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散播

白一堂又丟一粒銀子給他,問道:“鄭老爺吐血,鄭家堡的壽宴散了,那這開封府還有江湖人嗎?”

小乞丐激動的抱住銀子,狠狠地點頭,“有,還有好幾撥人沒走呢,貴人老爺要找他們嗎?小的可以給您送信。”

“他們都住哪兒?”

“鄭家堡,還有城里的客棧,城外的城隍廟和一些農家里也借住了一些,當時來的人太多了,開封府的客棧也住不下這許多人,不少人便住在鄭家堡或城外。”

白一堂譏諷的一笑,他是老江湖了,這話不過是說的好聽,真相不過是他們沒錢住店,至少住不起城里的客棧。

江湖并不是俠氣萬丈,叫著大俠,行的卻不一定是俠事,就是他,也不認為自己做的便是俠義之事,不過是對不對得起良心罷了。

白一堂解下錢袋,倒出一把碎銀拋了拋,小乞丐的眼睛都直了,眼珠子隨著銀子上下起伏,見白一堂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便機靈的拍著胸脯道:“貴人老爺有事但請吩咐,小的即便是赴湯蹈火也為您完成。”

“不用你赴湯蹈火,你只需幫我通知還在開封的江湖人,告訴他們一聲白一堂在緣來客棧等著他們,想要兵書的只管來,遲了可就沒有了。”白一堂把銀子拋他懷里,淺笑道:“去吧,本貴人老爺在這兒等你回來。”

小乞丐接住大半的銀塊,有的則滾落在地,他立刻蹲到地上去撿,全都扒拉進懷里后對白一堂討好恭敬的笑道:“貴人老爺放心,今日落日之前我一定把您的話都通知到每一個江湖人耳中。”

小乞丐抱著銀子在路中間“嗷嗚”的嚎了一聲,附近的巷子街角立即奔出一群小乞丐,小的只有三四歲,大的有十三四歲,一群衣衫襤褸的小乞丐瞬間把那小乞丐圍了起來,大家伙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說了一陣。

不到一刻鐘便各自散開朝各個地方散開,而小乞丐懷里的銀子也早不見了。便是才三四歲的那個都邁著小短腿磕磕巴巴的往一個地方跑去。

白一堂看著他們的身影有些恍惚,其實他曾經也是一個乞丐,不過他對此沒有記憶便是了。

這一切都是師父告訴他的,師父說他見到他時,他便是在乞丐堆里,兩歲的娃娃卻還不會走路,因為饑餓,他的頭特別大,四肢特別短小,他力氣不足以支撐整個身體,所以兩歲了還不會走路。

但他會爬,動作特別靈活。

師父說當時他不過是暫時在城隍廟里避雨,因為才從城里出來,身上的干糧還是熱乎的,那場雨從早上下到中午,他把酒喝光后就忍不住掏出充作干糧的燒餅,當時他正趴在角落里努力扒著地上的爬蟲往嘴里塞,收留他的老乞丐并不管他,只把碎菜葉子放進水里煮,想要給他做一頓午飯應付過去。

可他聞到了那香香的燒餅味,兩歲的小乞丐還不會看人眼色,只有本能,本能讓他從地上爬起來,蹭蹭蹭的爬到了師父腳邊。

師父不止一次的跟他感嘆過,說他從未看過這么一雙清澈透亮和水潤的眼睛,當時他心中巨震,等回過神來時便已經把孩子抱自己懷里,那燒餅也喂到孩子嘴邊了。

師父每每提起此事都笑罵,“你小子一點還不害臊,我只是把燒餅遞到你嘴邊你便整個都抱過去,心安理得的窩在老子懷里啃燒餅,吃完了還不算,像只小狗一樣圍著我轉悠,不斷的在老子身上爬來爬去,不然老子也不會知道你根骨奇佳,還起了收你為徒的念頭。”

凌天門歷代只收一徒,只有他師父例外,收了三個徒弟,不是他想壞凌天門的規矩,而是因為他心軟。那心比歷代的祖師爺都柔軟,所以才會買下師兄師姐,收下他。

白一堂看著那矮墩墩的小乞丐拐過街就不見了身影,目光卻沒收回來,把凌天門交出去是對是錯,師父會不會被氣得冒出來,后悔將凌天門交到他手上……

這些他不是沒考慮過,對于自己的決定他也不是沒懷疑過,但,他就是厭煩了,如果說十年前他還有復仇之心,留在瓊州上是為讓武功更上一層樓好為回去報仇,重振凌天門,那十年后他的那些仇恨及滿腔的雄心卻都平復了。

他不想一生都在復仇和被復仇中,也不再把天下蒼生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更不想讓寶璐將這個重擔接過去。

凌天門的精髓便是隨心,意隨心動,心如何想便如何做。他既然不再拘泥于過去,自然要隨心。

白一堂緩緩吐出一口氣,嘴角蘸著一抹冷笑,等處理完這里的事便跟徒弟討些銀子出去游山玩水,舒緩舒緩心情吧。

河山如此秀麗,我的一生怎么只能拘泥于一事中呢?

