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掉馬甲

白一堂瞇著眼看向陳淵,打量了他半天才抱拳淺笑道:“原來是陳兄,十八年不見你變了許多,要不是你開口說不定我還認不出你來呢,哈哈哈……”他笑著看向陳淵身后的兩個小姑娘,笑道:“孩子們都長大了,而我們也成老樹皮了。”

陳淵面色稍緩,滿臉復雜的看著白一堂道:“我還以為白兄富貴后便忘了舊友呢。”

即便是已經決定不與他計較的白一堂聞言也不由微怒,看著有些幽怨的陳淵無語。

白一堂不想與人計較,顧景云和黎寶璐卻不會讓他吃虧,黎寶璐反擊道:“原來您就是師父提起過的陳伯伯?我師父在瓊州時常與我說起他闖蕩江湖的事,還說陳伯伯和他最好。凡是從中原寄過去的包裹他從不許我動,也不知里面是什么好東西,陳伯伯,你以前都給我師父寄了什么好東西?”

陳淵便有些尷尬的看向白一堂。再讀中文網,更新最快。

白一堂但笑不語,只是包容的看著黎寶璐。

顧景云更狠,直接問道:“陳大俠似乎一直跟在車隊后面,既然跟我師父是好友,怎么不上來相見?今日中午內子獵了一頭鹿,陳大俠若來就可以和師父就著鹿肉飲酒作樂了。莫非陳大俠是心中介懷,所以不肯上來找我師父?”

陳淵惱羞成怒的瞪向白一堂,“白兄若是不歡迎我便直說,何必讓徒弟挖苦于我?”

白一堂淡淡的解釋道:“陳兄多心了,兩個孩子年紀都小,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還請你多見諒。”

陳淵臉色一青,張了張嘴,看到白一堂目中清冷,便閉上了嘴巴。

白一堂這才淺笑道:“他鄉遇故知乃一件樂事,正巧我徒兒中午打的鹿肉還剩下許多,晚上陳兄不如來與我們暢飲一杯,如何?”

陳淵沉著臉點頭,“白兄相邀,莫敢不從。”

黎寶璐撇撇嘴,一抬頭目光就對上了陳淵身后的陳珠。

陳珠正瞪大眼睛看她,顯然是已經認出她來了。

每次和凌碧見面時黎寶璐不是化了妝就是帶著帷帽,因此她認不出她來,但陳珠不一樣,陳珠是見過她的真容的。

黎寶璐就站在白一堂身后沖她做鬼臉,陳珠眼睛瞪得更大了。

顧景云無奈的牽住她的手,拉著她往后院去了。他們定的上房在后院。

“師父,你既然不喜歡他,干嘛還軟著聲音與他說話?”黎寶璐頗為她師父打抱不平。

“因為我想把兵書賣給他,”白一堂嘿嘿笑道:“陳淵此人雖迂腐,但他爹和他夫人卻是經商的好手,家里的錢不少。既然不喜歡他,那就哄他花大價錢買下一套兵書回去供著。”

白一堂說到這里有些憂傷,“我當時光想著占皇帝的便宜了,印了不少書,還以為大家如此推崇這套兵書,搶購的人會很多呢,誰知道這兩天偷偷跑來找我的就那么幾個,竟然還嫌我要價太高……”

白一堂哼哼道:“他們也不看這是啥兵書,這可是張家歷經幾百年才慢慢收集到的兵書,其中有好些還是張家的祖輩撰寫的手記。有錢都難買的著,不過是和他們要幾萬兩銀子他們就哭爹喊娘的叫窮……”

黎寶璐一雷,這才知道這一套書的售價,她砸吧砸吧嘴,最后豎著拇指道:“師父,你狠,一套書你要幾萬兩銀子,它要是單套還情有可原,可你不是印了許多嗎?”

物以稀為貴,這書要是只有一套或幾套自然顯得珍貴,可聽白一堂的意思,他讓皇家書局印了不老少,怎么還能要那么高的價格?

白一堂卻理直氣壯的道:“是啊,是印了不少,但他們不知情不是嗎?”

不管是誰,凡是來和他打聽消息的,他一律透露口風只還有幾套,再不買就沒有了。

反正大家都是偷偷摸摸跑來找他的,誰也不知道誰,哪怕他賣出去上百套他們互相之間也不知道啊。

白一堂也并不是都要賣幾萬兩銀子的,只要價錢合適,對方人品不太差,他大半都會出手,沒錢要物來抵也行。

而江湖人手中的好東西可不少,白一堂把徒兒叫到房間,抽出一個長盒子給她,笑瞇瞇的道:“給你玩幾天。”

黎寶璐打開盒子,眼睛微微瞪大,里面是一支通體潔白的羊脂玉如意,她愛不釋手的摸了又摸,流著口水問,“師父,這是哪兒來的?”

“鄭家堡的兩大孝子拿來換兵書,其他的我交給別人拿去出手了,這支玉如意太好看,我猜你一定喜歡,所以留下來給你玩幾天。”

“幾天是幾天?”

