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再相逢

“西域來的俠士?”黎寶璐動作一頓,興致勃勃的問,“你見過?”

“沒見過,聽村民們說的。聽說他們是來開封府參加誰的壽宴,結束了便順便在中原四處走走的。”

黎寶璐聞言蹙眉,本來還高的興致立即冷了下來,近日開封府數得上的壽宴便是鄭家堡的,她在里面混了九天可沒看見什么西域人,難道是最后一天出現的?

中原的大門派尚且不會去,西域的人竟然就跑來了,他們是想分她師父的錢,還是兵書?

黎寶璐擦了擦手,笑道:“先燒火做飯吧,今天晚了,要想看西域人明日起早一點應該可以看到。”

順心興致勃勃的點頭。

房東將菜拔回來了,盼娣便蹲在院子里幫她清洗,來娣縮手縮腳的在廚房不知該做什么好,見大姐挑了水回來忙跑出來幫忙將水倒進水缸里。

黎寶璐心疼她們,幫著將最后一桶水倒進缸后道:“都看不見路了,明日再挑吧。”

招娣靦腆的一笑,小聲道:“沒關系,這路我們走熟了,姑娘不必擔心。”

黎寶璐堅持將水桶放在一邊,道:“是我有些事需要你們姐妹幫忙,我們肚子都餓了,你們先幫我們洗菜切菜好不好?”

招娣愣了愣便點頭,“好。”便帶著兩個妹妹蹲在院子里洗菜。

盼娣抬頭看了黎寶璐一眼才低下頭去。

三人快速的幫黎寶璐切好了菜,黎寶璐也快速的做好了飯菜,等飯菜端上桌子她便給了三個女孩一把銅錢,著重強調道:“你們快回屋睡覺吧,有什么事兒明兒再做。”

招娣漲紅了臉,擔憂的看了水缸一眼,盼娣卻是直接拉了大姐回屋,將她們得的銅錢交給母親,聲音愉悅的道:“娘,你看這是姑娘賞我們的。”

婦人“呀”了一聲,爬下炕抓過她手里的錢,數了數便高興的道:“她倒是大方,明兒你們起早一點,繼續去她跟前伺候,勤快一些,看看有啥可干的就上手幫忙,別跟個木頭似的知道嗎?”

盼娣應下,然后為難的看向院子道:“可是娘,剛才姑娘叫大姐幫忙切菜,水缸還沒挑滿呢。”

婦人得了錢很高興,不在意的揮手道:“明天起床再挑也是一樣的,今天先睡吧。”

招娣這才松了一口氣,拉了拉三妹的手爬上炕。

因為黎寶璐沒用他們家的被子,所以今天三姐妹也分到了一床被子,三人鉆進被子里躺好。本來已經在被窩里快睡著的小寶又精神起來,湊到姐姐們跟前要玩。

招娣摸了摸他的腦袋低聲道:“小寶乖,快快睡覺,明兒起床了再讓你四姐跟你玩。”

而此時,黎寶璐也正摸著顧景云的額頭哄他道:“你乖一些,吃了飯后再洗澡,好好睡一覺就好了。”

顧景云有些沒精打采,他掀了掀眼皮道:“已經吃飽了。”

“一碗飯都吃不到三分之一,貓吃的都比你多,再多吃一點,要是不吃飽怎么對抗病魔?”

顧景云無奈,只能無力的把碗端起來。

黎寶璐見他懨懨的,心疼不已,“明天我給你熬小米粥吃吧,就是不知道他們家有沒有咸菜。”

等顧景云吃飽又坐著消食了半天,他幾乎要睡著時黎寶璐才準他洗澡,而且還不能洗頭。

這讓有潔癖的顧景云差點忍不住把自己埋進水里,不過想到寶璐的臉色,顧景云忍了。

黎寶璐小心了再小心,臨睡前又熬了姜湯給他喝,但凌晨時顧景云還是發燒了。

黎寶璐睡得正熟,被人整個抱進懷里也只是挪動了一下頭讓自己更舒服些,但很快她就覺得渾身發熱,抱著她的人也越來越緊,她醒來一看才發現顧景云正打著寒顫,嘴唇發白,兩只胳膊正緊緊地抱著她,整個腦袋恨不得埋進她的脖子里。

黎寶璐摸向他的后背,一手的冷汗。

黎寶璐嚇得完全清醒過來,將衣服全蓋在被子上給他取暖,這才取了屋角的茶爐倒了還熱著的開水給他喝。

顧景云微微睜開眼睛,抿了半杯水后道:“我覺得渾身惡寒,頭暈目眩,你給我開藥吧。”

黎寶璐將杯子又往他嘴邊湊了湊,柔聲道:“多喝點熱水,我現在就去給你熬藥。”

顧景云喝光了水,看著黎寶璐進進出出的配藥熬藥,心內微微一嘆,他以為他的身體比一般人強多了,畢竟這么多年都調養過來了,而且他又習了內功,可沒想到一行五人都淋了雨,甚至二林順心比他們淋的都多,可到最后卻還是他生病了。

看來先天不足,即便他后天再調理也比不上別人。

顧景云微微有些失望,才要鉆進被子里躺好就聽得隔壁一陣響動,然后是順心驚慌失措的聲音,“顧先生,太太,我家公子發熱了。”

顧景云心一堵,沒料到他收的徒弟也這么不中用,他抬起頭來對黎寶璐道:“你過去看看吧。”

黎寶璐忙過去看趙寧。

順心正急得滿頭大汗,看見黎寶璐過來忙讓開位置,“太太您看,我家公子燒得臉都紅了。”

黎寶璐抓過他的手把脈,“睡前不是喝了姜湯嗎,沒把寒氣驅掉?”