白一堂自覺自己在思考人生大事,所以表現得很是冷酷高大,但侍衛們卻不這么想,他們來回四五趟總算是把所有的箱子都搬完了,出來看見白一堂還翹著腿猥瑣的坐著,吸引了附近一大票大姑娘小媳婦的目光,他們立即感到不滿。

明明他們才是英武不凡,年輕俊朗的才俊,那些雌性怎么只看得見那老男人,看不見他們?

不錯,雌性,因為剛才一匹拉車經過的母馬還在白一堂跟前頓了頓,車夫抽了一鞭子才不情不愿的離開。

侍衛們表示那微微的一頓絕對瞞不過他們敏銳的偵查能力。

絕對不能再讓白一堂再坐在門口了,那會影響店家的生意的,這多不道德。

一個侍衛被推出來,他挪到白一堂身邊道:“白大俠,箱子都搬進去了,我們也進去吧。”

白一堂一臉憂郁的搖頭,輕聲道:“你們去吧,我再坐會兒。”

侍衛忍不住道:“您坐在這兒會影響店家生意的。”

白一堂掃了一眼借著看他不斷從客棧門口晃過來晃過去的大姑娘小媳婦們,點頭道:“是有些影響,回頭記得讓店家給我們打折,因為我他們增加了多少生意啊。”

關鍵是他沒錢了,剛才他最后剩下的錢都給小乞丐了,現在住店是暫欠著,根本沒交錢。

押金也沒有。

客棧掌柜也沒跟他們要,因為這些人一看就不差錢,能少了住店的錢嗎?

所以他特大方的送了好些下酒菜,有了下酒菜就得買酒喝呀。

白一堂道:“雖然我們很快就要有很多錢了,但能省還是得省,回頭這筆錢都要捐給百姓的,我們少花一點,百姓就能多得一點。”

看了眼侍衛們為了佐下酒菜點來的好酒,搖頭道:“這酒一壇要二兩,可以救饑荒中的百姓一百個人,你們這一壇酒喝下去就是一百條人命啊。”

正端了酒壇子要分酒的侍衛們已懵,倒也不是,不倒也不是。

圓臉小侍衛瞪圓了眼睛道:“我不信,二兩銀子能救一百人?”

白一堂翹著腿,靠在椅子上道:“我這還是往少了說呢,現如今中等的白米要二十文一斤,二兩銀便是一百斤,人餓得快死時只需一捧米熬得軟爛下肚,讓腸胃里有了東西便能活過來。一日只需二兩米就死不了,一斤能讓他們活八天,八天后說不定他們就能走出荒地,或是得到了救濟,可不救活了一個人?要是換成下等米,或是用米和糠混合,或是黑白面相混,那買的更多,可以救的人也更多。”白一堂瞥了他們一眼道:“如今咱吃住行用的都是賣書得來的錢,都是百姓的救命錢啊~~”

侍衛們喝不下了,紛紛看向掌柜。

本已聽呆的掌柜立即回神,叫道:“客官們,這拍開封泥的酒咱店可不能退。”

侍衛長一思索便揮手道:“算了,這錢我來付。”想了想又道:“我們的房錢我也都包了。”

白一堂感嘆的看他,“大人真是愛民如子啊。”

侍衛們都有些臉紅,他們全都是御前侍衛,家境不說特別富貴,但也絕沒有差的,從小便呼奴喚婢,還是頭一次知道他們一壇二兩的酒就能救一百個人的性命。

以前他們還因為白一堂的地位和職業瞧不起他,現在卻隱隱有些羞愧起來。

一羞愧人就容易犯糊涂,圓臉小侍衛微紅著眼眶看著白一堂道:“白大俠,既然這些錢對百姓如此重要,那我們還是不要動用為好,不如你的食宿我們也全都包了吧,賣書得的錢全都給百姓。”

白一堂不翹腿了,挺直了脊背端坐起來,看著小侍衛感嘆道:“好人啊!”

侍衛長根本阻攔不及。

他們家是不缺錢,但他們缺呀!

每個月的月例只有那么多,出門在外要想不受委屈,錢就不能省,他們包自己的花銷已經算大了,再包白一堂的,回到京城他們最起碼要喝兩個月的西北風!

圓臉小侍衛沒成親,沒有他們的煩惱,他屁顛屁顛的跑到白一堂身邊蹲下,仰頭問道:“白大俠,你們凌天門在江湖上的地位不低,干的又是劫富濟貧的活兒,那經歷一定很傳奇,你給我說說你們都是怎么干的唄,比如你咱就知道那官是貪官?”

白一堂又靠回了椅子翹起了腿,道:“一看你就是沒吃過苦,沒經過事兒的,是不是貪官只問三種人便知道了。”

“哪三種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