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六章 城隍廟 5

袁善亭追上去就要問話,結果門口被人“砰”的一聲推開了,轉頭看去,便見面色不好的陳淵站在門口。

袁善亭話便一頓,屋里不是他的人便是白一堂的人,唯余陳珠和凌碧是多余的,不過對她們的人品袁善亭還是信得過的,所以雖不會特意告知她們實情,卻也不會特意避開他們。

但陳淵就不一樣了,這一位看著方正迂腐,但誰知道會做出什么蠢事來?

所以袁善亭將嘴巴閉上,雖然他真的很想知道那師徒三個為何那副反應。

白一堂自然也看到陳淵了,不過他現在沒心情理會他,所以只是沖對方微微點頭,淡淡的招呼了一句,“陳兄回來了。”

陳淵滿腹的怒氣頓時無處可去,他在外面賭了半天的氣,結果人家根本不當回事。

他一時又是憤怒又是委屈。

凌碧生怕師父當場鬧出來不好看,連忙上前迎他,“師父,您餓了吧,我和師妹給您烤點東西吃。”

她們已經吃飽了,火鍋都已經收起來了,這時候再架鍋顯然是不可能了,那畢竟不是她們的。

黎寶璐聞言卻笑道:“凌姐姐別忙,本來我是想把那些鹿肉留些到明日的,畢竟我這兒的食物也不多,不過既然他們發現了羊群和鹿群,那這些就不必特意省著了。我一會兒再燉兩鍋鹿肉給大家,看外面的天色,今晚的氣溫必定很冷,多吃些鹿肉,多喝些鹿肉湯能驅寒。”

凌碧就松了一口氣,滿臉是笑的道謝,“那就多謝黎妹妹了。”

黎寶璐笑盈盈的道:“不謝,不謝。”

轉身就點了二林和順心去洗鍋盛水,等他們從后院端了兩鍋水回來,她要再燉兩鍋鹿肉給大家的事也傳遍了整個城隍廟。

眾俠士們前不久才分得了一小碗,對那味道還回味無窮,聞言都高興的等著。

黎寶璐親自將袖子扎起來剔骨削肉,顧景云則盤腿坐在地上撿些山貨和野菜丟到一邊,這是一會兒要放進湯里的,一邊撿他還一邊教蹲在一旁的趙寧,這是挑眉的,這個可以補氣益血,配著鹿肉正好。

袁善亭的下人都知道顧景云會下廚,甚至還常到廚房幫黎寶璐做飯,因此見怪不怪,倒是陳珠和凌碧多看了他幾眼,即便這個時代男子是很少懂得廚藝的。

何況他還是讀書人?

將鹿骨鹿肉熬了許久,黎寶璐將其他調料也放進鍋里。

她隨身帶的調料特別多,大部分還都磨成粉了,都用竹筒裝著,別說一群大老爺們,便是陳珠和凌碧兩個女孩在旁邊看著都分不清那十幾個竹筒里都有啥。

所以沒人發現白一堂在徒弟去行李那里翻找調料時將一個瓶子給了她,更沒發現黎寶璐背著人將那瓶子的藥粉都倒進了一個空竹筒里,然后一把將十幾個竹筒抱到鍋邊,當著大家的面往里放鹽,胡椒粉,枸杞等等。

大家見她打開那么多竹筒往里倒東西心情都有些復雜,這人和人差距也太大了,平時他們露宿能吃上烤肉就算不錯了,講究些的會隨身帶著鹽包,可以調昧,大部分人都吃吃著沒鹽的烤肉,但只要有熱的就算不錯了。

再看人家,明明就兩輛馬車,但人家車上不僅有鍋碗瓢盆,連木桶都有,還有各種食材,油鹽醬醋茶更是不是,這日子也太美了。

就在大家羨慕的目光中,黎寶璐淡定的將那裝了藥粉的竹筒打開,特豪氣的把它們分成兩份全倒進兩口鍋里了。

顧景云嘴角挑了挑,讓二林和順心把他挑出來的東西洗干凈也丟進鍋里。

然后他拍拍衣袍起身,對黎寶璐道:“雖然大家呆在屋里不受風雪侵襲,但畢竟沒有暖身的衣被,人太多了我們顧不上,但這一屋之人我們還是能照顧得到的,我們不是從家里帶來了不少的藥嗎,你去挑揀些可以預防風寒的藥熬了給大家服下吧。”

黎寶璐痛快的應下了,“好。”

袁善亭和蘇安簡更覺不對了,不過倆人只對視一眼,并未說話。

黎寶璐很快就挑了些藥來放瓦罐里熬,他們這瓦罐原先是拿來裝豬肉脯的,他們是計劃過年前才回京城,所以黎寶璐一口氣裝了三個月的零食量,這瓦罐可不小,屋里每人大半碗藥還是做得到的。

屋里三個火堆熊熊燃燒,鹿肉湯先防寒藥一步起鍋,黎寶璐親自給陳淵倒了一碗,親自給端過去道:“陳伯伯,您剛才出去賞雪,又是吹風又是淋雪的,一定凍得慌,您先喝一碗看看,一會兒我再給您多留下鹿肉,再給您下一碗面條,這天這么冷,可不能餓著受凍。”

