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離開

黎寶璐撩開簾子出來,微笑道:“我看上了你的三女兒,她于術數上很有天賦,且思想開闊,性情堅毅,我很喜歡她,想要收她做個徒弟,不知你愿不愿意。”

曲父立即道:“太太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氣,您把她帶去做個丫頭便是,哪里還用收她為徒?”

黎寶璐笑容微淡,淡淡的道:“丫頭我有的是,并不用再買一個。我要她便是因為喜歡她,想要教她做人,教她知識,讓她立足于天地間。”

察覺到黎寶璐不高興,曲父訕訕一笑,沒敢再說話。

“既然你們都答應了,那我們夫妻今日便喝他們一杯拜師茶,等我們再路過這里時便把他們帶走。”

“是,是。”曲父忙轉身去準備拜師的東西,曲族長看了一眼黎寶璐,乖覺的去把盼娣找來,讓她和她弟弟跪在一起。

盼娣精神恍惚的和弟弟跪在一起,半響才激動的抬頭看向坐在前面的黎寶璐。

她誠心誠意的給她磕了一個響頭,然后恭敬的把茶杯舉過頭頂敬給她。

小寶同樣激動,他喜歡讀書,本來要一個人離開家時還有些傷心,可現在有三姐陪著他了。

黎寶璐和顧景云喝了他們的茶,將兩套文房四寶送給他們,道:“你們暫且先用這套練字,等我們辦完了事自會來接你們,短則一月,長則三月,你們也可與父母親人好好作別。”

倆人躬身應下。

黎寶璐這才招呼著曲氏族人一同用飯,她對曲族長笑道:“我家這兩個徒兒年紀都小,還請族長今后多照應一二。”

曲族長瞄了一眼顧景云,見他面色平淡,便知這些事眼前的小娘子是能做主的,他到底有些見識,在心里把黎寶璐的地位又拔高了些,幾乎與顧景云平等。

曲父卻還有些恍惚,就這么一會兒工夫,不僅兒子拜師,連閨女都拜師了。

可女孩是要出嫁的,認了字有什么用?

他偷偷瞄了一眼黎寶璐,沒敢將心思顯露出來。

但顧景云和黎寶璐都是人精,一看便知他在想什么,但倆人都沒有理會。

曲母帶著另三個女兒站在廂房門口,此時看著盼娣的眼神有些陰郁,黎寶璐目光掃到忍不住一頓,她心中不悅,便忍不住微新收的徒兒撐腰,臨走前對曲父曲母道:“我知道世人大多重男輕女,覺得女兒遲早要嫁出去,如同被潑出去的水,所以覺得女兒并不是自家的。但不論兒女,皆是父母精血所成,更是母親懷胎十月而生,于血緣上,女兒與兒子并無差別。在我這里,男女也是一樣的,我夫君能教小寶的,我也能教盼娣。我夫君看重小寶,我對于盼娣的看重也不比他差,這兩個孩子我們是一起收的,到時候也一定要一起帶走。”

曲父曲母懵懂,曲族長卻是面色一變,聽出了黎寶璐的言下之意,他忙越過曲父,對黎寶璐拱手道:“太太放心,有我在,我會照顧好盼娣和小寶的。”

見有個明白人,黎寶璐這才松了一口氣,招手把小寶和盼娣叫到跟前,摸了摸他們的腦袋道:“雖然我們能教你們,但人還是得靠自己,這段時間你們自己勤勉努力吧。”

“是。”

黎寶璐這才扶著顧景云的手爬上馬車,顧景云目光似有似無的掃過曲母,這才看向曲族長道:“有勞曲族長了。”

曲族長一顆高懸的心這才落下,帶著曲家村的人恭敬的目送馬車遠離,一回身對著曲父曲母時臉色便一沉。

他已經聽出黎寶璐的言外之意了,只怕顧景云會收小寶為徒還是因盼娣。

她先是暗示兒女都是父母的精血,挑起曲父曲母對女兒的憐惜,又暗示以后盼娣會如小寶一樣孝順贍養他們,然后才是警告,警告他們,如果她不能帶走盼娣或是盼娣出事,他們也不會再收小寶為徒。

曲族長不知道曲父曲母做了什么讓黎寶璐如此戒備,但很明白她的警告是真的,如果曲父曲母真的因各種原因扣著盼娣不放,他們就真的不會收小寶。

曲族長把夫妻倆叫到堂屋,掃了一眼他們身后的五個孩子,語重心長的道:“招娣她們四姐妹也是你們的骨血,你們就是偏心也不能太過,至少得給她們吃飽穿暖,你們家都蓋起磚瓦房了,日子比一般人家好過多了……”

曲母不以為然,他們家日子好過一半是勤勉,一半則是省出來的,真讓四個丫頭敞開肚皮吃,多少糧食都不夠她們吃的。她還的攢錢給她兒子娶媳婦呢。

想到這里,曲母陰寒的看向盼娣。

盼娣竟然也被收徒了,這意味著最遲年后她就要跟著黎寶璐他們走,她好容易養她這么大,現在才能下地干活,再過兩三年就能出嫁換彩禮了,竟然就要被人帶走。

女孩讀書有什么用?讀出來也到出嫁的年紀了,還不是便宜了別人家?

