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氣

侍衛長順著白一堂的目光看去,肅著臉道:“白大俠果然如傳聞中的一樣乃俠義之士。”不然怎么會為一群小乞兒如此費心費力?

白一堂卻面露譏笑,斜睇了他一眼道:“是不是覺得傳言不虛,一代大俠竟會為一群小乞兒出謀劃策?”

“在你等眼里,他們只是一群乞丐,但在我眼里他們和你們一樣都是人,甚至地位還在你們之上,因為他們都是一群孩子。”

侍衛長愕然,侍衛們也不太理解他的邏輯。他們是孩子又怎么樣?

“他們是孩子,要走的路會比你們長,身上的罪惡自然也比你們的少,所以他們比你們好。”白一堂特意解釋了一番,道:“你們不是常念叨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嗎?”

白一堂指著大冬天下衣衫襤褸,有好幾個還身著破爛單衣的孩子道:“他們和你們一樣,一樣是王臣,卻有可能連這個冬天都活不過。”

“淪落到街上做乞兒的孩子,大部分是因天災**流亡而出,因父母親人失散或已亡故而淪為乞兒,也有其他亂七八糟的原因,但不論是什么原因,他們都是一群孩子,一群無生存能力和生存資源的孩子。”白一堂沉聲道:“他們每一天都有可能會餓死或病死,而冬天死亡的幾率更大,你們這些管著天下百姓的官員或許不知,但我卻是知道的,大楚并不貧弱,除了邊關時有戰事,中原百姓大多安逸,如果朝廷能像乾元帝一樣輕徭薄賦,吏治清明,這天下根本不會有這么多流民,更不會有那么多的孩子無父無母,淪為乞兒。”

侍衛們沉默。

“于我來說,這都是一條條生命,”白一堂眼中閃爍著火光,沉聲道:“而凌天門的根本便是尊重生命,不論貧賤貴重,在我凌天門眼里都是一條命,也只是一條命。”

侍衛長沉默,隱隱有些明白白一堂的意思。

白一堂是在通過他向皇帝解釋,凌天門建立的初衷之一,他們并不是要對抗朝廷,而是在尊重生命。

白一堂的目光移到擂臺上,拍了拍侍衛長的肩膀道:“走吧,第一個擂臺由你來守,這個冬天能救下多少條人命就看你們的了,多守住一個就多賺一百兩銀子,一百兩銀子可是能救不少人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守擂的時候你們可以數數你們造了幾級浮屠,那樣你們會更有動力的。”

侍衛長剛心生的感慨瞬間消失,瞪了一樣讓他們做白工的白一堂,點了兩個功夫還不錯的屬下一起跳上擂臺。

他們是御前侍衛,功夫或許比不上白一堂,但放在江湖上也不會太弱,哼,要不是白一堂輕功太好,單論手上功夫白一堂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愚蠢的江湖人們,你們放馬過來吧!

三位侍衛大馬金刀的往擂臺上一杵,目光生寒的掃過臺下,本來鬧哄哄要擠上擂臺上的俠士們一靜,半響才有一個人跳上左邊的擂臺,丟下一個錢袋道:“我跟你打!”

圓臉小侍衛立即屁顛屁顛的跑上擂臺把錢袋子撿起來送給坐在正中間的白一堂。

白一堂掂了掂,為被挑戰的侍衛加油,“你可一定要打贏,你身后可是無數條人命啊!”

侍衛:……

挑戰者:……

眾俠士一臉懵懂的看著白一堂。

白一堂卻不多做解釋,只是把錢袋子扔到桌子便隨意的一揮手道:“好了,開始!”

話音一落,侍衛便“刷”的一聲抽出刀來,沖著挑戰者就砍去。

挑戰者嚇了一跳,大叫了幾聲,險之又險的避過,立刻抽出自己的劍來格擋,倆人瞬間戰在一起。

臺下的武林人士們沸騰了,直呼,“這可比往年武林大比的比試好看多了,即便不能上臺打擂,能看他們打一場,學習學習經驗也不虧了。”

“是啊,是啊,而且這些人都是御前侍衛,還可以看看皇帝老爺子的人水平如何。”

眾侍衛一聽渾身一凜,這下更不能輸了,不然就要丟皇上和朝廷的臉面了,所以說他們最討厭跟江湖人打交道了。

他們御前侍衛講究的是合作,是同進同退好不好?又不是混江湖,不講究個人主義。

鄭二找到鄭大,低聲問道:“大哥,我們要不要上擂臺?”

“白一堂又不出手,我們上擂臺有什么用?而且你打得過那些御前侍衛嗎?”