陳淵一直難看的臉色微微好轉,瞥了白一堂一眼便順著黎寶璐給的臺階下,接過碗點頭道:“難得侄女還記得我這個伯伯。”

凌碧有些著急,您算她哪門子的伯伯呀?她瞥了黎寶璐一眼,見她沒生氣,這才松了一口氣。

黎寶璐卻轉頭對她道:“凌姐姐,陳姐姐,這次熬煮我多放了些配料,比之前的還好吃,你們也吃一碗御寒吧,然后我帶剩下的去分給大殿的大俠們。”

“不用,不用,我們已經吃飽了。”

二林和順心卻已經乖順的端了兩碗湯上來,凌碧不好意思的微微抿嘴,接過道:“這怎么好意思?”

“我們是朋友嘛。”所以不舍得讓你們為難,你們還是置身事外比較好。

見凌碧和陳珠將湯喝完,再一瞥陳淵,見他也喝光了,她便微微一笑,從鍋里挑了一碗的好肉好菜讓二林給陳淵送去,然后將瓦罐里的藥倒出來,留出三碗,其余的分給眾人,“大家把防寒藥吃了吧,凌姐姐,你們才吃了鹿肉,性燥,等過一刻鐘才吃藥。”

陳珠沒懷疑,愉快的應下了,凌碧直覺有些不對,但見屋中眾人都面無異色,而且他們也沒感覺到不適,便將心底異樣的感覺壓在心底。

袁善亭端起自己的藥碗,似笑非笑的問,“沒想到跟著黎女俠還有這好處,竟是連風寒都能防了。”

“袁大俠內功深厚,或許不喝也沒事,”顧景云淡淡的接過他的機鋒,淡漠的瞥了他一眼道:“內子醫術雖不高明,但祖上還是留有幾張藥方的,或許袁大俠愿意以身試藥,看看得了風寒后內子能不能治好。”

袁善亭撇撇嘴,見他和白一堂將藥喝光了,這才將碗里的藥一飲而盡。

蘇安簡緊隨其后。

黎寶璐也喝光了碗里的藥,點了五個袁善亭的手下抬著鍋便往大殿里去。

倆人抬鍋,一人盛湯撥菜,速度快得很。

大殿里的江湖人早等著了,聞到一股一股的肉香味不斷的飄出來,大家本來已經吃飽的肚子又覺得餓起來了。

他們可不像黎寶璐,有鍋有碗,他們是渴了直接往嘴里塞一把雪的人,不然一江湖俠士背上背著一口鍋行走江湖像什么樣?

所以除了黎寶璐一開始叫人送來的紅糖姜水和鹿肉湯外,大家就沒喝過熱的湯水了。

連碗都是黎寶璐友情贊助的。

當然不可能有這么多碗了,就二十多個,江湖人不講究,一個喝完了傳給下一個。

所以在見識過俠士們的野外生存狀況后,黎寶璐和顧景云再沒有闖蕩江湖,蕩氣回腸的小幻想了。

倆人都偏于享樂,雖不像那些官N代那樣仆從簇擁,但也絕不會在吃穿住上委屈了自己,所以他們即便出門也不會像眾俠士那樣背著一把武器說走就走,他們要準備的東西多著呢。

因為黎寶璐已經送過他們兩次喝的,所以一向警覺的江湖俠士們很輕易就接受了他們遞過來的湯,有的還跟送湯的人插科打諢,多要些湯里的蘑菇野菜等物,他們之前吃了不少烤肉,正覺有些膩呢。

待分到鄭奕一行人時,鄭奕也只猶豫了一下便接受了,因為他這天實在是太冷,若能喝些熱的東西……

“顧太太可真是心善。”鄭奕捏著碗復雜的嘆氣道:“也只有太太這樣的出身才有憐憫天下的情懷。”

這馬屁拍的……

黎寶璐抿嘴一笑,見他喝光碗里的湯,心情更是愉悅,“鄭公子謬贊了,其實也是我們運氣好,侍衛長剛好又發現羊群和鹿群,不然這還不知道雪要下多久呢,我們手上也沒多的糧食,所以之前就沒敢分,但現在不一樣了,要是能多打些肉,這些鹿肉也就不算什么了。”

鄭奕點頭。

鄭奕都喝了,他的手下自然也毫無負擔的喝了,黎寶璐嘴角微微一翹,帶著人將空的鍋抬回去。

剛進門便見大家正圍著陳淵三人,白一堂還沖她招手,“快過來看看,這是不是下得有點重,怎么才一刻鐘就睡著了?”

黎寶璐擠上去看,見陳淵師徒父女三人已經躺草席上了,她摸了摸他們的脈,搖頭道:“不是我下重了,是他們本來就累了。行了,大功已經告成,我們等著驗收成果就是。”

袁善亭和蘇安簡這才回過神來他們干了什么,目瞪口呆的道:“你們在湯里下藥,把大家都毒暈了?”

黎寶璐翻了個白眼,側耳旁聽,確定外面沒人后才壓低了聲音道:“不是毒,是安神藥,助睡眠的。明明可以兵不血刃,我們為什么要跟他們打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