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八章 城隍廟 7

黎寶璐同樣驚訝,不是訝于他們厲害,而是沒想到她師伯師姑這么弱,要知道他們倆比她師父可年長十年上下呢,習武也比她師父早,即便天資比不上,三十多年的功力也不至于這么弱吧?

從來都被師父吊打,只能挖空心思逃命躲避抽空放暗器回擊的黎寶璐瞬間在馬一鴻和苗菁菁身上找到了成就感。

她輕功略勝他們一籌,雖然沒有劍,可她有暗器,游走間時不時的抽空給他們來一下,徹底將倆人拖住。

馬一鴻和苗菁菁臉色難看,沒想到白一堂的徒弟竟能與他們倆人平手,不,不對,只輪武功她是比不上他們的,因為她一直不敢正面與他們相爭,可她輕功竟略勝于他們。

倆人是不相信黎寶璐天子卓越到只學了幾年便超過他們三十年的功力,那只能是她學的武學乃是比他們還要上乘的武學。

倆人這么一想,不由更加憤恨,師父就是偏心,不僅把凌天門傳給白一堂,還瞞著他們傳給白一堂更加上乘的武功,難怪他能少年成名,明明比他們晚入門,武藝卻比他們高許多。

這么一想,倆人劍勢更加凌厲,這十八年來他們從未懈怠過,因此武功也精進了不少,此時憤恨之下完全不顧自身的攻擊黎寶璐,立時讓黎寶璐應對有些艱難起來。

對于這種壓倒性的打法她熟悉不已,扭身躲過馬一鴻的劍便閃身而出,竟是直接逃了。

馬一鴻和苗菁菁怒火中燒,立即提了劍追去。

黎寶璐仗著輕功比他們略勝一籌,開始借著林中樹木遛著他們。

鄭大和鄭二本來正一左一右的保護鄭堡主,見下面的家丁被白一堂領著眾侍衛下餃子一樣打倒立時臉色一變,扭頭看向交戰中的馬一鴻三人時,卻見他們還未抓住黎寶璐,他立時當機立斷的道:“二弟,先把白一堂的徒弟抓了!”

不然,丟了籌碼,他們一個也別想活著出去。

鄭堡主盯著山坳下的白一堂,眼中閃過恨意,一把推開兩個兒子道:“你們去助馬大俠,快去!”

鄭大和鄭二立即提了刀去追黎寶璐,但馬一鴻和苗菁菁尚且只能追著黎寶璐打,挨不著她的邊,倆人又怎么可能追上?

還是苗菁菁率先回過神來,叫道:“師兄,你南我西的圍住她,將她往鄭大鄭二那里趕,追不上她,我們耗死她,我不信她的內力還能比她師父深厚不成?”

黎寶璐順著樹干躍到樹枝上,讓樹葉和滿樹的白雪遮掩住身形,一邊壓下因運動過度而劇烈跳動的心臟,一邊朗聲笑道:“我自然比不上師父,可比師伯和師姑卻還是有余力的,師姑不信盡管來試試。”

“噗——”的一聲,一把劍直接穿透黎寶璐剛才站立的位置射進了樹干里,黎寶璐站在往上一根細樹枝上,扒拉開樹葉和白雪,對著對面樹上的人做了個鬼臉,笑盈盈的道:“師姑眼神不太好,射偏了呢!”

艾瑪嚇死她了,幸虧她剛才記得說完話就移位置,不然現在肯定成串燒人肉了。

黎寶璐氣完人又跑了,苗菁菁氣得就追過去,馬一鴻面沉如水的跟上,只是倆人還沒追上人,一道鬼魅般的白影便迎面攻來,倆人臉色大變,立時一左一右的扭身閃開,并往白影攻去。

苗菁菁的劍拿去射黎寶璐了,此時赤手空拳,便只能將內力聚于右掌,一掌擊出,誰知她一掌才拍出,白影已經扭身躲過,并出掌狠狠地擊在她的胸口,她只覺胸中氣血翻涌,一陣劇痛便不由倒飛出去,直接撞在了一棵大樹上,然后再無余力反擊,只能滑落在地。

而那道白影在擊出一掌后便立刻整個身體向左一倒,竟是整個身體都平攤懸浮在空中,躲過馬一鴻刺來的劍后身子便順勢在空中一轉,翻轉起身時便雙指點向馬一鴻的手腕,在他的手一麻時奪過他手中的劍,再飛起一腿將人從空中踹下。

“砰”的一聲,馬一鴻直接把地砸出一個坑來,震蕩使他頭腦發暈,雙目暈眩,竟一時沒反應過來。

目睹了這一切的黎寶璐和眾侍衛及俠士們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緩緩從空中落下的白色身影。

白一堂挽了一道劍花,將劍反握背在身后,目光沉靜的看著一左一右被他擊落在地的師兄師姐。

黎寶璐捂著胸口不由長呼一口氣,目中閃閃發亮,“真是太帥了!”