鄭二憤憤,“難道就這樣放過白一堂?他好容易才出現。”

“他有朝廷撐腰!”鄭大說到這里也幾欲吐血,白一堂明明被朝廷流放,按說他們才是對立的,結果他竟然投靠了朝廷。

他們這些江湖人唱的是自由自在,可誰敢真的與朝廷作對?

更何況他們鄭家堡雖在江湖上混,但更是地主鄉紳,得罪了朝廷,他們更不好過。

所以鄭大只能咬牙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白一堂偷過那么多官吏士紳,得罪的人可不少,我不信皇帝能護著他一輩子。等他把金銀財寶交完了,且看他下場如何。”

“那兵書怎么辦?”鄭二道:“這都快成了爹一個心病了,他現在還躺床上呢,要是能把兵書買回去他老人家說不定會高興一些。”

鄭大咬牙切齒的道:“我們買!”

鄭家堡手腳不干凈,之所以安然無虞就是因為跟上任知府交情不錯,但那交情是用錢堆出來的。

他們勞心勞力,費盡心機,還承擔了各種風險賺了錢,到頭來卻要分給對方那么多,還有底下的大小官員全都拿他們鄭家堡當錢袋子,歸根結底還不是他們鄭家無權無勢?

可惜他們家的孩子都不是讀書的料,留下的拳法也一般,在武林中出不了頭,在朝堂上更沒有說話的位置,所以他爹才想著以武入仕,其實他們家的拳法放在江湖上不怎么樣,但在民間和軍中卻很不錯了。

再有兵法相佐,出人頭地大有可能,等他們有了權勢,自然不會再任人宰割。

鄭大在這一刻無比理解他老爹,如果他有權有勢,這些江湖人,這些侍衛還敢用那種輕蔑鄙夷的目光掃視他們嗎?

鄭大轉身就走,“走,我們找白一堂談一談。”

“他會把兵書賣給我們嗎?”

“哼,他在客棧里那么撩撥我們,目的不就是為了激我們買兵書?放心,他現在已經鉆到錢眼里了,必定愿意,只是錢多錢少的問題罷了。”

鄭二更憂慮了,“大哥,我們家里已經沒多少錢了。”

這次壽宴辦得太失敗了,壽禮沒收多少,卻把家里的現銀花了不少,現還欠著不少錢呢。

這兩天時有鄉親拿著單據上門結賬,而今這個孫知府并不太喜歡他們鄭家堡,所以他們并不敢像以前那樣直接把人趕走,等手上寬裕了再付賬。

鄭家堡家底還是有的,只是現銀沒多少了。

提起壽宴鄭大更恨,怨聲道:“他不是說用東西交換也可以嗎?現銀留著,咱用東西換!”

鄭家堡曾經是土匪,家里收藏的好東西可不少。

從開封到汝寧車程只需三天,快馬加鞭也就兩天時間,但其實信息傳播要比快馬還要更快。

所以這邊擂臺才開始不久,白一堂出現在開封,并帶了大量箱子的消息便已通過特殊渠道送到了汝寧袁善亭手中。

這讓剛要收拾行李,決定明天啟程去雅州的袁善亭吐出一口老血來,他顫著手指指向對面目瞪口呆的黎寶璐,咬牙切齒的道:“黎——寶——璐!”

黎寶璐回過神來,連忙放下茶杯解釋道:“我真不知道我師父來開封,我發誓!”

她是真不知道啊,而且她師父來開封干嘛呀,那兒肯定還有許多江湖人沒走,他會不會被圍毆?

黎寶璐也焦急起來,一把扯過他手中的紙條,見上面就一句話,立時著急道:“怎么就一句話,你們問緣閣也太不敬業了,我師父在開封干嘛了他們也不說,還有,他有沒有引起江湖公憤被圍毆也沒寫……”

看到黎寶璐急成這樣,袁善亭突然就好受多了,他把紙條扯回來,面無表情的道:“這是昨天一早傳出的信息,當時白一堂剛到開封,能傳出多少話?”

黎寶璐“砰”的一聲站起來,轉身就走,袁善亭就在她身后冷冷的道:“你現在趕去開封也來不及了,你知道開封府還留有多少人嗎?白一堂一人入城就如同羊入狼群,想要脫身,哼。”

咦?

黎寶璐身子一頓,誰說她師父是一個人入城的?

紙條上說他師父帶了大量的箱子,黎寶璐摸了摸下巴,帶那么多箱子不得讓人抬呀!

而且以她對師父的了解,他根本不可能明知開封有險還往里闖,那不是傻子才干的事嗎?

她師父雖算不上英明神武,但也不會做這種傻事。

黎寶璐焦躁的心一靜一緩,冷靜下來后便想得更多了。

所以她師父到底跑開封干嘛去了,箱子里裝的是啥?

黎寶璐眼皮直跳,直覺要有大事發生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