“公子嫌棄姜湯的味道不好,只喝了幾口,”順心懊悔道:“早知道就不讓公子任性了,便是灌也給他灌下去。”

“灌下去也未必有用……”黎寶璐低聲嘀咕道。顧景云今天都喝了兩碗姜湯,一碗紅姜糖了,結果還不是病了?

黎寶璐收回手,道:“在被子里給你家公子把汗擦干,給他換一件干凈的衣裳,我現在去給你配藥,一會兒你立即熬了給他服下。”

順心忙應下。

倆人服下藥后都開始出汗,黎寶璐和二林順心只提著心到天際微涼,見他們都好轉后才松了一口氣。

黎寶璐揮手疲憊的道:“趁著天還早,趕緊再去睡一覺吧。”

黎寶璐爬上炕,挨著顧景云躺下,被子里暖洋洋的,加上她又疲憊,幾乎是頭一沾枕頭就睡著了。

再醒來時她便覺得舒爽無比,正要伸個懶腰爬起來,耳邊就聽到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正念著《三字經》。

她探頭一看,這才發現顧景云正盤腿坐在炕角,昨日的小蘿卜頭正搖頭晃腦的一字一句的跟著顧景云念《三字經》。

顧景云察覺到她的視線,回過頭來看她,微微一笑道:“你醒了?餓了沒有,我讓招娣給你端碗粥來。”

小蘿卜頭立即蹦起來道:“我來,我來,我會端。”說罷一溜煙的往外跑去。

黎寶璐爬起來坐好,沖他伸手,“你病好了?”

“雖沒好徹底,但也不嚴重了。”

黎寶璐看了眼他蒼白的臉色,拍了拍床道:“快別鬧,病人就該多休息,要想當老師有的是時間,快來躺著。”

顧景云白了她一眼,用下巴指了指外面道:“一時也走不了,要都躺著骨頭該脆了。”

黎寶璐這才發覺外面正淋淋灑灑的下著雨,而且天色暗沉,本來她還以為自己只睡了一會兒,此時天色剛亮呢,可現在看來外面是因為下雨才如此暗沉的,也不知此時是幾時了。

“今年的天氣好奇怪,都已入冬竟然還下雨。”

顧景云看著外面的冬雨,眼中也帶了絲憂慮,“冬雨傷人,在雨停前我們是不可能啟程了。”

“這樣也好,你們先把身體養好再說。”黎寶璐掀開被子起床,挽了頭發道:“這兒離汝寧不遠了,實在不行便讓人來這里見你。”

顧景云只一笑,正要說什么,黎寶璐卻一抬手止住他,看向外面道:“有客人來了。”

來的人是村里借住的兩撥人,他們是來跟黎寶璐買米買面的。

兩個主子病著,一個主子還沒起床,二林只能一臉為難的接待他們。

“幾位大俠,我們的米面也并不多,只怕借不了,大俠們何不跟村里的鄉親們買?”

一個絡腮胡子的大漢道:“我們問過了,村里有的都是粗糧黑面,一頓兩頓還好,怎能頓頓吃那種?我們也不買多,就買幾十斤夠我們吃一頓就行。”

二林:大俠,他們統共就還有十來斤米啊!

他們趕路的誰會在車上裝很多米啊,都是二三十斤左右,碰到了城鎮再補足,這樣既不會加重馬車的負擔,也不會路上無米下炊。

這人一開口就是幾十斤,讓他們上哪兒給他找去?

找著了也不可能賣啊。

不過二林看看他們手中的刀劍,又看看他們雄壯的身材,咽了咽口水道:“幾位大俠稍候,小的這就去請我們主子出來。”

還是讓太太和他們說吧,這幾人太嚇人了。

于是黎寶璐只簡單的換了身衣服,挽了下頭發便要出門,顧景云顧不得她的警告忙下炕攔住她,盯著她的臉看了又看道:“你還是先洗漱吧,我去見他們。”

“你現在不能見風。”

“嗯,但是我怕他們看見你。”顧景云將人拉到水盆前道:“你還是先把臉洗洗吧。”

說罷背著手出門。

一群佩刀帶劍的江湖人正站在門前,將屋里的亮光遮擋住了,他們逆著光,又穿著斗篷,因此顧景云一時沒看清門前的人,只是笑著對二林道:“二林,請客人們進來吧。”

袁善亭訝異的抬起頭,見顧景云一身家常衣裳的坐在正中間的首位上,不由驚詫道:“顧公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