她師父那一連串的動作下來看著繁多,但不過三招耳,前后不過十幾息。

她遛了馬一鴻苗菁菁近一個時辰,累得差點踹不上氣來還傷不到他們分毫,結果她師父三招就把他們打敗了,嗷嗷嗷!

眾侍衛心中也在嗷嗷叫,他們知道白一堂輕功厲害,卻沒想到他竟能出神入化到這種地方,不說輕功之快,只說他能在空中如履平地一般的閃躲轉折……

侍衛長摸了摸自個的老腰,默默地將眼中的熱淚吞下,算了,這輩子是不可能了,只能期盼下輩子了。

眾侍衛們羨慕嫉妒恨的看向黎寶璐,江湖俠士們更是捧著一顆心呆呆地看著白一堂,不知道現在改換門庭還來不來得及,聽說凌天門只收一個徒弟,可也有例外不是。

馬一鴻和苗菁菁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

被白一堂順腳踹到雪里的鄭大和鄭二爬起來,正要拿起刀繼續奮斗,就被站在附近的一個江湖人狠狠的一腳壓下,“就你們這樣的渣滓也配白大俠親自動手?”

眾俠士立即反應過來,抽了倆人的腰帶就把倆人捆巴捆巴丟到了雪里。

而馬一鴻也恢復過來了,他捂著被一腳踢中的腰側爬出被他砸出來的洞,目光陰寒的瞪著居中的白衣人,咬牙道:“師弟,你也別得意,若不是師父偏愛你,將最上乘的武學教授于你,我和你師姐未必會敗。”

白一堂面沉如水,“師兄到現在還覺得是師父偏心?”

他目中神色更沉,握著劍的手也青筋突出,看著滿臉譏笑的馬一鴻和苗菁菁,他突然有些意興闌珊起來,不過還是得為師父正名。

“我凌天門本門的功法只有兩冊,一冊是凌天扶搖功,一冊是凌天心法,兩者結合,若能練到極致,可如大鵬展翅,云霄萬里。歷代掌門,包括開山祖師爺都沒有練到極致,而我現在也不過是描述的第八層而已,我和你們練的是同樣的心法武功,只不過選的其他攻擊類的秘籍不同罷了。”

“我知道你們一直疑心我練的內功心法與你們的不一樣,覺得師父偏心,”白一堂譏笑,“可惜你們不過是資質不夠罷了,你們的輕功在江湖上也數得上名號,但也不過才練到第五層罷了,我的徒兒尚且比你們強一絲。”

“你撒謊!”苗菁菁凄厲的瞪著他道:“練武時需要天賦,但勤能補拙,我和師兄比你努力十倍,怎么可能比你差這么多?”

白一堂默默地看著她道:“我練武從不避著你們。”所以師父要是偏心把上乘秘籍給他,他們會找不出來?

倆人更是憤憤,心里還有些說不清的恐慌,不過顯然倆人是不打算相信白一堂的話的。

白一堂幽幽一嘆,雖然早已預料到結果,但此時還是忍不住有些傷心。

他揮了揮手,侍衛們立即上前把倆人綁了。

而山坳里早堆了一群被綁著的人,這一仗一開始打得有點艱難,好在侍衛長重防御,因此沒死人,傷的也都不多重,等白一堂出現,那局勢更是一邊倒,他們只要跟在白一堂后面揍人,砍人和綁人就行。

侍衛們覺得他們以前太傻,竟然敢跟如此神武的白大俠作對,幸虧白大俠沒跟他們一般見識,不然當時要是拿出這輕功,他們肯定死得沒法再死了。

所以現在眾侍衛對白一堂很是恭敬。

恭恭敬敬的把人請到小山丘坐著,打掃戰場這樣的臟活累活讓他們來就行。

跟來的江湖俠士們看看白一堂,見他沒反應就往他那里挪兩步,見他還是沒反應又往那里挪兩步……

黎寶璐則沒有這個顧慮,直接跑到他師父跟前問,“師父,我啥時候才能練到你這個程度?”

低頭看著徒弟亮晶晶的眼睛,白一堂道:“這輩子是不可能了。”

黎寶璐呆,“為什么?”

“因為你太過兒女情長了,”白一堂搖頭嘆息道:“你要是把顧景云休了,專心于武學,或許還有可能。以你的天資天賦說不定能練到心法中記載的第十二層也說不定。你要真能練成,那這天下地上必定無人敵你,唯你獨尊。因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我們凌天門的功法講的就是一快字。”

黎寶璐猶豫片刻,最后還是小聲提醒道:“師父,別怪徒兒沒提醒你啊,這話您偷偷跟我說就行了,可千萬不能在景云哥哥面前顯露,不然到時候您被整了我可救不了您……”

白一堂氣了個倒仰,拍著她的小腦袋數落,“真是沒膽氣的東西,我怎么就收了你這么個見色忘師的東西?”

黎寶璐低著腦袋任由他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