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引誘

馬一鴻的目光掃過宴場,眉頭微蹙,來的人很多,但有重量的人物根本沒幾個,他臉色有些難看。

苗菁菁臉色也不好看,她低聲道:“師兄,他真的會來嗎?”

馬一鴻面色一緊,“他一向意氣用事,若知道我們在這里肯定會來的。”

“可來的人那么少,即便他來了我們只怕也攔不住他,”苗菁菁微微抿嘴,“十八年了,不知他的功夫可有更上一層。”

此話一出,馬一鴻臉色極度不好看,師父就收了他們三個徒弟,明明他是大師兄,就因為三師弟的功夫比他好,天賦比他高便能繼承掌門之位。

明明凌天門歷代掌門只能收一個徒弟的!

苗菁菁看著亂哄哄的宴場嘆了一口氣,只希望三師弟真的會來,不然想要把他找出來實在是太難了。

天下之大,他又得了自由身,誰知道他會躲到哪里去?

鄭堡主與幾桌重要客人一一敬完酒后便回桌坐下,見馬一鴻和苗菁菁都面沉如水,心下也有些不安,“馬大俠,白大俠真的會來嗎?”

馬一鴻冷笑,再度道:“只要他還記得十八年前的仇就一定會來。”

鄭堡主松了一口氣,擦著額頭上的冷汗道:“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他一來,馬大俠接手凌天門掌門之位只是時間問題。”

馬一鴻皮笑肉不笑道:“鄭堡主也會得償所愿的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

鄭堡主嘿嘿一笑,心中的不安漸漸消失,是啊,只要白一堂來,他們這么多人還留不下他一個人嗎?

和鄭堡主抱著一樣想法的人不少,全都一邊喝酒吃肉,一邊留意宴場中的人,只要白一堂出現他們就爭取第一時間把人找出來。

白一堂手上有那么多錢,只要他們能得到,再搶到那些私藏的兵書讓家中子侄從小學習,說不定真能上戰場建功立業,光宗耀祖!

這種異想天開之事若只有一人說,那眾人肯定會取笑對方在做白日夢,但若有百人千人來回反復的說,只怕凡是聽到的人都會相信。

所以此時有此執念的人都帶了兩分瘋魔。

身為收集分析消息能手的袁善亭對這種事最了解不過,因此他只掃過前面幾排桌子人臉上的神色便微微搖頭,優哉游哉的捏著酒杯喝酒。

蘇安簡臉上更是帶了三分譏笑,他們并不覺得有了錢財和兵書就能在戰場上建功立業,不過若能在其中分一杯羹他們還是很樂意的。

而且這里相聚的江湖人這么多,魚龍混雜非常適合收集信息,就算等不到白一堂,只販賣消息他們就能賺不少了。

倆人都是江湖上的老油條了,因此安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但顧景云黎寶璐和陳珠三個少年卻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對比武一類的事尤其感興趣。

見有人跳上臺子切磋武藝,紛紛把椅子往外一挪,捧著一杯茶就看得津津有味。

三人都會些武藝,因此鑒賞能力還是有的,陳珠還罷,黎寶璐和顧景云卻是第一次看外人切磋武藝,所以兩雙眼睛亮晶晶的,盯著小臺子眼睛都不帶眨的。

袁善亭見了微微一笑,和蘇安簡對視一眼,更加確定三人的身份了,真要是混江湖的老手,誰會對臺子上的切磋感興趣?

上面切磋的又不是什么武藝高強之人。

袁善亭就問他們,“好看嗎?”

陳珠撇撇嘴,“一般,一般,還比不上平時我師兄們的切磋好看呢。”

“我覺得不錯,”黎寶璐中肯的評價道:“打得很熱鬧。”

顧景云翹著嘴唇就要毒舌,黎寶璐就撿了一塊點心塞他嘴里,“快吃,快吃。”

顧景云只能含著點心繼續當啞巴。

袁善亭也沒留心他,實在是顧景云又黑又小,存在感還低,要不是黎寶璐時不時的給他塞塊點心或指使他倒茶,他只怕都想不起來有這號人物。

“既然覺得好看,姑娘們明日還來嗎?”

陳珠忙巴巴的看著黎寶璐。

黎寶璐不在意的揮手道:“要是好玩就來。”

袁善亭嘴角一翹,道:“這壽宴自然是越往后越好玩的。”

陳珠更想來了,但她想到她爹腳就有些發軟,今天她能溜出來,明天未必能再溜。

她轉了轉眼珠子,湊到黎寶璐耳邊道:“我不想回客棧了,我跟你們住一塊兒吧。”

黎寶璐眉眼劇跳,可她不能帶她住啊,把她帶回客棧他們的真實身份不就暴露了?

