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忍耐不住

黎寶璐猶豫了一下還是沒開口邀請陳淵過來相聚,她很喜歡陳珠那個小姑娘,但陳淵……

黎寶璐垂下眼眸,陳淵要真的把師父視為“至交”就不會打著為師父撐腰的旗號跑去參加鄭家堡的壽宴。

作為至交,他最好的反擊便是把請帖丟到一邊,盡自己所能的聯系江湖好友拒絕參加壽宴才對。

他名為師父撐腰,但誰都知道他暗地里的打算。

若是鄭家堡壽宴他是想不到還情有可原,那現在呢?

她師父就在這里,他為什么不上來相認,而是躲在一群想要渾水摸魚和看熱鬧的江湖人士中?

別說啥對面不相識所以生氣的話,隔誰十八年不見,不聯系,突然一見面都不會立刻想起對方是誰,而且如此斤斤計較的“好友”……

黎寶璐同情的給師父撈了好多肉,心疼的看著他道:“師父多吃點,咱不想這些糟心事了,吃飽我們就上路,早點趕到客棧休息。”

白一堂默默地把碗端起來,他一點也不想問這么短短的幾瞬他徒弟到底都想了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大家也默契的不再提起陳淵。

而此時,綴在隊伍后段的陳淵父女正在提起白一堂,陳珠嘟著嘴道:“爹,我們要跟到什么時候?”

陳淵冷著臉道:“你要不想跟著就回家去,我早說過讓你老實在家呆著,結果你先是偷跑來開封,讓你跟你師兄回去,你竟還敢中途逃跑,現在吃苦就受不了了?”

陳珠眼圈一紅,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最后轉身便跑。

“師妹!”凌碧看了看師父還是追了上去。

陳珠跑進林子里躲在樹后眼淚不斷的往下掉,看到師姐過來便忍不住抱住她哭道:“師姐,你說爹爹他真的愛我嗎,為了不讓我跟去壽宴就把我綁在客棧里,還不許我吃早飯,要不是你特意給我留了活結,我豈不是要餓一整天?”

凌碧拍著她的后背道:“師父也是怕你跟去壽宴后被波及,你是不知道,大家火氣都大著呢,幸虧當時白大俠沒出現,不然肯定打起來,刀劍無眼,師父當然對你嚴厲些。”

“那我跑走后爹爹派人找我了嗎?”

凌碧笑道:“當然派了,師父都快擔心死了。”

“你撒謊,”陳珠的淚珠一串串的往下落,哭得不能自抑道:“師兄都跟我說了,爹爹他根本沒找我,要不是我自個回去,說不定他就當沒我這個女兒了。”

凌碧沉默。

“從小到大都是這樣,他心里眼里只有武功,只有江湖,哪里裝下過我和母親?但以前我覺得他是大英雄,重情重義,所以我很驕傲,就算他不太關心我也沒什么,”陳珠擦干眼淚,看著師姐低聲道:“可是,可是這次跟著他出來,我覺得爹爹他不是那樣子的。”

凌碧臉色微變,左右看看,見沒人才拽住她的手道:“師妹!”

“師姐不用勸我了,我不是傻子,這半個多月來,我接觸了這么多人,見了這么多世面,已經知道怎么分辨好歹了。爹他真的是為白大俠好,為什么要帶著你們來參加鄭家堡的壽宴?”陳珠壓低了聲音道:“我聽說和白大俠最要好的華山項飛宇在鄭家堡壽宴出來時便放下話來,誰若是去鄭家堡便是與他為敵,又親自寫信給各大門派及名門,舍了面子為白一堂說話。所以這次不僅各大門派無人來,便是門派下屬的家族也沒幾個人趕來,特別是華山派,連依附的那小小家族都不敢來湊熱鬧。”

“這個鄭家堡壽宴來的都是江湖上中等及以下階層的人物,白一堂不出現這場壽宴就成了一個笑話,連敢說白一堂犯慫,不敢赴宴的人都沒有。”陳珠又有些想哭,“而且白大俠都出現了,爹真跟他是至交,不該直接去找他嗎,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跟在后面?”

“那是因為白大俠沒認出師父來,師父生氣呢。”

陳珠搖頭,“不是,爹他是在心虛害怕,怕他找上門去白大俠說不認識他。不然真是好朋友,相見了對方認不出來,雖會傷心卻不會太介意,畢竟十八年不見,不聯系……”

凌碧沉默半天,最后問道:“所以師妹你想怎么樣?”

“我不知道,”陳珠滿臉茫然,“我爹爹怎么會變成這樣的呢?”

凌碧張了張嘴,到最后還是什么都沒說,師父不是變成這樣的,而是本來就這樣。

但對于不諳世事的師妹來說,這的確算得上很大的一個打擊,凌碧不想再去刺激她,只能陪著她,讓她緩過勁兒來。

“我想勸勸爹,”半響,陳珠才猶豫著道:“我不想再跟著白大俠了,我想和爹回家去。”

“師父不會回去的。”凌碧陳述道。

陳珠微微咬牙,“我們去勸他!”

