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最心動

黎寶璐簡單的了解過這個村莊和這個家庭的情況。

村莊很貧窮,只有四家是磚瓦房,其余人家都是茅草屋,低矮,狹窄甚至是陰濕。

這個家庭姓曲,這個姓氏在這個村莊里占了六成,屬于一個大姓,因為好幾代的積累,三年前他們剛剛建起這三間磚瓦房,兩邊還是黃泥和茅草混合起來的廂房,也因此家里可能沒有多少積累,幾個孩子很久沒有吃過肉,這才口水橫流。

父母有些重男輕女,據順心說今兒早上他起來給趙寧熬藥時女主人就把女孩們趕出去干活了,大的冒雨去挑水,老二在廚房里做早飯,老三則去菜園拔菜……

這一刻黎寶璐才深切體會到當年祖母的苦心和秦家的寬厚。

作為一個童養媳,她能夠安安樂樂,不缺吃喝的長大是多么的難能可貴,而且她還能讀書,能習武,琴棋書畫皆可學,只要她感興趣,秦舅舅和秦舅母就會盡量滿足她,教導她。

看著抬頭看向她的五個孩子,黎寶璐摸了摸他們的腦袋笑道:“我要做午飯了,你們能幫我嗎?”

招娣很不好意思,因為她年紀和黎寶璐差不多,此時被當做孩子不免有些羞臊。

黎寶璐卻不在意的轉身道:“我想做一道糖醋里脊,一道清燉排骨,再做兩個素菜,需要你們幫我燒火洗菜,可以嗎?”

“太太需要我們做什么只管吩咐,”盼娣看了眼害羞的大姐和二姐,主動上前道:“我們不會做貴人們吃的菜,但打下手還是可以的。”

“那真是太好了。”黎寶璐將鍋鏟遞給她,笑瞇瞇的道:“幫我洗干凈好嗎,我一會兒要用。”

姐弟五人都松了一口氣,爹和娘被叫去村長家了,臨走前嚴令他們不準來打擾貴客的,但屋里太冷了,還漏雨,就是蓋著被子都感覺到那陰寒滲進骨頭里。廚房里燒著火,盼娣出去轉了一圈便拉著大家來廚房取暖了。

他們沒敢動貴人們的飯食,卻可以借著爐灶的那點火驅寒,要是娘在家她是一定舍不得那點木柴的,可現在燒火的是貴人們。

家里有貴人實在是太好了,雖然晚上他們要住在陰寒且漏雨的廂房里,但家里一天的收入差不多抵他們地里半年的收成,有時候貴客還會給他們打賞。

可惜只有這兩天才有人借宿在此,要是以前和以后也有這樣的好事就好了。

黎寶璐不知他們的思慮,切好了肉和菜后就下鍋炒,看到五個孩子明明很饞卻極力把目光移開的模樣,她想了想便倒出一碗白面和水,快速的切了些蔥攪拌好便下鍋烙餅。

烙好的餅放在一旁的大盤子里,她又快速的切了條五花肉下鍋燉煮,加了大料燉了半天才起鍋剁爛后包在餅里,夾了片生菜就給他們,笑道:“送你們吃的。”

五個孩子皆束手束腳不敢動彈,黎寶璐干脆讓二林把做好的飯菜端出去,自己夾了一張餅子就蹲在他們普遍道:“我跟你們一起吃吧。”

黎寶璐一人給他們包了一張,率先咬了一口道:“快吃吧,再不吃涼了就不好吃了。”

小寶睜著圓溜溜的眼睛道:“我爹不叫我們吃貴客們的東西,這不好。”

盼娣嚴肅的道:“我們家有糧食。”

“可我想跟你們交朋友,朋友不是要互相分享好東西嗎?”黎寶璐問:“還是你們不想和我做朋友?”

五人連忙搖頭,招娣小聲道:“太太,您是貴人,怎么能跟我們做朋友呢?”

盼娣皺了皺眉,沒說話,黎寶璐看見了便問她,“你覺得你姐說得對嗎?”

盼娣抿嘴不說話,眼睛直直的瞪著灶臺的一角。

黎寶璐自顧自的道:“我覺得不對,這世道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但在我心里大家都是一樣的,是否能做朋友在乎性情和緣分,而不在于身份。”

盼娣扭頭看她,小聲問:“那女人也和男人一樣嗎?”

黎寶璐看著她,盼娣也目光炯炯的看著她,問道:“女人也和男人一樣是人嗎?我是說她們也能像男人一樣嗎?”

盼娣苦惱的咬著嘴唇,似乎不知道該怎樣準確的闡述自己的問題,她蹙眉想了一下才道:“像男人一樣吃兩碗飯,像男人一樣下地干活,像男人一樣自己拿錢,像男人一樣想干啥就干啥,女人也能這樣嗎?”

“三妹!”招娣著急的拉了她一下,來娣也著急的看著她。

“能的吧,”黎寶璐輕聲道:“只要你的心足夠強大,本事也夠大,當然,如果能有家人的支持自然更方便些,但沒有也沒什么,人本來就是在不斷抗爭中成長。”

盼娣眼睛發亮的看著她,“那太太能做自己的主嗎?”

