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五章 城隍廟 4

侍衛長一腳踹在白袍人后腰上,直接把人踹進雪地里,后面追上來的侍衛們一人一腳把才爬起來要跑的白袍人按到雪里,還碾了碾吼道:“跑什么?我們吃人嗎?說,你都干了什么壞事?”

侍衛長一巴掌把問話的侍衛呼到一邊,對另兩個侍衛道:“搜!”

兩個侍衛立即把白袍人給剝了,很快就從他身上搜出了武器若干及一張小紙條,是真的小,折起來也就小指般大,侍衛長展開一看,立時冷笑。

他低頭看著被剝了衣服瑟瑟發抖的白袍人殘笑道:“我那兩個兄弟掉的陷阱也是你們設計的吧?你最好老實交代清楚,不然,”侍衛長眼中閃過寒芒,道:“老四,你之前不是說附近有個水坑嗎?去打些水來倒他身上,我想看看人在這個天氣淋上水會不會結成冰雕。”

白袍人一聽,顧不得手腳發顫,嘴巴打抖了,連忙顫顫巍巍的跪著磕頭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小的招,小的全招。”

侍衛長就給兩個手下使眼色,倆人這才把衣服丟他身上,容許他穿上兩件。

白袍人便知道他能穿多少件衣服就得看他招供出多少有價值的東西,短短幾息時間他已經凍得鼻涕橫流,再不敢心存僥幸,哭道:“小的是鄭家堡的家丁,奉我家堡主之命去給堂老爺傳信的。”

他頓了頓又道:“堂老爺乃威遠鏢局總鏢頭,姓鄭諱奕,他們約定好今晚動手殺了白一堂報仇……”

侍衛長與手下們對視一眼,心里狂風暴雪而過,竟是沖著白一堂來的!

這可有點太出人意料了!

最后侍衛長用腰帶把人綁在了樹上,已經穿好衣服的白袍人還是覺得冷,他苦求道:“大人您放了我吧,這樣的天氣被綁兩個時辰小的就得凍死,小的已經全都招供了,家是回不去了,只能往外逃命,您放心,小的一定不會泄露消息的。”

侍衛長就拍著他的頭道:“你連你效勞了十多年的主子都出賣,我會信你?老實呆著,我可沒說讓你逍遙法外,等將你們堡主繩之于法后再辦你。不過你放心,念著你積極配合,戴罪立功的份上,我會和衙門里的官員打招呼善待你的。”

白袍人斗得更厲害了,他差點就忍不住尿褲子了,這人好可怕!

侍衛長點了兩個侍衛留下,道:“把人看緊了,要是不老實就砍了。我和老四回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這事不小,而且廟里還有鄭奕這個內奸在,怎么也的告訴他們一樣,別讓他們兄弟吃虧了才好。

“那鄭奕既然要與外面的人聯系,那肯定盯著城隍廟的各個出入口的,我們從哪兒回去?”

“從哪兒回去都不好,所以我們大搖大擺的從正門回去!”

侍衛長一臉興奮的跑回城隍廟,一進偏殿就嚷嚷道:“別吃了,別吃了,我們這幾天的口糧有著落了,我們在西面一處山坳里發現了一群野山羊和野鹿,奶奶的,它們正在那兒喝水呢,趕緊的,能動彈的都跟我打獵去,有了這批肉,哪怕沒糧食咱也能活著渡過這次雪災。”

聲音洪亮,不僅偏殿里的人聽得一清二楚,正殿里的江湖人們也紛紛蹦起來跑到門口看熱鬧。

真有這么多羊肉和鹿肉?

和正殿門口目光炯炯的眾人不同,偏殿里的人都一臉看傻子的表情回視侍衛長,眾侍衛表現得最為明顯,當我們是傻子嗎,您不是去搞偵查去了,怎么跑去找肉了?

侍衛長就一人跟他們一巴掌,吼道:“還愣著干啥,趕緊動起來,穿衣服操武器跟爺上!”

轉身就壓低了聲音道:“一群蠢貨,還不快給我鬧騰起來。”

眾侍衛這才給他面子的嗷嗷亂叫,噼里啪啦的開始折騰東西,好像真的要起身去打獵一樣,袁善亭的手下們看著有趣,也敲敲打打著自個的武器,跟著嗷嗷叫著起哄。

侍衛長就趁機把袁善亭蘇安簡拉到白一堂師徒身邊,簡單的將白袍人的供述說了,還把那張小紙條掏出來給大家看。

袁善亭驚詫,“鄭奕和鄭昊是堂兄弟?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黎寶璐將手中的紙條還給侍衛長,問道:“所以您跑回來要人手是想干嘛?”

