,不知是在為自己還是為天下蒼生憂慮。

而隨著雪越下越大,越下越久,侍衛長他們也不再攔著江湖人不讓他們出去,好似混在他們之中的那些細作不存在般。

江湖人也樂得裝糊涂,一步一步的試探侍衛們的底線,一開始只在大門口晃晃,放放風,后來開始越走越遠,見侍衛們的確不阻擋,也沒用懷疑的目光看他們后大家就撒丫子滿山跑了。

畢竟總是呆在廟里也煩得很,大家在外面可以找找獵物,散散心,堆個雪人,打個雪仗啥的。

今日一大早,活潑好動的幾位俠士又打開了城隍廟的大門,他們伸了個懶腰呼吸了一下冷冽新鮮的空氣,見天色明朗了許多,便照常開一句玩笑道:“看這樣子像不像是要出太陽了?”

“你昨天也是這么說的,”一人白了他一眼道:“你還是閉嘴吧,你一說有太陽必定下大雪。”

“那我就說一會兒肯定下大雪,下天大的大雪!”

話音才落就被倆人一掌襲來,嘴里笑罵道:“快閉上你的烏鴉嘴吧。”

被打的人輕巧的往上一蹦,在空中笑哈哈的道:“奴家好冤屈,出太陽不讓說,下大雪也不讓說,哎呀,媽呀,這是啥……”

俠士落到雪地上便覺得自己踩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上,下得他腳下一個用力又蹦了起來,跳到另一邊瞪大了眼睛看被他踩的那塊地,抖著嘴唇道:“是是是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