黎寶璐嘴角微翹,道:“我有一顆向往自由的心,也有一個支持我的親人,所以我想我是能做自己主的。”

盼娣羨慕的看著她。

黎寶璐就把包好的餅推向他們,低聲道:“吃吧,吃完了我們喝骨頭湯,正好可以祛風驅寒。”

這下五人都沒有再推辭,拿了包好的烙餅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小寶吃得滿嘴是油,這是他第一次吃到這么好吃的東西,他喝了一口骨頭湯,一雙眼睛都笑瞇了。

帶娣和小寶差不多,埋頭苦吃,差點抬不起頭來。

招娣和來娣的眼淚卻忍不住落下,她們雖沒有完全聽懂三妹和黎寶璐的對話,卻忍不住心酸難過,此時吃到嘴里的東西越美味,心里卻越難受。

而盼娣則低著頭不知在想什么。

黎寶璐和他們將烙餅和肉全部消滅掉,又喝完了骨頭湯,這才拍拍屁股要回去,小寶一抹嘴巴問,“太太,我能去找公子玩嗎?”

“哪位公子?”

“就是今天早上教我讀書的那個大哥哥,”小寶眼睛亮晶晶的道:“我喜歡聽他讀書。”

“那你聽得懂嗎?”

小寶搖頭,“但是我會背了。”

“哦?”本來要走的黎寶璐停下腳步,微微抬頭道:“那你背給我聽聽。”

小寶就學著早上的樣子把手背到后面,搖頭晃腦的開始背《三字經》,不過早上他就只讀到第四節,所以現在也只背到第四節。

黎寶璐摸了摸他的腦袋道:“你要是想玩就去找他吧,你這么聰明大哥哥一定會喜歡你的。”

黎寶璐回堂屋時他們也剛好吃完午飯,顧景云扭頭看了她一眼,“心靈雞湯燉得怎么樣?”

“美味極了。”

“有時候清醒比渾渾噩噩更痛苦,如果找不到出頭之路,只怕她們寧愿從未清醒過。”

“如果渾噩那就連努力的機會都沒有,那便不止是痛苦,而是可悲了。”黎寶璐正色道:“是人都有選擇的權利,如果我沒看見就算了,看見了總要伸一伸手。”

顧景云苦惱,“那你覺得我們身上有什么可以留給她們的東西?銀子到不了她們手里,書籍她們也不識字,至于技藝,短時間內她們是學不到什么東西的。”

“我決定給她們留一個希望,”黎寶璐看著外面灰蒙蒙的天空道:“你覺得我讓皇帝和太子還我的救命之恩怎么樣?”

“嗯?”

“我覺得女學是一個很好的東西,至少它能在短時間內最快提升女子的地位,而時間久了,說不定有一天女子真的能和男子平等而立。”

“嗯,這真是一個好主意,那你覺得曲家夫妻會送他們的女兒去上學?”給女兒取那樣的名字,毫不憐惜的指使她們冒雨干活自己卻呆在屋里會送女兒去上學?

女學會給上學的女學生發錢嗎?

趙寧輕咳一聲,舉手打斷先生的毒舌,“先生,我昨晚和曲……曲大哥聊過天,他家正存錢打算過幾年送小寶去上學。”

黎寶璐:“你想叫他大伯便叫,不用這樣委屈自己。”

顧景云則道:“真是一個遠大的理想,值得鼓勵。小寶的記憶力很不錯,至少從今天早上來看,他還有讀書的天賦。”

“我比較好奇你最看重的是他的什么品質,以至于你會大早上的教他讀書。”顧景云雖然好為人師卻挑剔得很,如果只是會讀書這一條他絕對不會主動教小寶讀書的。

顧景云嘴角微微一挑,看向院子,姐弟五個正趁著雨水剛停從廚房里跑回廂房,五歲的小寶不愿意讓大姐抱著,自己墊著腳尖先跑回去了,還轉身從屋檐下拿了兩塊石頭放在積水最深的兩處給姐姐們墊腳。

顧景云道:“他很貼心不是嗎?有一對極度重男輕女和偏心的父母,在父母都把姐姐們當牲畜使喚的環境下他都能夠保持一顆赤子之心,在拿到好吃卻難得一見的糖時他沒有私藏,也沒有交給父母分配,而是自己分給了姐姐們,還會盯著她們塞進嘴里;知道姐姐們只有一雙布鞋,要是打濕了就只能穿濕的,于是先跑出來找了石塊給姐姐們墊腳……”

顧景云惋惜,“要不是地點,時間都不對,我幾乎要留下教導他了,他是我目前排除一切外部因素之下第一次想收的學生。”

趙寧傷心的捂住胸口,“先生,我才是您的大徒弟啊!!!”

“是啊,我并沒有否認這一點。”

“您收我時受到了什么外部因素影響?”

“我們相處的時間過長,以至于我對你產生了感情,在情感的支配下我不愿你走彎路,所以即便你在各個領域都不太叫我滿意我也依然收你為徒。至于你二師兄,”顧景云撇撇嘴,“他當時要不是太孫我也不會收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