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偷偷

黎寶璐盤腿坐在榻上吃得滿頭大汗,顧景云便坐在她對面看著她吃,突然覺得肚子也有些餓了。

黎寶璐敏感的瞄了他一眼,拿了個小碗給他夾了些,推到他面前道:“你也吃些吧。”

十五歲的少年晚上怎么能不吃宵夜呢?

顧景云捏了雙筷子陪她吃,他覺得只要和她在一起就不用擔心胃口不好。

吃飽喝足,黎寶璐又有些犯困了,顧景云便轉身回內室拿了封信出來,“舅舅的信到了,京城的事已經處理好了,他讓我們何時回去都行,汝寧的事便是交給家下人也可以。”

“舅舅一定是嫌棄我們路上走得太久了,”黎寶璐接過信邊拆邊道:“十天的路程我們走了十八天還沒到……”

“呀,”黎寶璐快速的掃了一眼信的內容,顧侯爺在顧懷瑾走后第二天就替他向朝廷上折辭官了,理由是他生病了,不能再勝任翰林院的工作。

皇帝將折子丟給翰林院掌院學士,同意了。

于是顧懷瑾不再是官身,只是曾做過官的前探花郎。

同時,有御史彈劾顧侯爺治家不嚴,其子停妻另娶。

秦氏五日前才跟你兒子和離,那方氏可不是在他們婚姻存續期間娶的嗎?

顧侯爺身為忠勇侯,明知律法還縱容其子,敗壞風氣,影響極其惡劣。

皇帝沒讓顧侯爺上折自辯,他并不想秦家成為朝臣打水仗的借口,哪怕出發點是為了秦家好。

秦信芳同樣沒有這個愛好,而顧侯爺很知趣的上折祈骸,退出朝堂,只做一閑散侯爺。

皇帝意思意思的挽留了兩次后便允了,因此現在顧家還在朝為官的便是顧懷德和顧懷信,但他們都是恩蔭出仕,且為閑散武職,并不具備上朝的資格。

本被顧家給予厚望的顧懷瑾也廢了,如今顧家斷流,只能把希望放在第三代身上,而第三代中最優秀的便是顧樂康。

以前顧樂康是探花郎的嫡長子,母族方家又與蘭貴妃有親,拜了個聞名天下的大儒為師,自己也聰明機敏,簡直就是天生的人生贏家,而不過兩年,一切都天翻地覆。

他還太年輕,未來能走到哪一步誰都不知,顯然顧家對他也不如以往重視,不然不會允許他跟著父母歸鄉。

黎寶璐卻還記得當年初見時那個神采飛揚,驕傲自負到恨不得將頭顱仰到天上去的少年。

她當時很討厭他的高傲,但此時再看,或許于他來說,那段日子只怕是最美好的吧?

黎寶璐本來還有些雀躍的心微微一嘆,將信折起來放在一邊,“顧侯爺倒是果決,說辭官就辭官,說隱退就隱退。”

“除非他舍得讓兒子孫子們都上戰場,再以軍功謀出路,不然呆在朝中也不過是讓人笑話。”顧景云淡淡的道:“可惜他想讓顧家轉武為文,我那幾個堂兄馬上功夫都一般,上了戰場不過是平添幾條人命。”

“若我是他,我會盡快讓幾個孫輩趕緊生孩子,然后著重培養下一代,若生下的孩子依然沒有讀書的天賦,為了顧氏不徹底敗落他只能讓他們習武,以后從軍。雖然可能會戰死沙場,卻也可以保顧氏滿門榮華。”

現在顧氏的榮華不就是顧侯爺和他幾個庶兄弟拼死掙下的嗎?

顧景云嘴角挑著冷笑,顧家難得出一個會讀書的天才,顧侯爺傾盡心力的培養他,又費盡心機的為他求娶他母親,只可惜一步錯,步步錯,幾十年的努力瞬間化為泡影。

有秦家在,以后顧氏想要走文官一途會更加艱難,除非走實業,在地方上有實打實的功績,不然很難出頭。

黎寶璐也已想到了這一點,知道顧家過得不會太好她就放心了,她很快轉移注意力,摸著信紙道:“我們要在開封留兩天,不如我們也給舅舅回封信吧,也好讓他們知道我們平安順利。”

顧景云靜靜地看她。

“順便給我師父也寫封信,我要問問他開封府的事,要是開封江湖勢力太過錯綜復雜,我覺得我們回程時還是繞過開封吧。”

“民不與官斗,我掛著四品翰林的官職,你覺得那些江湖人到底為什么會來惹我們?”顧景云很好奇盯著妻子的腦袋,沒鬧明白她的腦回路,不應該是那些江湖人避著他們這些當官的嗎?

