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收攏

紫蘿白著臉不說話,顧景云淡淡的看著她,眼神漸漸鋒利起來,威壓如同一塊大石般壓在她身上,紫蘿臉色慘白,匍匐在地。

就是一旁的紫衫都被壓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她顫著聲音道:“這,這都是下人間私下傳的,奴婢們見表太太突然不見了,一時迷了心竅,這才以為表太太被妖魔鬼怪抓走了。”

“那你們私下都有哪些傳言?”

紫衫躊躇,她像去看一眼紫蘿,但在表公子的目光下她沒敢轉動眼睛,最后只能無奈的道:“有人說主宅都建了八百余年了,這里頭不知送走多少主子,總有心有不甘不愿去投胎的,以前主宅里有人住,客來客往,陽氣足,那些怨鬼即便心有不甘也不敢作亂,但現在主宅都荒廢多年,就是五爺五奶奶他們也只敢住在毗鄰外道的西南角。”

紫衫顫著聲音道:“之前奴婢在剪燈花,拿剪刀時表太太明明還在軟榻上坐著,而紫蘿在小廚房里撿點心,那廚房門口就對著這邊,要是有人出去她必看見。可就在我剪燈花的那么一小會兒功夫表太太就不見了,而紫蘿又說她沒看見人出去,進門時只覺一陣風鋪面而來。”

她摸著眼淚道:“風只有從門外往里吹的,哪有從里往外吹的?而且表太太的鞋子還在地上了,所以,所以我們才誤以為表太太被抓走了。”

顧景云低頭去看地上的繡花鞋,黎寶璐腳一縮,將臟兮兮的小腳藏在裙子底下,好像這樣一來那個光著腳往外跑的人就不是她。

紫蘿見紫衫什么都說了,便接著道:“此事是奴婢們大驚小怪,驚嚇了表公子和表太太,奴婢們愿領罰。”

紫衫嘟了嘟嘴,怎么是她們嚇人呢?明明是表太太嚇唬她們,不過表太太到底是什么時候跑出去的,怎么她和紫蘿一點也沒發現?

“怨鬼的傳聞是只在你們二房的下人中流傳,還是整個秦家村的下人都在傳?”

紫蘿拳頭不由一緊,抖了抖嘴唇,在顧景云的迫視下還是不由低下頭道:“整個秦家村都在傳。”

“難道就沒人傳到主子耳邊?”

紫衫也感覺到了不對,縮著脖子不敢說話。

見紫蘿臉色慘白,搖搖欲墜,黎寶璐便輕咳一聲,柔聲問道:“可有人因傳這些流言被處罰?”

“有,”紫蘿低聲道:“各房都有被處罰的下人,便是二房也被發作了好幾個,雖將流言壓下了一些,但大家私底下還是會傳。尤其是遇上陰雨天氣時,大家總覺得主宅里陰氣森森的,好似有人在里面哭。所以族長才做主開放了大花園,讓秦家村的人去游玩,增加一些陽氣,讓那些鬼怪不敢出來嚇人。”

顧景云意味深長的道:“只要陽氣夠就行了嗎?”

紫蘿和紫衫連連點頭,道:“是啊,只要陽氣足夠就行,傳說鬼怪最怕人的陽氣,有人多的地方它便不敢出現。”

顧景云起身,有些失望的彈了彈衣袍道:“你好好玩,我去書房了。”

黎寶璐跟他揮手,“拜拜!”

顧景云不理她,徑直走了。

紫蘿和紫衫呆呆的,不知道表太太這個動作配這兩字是啥意思,黎寶璐也沒解釋,而是跳下軟榻將倆人扶起來,“快起來吧,不就是跑出去一會兒嗎,瞧把你們嚇的。”

紫蘿低垂著頭不說話,相比于對鬼怪的恐懼,她更怕表公子,因為鬼怪不一定會殺她,但若是惹了表公子,想到剛才表公子那道冷淡的目光,紫蘿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紫衫也怕顧景云,不過她神經粗些,見顧景云走了,而黎寶璐性格溫和,她便很快恢復過來。一恢復便見黎寶璐光著腳丫子,她“哎呀”一聲,忙把黎寶璐往榻上推,“表太太,您怎么能光著腳在地上走?這會兒可是冬天呢。”

紫蘿也很快回過神來,轉身跑出去,“奴婢去打熱水給您洗腳。”

倆丫頭圍著黎寶璐團團轉,而此時書房里,顧景云正在打量莫忘和秦斌。

倆人看到顧景云進門便雙雙跪在地上,等到顧景云在上位坐下叫起他們才爬起來。

“我來前舅舅給了我一份名單,都是當年有意回歸之人的名冊,你二人的名字便在其中。只是我來秦家村也有一段時間了,更是把舅舅平反之事宣揚開來,直到今日你們才上門,我以為你們已經不想回來了。畢竟當奴才再好也沒有做良民好。”

倆人又立即跪下,一邊請罪一邊解釋道:“奴才等在公子入村那日便想來拜見了,只是村里各個路口都被人把守著,要想過主宅來根本不可能,而近日公子出入也都有人跟著,所以……”

顧景云淡然的問,“所以是秦氏的人攔著你們不讓你們見我?”

