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凌天門 上

黎寶璐拿起填涂好的小饅頭咬了一口,滿足的點頭道:“好呀,既然能被張家收藏,那里面記錄的戰爭應該是真實的,”

“還涉及到了地理及人文,也可當做歷史來看,我翻了幾頁,很有趣,現在是印制的,原本應該是手抄的。”顧景云看向白一堂。

白一堂一呆,“我沒翻過,我咱知道是不是手抄的?”

顧景云便移開目光,黎寶璐就語重心長的道:“師父啊,您年紀又不大,還是應該多讀一些書,多培養一些興趣愛好,不然每天除了打坐就是練功多無聊啊。”

“好啊,”白一堂不再像以前一樣拒絕,而是道:“一會兒你給我送一本書來我翻翻。”

“得令!”

然后啟程時白一堂就不騎馬了,而是愜意的靠在徒弟馬車里的大迎枕上,右腿微微彎曲,膝蓋上隨意的搭了一本書,他撐著頭看著窗外的景色,想起來時才把視線投回到書里,時不時的才翻一頁。

黎寶璐便坐在他的下首,正捧著一本書在認真看,眼角眉梢盡是笑意,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好笑的句子,她的對面坐著顧景云,他后面放了兩個又大又軟的迎枕,正靠在車廂上,他靠在上面注視著矮桌上的棋盤,時不時的落下一子,左右手各自拿著黑白子。

白一堂每每掃到他都嘴角一抽,自己跟自己下棋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不論輸贏都是自己。

在白一堂看來,下棋的趣味便在于下棋過程中與別人的博弈,猜測對方的思路,謀略,計算他的下一步,但自己跟自己下,難道自己還能不知道自己的思路,謀略和計劃的下一步嗎?

既然知道想要應對豈不是很容易?

這樣下棋還有什么意思?

如果不知道,那豈不是意味著一個人的腦子可以分成兩半,一半控制一只手,思想可以相互隔絕。

這太恐怖了,這和一個身體里住了兩個靈魂有何區別?

所以看著顧景云“啪啪”的自己跟自己下棋,而且那棋路還是完全相反的兩個風格時他總是心驚膽戰的,怕他徒弟嫁給了一個瘋子。

再一瞥無憂無慮,捧著一本書笑得眉眼都飛揚起來的徒弟,白一堂覺得心都操碎了。

官道因為破損馬車變得顛簸起來,黎寶璐立即把書簽夾進書里,把書放在一邊,掃了一眼已經靠在迎枕上睡著的師父,對還沉浸在棋盤上的顧景云小聲道:“別下了,小心頭暈,我們先休息一會兒,等過了這段顛簸的路再說。”

顧景云便丟掉手中的棋子,閉著眼睛仰頭靠在迎枕上閉目養神。

黎寶璐便小心的將棋盤上的棋子固定住,拿出盒子蓋好放在車廂底下,還將矮桌收了起來,讓盤腿而坐的顧景云把腿伸直。“累不累,要不要我幫你按一按?”

白一堂皺了皺眉,立即睜開眼睛掃了顧景云一眼,對滿眼心疼的傻徒弟道:“寶璐,中午我要吃紅燒兔肉。”

“師父,出門在外吃太油膩的不好,小心上火。”

“你只說給不給我做吧。”

黎寶璐無奈的點頭道:“給,一下車我就去打獵。”

白一堂滿足了,對靠在車廂上的顧景云很不滿意的道:“你也該多動動,這樣身體才會好。還有,教你的內功心法也不能落下,即便你不能更進一步,也該常常練習,保持經脈通順,對你的身體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吧啦吧啦……”

顧景云直起身子,端坐在蒲團上,恭敬的聽訓。等白一堂長達兩刻鐘的訓誡結束后還鄭重的回了一聲,“是。”

黎寶璐早低著頭坐在一邊假裝自己不存在了,但白一堂并沒有放過她,說完了顧景云回頭說她,“以前我還覺得你天賦異稟,只十年就有師父十六年的功力,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哪怕是闖蕩江湖也不用懼,可現在看來還是遠遠不夠。”

“你不僅要保護自己,還要保護好清和,帶一個比你還重的人,消耗的內力幾乎是成倍,因此你要想以后逃命時速度夠快,堅持的時間夠長,你的內力就還得再練,至少得為同期的兩倍多。比如你要想逃過袁善亭的追殺,你的內力儲存就得是他的兩倍才行,而要是想逃過我的追殺,”白一堂似笑非笑的看她,“你起碼還得再練十年,這是未帶著顧景云的情況下,若是要帶顧景云,你猜你還要再刻苦練幾年?”

