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收徒

雨連著下了兩天,到第三天早上時雨水夾著冰粒落下,雪白的冰粒好似粗鹽粒一般滾到地上很快就融化了。

似乎是這場冰雨將天上的水都下完了,到半下午時一直灰蒙蒙的天空開始變亮,久久未曾露臉的太陽羞澀的從云層中探出頭來,努力的散發著熱量,可惜地上的人們只感覺到寒冷。

不過太陽好歹是出來了,天氣也變晴朗了。

黎寶璐讓二林前去探路,得知前面的路段還好,這兩天的冬雨并不影響趕路,加上顧景云和趙寧都已病愈,他們決定明天一早就走,下午就能到達汝寧城。

在走前,顧景云將曲父曲母和小寶找來,將一本《三字經》送給他,“你很有讀書天賦,這個年紀正是啟蒙最好的時候,莫要辜負了自己的天賦。”

小寶看了父母一眼才接過書,恭恭敬敬的應下。

曲父和曲母都很激動,雙雙跪下道謝,一本書是很貴重的,何況他們的兒子還得到了一個讀書人的點撥。

顧景云看著他們道:“我其實很喜歡小寶這個孩子,他也很有天賦,若你們舍得我愿意收他為徒,將他帶到京城讀書。若你們不舍得那就算了。”

曲父一驚,他兒子才五歲,他當然不舍得。

這可是他努力了十三年才生下的兒子。

趙寧在一旁見了就勸道:“曲大哥,先生這是為了小寶好,他天賦雖佳,可要是無良師輔導,只怕也走不遠。何況,”他頓了頓才道:“何況曲家能給他提供多好的學習環境?”

“讀書不僅要買四書五經,經史子集,甚至雜記雜論都要有所涉及才好,這些書的花銷便是一筆巨大的支出,還要提供筆墨紙硯及束脩,曲家真能供小寶讀書科舉?”

曲父一呆,怔怔的道:“我,我沒想讓小寶科舉當官呀,那,那是貴人才有資格做的,我只想讓他識幾個字,以后可以去在城里找到不太累的活兒干就很滿足了。”

曲父是很有野心的一個人,他建好了磚瓦房便想存錢給兒子讀兩年書,到時候再找關系進縣城里讓兒子做個賬房或是小管事他就很滿足了。

每個月不必下地就能有幾百文的收入,這就是他最大的野心了,哪里還敢奢望兒子當官?

何況,顧景云到底是陌生人,他哪敢把兒子隨便交給別人?

趙寧便偷瞄了先生一眼,見顧景云嘴角微翹,依然是那副不動如山的模樣,心里就微堵。

他知道,先生是一定要收小寶做徒弟了,不僅為他對小寶的欣賞,更為了師娘。

算了,老師有事,自然得他這個做學生的在前沖鋒陷陣。

于是曲父曲母退下時他也跟著出去了。

趙寧拿出面對爺爺奶奶及爹娘的演技,一臉惋惜的看著小寶道:“可惜通天之路就這么斷了。”

曲母忍不住問,“公子這話是什么意思?”

趙寧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你們可知我先生是何人?”

“不知道,但看著就是貴人。”曲母諂媚的笑道:“不然誰家能吃得起那些好東西,用得上那些精貴物件?”

趙寧抽了抽嘴角,話鋒一轉道:“那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曲父不好意思的笑,“公子在我家住了三天,我還真沒問過公子貴姓,只知道里頭那位貴人姓顧。”

“我姓趙,我家不是什么達官貴人,只不過一鄉紳而,不才去年才中了舉人。”

曲父曲母張大了嘴巴,舉人?!

趙寧又指了指堂屋道:“里面那位是我先生,他是今科狀元顧景云,是汝寧秦氏的外甥,這次是代舅舅回鄉收攏祖產的,你們應該知道汝寧秦氏吧?”

曲父猛點頭,激動的道:“知道,知道,是帝師,秦氏是咱汝寧最大的望族,最大的大善人!”

“他舅舅現在是內閣閣老,你別看他年紀小,他還是太子的老師呢,如今他只有我和太子兩個學生,不知道多少人想拜在他門下,要不是小寶與先生投緣,又聰明伶俐,先生也不會開口收他為徒的。可惜了,”趙寧看著小寶忍不住又嘆了一聲,“可惜了!”

曲父臉皮漲紅,眼睛發亮,激動的差點暈過去,他想要抓住趙寧詢問更多的情況,但趙寧已搖搖頭走了。

曲母緊緊地拽著他的手臂,壓低了聲音掩飾不住激動的問道:“里頭那位小公子真是太子的老師?我的媽呀,那要是咱兒子做了他的學生,他可不就成了太子的師弟了?”

曲父看看兒子,又看看堂屋,最后一咬牙將兒子推她懷里,大步往外走。

“當家的,那么晚了你還出去干啥?”

