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試探

黎寶璐覺得此時申辯自己不是師父的徒弟已經沒有意義,因此特別誠心的抱拳回禮道:“袁大俠謬贊了,我可是好幾次都差點被袁大俠發現,而這次兩位之所以回轉只怕也是袁大俠發現了不妥吧。”

袁善亭對他的恭維很滿意,微微頷首道:“不過是突然想起他們曾說過的一句話,直覺不對這才回來查看一番。”

他看向一旁的顧景云,猶豫著問道:“只是不知顧公子與他們有何仇怨,竟讓他們路上設伏。”

顧景云漫不經心的道:“哦,大概是因為我舅舅是秦信芳,而我不巧又做了太子的老師。”

袁善亭和蘇安簡悚然一驚,難怪顧景云之前會說黑罕他們抓他是為了換韃靼五王子。

以顧景云這個身份,哪怕最后換不來韃靼五王子,增加韃靼的談判砝碼卻是夠夠的。

江湖人也愛國,甚至他們的愛國之情不會比普通百姓和官吏們少,因為顧慮更少,所以更加純粹。

袁善亭和蘇安簡幾乎是立即要動手殺了黑罕,顧景云攔住他們道:“他們還有用,不必急著殺他們,還是先押回汝寧城吧。”

袁善亭這才把人押出山林,他的屬下們正團團圍著兩輛馬車,車上的一個青年正滿頭大汗的對他的屬下團團作揖,求他們進林子找人。

黎寶璐看見趙寧這么狼狽便輕咳一聲,沖他招手道:“乖徒兒,你師父和我都沒事。”

趙寧見到完好的老師和師娘,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氣,眼淚稀里嘩啦就往下流,“都,都是學生沒用,師娘,你覺得我現在學功夫還來得及嗎?”

“別,”黎寶璐一臉恐懼的道:“我怕把你練折了。”

趙寧一臉茫然。

“你骨頭太硬,年紀太大,”顧景云掃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踩上二林放下的凳子踏上馬車,悠悠地道:“骨架已成型,再想練武千難萬難,你的路在科舉上,又不是要闖蕩江湖,習武干什么?”

說罷撩開簾子坐進馬車,黎寶璐連連點頭,安慰般的拍著他的肩膀道:“不要灰心,下輩子投胎后就趕緊來找你師父和我,到時我們一定教你。”

趙寧:……

袁善亭輕咳一聲,吩咐屬下,“順著官道向前,將路上的尸體拖來。”

又指使兩個屬下給黑罕和會蘭簡單的上藥止血包扎,既然不想把人弄死,那就得把傷口處理好來,不然光流血就能把人流死,黎寶璐扎的那幾個血洞可不淺,此時倆人的臉色已經青白。

等收攏好尸體,一行人這才重新上路。

黎寶璐笑瞇瞇的謝過袁善亭和蘇安簡便爬進馬車打坐恢復內力。

顧景云坐在一邊守著她,等進入汝寧城后他才撩開簾子出去,“子歸,你帶著我的帖子把黑罕和會蘭押到汝寧縣衙,交由汝寧知縣審理。二林,你去秦家村,就說今日天色已晚,我便不進村了,明日再去拜會族長和幾位長輩。”

趙寧和二林躬身應下,接過帖子便退下。

顧景云這才看向袁善亭,拱手作揖道:“不知袁大俠是要住哪里,若沒有去處不如和我們同住一家客棧,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還請袁大俠蘇大俠給顧某一個相報的機會。”

“那我們便叨擾了。”

一行人包了一家客棧住下,袁善亭本想找黎寶璐打探一下白一堂的情況,誰知這小夫妻倆轉身就讓小二準備熱水,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

袁善亭盡量不讓自己往歪處想,因為無所事事,干脆就和蘇安簡叫了些酒菜邊吃邊等。

顧景云和黎寶璐身上都沾了鮮血,加上泥土草屑和汗漬,別說素有潔癖的顧景云,便是黎寶璐都受不了。

所以他們進客棧的頭一件事便是沐浴梳洗。

等夫妻兩個洗了澡,洗了頭,又互相幫著擦干頭發,一身整潔的從房里出來時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后了。

袁善亭和蘇安簡不僅吃飽喝足,他倆把窗外的汝寧街景都看厭煩了,連趙寧都帶著順心回來吃晚飯了。

看到夫妻倆人出來,袁善亭憋了憋還是沒憋住,“顧公子好興致。”

顧景云有聽沒有懂,他只是微微蹙著眉頭上下打量他們,半響沒說話。

只不過落座時特意離他們遠了些,黎寶璐知道他有潔癖,為了不讓袁善亭他們誤解,她便坐在兩者中間,距離不遠不近,恰到好處。

趙寧過來回話,“先生,應知縣已將黑罕及會蘭下獄,并向上級匯報,審理還需一段時日,其他刺客的尸首也交予縣衙處理。應知縣想要前來拜訪先生,學生給推了。”

