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心思落空

江氏的孫子都比顧景云大了,所以顧景云和黎寶璐到秦氏主宅坐下時,后面一白頭老翁便領著二三十個老年人,中年人和青年人與倆人行禮,口呼:“見過表叔,表嬸。”

顧景云含笑點頭,“侄兒們請起。”讓二林把準備的表禮一一發出去。

這一行人井然有序的退出去,一個中年男子便又領著七八十個人進門,上過而立,幼不及三歲,顫顫巍巍的爬過高高的門檻,跟著前面的大人一起似模似樣的行禮,奶聲奶氣的叫道:“見過表叔祖,叔祖奶奶。”

黎寶璐心內狂抽,柔聲道:“好,好,好,乖孩子,孩兒們快起來。”

行禮的中青年們:……

顧景云眼中閃過笑意,等這一行人退去,一個少年便領著十來個孩子上來,仆人們忙把蒲團拿出,十幾個孩子跪下朗聲道:“見過曾表叔祖,曾表叔祖奶奶。”

“快起來,快起來,”黎寶璐拉住一個肉圓圓的團子,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臉頰道:“可心疼死曾祖奶奶我了。”

饒是見多識廣的江氏也忍不住眼角一抽,將孩子從她手里解放出來,笑道:“弟妹喜歡孩子就趕緊生一個,到時讓表弟好好教,說不定又出一個狀元,到時一門父子雙狀元才是美名呢。”

黎寶璐低頭羞澀的笑。

“房間都給你們準備好了,”江氏笑道:“我領你們去看看,若有什么不滿意的告訴表嫂,表嫂再叫人給你們改。”

給顧景云他們安排的客房就在主宅偏南的一個院子里,顧景云一路觀察,看到西南角一處院落有仆婦把守,顯然有人居住,他不由停下腳步笑問,“三表嫂,這主宅有人居住?”

三表嫂心一提,面上帶著笑道:“這是你五侄兒住的,自從你三表哥把這主宅從衙門里贖回來便一直空置,只叫仆人打理不至于荒廢。我們本想一直留著等九叔回來的,可前幾年你五侄兒成親,家中房屋不夠,我便自作主張讓人把這西南一角的院子收拾出來給他住,等我們家建好了新房再讓他搬回去。”

顧景云笑著點頭,“成親是大事,的確要鄭重些,我回頭會和舅舅舅母解釋的。家中晚輩能用到舅舅舅母的幫襯,他們會很高興的。”

“不過,”顧景云話鋒一轉道:“雖然當年被抄的田地及房子多被族人贖回,但該清的賬還是要清,總不能叫衙門白占了我們族人的便宜。”

江氏滿臉笑容的點頭,“正是呢,你三表哥迂腐,覺得不能再讓國庫費錢,不占那點便宜。既是自家贖回的便內部歸還才行,不用再過衙門一道手,可正如你所說,此事涉及的族人眾多,總不能白叫衙門占便宜,不然那些贖金還不知便宜了誰呢。”

顧景云點頭,“正是這個意思。”

江氏把小夫妻倆送到客院便告辭,“你們先休息,一會兒用午飯時我派人來叫你們。”

又點了兩個丫頭道:“你們這次來的匆忙,竟然連個丫頭都不帶,生活上難免不便,這是表嫂身邊的紫衫和紫蘿,你們先使喚著,回頭我再給你們備幾個得用的丫頭。”

黎寶璐婉拒,“多謝三表嫂,只是我和夫君并不會久留,安排來的丫頭也用不了幾天,不如我先用著紫衫和紫蘿,只是搶了三表嫂的人,還希望三表嫂不要怪罪才好。”

“你愿用她們是她們的福氣,我求之不得呢,”江氏笑吟吟的道:“又怎么會怪罪呢?”

江氏把兩個丫頭留下便告辭離開,院子里還有聽從號令的粗使仆婦,黎寶璐將人送到院門口,等人走遠了才回身。

紫蘿跟在黎寶璐身后,紫衫已經手腳伶俐的去給顧景云泡茶了。

顧景云和黎寶璐都沒想在這里久住,即便這主宅是秦氏嫡支的房子,所以他們只帶了兩套換洗的衣物和一些日用品。

在袁善亭和蘇安簡看來,只是住兩天便準備這許多東西也太龜毛了,但于秦氏的人看來,顧景云和黎寶璐的行李都太寒酸了。

紫蘿看到那三個包袱后便對紫衫使了一個眼色,客人的東西這么少,她們得去江氏那里報備,再多拿一些東西才是,不然豈不是怠慢了貴客。

顧景云喝了一杯茶便站在窗口望著外面不言不語,黎寶璐就纏著他道:“聽說這主宅建造已有好幾百年了,你帶我去參觀參觀好不好?”

顧景云笑道:“便是有好幾百年,隔些年也需要修繕,你想看到幾百年前的樣式卻不可能了。”

“那我也想去看看,若有好玩好看的地方回京后也可以和妞妞說,這可是她的家,怎么能一點兒不知道呢?”

