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混進去

他們在江湖上一個熟人也沒有,當然不是怕被人認出來,而是怕被人記住后反過來找到。

陳珠不知實情,還欣喜的贊賞顧景云,“你想的真周到,純熙我們走。”

陳珠拉著黎寶璐去買化妝的東西,就近在一個客棧了定了個房間便進去化妝。

混江湖的都會化妝,只分擅長和不擅長,陳珠在家里沒少拿師姐練手,但真正用于實踐還是第一次。

可她對自己的技術很自信,還自告奮勇的和黎寶璐道:“純熙我幫你吧。”

“不用,我化妝很快的,我先幫清和哥哥化,你先化你自己的。”黎寶璐和顧景云都沒用自己的名,而是報了字。

陳珠見她很熟練的選了化妝用的東西便也捧了自己的到一邊化妝。

黎寶璐便幫顧景云往臉,脖子和手上涂抹東西,一邊低聲問:“你怎么想去?”

“機會難得,去見識一番也沒什么不好。”顧景云淡笑道:“而且你不想看看他們的臉色嗎?”

在白一堂一直不出現后的臉色。

黎寶璐心里跟貓爪子在撓一樣,繃著臉給他化完了妝容,讓他從一個淸俊的少年郎變成了一個憨憨的黑少年。

其實她不過把他的臉色變黑,又讓他的臉頰變得圓潤豐滿些罷了,加上顧景云看著銅鏡里的新形象特意改變了氣質,讓他徹底變成了另一人。

然后黎寶璐便往自己身上涂抹東西,她把自己往年歲大的方向打扮,讓臉色變黃一些,把眉毛挑高,再微修一下臉型,圓嘟嘟的臉變得容長,再在唇上點上一點胭脂,微微一抿便劃開,銅鏡里本來還稚氣圓潤的少女變成了個嫵媚的青年女子。

陳珠化好便興沖沖的轉過頭來找黎寶璐,一下就嚇住了,她驚道:“純熙,你怎么變丑了?”

“這樣安全些。”

陳珠打量了她許久,又扭頭去看顧景云,感嘆道:“你好會化妝,要不是我知道真相,迎面碰上時我肯定想不到這是你們。”

明明他們身上并沒有涂抹多少東西,但卻整個人都變了,她驚嘆的問道:“你好厲害,這是誰教你的?”

“我師父。”白一堂是賊,裝扮是必修課,因此黎寶璐就算學得不怎么好也遠勝江湖中其他人。

三人化妝后便去租了輛馬車往鄭家堡去。

鄭家堡在城外,他家的堡囊括了不少耕地,不少佃戶都住在堡內,平時堡上還有家丁巡邏,儼然一副魏晉時代大鄉紳的樣子。

據說孫知府對此表達過不滿,警告過鄭家堡不得私造武器,雖未明說要對付拆掉圍墻,但態度很明顯,他不喜歡治下有這么一個偏軍事的城堡在。

而今城堡門大開,門前的大路兩旁擺了兩條長案,一直延伸出去五十來米,上面擺滿了飯菜以供鄉民們取用。

鄭家堡說過要開十天流水席的,這十天,這兩條長案會一直存在,大家吃多少取多少,桌上的飯菜沒了家丁便會添上。

中間的路段空出來給前來拜壽的馬和馬車通過,黎寶璐坐在馬車上掀開窗簾往外看,見長案上擺著一盆盆大饅頭,全是白面做的,菜也是用盆裝著的,有臉盆那么大,葷素皆有,而葷菜中可以看到一片一片大大的五花肉。

顧景云也看到了,他掃了一眼浩浩蕩蕩端了碗往這里來的鄉民,嘴角微微一挑,顯得愉悅得很。

陳珠只看了一眼便移開眼睛,吐著舌頭低聲道:“這些菜看著都不好吃,鄭家堡也太小氣了。”

顧景云和黎寶璐對視一眼,但笑不語,小氣?

陳珠才是不知人間疾苦的千金大小姐呀。

到了門口三人下車,陳珠心里緊張,面上卻不動聲色的將請帖遞過去。

此時騎著馬趕來和走路趕來的江湖人都不少,大家排著隊把請帖交給門口的管事。

鄭家堡這次廣發請帖,連鄭昊本人都不知道他到底請了多少人,自然不可能把請帖和人一一認全,管事只掃了一眼請帖,確認請帖是真的便把人恭敬的讓進去。

陳珠買的這封假請帖非常逼真,管事展開一看便恭敬的把人往里請。

陳珠接過請帖往袖子里一塞,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進門后還和黎寶璐擠眉弄眼。

堡內和堡外完全不一樣,堡外是兩條延伸出去的桌案就行,但堡內卻是單劈出一塊大大的空地來擺滿了圓桌。

黎寶璐等人跟著人流走了一刻鐘才到那片空地,她跺了跺腳,看了眼地上的土地,知道這些填平旱地弄出來的,足有兩個足球場大小,此時場上擺滿了桌子,烏壓壓的全是人頭。

最前面還擺了臺子,臺子上有十來桌圓桌,應該是給身份最尊貴的客人用的。

一般來說壽宴的主人會提前安排好座次,但因請帖發出去的太多,人來得也太多,除了在江湖上有名號的個人和門派,其余人等鄭家全部讓他們自由坐位,若有人對座次不服,倒也簡單,正中臺子的左側和右側都擺了兩個臺子,誰不服,看上了哪個座次便去挑戰坐在那兒的人,誰贏了誰坐。