顧景云點頭,“事關重大,我稍后會親自上門拜訪知縣的。你今日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

趙寧掃了袁善亭和蘇安簡一眼,雖然他來得晚,不知這群人是怎么又返回來了,但看老師和師娘淡定的樣子便知他們這邊不會吃虧,因此放心的回屋洗漱去了。

趙寧和順心一走,整個客棧的二樓就只剩下顧景云黎寶璐和對面的袁善亭及蘇安簡,袁善亭的屬下很乖覺的退出二樓,沒有打擾他們。

袁善亭給黎寶璐倒了一杯茶,笑道:“這些飯菜都是小二才送來的,也不知合不合顧公子及夫人的口味。”

黎寶璐道:“我們不挑食。”

“我還以為官宦之家出來的人講究都多呢,看來倒是我的誤會了。”袁善亭微笑的刺探道。

黎寶璐卻大大方方地笑道:“都說問緣閣消息靈通,看來也只局限于江湖,我和夫君祖上雖然都是當官的,卻都出生在瓊州,長在瓊州,流放之地可沒有這么多講究,能吃飽飯就不錯了。”

袁善亭和蘇安簡一呆,將他們下面要問出來的刺探全堵上了。

他們想知道白一堂是否真的收了眼前的小娘子做徒弟,還想知道她是怎么拜師的,白一堂又是怎么在流放瓊州的情況下教她武藝的,是不是他早就偷偷的溜出瓊州了,所以他們在廣州和雷州才堵不住他,除此外他們更想知道白一堂現在何處。

可沒想到黎寶璐一句話就把大部分的問題都解決了,如果顧景云和眼前的小娘子是在瓊州長大的,那一切都有了解釋。

袁善亭收起臉上的驚色,敬問道:“還不知女俠如何稱呼。”

這一刻黎寶璐不是顧太太,而是白一堂的徒弟,江湖人對女子的寬容度更高,他們很少給女俠冠夫姓相稱,大多是稱呼對方的名姓或稱號。

“承蒙袁大俠看得起,我姓黎,雙字寶璐。”

“黎女俠,不知可方便告知尊師的去向。”

“你們問緣閣是做消息生意的,這個問題可以作為我們對于兩位援手的回報嗎?”

袁善亭微微一笑,搖著折扇道:“黎女俠說笑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何來回報一說?若是不方便黎女俠不說也罷。”

黎寶璐嘴角微微一挑,道:“我師父久居瓊州,與中原武林隔絕多年,消息自然不如以前靈通,這次若不是我碰巧路過開封府,只怕我們師徒二人還不知道江湖俠士如此看重我師父。”

意思是說白一堂之前是真不知壽宴一事,白瞎了鄭家堡廣發請帖,花費了那么多銀錢做廣告。

這跟他們認知中的白一堂有些出入。

白一堂是他們的前輩,倆人雖都沒見過他,但對于他的傳說卻沒少聽,傳說中的他恩怨分明,嫉惡如仇,有恩報恩,有仇絕對報仇。

所以他們才敢那么自信白一堂在知道鄭家堡壽宴后會出現。

至于他會不知道鄭家堡壽宴這種可能他從未想過。

因為像白一堂這種江湖老油條即便是離開江湖日久,想要打聽消息也輕而易舉。

誰重入江湖的第一件事不是打聽最近江湖上有啥大事,這幾年的勢力變化和比較重大的事件?

鄭家堡的壽宴滿江湖都傳遍了,就連西域那邊的江湖人都能打聽到,白一堂要真有心打聽江湖上的事怎么會不知?

而他竟真是不知,這意味著什么?

這意味著白一堂厭世,已經不想再混江湖了,再看顧景云和黎寶璐的身份他們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怕白一堂是想金盆洗手了。

一代江湖巨擘要金盆洗手,袁善亭和蘇安簡皆復雜不已。

蘇安簡還罷,在他看來凌天門每代只傳一個弟子,干的又是偷盜這樣的事,實在上不得臺面,因此也只是感慨一番便丟開。

但袁善亭卻要復雜得多,問緣閣是買賣消息的,對于凌天門的來歷和做的事他知道的不少,因此現在心中噓唏不已,甚至對當年陷害白一堂的馬一鴻和苗菁菁都有些遷怒起來。

凌天門對武林和民間都有非凡的意義。

袁善亭聲音有些低落的問:“尊師是要金盆洗手嗎?”

黎寶璐搖頭,“我師父暫時還沒那個打算,”此時黎寶璐還不知道他師父把師門都賣給朝廷了,此時正拉著兩車書往開封來,所以微微挑著嘴角道:“不過我師父心胸廣大,生性豁達,并不想與某些陰險卑鄙的鼠輩計較,所以袁大俠可以放出消息去,讓他們安心,不必再這樣大費周章的算計我師父。”

袁善亭心道,只怕這話傳出去他們心里更不安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