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遇襲

黑罕往前奔了有兩刻鐘,勒住烈馬,與跑在最后的兩個漢人道:“劉大,劉三,這里可有小路通往汝寧?”

“有,”劉大沉聲道:“往前五里左右有一條小路拐進去,快馬三刻鐘左右可到汝寧官道,他們駕著馬車,速度必然不快,只要小路不堵塞我們就能在路上堵住他們。”

“很好,”黑罕冷笑道:“我們走!”

曲家村距離汝寧城并不遠,駕車只需三個時辰左右就能到,他們今天早上出來得早,午時前后就能到達汝寧城,所以為了舒適,二林一直勻速行駛,后面跟著的順心駕車技巧比不上二林,但只需跟著他走過的車軸印便不會太過顛簸。

一個時辰后,黎寶璐已經睡了個回籠覺起來,她撩開簾子,趴在窗口欣賞外面依然頑強生長的野花野草,吹著微風愜意不已,差點又睡過去了。

所以在察覺有異時已遲了,她坐回車里,放下簾子才面沉如水的抓住顧景云,同時與二林傳音道:“有人設伏,加快馬速沖過去,把順心他們那輛車甩下。”

又與順心傳音道:“別追我們!”

幾乎在她與順心傳音的同時,二林一甩鞭子,大喝一聲駿馬便疾馳而出,同時林中飛躍出幾條人影,全都是沖著第一輛馬車而去。

順心目瞪口呆,但也只驚詫了一下便當機立斷的繼續往前趕,趙寧刷的一下扯開車簾,便看到幾條黑影沖著先生的馬車沖去,臉色立時一變,“先生!”

他叫道:“快趕上去。”

順心握緊了韁繩,他牢牢地記住黎寶璐的話,沒甩鞭子,臉色蒼白的看著前面那輛馬車疾奔向前,很快便轉彎消失。

趙寧大怒,拍了他的腦袋一下就要奪過韁繩,順心就一腳把自家少爺踢回車廂,叫道:“公子,我們上去也只是添亂,還不如保住自己不給太太惹麻煩。”

趙寧這才稍稍冷靜下來,對,他怎么忘了,師娘是會武藝的,他跟上去說不定會拖累他們,可,可是他心焦,他不安怎么辦?

趙寧咬咬牙,道:“趕上去,二林的馬車要是出事了,好歹我們的還能用,快趕,不然我把你踹下去。”

順心咬著嘴唇不說話。

趙寧就伸腳踹他,“到底你是少爺還是我是?”

順心只能一甩鞭子加快車速,但他們依然沒趕上二林,轉彎時只遠遠的看到一個小黑點,二林趕的車太快了。

不,不僅一個小黑點,路上還躺了兩個黑點,馬車從黑點邊駛過時倆人才看到是兩具尸體,倆人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多看,立刻加快車速趕上去。

黎寶璐在黑影出現時,手心里便出現了兩顆六芒星,對方顯然是想活捉他們,只朝著他們的馬車撲來,黎寶璐聽聲辨位,氣沉丹田,小手一甩,兩顆六芒星急射而出,即將趕上馬車的劉大劉三躲避不及,一枚直接穿過劉三的脖子,一脈射進劉大的左胸,倆人從空中落下,在地上滾了四五圈才停下,卻再也爬不上來。

因輕功不好而離馬車還有一段距離的石古苦和徒單逃過一劫。

駕著駿馬在林中追逐馬車的黑罕見狀面色一黑,打馬越出叢林,喊道:“上馬追!”

草原人的輕功都不太好,但馬上功夫卻無人能比,他們用輕功追不上駕車技術高超的二林,卻能用馬追。

此次是他預估錯誤,沒料到對方會先發現他們,而且上面竟有會武之人。

石古苦和徒單呼嘯一聲,他們的馬匹便從林中疾馳而出,倆人一邊用輕功追趕一邊呼嘯自己的寶馬,等到馬趕上來便飛躍而上,沖著前面的馬車追趕而去。

而黑罕此時已經和會蘭趕上了馬車,手中大刀抽出便要斬車夫與車上,暗器便鋪面而來,倆人立即用刀擋住,當當兩聲暗器落下,馬車便趁此機會錯過他們半身。

黎寶璐動作迅速的扯下座上的被子,將顧景云壓在被子上,扯下簾子出來,手中的暗器從正左右三面攻向已到眼前的黑罕和會蘭,倆人舉刀便當,誰知黎寶璐幾乎在六枚暗器射出時又射出四枚,卻不是沖著他們,而是沖著馬腿而去。