秦斌道:“也不是所有人,大部分都是先前經營田地及鋪子的人家干的,其余人等或是礙于情面,或是不愿趟這趟渾水便視而不見。”

“那今日你們又是怎么來到主宅的?”

“小的打聽到族長要召集眾人商議過繼嫡支的人選,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轉移,對過往的人員車輛檢查便沒那么嚴格了,小的和莫忘便買通了一個給二房送菜蔬的同族,偷偷藏在菜筐里混了進來。”

秦斌并不是奴籍,而是秦氏族人,但他是偏支旁系,日子過得很清苦,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家子嗣明明很繁盛,也沒不良嗜好,偏日子越過越窮。祖上留下來的田產到他父親那代時全花光了,沒辦法,他們家只能佃田地來種。

但他們有田有地的時候日子都不好過,更別說沒田沒地的時候了。

好在族學對族人是免費的,雖然需要自己購買書本和紙墨筆硯,最起碼不用束脩,甚至還包每日的午飯。

若是成績好,每期末考試能拿前面的名次還有獎金。

而像秦斌這樣貧困的家庭家族每年還會補助一些,他便是靠著這些補助和人買了二手的啟蒙書籍進族學念書的。

秦氏除了田地多便是書本多了,幾乎是家家戶戶都有啟蒙的書籍,想要買一套二手的啟蒙書很容易。

而秦斌還很努力,又機靈,上學時就偷偷的幫不愛學習的有錢同窗做課業換些零用錢。

可惜越到后面,讀書所用的錢便越多,他讀了四年,將所有的字認完,又學了些實用的算術后便不去上學了,而是去嫡支應聘當管事。

嫡支和旁支不一樣。

旁支子嗣豐茂,家中的產業交給自家子孫打理都不夠的,哪里還會用同族?

但嫡支幾代單傳,偌大的家業只靠一人支撐著,世仆雖然好用,但有些生意,有些事情是世仆不好出面的,這便需要到他們。

許多和他一樣家境貧寒的偏支子弟最愛到嫡支去謀職,若是做得好,年老之時嫡支會放出一些產業來送他們,算是獎勵他們這些年來的盡心盡力。

秦斌便是奔著這些去的。

秦氏在汝寧的確是望族,但望族之中也是有窮人的,二房的太太江氏嫁進來時二房的情況已經好轉,所以她從不把這些窮困的秦氏族人放在眼里。

她卻不知道消息最為靈通的便是這些明為主子,身份不俗,卻又窮困潦倒,不得不依靠給各房送菜,送野味和種樹植花的同族。

秦斌從這些同族那里知道了族里要商議給嫡支選擇的繼子,還買通了給二房送菜的族兄秦賴子,偷偷的混進來。

秦斌小心的看了一眼顧景云,低聲道:“小的聽說族老們打算選出十個十歲以下的孩子來,開春后便送到京城,一邊和老爺培養感情,一邊讓老爺考校他們,要是滿意過個一兩年便能過繼。”

顧景云意味深長的道:“你的消息倒是靈通。”

秦斌道:“因嫡支過繼是大事,并不是二房或哪一房可以說了算的,所以家中有適齡孩子的族人都通知到了,想要打聽到消息并不難。”

顧景云淡淡的點頭,問道:“那你們來找我是已下定決心了嗎?”

顧景云看著他們道:“你們應該知道,嫡支最容不得的便是背叛,而短期內我舅舅不會回汝寧,你們只能自己在汝寧對抗這些人。有多艱難便不用我贅述了,我只說一句,產業交到你們的手上后我幫不了你們,虧了,你們知道我嫡支的規矩,若賺了,”顧景云盯著他們道:“別的承諾我給不了,秦斌,待你年邁老去給你一份產業,或是讓你孫子入京讀書我還是辦得到的。莫忘,你再簽訂賣身契想要再自贖是不可能了,不過我同樣可以承諾給你孫子一個機會,若他們真有本事科舉出仕我不介意幫一把手,若無本事,我也可以送他一份產業。”

秦斌和莫忘眼里都閃著亮光,激動的跪到地上道:“愿為老爺效勞,愿為公子效死!”

他們冒著危險前來,一是念情,二不就是因為嫡支的重情重義和豐厚的獎勵嗎?

可他們沒想到表公子會這么大方,竟是承諾給他們孫子一份青云之路。他們的孫子要是真的能考中舉人,那他們家不也可以改換門庭,光宗耀祖了嗎?

特別是莫忘,他激動得幾乎要流下眼淚來,他是世仆,往上數七代都是奴才,要是他孫子真的能當官……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