只要雙方不覺麻煩就行。

大家對這個處理方法都很滿意,因為江湖本就是以武為尊,誰厲害誰說了算。

而后生和有些小門派更愛這點,因為這無疑給他們提供了揚名立萬的機會。

他們挑戰強者,輸了不丟人,贏了卻能揚名,何樂而不為呢?

強者們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好,反正今天是鄭昊的壽辰,他都不介意見血,他們還有啥可扭捏的?

但黎寶璐他們沒敢往前湊,陳珠是怕被她爹發現,黎寶璐是怕被人挑戰,他們一行人只有她功夫還行,萬一被人挑戰她是上還是不上?

但離臺子太遠了也不行,宴場太大,離遠了別說聽前面的人說話了,人都看不見。

所以黎寶璐便專門往角落里鉆,那些地方因位置偏僻,即使離臺前比較近大家也不愛坐,因為大家來就是來湊熱鬧,來交朋友的,自己冷冷清清的和幾張桌子坐在角落里算怎么回事?

三人很快就在前面最偏僻的位置上找了個好位置。

之所以要加個最,是因為這張桌子擺在左側最邊緣,邊緣處正好豎了根柱子掛布幔,將這張桌子的大半給遮住了,不僅坐席的人難看到大臺子上的情況,就連宴場中的人都很難看到這張桌子,只有他們的下桌能完全看到他們。

這張桌子本不應該再擺在這兒,但可能今天來的人出乎意料的多,所以臨時又擺了上來,現在桌子上只有三個人,加上他們也才六個,反而是他們的下桌坐滿了人。

三人一坐下便和同桌的另外三人微微點頭示意,又和下一桌的人團團握了一拳算打過招呼。

此時宴場中的人更多了,一眼望過去密密麻麻全是人,黎寶璐還看到有家丁在不斷的往這里搬桌子,還有人拿了鐵鍬在往外填土壘實,顯然是臨時擴大場地。

黎寶璐打心里同情鄭堡主,這么多人吃一頓得花多少錢啊,像他們這樣混吃混合的又有多少啊。

要知道他們來時只是隨便到點心鋪里包了幾盒點心做壽禮,那些點心只怕還比不上現在桌上擺的這些呢。

她輕咳一聲憋住笑坐下,與顧景云傳音道:“我很期待他們拆開我們禮盒時的表情。”

顧景云輕咳一聲,眼里也忍不住帶了絲笑意,他的目光掃過賓客,低聲道:“放心,和我們這樣的人必定不在少數。”

“啥不在少數?”陳珠探頭過來問道。

黎寶璐將她的腦袋推開,道:“清和說這次前來參加壽宴的人必定不在少數。”

同桌的另外三人看過來,點頭道:“姑娘說的不錯,這還是半上午,午時還未到呢,我看這幾乎是驚動了整個江湖的盛事,鄭堡主面子不小啊。”

下桌的人聞言嗤笑一聲,黎寶璐扭頭過去看了一眼,差點忍不住把頭扭回來,運氣好像有點不好,遇上“故人”了。

顧景云淡淡掃了下桌一眼便若無其事的收回目光,還抬起手拎起茶壺給黎寶璐倒了一杯茶,總算是讓黎寶璐可以若無其事的把頭扭回來。

坐在黎寶璐另一側的陳珠卻瞪了眼看向那嗤笑的青衣男子,“你笑什么,難道他們說得不對?”

青衣男子搖著折扇道:“對也不對。”

同桌三人臉色有些陰沉,“怎么個對法,怎么個不對法?”

“這場壽宴的確驚動了全江湖,來的人是不少,但武當,少林,華山,峨眉等大門大派卻無一人出現,怎么能算得上盛事,至于鄭堡主的面子大不大,”青衣男子意味深長的道:“現在談論這個還為時過早。不過我想鄭堡主或許會后悔將事情鬧得這么大。”

黎寶璐聞言挑眉看向大臺子,不過視線被柱子所阻,她什么都沒看到,但這不妨礙她豎著耳朵去聽,大臺子上還空落落的,顯然人還未來,或是來了還沒出面。

她大方的扭頭看向青衣男子,“也就是說一等門派都沒有來給鄭堡主賀壽?”

青衣男子點頭,覺得黎寶璐有點熟悉,不過他想了一下發現沒印象,道:“不僅一等門派,就是二等門派來的人都很少,大部分還是派門下弟子前來。”

所以來的都是小蝦米,打著渾水摸魚的主意,當然也不排除有人就是想來混吃混喝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