顧景云便讓紫蘿和紫衫帶路去參觀。

紫蘿猶豫道:“表公子,主宅里除了議事廳和大花園,其他地方都鎖起來了……”

顧景云含笑道:“沒事,我們便去大花園里看看就好。”

議事廳便是剛才他們坐著接受秦氏后輩請安的地方,不用再去一趟。

紫蘿和紫衫見貴客堅持,而大花園并不是什么機密地方,家里的主子們也時常去那里玩,所以只略一猶豫便在前面帶路。

大花園就在西北一角,占地非常寬廣,他們從南角的客院拐入主道,往下走兩個路口便拐彎,迎面便是一道月亮門和一面鏤空的墻屏,墻內有綠樹探出,明明已入冬,卻讓人有一種春意盎然之意,從鏤空的墻面也可窺見里面的綠意。

穿過月亮門看見的便是一座峰巒疊翠的假山,流水潺潺的假山上一瀉而下,流經假山石落入底部的溪溝,繞著假山轉了半圈后便遙遙而去。

順著水聲繞過假山,眼前豁然開朗,綠色的樹木,多彩的花朵爭先恐后的涌入眼底,不見一點冬季的蕭索。

見黎寶璐驚訝,紫蘿便解釋道:“汝寧冬季來得遲些,現在天氣還暖和,因此這些花都還好,再過二十來天,等下雪了,大花園里的花就少了。”

“那也很漂亮了,”黎寶璐笑道:“在冬季能培養出那么多姹紫嫣紅的花來,家里一定有很能干的花匠吧?”

紫衫與有榮焉的道:“府里的花匠是世代的手藝,自然好,但也有賴花園里的花房,那里溫度適宜,花草可以不斷的供應,所以即便是冬季各房的花也不會少的。”

“哦?村里住的房頭都有嗎?”

紫衫掩面而笑,“當然不是,奴說的房是指我們二房的各位爺,這花房現在……”

“紫衫,”紫蘿暗暗瞪了她一眼,對黎寶璐笑道:“表太太不知,這花房一直是我們夫人拿錢供著,不過花房里出了新花都會給族親們送一些,或是邀大家來共賞,一會兒表太太可以去花房看看,選幾盆自己喜歡的花回房擺著,冬日里看著也舒爽。”

黎寶璐微微頷首,沒有再追問。

而此時江氏剛回到她家。

二房的祖宅距離主宅不遠,坐車只需一刻鐘便到,下了馬車她就直接進正房,托口有事要忙的秦承宇正背著手站在窗口發呆。

江氏把下人都打發下去,親自給他倒了一杯茶,把她接待顧景云和黎寶璐一路的言行對答一一說了,末了嘆氣道:“我一會兒就讓人給老五收拾院子,爭取在他走前搬出來。”

主宅一直是秦氏嫡支的住所,當年他們提前收到秦信芳的信,知道朝廷有可能抄家,他們便提前把主宅的府庫給搬空,挪到了族里的公庫之中。

這也是秦信芳的安排。

但緊急之下總有許多東西搬不走,果然,沒幾天縣衙就來人抄家,好在他們秦氏一直是汝寧望族,上令又只針對秦信芳一房,因此打點過后衙役只意思意思的將大門一鎖,貼上封條就了事,并沒有損壞里面的東西。

而待到秦信芳被流放的消息傳出,縣令對秦氏更是優待,因為秦信芳犯的是謀逆之罪,皇帝卻只流放他,連本族都沒牽連。著意味著這事有貓膩,而秦信芳榮寵還未斷,所以他不敢太過。

不僅當時的縣令這樣想,便是秦氏族人也這樣想,所以家族從公中出了一筆錢把被抄的主宅和田地贖回,因為是被抄之物,縣令又念情,汝寧城內也沒人敢跟他們秦氏爭,所以花的錢很少。

秦承宇當了族長,但族里依然沒人敢怠慢嫡支,田地租給佃戶耕種,所得分成三份,一份放在公中,算是還贖買的支出,一份放在族學,支持秦氏的教育事業,還有一份則有秦承宇及幾位年長之人共同拿著,是留給嫡支的。

而主宅也一直有人打掃,大家都在等著秦信芳回來。

但一年過去,兩年,三年都過去了,皇帝的氣明明消了,但只要有人給秦信芳求情不是被拉出去打板子便是被奪官。

慢慢的,不僅外人知道秦信芳只怕一輩子都只能呆在瓊州,就是秦氏族人對嫡支的回歸也不抱希望了。

這種情況下,那些被贖回來的田地和房子就變得棘手起來,開始有人提議分田分地分房子。

十五年下來,那些用公中銀子贖回來的田地房子早分給族人完了,只有主宅沒人敢動。

因為那意味著嫡支的威嚴,秦氏的榮耀,秦承宇和江氏早就想搬進去了,然而他找人旁敲側擊過幾次,族中的長輩們全都竭力反對,即便嫡支不可能回來,主宅也不是二房可以肖想的。

直到三年前,族里的長輩陸續病逝,如今留下的輩分比秦承宇高的只有四房的老祖宗,但他年紀也很大了,早上剛吃過早飯,過半個時辰再問他他可能就記不住自己吃過什么了。

所以秦承宇才敢讓他的小兒子趁著成親大喜,借口自家房屋不夠住進主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