“唉,”黎寶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憂傷的望著外面黑乎乎的天際道:“你要知道世上有一種地方叫‘江湖’,有一種人叫‘腦殘’,你忘了我們記憶深處伴隨我們練功的那一千零一個江湖故事?里面有近半的紛爭起得莫名其妙,一言不合就拔劍,甲殺了乙,乙的兒子就發憤圖強去殺甲報父仇,然后甲的兒子再去殺乙的兒子,兩家你殺完我,我再殺你,瞬間成了世仇,殺殺生生無窮盡矣……”

顧景云頭疼的扶額。

“所以,”黎寶璐眼神堅定的下決定道:“作為大楚三好公民,為了自身的安全,我們能躲著就絕不去找這些最愛惹禍的江湖人。”

“你師父也是江湖人。”

“你覺得一個江湖人會整天脖子上掛著一個孩子去逛街,買些小吃還要討價還價嗎?”

顧景云:……

“我師父早已經被我們同化成了居家好男人,別再拿江湖人那種糙漢子來與我師父做比較。”

顧景云見她一臉與有榮焉的模樣,不由笑問,“那要不要真給師父找個師娘,讓他成家立業呢?”

“這種個人問題還是應該師父自己去解決,”黎寶璐特看得開,“他要有喜歡的人娶了做師娘自然更好,沒有也沒啥不好的,作為一個闖過江湖,走過天下的俠客來說,娶一個沒有共同語言的妻子比單身還要痛苦,到時害了自己也就算了,還害了別人和孩子。反正我師父還年輕呢,這種問題可以慢慢考慮。”

顧景云臉上的笑容漸漸收起,他想到了他母親。

她這個年紀在世人眼里的確不算年輕了,成親早的都可以做祖母了。

但以她還剩下的壽命來說,她還很年輕。

哪怕是身體不好,以現在秦家的能力也能保她至少再活二十年。

他有寶璐一路相伴,以后可能還會有孩子,所以不會寂寞,可她呢?

他不覺得作為兒子他能時時陪在她身邊,人都是會寂寞的,有些話對象不對便不會說。

顧景云看著黎寶璐怔怔發呆。

黎寶璐摸了摸臉頰問,“怎么了?”

顧景云嘴角微挑,起身道:“我幫你磨墨信你來寫吧。”

黎寶璐莫名其妙的又摸了摸臉頰,確認沒臟東西后才鋪開信紙。

兩封信都是黎寶璐寫的,顧景云對報平安這種沒技術含量的信一向沒興趣。

見黎寶璐把信寫好封存,他才起身道:“也消食得差不多了,我們洗漱睡覺吧。”

黎寶璐這才發現肚子不撐了,可她也不困了。

但此時更深露重,外面只有低低地幾聲蟲鳴,顯然開封的夜生活也早已結束,看了看顧景云眼底的黑眼圈,黎寶璐老老實實地跟著他爬上床躺好。

黎寶璐從中午便開始睡,顧景云卻是正常的作息,因此一躺上床便睡著了,只剩下黎寶璐瞪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帳子上的花樣,直到將上面的花紋描繪了一遍她才又轉過頭去盯著顧景云瞧,還是一點睡意沒有。

哎呀,正是苦惱,早知道白天不睡那么多了。

或者剛才就不該被顧景云引著說那么多話,應該一吃飽就爬床上的……

不過顧景云真好看,臉上的嬰兒肥只留下丁點影子,他的臉漸漸長開,嘴角緊抿時顯出些棱角的鋒利來,而今他因為睡著,面色輕柔,竟有一種她從未見過的俊秀和羸弱。

黎寶璐心里愛得不行,忍不住湊上前去輕輕地親了親他的臉頰,軟軟的,肉肉的,還帶著淡淡的香氣……

黎寶璐臉色爆紅,扯起被子就把自己埋進去,鴕鳥一般把自己藏起來。

顧景云心中頗為無奈,如雷般的心跳也慢慢安靜下來,他假裝翻了一個身,將被子里的人抱進懷里。

黎寶璐僵硬著身子呆了一會兒,確定顧景云沒醒過來,這才偷偷掀開被子在他懷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著,她盯著眼前白色的里衣,眼皮也漸漸重起來……

睡得多自然起得早,天色還未亮,雞鳴三遍時黎寶璐就醒了,見顧景云還熟睡,便知他因旅途勞頓還未緩過來,她也不叫他,悄悄的掀開被子下床,換好衣服便開門出去。

整個院子都是靜悄悄的,只有前面的客棧里隱隱傳出些聲音,似乎是店里的伙計們正在忙碌。

黎寶璐站在黑暗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涼的空氣,輕輕一躍便躍上院里矗立的假山,盤腿坐在上面練習內功。

她這一打坐便是半個時辰,黑暗漸漸散去,天邊先是出現點點霞光,然后紅霞破開越來越多的云層,不到一刻鐘便染紅了半邊天,橙黃似的太陽也從山尖露出小小的一角。

黎寶璐深吸一口氣,收工正要起身跳下假山,察覺道幾道視線落在她身上,她立即停止動作,繼續坐在假山上抬頭看著天際的日出。

等到整個太陽都蹦出來,他們的房門也打開了,黎寶璐回頭對顧景云笑著招手,“夫君快來看,今天的日出很好看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