“我去找村長,你帶著小寶先回去睡。”

曲父私心里有點不相信趙寧和顧景云,可又渴望他們沒說假話,他覺得這事太過重大,他一個人根本拿不定主意,只能去找村長。

村長還是他們曲氏的族長,雖然只管著他們村這四五十戶,卻和里長,縣城里的衙役們打過交道,見識肯定比他廣多了。

曲族長剛躺進被窩就被叫起,心情很不爽,這么冷的天,舍不得燒柴,更舍不得點燈,除了往床上爬他們也沒別的事干了。

爬下床的曲族長臉色不太好看,但很快他就驚訝的蹦起來,差點打翻桌上才點上的油燈。

“你說真的?汝寧秦氏要收小寶做學生?”

“不,不是,不是汝寧秦氏,那位公子姓顧,說是秦氏的外甥,他還是太子的老師呢。”

曲族長揮手打斷他道:“他要真是秦氏嫡支的外甥那和秦氏有什么區別?”

他激動的道:“汝寧秦氏嫡支沒兒子,外甥不就相當于半個兒子嗎?”

京城太過遙遠,太子的老師這個名頭也響亮到不真實,真正讓族長眼睛發亮的是汝寧秦氏這個名號。

他們村莊就歸屬汝寧城,誰都知道汝寧最大的家族便是秦氏,而秦氏嫡支更是人才輩出,出過首輔,帝師,閣老,旁支更是各個領域的杰出人物。

在汝寧,哪怕是給秦家祖宅提供一簍青菜都是值得炫耀的事,更別說做秦氏外甥的學生了。

曲族長興奮得坐不住了,“那你答應下來了嗎?他說了什么時候帶小寶去京城?”

曲父苦著臉道:“我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族長,我可就只有這么一個兒子,他才五歲,我怎么舍得?”

“蠢貨,”曲族長拍著他的腦袋道:“這么難得的機會你還猶豫什么,難道你想小寶和我們一樣一輩子在地里啃食,一年到頭就吃那么一頓飽飯?能跟著汝寧秦氏,即便不能當官,吃飽穿暖總不成問題,何況他還不是要小寶為奴,而是要他當學生,那位趙公子說的沒錯,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啊。”

曲族長很想現在就沖到曲家求顧景云把小寶收下,但看了看天色還是按捺下了,他道:“明日我起早點,你今天晚上就給小寶準備好東西,我親自和你去求他,他要是愿意重新收下小寶,以后不僅小寶能夠飛黃騰達,就是我們整個家族,整個村莊都受益。”

曲父只能耷拉著腦袋回家,他還是舍不得他兒子,那位顧公子怎么就要去京城呢?

要是就住在汝寧該多好呀。

曲父一走,曲族長也睡不著了,叫了老妻和兒子們來商量,把家里的存銀拿了一半出來,又讓兒子去找曲氏的其他人家,道:“這可是全族的大事,大家有錢出錢,沒錢出物,好歹不能讓小寶太過寒酸的跟著人走。以后他要真出息了自然會念我們的情分。”

曲父一晚上都翻來覆去的拿不定主意,他既想讓兒子出人頭地,又怕兒子一去不回,從此就沒兒子了。

但還未等他決定好天就亮了,外面貴人的仆人已經去廚房里燒水做早飯了,曲父知道,他們用完早飯就會離開了,是留是走他們必須拿個主意了。

只是他還在猶豫,曲族長卻已經帶著幾位族中的長輩來了,他一來便帶著小寶去正房那里求見貴人。

曲父張了張嘴,到最后還是沉默的跟在后面。

顧景云剛起床穿好衣服,聽到有人前來拜見,他不緊不慢的擦了把臉和手,隨手取過發帶將頭發綁好便出去。

曲氏眾人看到顧景云這個形象一驚,曲族長更是眼睛發亮,他牽著小寶進屋,當即便讓他跪下磕頭,恭敬的道:“顧公子,聽我侄兒說您有意收小寶為徒,這是他的福分,所以今日我特地帶他來拜師……”

顧景云伸手打斷他道:“我是有意收他為徒,他不僅聰明,品德也不錯,但我并不是現在就帶走他。我此次回鄉是要處理些事,回程時還會經過這里,你們要是愿意他拜我為師,那我經過這里時便會停下,到時再把他帶走,若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曲父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并不是現在就把他兒子帶走。

顧景云看向他道:“我知你家貧,對于親傳弟子我也從不收束脩,所以你們可以放心,他跟著我,吃穿用度皆不用你等操心。每年他都有假期,到時他可回鄉探望你們。”

曲父感激涕零,跪下磕頭道:“多謝貴人,多謝貴人!”

“你不用謝我,”顧景云看著他道:“我本不想收那么小的弟子的,即使他既聰明人品又好,但在生活上他未必能夠自理。但不巧,內子也看上了你女兒,想要收她為徒,我想著一個是收,兩個也是收,他們姐弟要是能一起也可以相互照應些。”

曲氏族人一呆,曲父更是怔然,半響才問,“太太看上了我哪個女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