黎寶璐一凜。

“危險并不是可預期的,比如這次你們官道遇襲,誰能猜到你們會遇上黑罕,誰又能預料到黑罕會襲擊你們?所以不要想著規避危險便不努力,這世上,唯有自身的力量不會出現意外,不會背叛你。”

白一堂看著兩個孩子悵然道:“比如我,十八年前我要不是自詡自己輕功天下第一,無人能及,能夠更刻苦一些,把內力加深一些,那樣便是被至親背叛我也有逃脫之力,不至于成為待宰的羔羊。”

這是白一堂第一次說起自己被抓的事,不論是黎寶璐還是顧景云都正襟危坐的傾聽。

“這次我帶你們回雅州,也是要為此事做個了斷。”白一堂頓了頓道:“這本是我凌天門的機密,一般是不讓外人知道的,但清和你是寶璐的內人,算是一家人,所以讓你知道也沒什么。”

黎寶璐輕咳一聲道,“是外子。”

白一堂“啪”的一聲揍了一下她腦袋,“吃里扒外的臭丫頭,我說是內人就是內人。”

黎寶璐眼淚汪汪,“師父說得對!”

白一堂哼了一聲才道:“我凌天門可不像別的門派,出身高著呢。”

他抬了抬下巴道:“我們凌天門的開山祖師乃是前朝皇室中人,仁王凌子墨!”

黎寶璐張大了嘴巴,半響才道:“師父,你記錯了吧,前朝皇帝不姓凌,姓張。”

白一堂差點從被子上栽下來——被氣的!

顧景云忍不住笑出聲來,伸手摸著她的腦袋道:“師父說的前朝是指大楚之前的所有朝代,而在前朝中只有大魏皇室為凌姓。你都把史書中的記事表背下來怎么想不到?”

黎寶璐羞愧的低頭,“我這不是太過震驚了嗎,沒想到我們凌天門的來歷這么高大上。”

白一堂哼了一聲,勉強算原諒她了,“這事我并未告知皇帝,不過這次去祭拜祖師爺們,門中留的譜系只怕要抄錄一部分送上去,到時候他也會知道的。”

白一堂看著車外緩慢后退的綠樹道:“我帶著凌天門向皇帝投誠沒什么,反正凌天門從未有不得與朝廷合作的規矩,但凌天門的下屬勢力我卻不能交出去。他們為凌天門辦事,卻不屬于凌天門,我們是完全不相同的兩套體系。所以寶璐,我將凌天門傳給你,以后你若能找到傳人便帶著他去見一見那些人,若找不到傳人,那就把凌天門封了,也忘了那些人,不再聯系,讓那些一直暗中幫助我們的人沉寂安定下來,各過各的日子吧。”

“這個天下并不是誰的責任,凌天門也從未把救世當做自己的責任,不過是心有憐憫,略盡自己的綿薄之力罷了。”白一堂聲音低沉的道:“凌天門歷代掌門中還出過農夫呢,一生未偷一草一黍,像普通百姓一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娶妻生子,所不同的不過是他會一身武藝,他要找一個傳人將凌天門傳下去。”

“但是,凌天門可出庸才,卻不能出奸人,不然,門中必要清理門戶,若凌天門已無人,暗門會幫我們。”白一堂頓了頓才道:“暗門便是那些替我們處理錢財的人,因為他們隱于暗中,所以叫暗門。我能一偷就是一整個府庫的銀子,靠的便是他們,不然一點一點的搬得搬多久?他們不依附凌天門,卻要聽命于凌天門,且和我們凌天門隨意收徒不同,他們是世代相傳,靠的是血緣維系。據說他們的祖先是祖師爺的家仆,所以才世代相傳。”

“你師伯和師姑這些年做了不少的錯事,而且我是凌天門掌門,他們要害我便已是犯了欺師滅祖的大罪,因我沒死,也沒給暗門下令他們才能活這么久,這次我回來,于情于理都要清理門戶,再拖下去暗門就要自己動手了。”

黎寶璐弱弱的舉手問道:“師父,咱凌天門這么厲害,那大魏被前朝滅時你們就不出手幫幫大魏?”好歹是祖師爺家的江山嘛。

白一堂鄙視的瞥了她一眼,“真是膚淺,我凌天門是為天下百姓,并不單為一個家族,一個人。你祖師爺當年隱退時便拒絕當時的軒帝,不愿意從凌氏皇室中選人繼承凌天門,而是在民間挑了個孩子教養,長大后將凌天門傳于他。為了不讓凌天門勢大變了味,祖師爺傳下祖訓,每一代掌門都只能收一個徒弟,不論平庸還是杰出都可繼承凌天門。且不得用凌天門謀私利。因為祖師爺幫助大魏皇朝,這也屬于謀私利。”

“不過前朝跟大魏打仗時我們凌天門的確也參與了,不過是幫著前朝打大魏,給糧草后繼不足的前朝提供了些錢糧。”

黎寶璐:……好大公無私!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