凌碧抿嘴,看著倔強的師妹,最后還是沉默了下來,算了,讓師妹去吧,被拒絕后她就知道有多難了。

師父為什么跟在白一堂后面,他雖未明說,凌碧卻也能猜到一些。

師父應該是想要跟白一堂搭上話,白一堂投靠了朝廷,在朝廷那兒必有門道。

這些年陳氏跟襄陽衙門的聯系越來越緊密,顯然師父的目標已從江湖的名利場轉到了朝堂上。

但白一堂顯然沒有師父所認為的熱情,她不知師父現在想什么,但她知道他現在必定羞惱,陳珠跟他提這些會惹怒他。

不過這兒的人太多了,她師父再惱也只是罵一句,不會動手,讓師妹吃些教訓也好,不然她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呢?

師姐妹回到陳淵身邊時,前面車隊便開始啟程了,陳珠并沒有立時開口,而是沉默的把自己的馬牽過來,跟著父親一起趕路。

黎寶璐吃飽喝足有些犯困,才上車便抱著一只大迎枕窩著想睡覺,顧景云翻開行李,把那件狐裘披風找出來蓋她身上,自己則盤腿坐在她頭邊,若是顛簸可以把人抱住,以防人撞在車壁上。

白一堂已經撐著頭睡著了,這一頓吃得太愜意。

車里的三人可以睡,趕車和在外面騎馬的侍衛們則要繼續面對著寒風前進,好在剛才吃了熱熱的鹿肉湯,即便是寒風鋪面,身子也是熱的,明明溫度在下降,大家卻覺得比早上要好受多了。

袁善亭和蘇安簡騎馬跟了片刻,最后鉆進趙寧的馬車里不動彈了,騎馬雖自在,但這種天氣還是坐馬車好。

好在趙寧這個讀書人不酸腐,袁善亭和蘇安簡這兩個江湖人也不粗鄙,三人相談甚歡,反倒增長了見識。

侍衛長為了能得到最好的房間,下半響時便讓車隊加快了速度,漸漸把被寒風吹得瑟瑟發抖的江湖俠士們丟在了后面,本處于后半段的陳淵見狀略一思索偏明白過來,加快了馬速道:“我們快些,日落之前必須趕到客棧。”

侍衛長領著三個侍衛率先沖入客棧,把人家的門摔得“砰砰”做響,客棧里的掌柜與伙計全都嚇了一跳看過來,還以為是來了土匪,戰戰兢兢地縮在一旁。

侍衛長立即上前,眼明手快的拉住掌柜道:“你是掌柜?”

掌柜點頭。

“很好,你們客棧有幾間上房,幾間中房?”

“有十間上房,三十間中房,還有十五間大通鋪,都空著!”掌柜也反應過來,擠出笑容問道:“客官要幾間?”

“十間上房全要了,再來十間中房,給我們的馬和騾子準備上好的草料,我們的車隊片刻便到。”

掌柜的眼睛發亮,這可是一門大生意啊。

他立即高興的應了一聲,很快就登記好,接了侍衛長的一錠銀子后給出憑證,然后就高聲吆喝伙計道:“趕緊讓你娘把后院的上房再檢查一遍,看有沒有啥遺漏的趕緊補上,讓廚房趕緊燒熱水,然后去馬廄里把草料都準備好。”

他親自走出柜臺,彎腰笑道:“客官,小的跟您一塊兒去接人吧。”

出去抬頭一看,對上滾滾的一陣灰塵,待看清灰塵后那綿延的隊伍,掌柜的張大嘴巴道:“客,客官,這,這么多人只住二十間房夠嗎?”

“除了前面的車隊是我的,后面的人跟我可不是一伙兒的,你別算錯賬了。”

掌柜的一凜,瞪大了眼睛仔細瞧,這才發現后面的車隊左右都有一騎護衛,而后面跟著的人卻跟馬車有一段距離,顯然不是一伙兒的。

他心中一樂,這生意太大了,今晚不愁不賺錢啦。

掌柜的立即道:“客官稍等,小的還有的忙呢,這……”

“忙去吧,忙去吧。”白一堂揮手道:“我們自己安排就行,不用你領著了。”

掌柜的高興的跑回柜臺等著,等著住店的人進門掏銀子登記。

這么大冷的天,往下再走五里才有一個鎮,他們要不想黑夜趕路就只能住他的客棧。

這也是他把客棧開在這里也這么賺錢的原因,從汝寧城出來往這條官道上走,多半都趕不上宿頭,住在他的客棧是最好的選擇。

陳淵加快速度,幾乎是跟馬車一樣同時抵達客棧門口,他跳下馬大步往客棧里去,對掌柜的道:“來三間上房。”

掌柜的道:“客官,上房已經沒有了,只有中房和通鋪,您看……”

陳淵沉默了一瞬便丟下一塊銀子道:“那來三間中房。”

“好勒!”掌柜的翻了三塊中房的牌子,將三把鑰匙拿下來,連著憑證一起給他。

陳淵收起東西,慢慢轉過身去看走進客棧的人,面沉如水的道:“白兄,多年不見,是不是就真的不認識舊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