她想了想低聲道:“你一失蹤你師姐肯定知道你是跟我們一塊兒,要是你也搬到我的客棧,他們一找一個準,不如你女扮男裝在我們客棧附近重新找個住處,以后每日我們都約定一個地方匯合,這樣就不會被發現了。”

“不然你一被抓到,我也會被我家人抓到的。”

陳珠想到她爹的臉,立即點頭道:“好,那我們說好了明日再一起玩,你不能拋下我。”

黎寶璐點頭,“你放心,我要是不能來了肯定會提前告訴你一聲的。”

袁善亭和蘇安簡就旁聽了兩個小女生的計劃。

黎寶璐也不介意他們聽去,和陳珠邊看比武邊咬耳朵聊天,一旁的顧景云乖乖的捧著一杯茶喝,心神卻已經飄到了天際,也不知在想什么。

第一天的壽宴很熱鬧,顧景云三人直到太陽快要下山了才相攜離開。

而還有許多人選擇留下,據說他們要徹夜為鄭堡主賀壽。

走之前顧景云扭頭看了眼周旋在眾人之中的鄭昊冷冷一笑。

這一天白一堂沒有出現,興奮了四十來天的眾人心神一緊,心中都有些不好的預感。

黎寶璐沒心沒肺的好好睡了一覺,第二天便在約定地點和陳珠匯合,三人再次混進壽宴里面去,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上吃喝順便旁觀比武。

今天的娛樂項目增多了,鄭家堡開放了不少的地方供大家游樂,在游樂的地方劃分出幾個區域,大家可以玩骰子,也可以投壺和游湖。

黎寶璐一手拉著陳珠,一手拉著顧景云將這些項目全都玩了一遍,最后本事沒學到,倒是聽了不少的八卦。

比如鄭堡主打算送自個的長孫去參軍搏軍功,再比如鄭家豪富,別看現在善人的名聲傳遍開封,祖上卻是強盜出身,他們家能置辦下這么大一份產業全是搶來的……

當然,這些全都是道聽途說,未必為真,但黎寶璐對師父的這個敵人也算了解了不少,至于他為啥針對白一堂,理由也很簡單,他曾被她師父偷過。

據江湖傳聞,她師父搬空了他家的一個府庫,也有人說她師父其實只是在他家書房坐了一會兒,但鄭堡主驚懼,生怕被她師父給偷了,擔驚受怕這許多年,這次便找準機會報仇雪恨。

以她對她師父的了解,她師父絕對做不出只跑到別人家書房里坐一坐的事來,他肯定是偷東西了,就不知偷了多少。

轉眼看到袁善亭,黎寶璐眼珠子一轉便拉了顧景云去問他,“聽說白一堂以前偷過鄭堡主家的東西,不知是不是真的?”

袁善亭伸出兩根手指道:“二兩。”

黎寶璐抽抽嘴角,掏出二兩銀子放他手里。

袁善亭便點頭道:“沒錯,白一堂的確偷過鄭家堡。”

“偷了啥?”

袁善亭伸出一個巴掌,“五兩。”

黎寶璐哼了一聲,拉了顧景云就走,“你不說就算了,我去問別人。”

“別人的消息可沒有我問緣閣的準確,”袁善亭笑瞇瞇的道:“姑娘不就是因為不知真假才來問我的嗎?”

“可你收費也太貴了。”

袁善亭搖頭嘖嘖道:“姑娘這是沒跟問緣閣做過生意吧,因在下看你順眼,現在我收的銀子不足信息價值的十分之一。不然,僅憑姑娘拿出的銀子別說是問問題,想得到我一個眼神都不可能。”

顧景云抬頭看了他一眼,問道:“你們問緣閣什么問題都能回答?”

“自然不可能,這世間的問題和答案都是無窮的,人怎么可能全部知道?不過只要你們給出問題,再給足了價碼,即便我們一時不知答案也會不停的探索,直到找出答案為止。到時你們再付錢便是。”

顧景云聞言了然,看了黎寶璐一眼后問,“那問緣閣可知白大俠是否會在十日之期內出現?”

袁善亭繃直了脊背,第一次正式打量顧景云,半響才問,“小公子給什么價碼?”

顧景云微微一笑,將自己和黎寶璐的荷包摘下來,將里面的錢全部倒出來,坦然的道:“這是我們的全部家當了,就以這個做價碼如何?”

蘇安簡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袁善亭忍不住扶額,“小公子……你們真這么窮?”

顧景云點頭,理直氣壯的道:“是啊,我們出來日久,帶的銀錢本來就沒有多少,這是唯一剩下的了。”

他的目光掃過正搖著骰子的江湖人,意味深長的道:“但這個問題肯定有很多人想知道,只要每人都愿意出這么點銀子,積少便能成多了。”

袁善亭心中一動,“嚯”的抬頭看向顧景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