黑罕見狀臉色大變,舉刀擋住暗器時便雙腿一夾,駿馬與他心靈相通,嘶吼一聲抬起雙腿,兩枚暗器叮叮兩聲扎進泥里。

會蘭馬技不及黑罕,垮下駿馬嘶吼一聲折腿倒下,他只來得及翻滾而下,在地上滾了兩圈才穩住身形。

他恨得咬牙,只看了一眼自己養了三年的馬便用輕功趕上。

黑罕目光生寒,放開韁繩,只用雙腿控馬,從身后撈出弓箭,黎寶璐見狀手中的暗器便朝會蘭射去,阻慢他的速度,同時身形一閃從車上躍下,幾乎眨眼間便到了黑罕面前。

弓才落入手中,箭還未抽出,黑罕便覺眼前黑影一閃,極致的危險感覺讓他脊背繃直,同時下意識的整個身體向后一仰,然而并沒有用。

黎寶璐輕功運到極致,閃到黑罕面前,腳尖狠狠的踢向馬腿,身形向上飛躍的一瞬間抓住黑罕的腰帶及衣服狠狠的往下一帶,倆人滾落在地,黎寶璐手中寒芒一閃,指中夾著的芒星快很準的向他的脖子扎去,黑罕下意識的升起手臂一擋,芒星扎入手臂,黎寶璐一擊即中后立即手掌往下一拍,正中他的胸口,同時飛躍而去,一閃之間便回到了車轅上。

這一整套的動作使下來卻不過才過去四五息,她的輕功入宮鬼魅般來無影去無蹤,不說黑罕,便是一直目視這邊旁觀的會蘭都捉不到痕跡。

會蘭心中大驚,從后面趕上來的石古苦和徒單更是面色大變。

打仗最忌諱的便是敵情不明,預估不足,而今他們竟犯了大忌,誰也沒想到那個嬌嬌弱弱的小姑娘竟有此功夫。

顧景云已經跌跌撞撞的從車里爬了出來,對面色蒼白的二林道:“專心趕車,只快便可。”

又探頭看向后面,對黎寶璐道:“他們輕功不高,毀了他們的馬,讓他們不能再利用。”

黎寶璐點頭,手心里又握了幾枚六芒星。

顧景云忍著顛簸爬回馬車,將包袱拽出來,把里面放著的六芒星全部取出。

黎寶璐提防著他們取弓,她其實不怕他們騎馬,唯懼他們取弓,那是遠程武器,她要護著顧景云和二林,必定很難再給予還擊。

用輕功趕上來的黑罕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叫道:“用弓箭!”

還有馬的石古苦和徒單快速的取弓,他們快,黎寶璐更快,寒星鋪面而去,他們只來得及用手中的弓揮打掉暗器,徒單為了保護身下之馬,左面襲來的暗器來不及躲避,直接扎入他的胸口,這些六芒星在射出時被黎寶璐灌了內力,寒芒穿透他的左胸,徒單悶聲一呼,“啪”的一聲從馬上掉下,生死不知。

“徒單!”黑罕大吼一聲,飛速趕上,躍上徒單的馬匹便追趕而上,他雙目血紅,對黎寶璐顯然恨極。

黎寶璐一邊甩著暗器一邊冷笑,“黑罕,前日你們才與我們借糧,吃了我們的東西卻反過來害我們,果然是蠻夷,忘恩負義得如此快速。”

顧景云卻已經快速的將包袱里的衣服扯開,將車里固定的小桌子拆下,手指靈活的一動,桌子便變成了一張木板和四條木棍,他將木棍一掰變成了四條小小的棍子。

他看也不看便將棍子按照拍在扯開的衣服上,也不知從哪里摸出一卷線,快速的將棍子與衣服綁在一起……

黑罕和石古苦雖然受到阻攔,但有會蘭在一旁協助,石古苦終于抽出弓箭,搭箭便射,黎寶璐手一扯便將二林扯倒,箭從他的面上“刷”的一聲射過。

黎寶璐手中寒星射出,黑罕舉刀幫石古苦擋了兩枚,自己被射中了手臂,眉頭卻都不皺一下。

顧景云在車內冷笑一聲,將手中的東西伸出車窗,正巧擋在趕到車尾的石古苦和黑罕面前,倆人眼中閃過驚異,還未想明白這是什么,顧景云便手一松,他手上的東西便快速的被風鼓起,高速的向后飛去,才搭弓要射第二箭的石古苦立刻揮著弓要把鋪面而來的東西打下,誰知卻打在了軟綿綿的風及布料上,下一刻這東西便“噗”的一聲蓋在他臉上,而有一條棍子不巧正砸在他腦袋上,巨大的沖力使他腦袋一懵,同時因頭面被蒙住看不見,他才要把東西扯下來,便覺得額頭一疼,他目瞪蹬的瞪圓了眼睛,直直的從馬上落下,那塊衣服做成的風箏模樣的東西依然蓋在他的臉上,只不過額頭處多了一個血洞。

因輕功滿了半個身子的會蘭將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大慟,他躍上石古苦的馬追上,眼中閃過寒光,今日他必殺顧景云!

黑罕幾乎同時改變了作戰目的,吼道:“殺了他!”

顯然是不打算再活捉了。

兩匹馬驟然加快,他們已經摸清了黎寶璐的攻擊手法,馬兒左突右躲,雖然與馬車錯開了一定距離,卻也保住了兩匹馬。

而且他們不再計較顧景云的死活,手中的武器開始向車身投擲。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