現在外頭一個丫頭都能賣五六兩呢,五六兩啊,都快夠小寶以后娶媳婦的彩禮錢了。

曲母眼中閃著奇異的光芒,曲族長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他幾乎立刻就明白黎寶璐為何要特意警告一番了。

他臉黑如灰,不客氣的道:“別不把我的話當話,剛才顧太太把話說得很清楚,她要是收不走盼娣或是盼娣出了什么事,小寶她也是不收的。”

曲母這才著急,叫道:“我家小寶拜的是顧先生,她一個婦道人家怎能做主?”

曲族長冷笑,“婦道人家?你看顧先生對顧太太的態度像是做不得主的女人嗎?顧先生可是說了,他之前雖欣賞小寶,卻沒想收他做徒弟,還是因為他家娘子想收了盼娣才動了心思的。你也別想著想辦法推了把盼娣留下或把她賣了,她要是不去,小寶的前程也斷了,你想想你兒子,真想他一輩子跟我們一樣在地里啃食?”

曲族長不看臉色青白的曲母,轉頭和曲父道:“你主意也正些,好好待兩個孩子,也別虧了招娣幾個,到底是你的骨血。”

曲父羞愧的低頭應“是”。

曲族長甩袖便走。

曲家在曲家村里的日子算好的了,全村才有四戶人家住得起磚瓦房,曲家便是其一。

其他人家也有重男輕女的,應該說整個村莊就沒誰家不重男輕女,但兩者之間還是有不同的。

其他人家有一碗粥,會把米粒撈出大半來給兒子,小半就給女兒,自己可能就喝些米湯。

但曲父曲母不是,大半的米粒給了兒子,那小半便是他們夫妻分了,幾個女兒只怕能用些米湯墊肚了。

此時已入冬,家里沒啥活,挑水是重活,大部分人家都不愿意兒女受累,早上和傍晚都是家里的男人或女人去挑水,但曲家每天都是招娣去排隊挑水。

他們家住著貴人,用水更多,曲族長好幾次看見招娣彎著腰挑著大半桶水從眼前經過,一天下來似乎就沒得歇的時候。

所以今日聽了黎寶璐的一番警告他才忍不住點撥夫妻倆。

這個時代宗族制依然昌盛,曲族長明言警告,除非曲父曲母不想在村里呆了,不然他們就不敢陽奉陰違,所以招娣四姐妹的日子的確好過了些。

雖然依然要做不少的活兒,但吃的卻比以前好了,加上村里不再有貴人路過,姐妹四個住到了一間正房里,不再漏風漏雨,晚上暖和得不得了。

盼娣睡在姐妹們中間,低聲和她們保證道:“等我學好了手藝回來教你們,也讓你們能自己養活自己,以后再教我們的女兒,她們就不會像我們一樣過得那么苦了。”

黎寶璐他們的馬車才出村口,袁善亭等人也牽了馬出來與主人家告辭。

見前面的黑罕幾人沖他們抱拳告辭便笑著回禮,直到他們騎著馬漸漸遠離視線袁善亭等人才上馬。

蘇安簡不由蹙眉,“袁兄,他們也是今天啟程?昨日下午天就放晴了。”

“今兒好日子嘛,大家都趕在了今日,快走,快走,我們也不能落后太多呀。”

蘇安簡哼哼兩聲才躍上馬背,緊跟在袁善亭身后。

會蘭聽到馬蹄聲,打馬跑到黑罕身邊低聲道:“主子,他們跟上來了。”

黑罕微微皺眉,快馬加鞭道:“走,我們改道。”

袁善亭看到他們離開的方向,輕輕“咦”了一聲,“他們不去汝寧?”

蘇安簡勒住馬匹,問道:“是要繼續跟,還是照原定計劃去汝寧?”

袁善亭想了一下道:“去汝寧。”

一行人調轉馬頭往汝寧而去,不一會兒就追上了顧家的馬車,兩邊略微打了聲招呼便分開。

袁善亭是快馬,顧景云他們的馬車則是勻速行駛,自然不可能同行。

袁善亭和蘇安簡很快帶著人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黎寶璐放下車簾,放松的靠在被子上道:“總算是安靜了,下雨過后空氣果然更加清新,趁著還在山里我們多呼吸幾口,不然到了城里灰塵就多了。”

“那要不今晚在野外住一晚吧,你盡情的呼吸,不然虧了怎么辦?”

“不要,又是風又是雨的,我怕冷。”

“我以為你為了多吸兩口這山里的氣便不懼了。”

“哦,我是山中精怪,吸了靈氣就可以風雨不侵,刀槍不入了。”

“原來我娶的是個妖精。”顧景云上下掃視她,下結論道:“這個妖精不夠漂亮,是不是因為這樣才被族群丟下不要的?”

“是啊,是啊,你長得這么好看,是不是你也是妖精?”

二林一臉懵逼的聽著里面的聊天內容,手上的韁繩差點丟出去,大爺,太太,小的膽子小,你們不要嚇我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