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準備

“暴雪將至,我們路過此地見有廟宇在此便進來避雪,”顧景云淺笑道:“倒是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鄭公子,鄭公子是押鏢至此嗎?”

鄭奕下意識的搖頭,笑道:“不是,只是走親訪友,同樣是見暴雪將至,見這里有廟宇才進來躲避一二的。”

鄭奕聽到外面的喧嘩聲,維持著笑容不變問,“外面好生熱鬧,顧公子先安頓,我出去看看。”

顧景云含笑點頭,拉著黎寶璐避到一邊,凌碧陳珠和趙寧也忙出甬道給他讓路。

鄭奕對三人笑笑,帶著三個屬下便往外走。

顧景云盯著他們的背影看了片刻便牽著寶璐轉身道:“走吧,去選我們扎營的地方。”

第二進里正或坐或站著七八個人,看到他們進來也只是看了一眼便移開目光,好像并不奇怪會有人來。

他們占了一個角落,那里生了兩堆火,旁邊放著幾個包裹及不少武器,顧景云只掃了一眼便轉開目光,帶著黎寶璐在第二進里轉了一遍,然后又去第三進里晃了一圈,最后選定了第二進的左偏殿,“正殿那里人必定多,這個偏殿很小,正好住我們一行人,隱秘性和安全性都好。”

侍衛有十五個,加上他們便有二十一人,袁善亭和蘇安簡的手下也有九人,再加上陳淵一行三個,他們這個偏殿便住了三十五人,第一進的正殿修好最起碼能容百人,而第二進和第三進的正殿也不小,住那些江湖人綽綽有余,他們想要占一整個偏殿并不難。

黎寶璐立即逛了起來,雖然光線不夠好,但這里的屋頂很好,墻壁也沒有破損的地方,住在這里面只要生火就不會太冷。

黎寶璐卷了卷袖子道:“那我們開始打掃吧,我看后院那口井里有水。”

陳珠:“可我們沒有捅裝水呀。”

“我們帶了木桶,在外面車上呢。”

顧景云含笑道:“我去讓二林和順心帶進來,順便跟著師父安排好那些江湖人士。”

黎寶璐揮手道:“去吧,去吧,可別凍著就行。”

顧景云就將趙寧叫來帶上,“救災如救命,雖然這些江湖人不是普通百姓,但他們更桀驁不馴,你若能把他們管好,以后救災面對普通百姓時也能做好。你一會兒看看你師公是怎么做的。”

“不是侍衛長在管嗎?”

顧景云含笑道:“他會練兵,但要說救災,只怕在場的沒一個人及得上你師公,你仔細看著便是。”

趙寧點頭。

白一堂當然有救災的經驗,雖然他師父出手很少,收入也很少,但凌天門是有庫存的,碰上天災找不到貪官分攤救災物資他們就從庫存中取錢。

自從決定由白一堂繼任凌天門掌門后他師父就開始帶著他游走在民間救災,哪里有災民他們就往哪里走,不僅是為鍛煉他救災的能力,還要讓他了解各種救災物資的物價。

糧食,布匹,棉花,藥材,每一種災禍需要的物資都不相同,但有一點是同樣的,那就是災禍時所有的物資都會漲價,除了人和地。

所以為了用最少的錢辦最大的事,白一堂每年都要囤積一定的救災物資,以免被人哄抬物價。

這些江湖人自然不是災民,但當他們困在這里,缺衣少食時便會變成災民。

黎寶璐準備的東西太齊全了,衣食住行,每一樣都想到了,二林和順心知道他們馬車里的東西在雪天里有多惹人眼,因此非常機靈的駕著馬車從側門入,直接進入第二進,然后把車里的東西都搬進偏殿里放好。

看到陸續搬進來的臘肉,臘腸,白菜,香菇,干菜,白米及白面,陳珠和凌碧張大了嘴巴。

他們江湖人出門只要帶上自己的武器和一套換洗衣服就夠了,哪里知道官宦人家出行竟是這樣的。

就這樣二林還嫌少呢,“我們侯府的太太們出門,哪個不是呼奴喚婢?連帶丫頭婆子的車都有三輛呢,還沒計算需要帶上的各種隨身物品。”

陳珠和凌碧咋舌。

“行了,”黎寶璐打斷他的話,對跟來的二林和順心道:“去后院打水,我們清洗一下地方。”

這里很久沒有人打理了,地面積了厚厚的一層灰塵,黎寶璐和陳珠凌碧將灰塵掃去,又扯掉廟里破舊的粗布沾水拖過地面,這才去院子里挑選還能用的木板墊在地上。

出去尋找茅草的二林很快回來,“太太,城隍廟出去不遠就有一大片茅草,已經枯黃干透。”

“你留下看東西,我們去割回來。”

凌碧和陳珠都沒做過這樣的事,拿著她們的劍一時不知道怎么使用,黎寶璐和侍衛借了兩把刀,一把丟給順心,她和順心都干過農活,示范了一遍便教會她們了。

陳珠見黎寶璐“刷刷”的就割下一大片茅草,人也往前移動,不由瞪大了眼睛問,“黎妹妹,你怎么會做這種活兒,你,你不是官太太嗎?”