“等到了成都就交給人拿去出手,”白一堂看著如意道:“你可別摔壞了,這可值不少錢呢。”

黎寶璐算了算自個身上的錢,想要買下這玉如意是不可能了,看來只能看著流幾天口水。

黎寶璐緊緊地抱著盒子跑回房間,小心的放在桌子上欣賞。

她喜歡玉,尤其喜歡羊脂白和碧綠。

“收起來吧,我與你去廚房看看,大家趕了一天的路,砍些鹿骨熬湯驅寒。”白一堂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過兩日只怕會下雪,我們用鹿骨和鹿肉熬成湯底盛好,路上也好開湯驅寒。”

黎寶璐這才把東西收好。

熬湯底所需的時間可不短,一般情況下需得熬上兩三天出來的湯底才是好的,但他們時間不多,也就只能從現在熬到明天早上。

好在客棧里木柴充足,給客棧一些錢就能動手熬制了。

因為太冷,晚上大家依然聚在一起吃火鍋。黎寶璐幫大家把底料煮開,侍衛們一桌,袁善亭的屬下們一桌,黎寶璐等人則一桌,桌上只肉鹿肉,豬肉和白菜香菇豆芽,其余菜色皆無,但大家依然吃得開心。

就是一直沉著臉的陳淵喝了兩口熱湯后臉色也好了許多。

袁善亭和蘇安簡都不喜歡他,見白一堂對他態度也一般,便只維持面上的友好,畢竟他們也只是認識他,與他并不熟。

但顯然陳淵不這么想,他自覺自己跟白一堂是真的好朋友,因此毫不避諱的看向顧景云和黎寶璐,問道:“白兄,你收了兩個徒弟?”

“不,只有寶璐一個,景云是我徒女婿。”

黎寶璐立即舉杯微笑,“晚輩敬陳前輩一杯。”

陳淵將杯中酒飲盡,蹙了蹙眉道:“我看侄女的年紀還很小,怎么就嫁人了?不知侄女婿師從何人。”

白一堂不在意的道:“他們二人是打小定的親事,我這女婿不是江湖中人,只會些皮毛功夫。”

陳淵這才認真打量顧景云,半響才遲疑的道:“看著倒像是讀書人。”

白一堂哈哈大笑道:“陳兄好眼光,他是今科狀元,剛拜了官職,這次是帶了徒兒跟我回門祭拜祖師爺呢。”

陳淵悚然一驚,這少年小小年紀竟考中了狀元?

再看侍衛長對他恭敬的模樣,陳淵便收斂了些許,對顧景云多了三分鄭重。

顧景云察覺到,嘴角微微一挑,心中有些譏誚,已經猜出陳淵此次趕上來的原因。

他聽著大堂傳來的熱鬧聲音,暗道:這些江湖人也有意思,有人對朝堂,對權勢趨之若鶩,偏要做出不屑一顧的姿態來;有人是真的不屑一顧,偏又喜歡趕熱鬧,明明是那么寒苦,危險的事也樂得受整個罪。

“白兄是何時回中原的?”

“收到赦令后便回來了,”白一堂含笑道:“只是往北逛了一圈,看看故地,尋尋故人。”

“那怎么不早點來開封?”陳淵惋惜道:“鄭家堡辦宴,多少英雄豪杰前去,我和幾位好友約好為你張目,誰知左等右等你都不來,他們都等不及先走了,我因怕你來后找不找人就多留了幾日。”

陳淵嘆息,“誰知你出入都有人保護,竟是接近不得,等進了客棧找你,你又已不識我了。”

白一堂手中的酒差點灑出來,看著搖頭嘆息的陳淵差點控制不住臉上的表情,他知道人都是會變的,比如他,變得更加成熟英俊有魅力,心胸也更加寬廣,沒有以前那么嫉惡如仇,多了幾分漠然。

他覺得隨著年齡閱歷的增長,人的性格是呈輻射變化的,所以有壞的方面滋生,自然也有好的方面生長。但他覺得除非遭受重大打擊,不然人應該是往好的方向改變多余壞的才對。

以前他跟陳淵闖蕩江湖時彼此都還年輕,那時陳淵是個嫉惡如仇,很講規矩,帶著些固執到迂腐的小脾氣。

那時候他自由散漫,但在嫉惡如仇這一方面跟他很像,所以倆人便和好幾位朋友一起玩了三兩月,可這才十八年吧。

當年那個滿臉嚴肅,固執己見的青年變成了如今這個交際拙劣,明明把自己心思透露無疑,偏還自以為大家都不知道的落魄中年。

白一堂喝著酒,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

凌碧也食不知味,出門前師娘一再囑咐過,讓她看緊了師父,別讓他丟人,可現在,她愧對師娘的信任。

陳珠卻沒注意她爹了,而是偷偷移到黎寶璐身邊跟她咬耳朵,“你是純熙!”

黎寶璐點頭,壓低了聲音道:“純熙是我的字,清和是我相公的字。”

陳珠心里好受了些,至少他們沒連名字也一起騙她,她嘟著嘴道:“你明明是白大俠的徒弟,怎么不告訴我?”

“那么多人想抓我師父,我當然不敢說出來了,萬一泄露,我和清和還不得變成翁中的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