“我想趁著他們還未動手時先動手滅了他們,畢竟他們人數可不少。”侍衛長道:“我打算讓那白袍人再跑回去一趟,和鄭家堡的人說鄭奕同意了,然后將他們引誘出來,我帶著人埋伏在路上,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侍衛長咧嘴一笑道:“本官雖未上過戰場,但私底下大家沒少演練,單拼人數和武功,我們這些侍衛或許比不上這些江湖人,可要輪同進同出,殺敵掠陣,這些江湖人卻是拍馬也及不上我們的。”

“只是我們外面一動手,城隍廟這邊可能就瞞不住了,到時候鄭奕反擊你們能頂得住嗎?”侍衛長的目光看向白一堂和袁善亭。

袁善亭微微一笑道:“大人請放心,袁某一路蹭車蹭吃,難得能為前輩和大人盡一份力,自然會傾盡全力。”

侍衛長要是把侍衛們都帶走,那偏殿里人最多的就是他了,那邊只有白一堂和黎寶璐會武,嗯,顧景云也會一些,但那三腳貓的功夫可以忽略不提。

所以他們的壓力還是挺大的。

不過,“鄭奕也只有十來個人,我們占據偏殿防守,只要他不用火攻便是守上十天半月都沒問題,而他要是敢用火攻,只怕正殿里的那些俠士便第一個不答應。”

“好,”侍衛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偏殿就交給你們了。”

白一堂幾不可覺的抽了抽嘴角,鄙視的瞥了倆人一眼,而顧景云和黎寶璐也沉默的掃了倆人一眼,不語。

誰都沒發現師徒三人的異常,交代完事情,侍衛長便要領著他的手下們出去打仗,結果轉身就看見他們還在胡亂的嗷嗷叫著,一點要出門的意思都沒有,瞬間大怒。

他抬起巴掌就一路打過去,“叫你們收拾東西跟我出去打獵沒聽明白嗎,吃的時候就嗷嗷叫著跑到前面,要干活了就推三阻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

眾侍衛被揍得嗷嗷叫,連忙拽起自己的大衣,抱著自己的大刀就往外跑。

侍衛長很快就舉著刀把除了老五和老二的侍衛都趕到了外面,然后整裝待發。

此時天上飄揚的大雪已經停止,但天色比之前更加昏沉了,他們知道再過不久肯定有一場更大的雪來臨,圓臉小侍衛憂傷的抬頭望天,吸了吸鼻子問:“大哥,真的要此時出去嗎,其實我可以少吃一點的……”

“閉嘴,”侍衛長吼道:“沒看到天色嗎,誰知道這場雪他么要下多久,你手上那點干糧可以啃三天,難道也可以啃半個月嗎?到時候要是餓死了就先把你削了燉肉吃。”

“對,”侍衛們起哄道:“十五最胖,肉又嫩,紅燒肯定好吃。”

“剁成餡料做肉圓也不錯,哈哈哈哈……”

圓臉小侍衛哀怨的看著他們。

不少江湖人便蹲在大門處看著他們,因為有今天共進共退的經歷,大家之間的界限不是很明顯了,見他們之間氣氛融洽輕松,當下就有一個江湖人大聲問道:“侍衛大人,我們能不能跟著你們去打獵?我們身上的干糧也不多了,今天找回來的那些野味也吃得差不多了。”

大家都目光炯炯的看著侍衛長。

侍衛長便嘴角輕挑道:“當然可以,大家從開封一路到這里,雖然彼此間交流少,但感情還是有的,不然之前我也不會管著讓大家又是修屋頂,又是找木柴,又是找食物的了。有難同享了,有福自然也可以同當,想要跟著的都可以一起走,不過我先聲明,這次的獵物可狡猾得很,大家要加入那就必須聽我指揮。”

“不過你們放心,該屬于你們的功績我絕對不貪,該是你們的便是你們的。”

眾俠士聞言,有的心動,有的則在心中冷哼一聲,根本不屑一顧,本來有些興趣的一聽必須得聽侍衛長的也打消了念頭。

他們單打獨斗慣了,打獵也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何時還要聽人命令?

他們覺得侍衛長太過小題大做,反正這山就在這里,他們總不能把所有的動物都殺了吧?

大不了他們改日再去打獵,或是換個方向不跟他們一起便是。

這樣一來跟著侍衛長他們走的江湖人并不多,一共只有十二人耳。

侍衛長對這個人數很滿意,再多幾個,他們可能就控制不住了。

侍衛長帶著大家雄赳赳氣昂昂的往西面而去,而留在偏殿里的人在他走后則安靜了一瞬,袁善亭輕咳一聲打破寧靜道:“你們放心,偏殿的安全由我負責,我一定不會讓大家有事。”

白一堂,顧景云和黎寶璐都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各自轉開。

袁善亭愕然,扭頭問蘇安簡,“他們這是什么態度?”

蘇安簡聳了聳肩表示不知道。

而其余人更是懵懂,因為他們連侍衛長的那番話都沒聽到,只隱隱覺得侍衛長把所有侍衛帶走并不只是去打獵那么簡單。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