從她隨身帶的那些東西來看,她不該是養尊處優的嗎?

黎寶璐笑道:“我師父被流放瓊州,我從小跟著我師父習武,你們以為我是在哪兒跟我師父學的?我曾經也是罪民呢。”

“啊?”陳珠驚呼,小聲的問道:“是爹娘犯事了?”

黎家的事在官場上已不是秘密,一說顧景云大家便都知道其妻出自順德黎氏,乃黎博之孫。

可在民間知道的人卻很少,更不用說江湖人了。

白一堂明著說顧景云是今科狀元,但江湖人只是覺得他讀書厲害,少年英才,卻并不會由此想到他出自忠勇侯府顧氏,不會想到他是內閣閣老秦信芳的外甥,更不會知道他是太子的老師,因為這不在江湖人的了解內。

相反,他們只要看到陳珠拔劍起勢便知她出自襄陽朝陽劍陳家,而放官場人眼中,哎呦,這小姑娘拔劍的姿勢真好看?

讓他們看出內涵基本不可能,這就是階層的差異。

黎寶璐她比較厲害,因為她本身就跨越了農,官,江湖三個階層,如果要細分,那么她還進入了醫道,要不是被人類這個身體所拖累,說不定她還能混鬼道和仙道,只是想想就覺得很厲害。

天空越來越暗沉,開始有細細的冰粒往下落,顧景云忙指使侍衛們幫忙將已經割好的茅草搬回去。

而在侍衛長,白一堂和顧景云的指揮下,眾俠士已經將第一進的正殿屋頂修好,上面重新移動過瓦片,還漏的洞口上面鋪了厚厚的一層葉墊,是用大樹葉扎在一起的墊子,或許不夠保暖,但不會落雪,冷風也灌不進去,這對大家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修房屋的這隊由顧景云負責,因為他讀過幾本園林建造的書籍,知道些如何修繕房屋的技術。

侍衛長則指揮著另一隊俠士進山撿木柴,那些枯死的巨木,換普通人來砍和搬動都有些麻煩,但萬能的江湖人們卻沒這個煩惱。

看到枯死的巨木,侍衛長吆喝一聲便有擅掌和拳的俠士上前“砰砰”兩聲,枯萎的巨木便嘎吱嘎吱的倒下,被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另一小隊俠士扛起就走。

所以,功夫在手,天下我有。

在冰粒下來前,侍衛長帶的隊伍已經把附近的山林都翻了遍,帶回來的大小木柴堆了半間大殿,不用省著用都夠大家用上二十來天。

所以寒這點可以解決了。

那么就只剩下吃。

白一堂這個被迫做了十八年獵人的流放俠士便站了出來,帶了一隊人猛虎下山一般沖入山林,不一會兒就雞跳鳥飛起來,山里凡是能吃的東西,不論是獵物還是野菜都被他搜刮了干凈,但成果并不太好,因為大雪將至,獵物們聰明的沒怎么出門,而這里靠著官道,獵物就更少了。

最后除了吃的,白一堂還帶回來許多寬葉樹枝,這些可以鋪在地上,時常在外野宿的江湖人都知道這東西怎么用。

但顯然在吃住這兩方面他徒弟比他講究多了,他想著把寬樹葉往地上一鋪就完了,但回到偏殿一看,里面沿著墻壁放了三排半的木板,他徒弟正坐在一張小凳子上編著草席。

又軟和又結實,很快就編好一張鋪在木板上,抬頭看到他拖回來的寬樹葉還很高興,“我覺得這茅草太薄了,有些隔得慌,有這些樹葉正好,先在下面墊一層再放上茅草,肯定要舒服些。”

白一堂:“……”

陳珠和凌碧不會編草席,立即乖巧的去擺放樹葉,順便將黎寶璐編出來的席子擺在上面,一張床就這么弄好了。

其他人只有一層樹葉,一張草席,黎寶璐卻用剩下的為他們編了兩層,只可惜只多出來三張,本著好處給自己人的利己思想,黎寶璐將這席子鋪在了她,她師父和趙寧的床鋪上。

順心跟趙寧睡一塊兒,見狀恨不得在上面打個滾。

黎寶璐拍了拍他的頭道:“去把毯子找出來,鋪在茅草上晚上睡著才不會扎人。”

眾人:……

明明他們是落難到此,卻吃少喝,住的也不好,為什么有一種他們在享受的感覺?

以前他們人在旅途時過的到底是啥日子啊。

跑回來的侍衛們臉上都有些夢幻,迷迷糊糊的想,他們好像明白為什么顧大人不管去哪兒都帶著顧太太了。

有這么一位顧太太,他們也很想隨身攜帶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