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夜半

客棧后面共建了五個院子,有大有小,黎寶璐他們住的步步高升便在右邊角落里,獨門獨院,很是清靜。

黎寶璐很滿意,顧景云也很滿意,微微點了點頭道:“讓廚房給我們燒些熱水,我們需要洗漱一番。”

小二立即躬身笑道:“客官放心,廚房的熱水一直備著,小的這就去給您拿來。”

“行了,你們把自己的行李搬到自己的房間去吧,大家先洗漱,一會兒我們出去吃好吃的。”

趙寧舉手道:“師娘,我能不能申請在客棧用餐?”

顧景云也道:“我也累了,不想走動。”

“那就讓小二把飯菜拿到院子里來,我們在這兒用,既清靜又方便。”

大家都松了一口氣,他們還真怕黎寶璐要繼續征服美食世界呢。

黎寶璐同意在院子里用餐卻更多的是出于安全的考慮。外頭江湖人太多,他們能避讓就避讓。

等到小二領著人把熱水拎來,黎寶璐便點了午餐,順便掏了五兩銀子預付房費和飯前,等雜役都退出去后她便掏出一把銅板賞他,笑問:“你們客棧的生意可真好,才進門的時候發現大堂都快坐滿了,我原是怕你們沒有足夠的上房,或是上房那兒客人多嘈雜這才選了包院子的,可一路走來卻發現后面的院子好似就住了我們一家。”

小二立即躬身笑道:“夫人顧慮原也沒錯,我們客棧的上房的確沒剩幾間了,小的看公子們似讀書人,這才建議夫人包院子的。”

黎寶璐又給了他一把銅板,笑問:“這是如何說?”

小二卻把銅板推了回去,笑道:“也不是什么秘密,這開封府內能建這么好的院子當客棧的統共也就兩家,俺們客棧便是其中一家。但這院子也不是誰都愿意租的,過往的客商嫌貴,他們大多只要一間上房,其余伙計護衛皆住大通鋪,一晚下來滿打滿算也就四五百文,江湖人更不必說,喜歡獨來獨往的,希望成群結隊的都會選擇客房,住在后面的院子卻少去不少便利。因此愿意住這些院子的多是官宦人家,讀書人和豪紳,人講究的是一個清靜。”

“我看客官們隨行帶著藤箱,顯然是讀書人,讀書人可不就愛清靜?而且現在客棧里住的多數是江湖人,小的怕他們粗聲粗氣打擾了客官們,這才建議夫人包院子的。”

“你們開封府怎么這么多江湖人?”黎寶璐蹙眉問道:“莫不是地方的習俗,大家崇武不成?”

“那倒不是,”小二笑道:“也就這段時間了,開封府鄭家堡鄭老爺要過五十大壽,廣邀各路英雄豪杰前來赴宴,這不開封府才熱鬧起來的嗎?”

“……原來是過壽啊。”過個壽動靜都這么大,黎寶璐直覺這位鄭老爺的壽宴不會太順利,電視上都是那么演的。

“可不是,南北各路豪杰都聚在開封府,不僅我們客棧,其他客棧也都住滿了江湖人。”

黎寶璐將桌子上的銅板給他,笑道:“多謝小哥提點了,看來以后上街得小心些,我見他們都帶著刀劍,可別與他們沖突才好。”

小二則不在意道:“江湖人脾氣雖暴,卻也不是不講理,何況還有鄭家堡和府衙在呢,之前知府大人可是下了命令,不許江湖人在城中斗毆,以免傷及無辜。鄭老爺親自擔保,不然那么多人攜帶武器知府大人可不敢放他們隨意進城。”

黎寶璐若有所思,“鄭老爺在開封府威望很高?”

“鄭老爺是我們這兒有名的大善人,修橋鋪路,賑濟災民,沒少做好事,但在咱河南卻不怎么數得上名號,北有懷慶劉氏,南有汝寧秦氏,就是在開封府,要論威望最大的那還是尚家,他家出過二品封疆大吏,現在也有不少子弟在朝為官,而且也是出了名的大善人。鄭家就差些了,他家田地及鋪子都不少,不過沒出過當官的,倒是在江湖上名望挺大。”

一般當官的,只要不是蠢貨都會成為百姓口中的善人,黎寶璐對這些“善人”的聲譽只信一半,但她對鄭老爺在江湖上的地位很好奇,只是過個壽,竟能把這么多江湖人聚到一起,要不要這么夸張?

不過這絲好奇心很快便被她拍下去,她覺得肚子有點餓了,“你們開封府有什么特色的菜?都在哪里能吃到最正宗的?”

說到吃,小二精神一振,眼睛發亮的道:“說到開封府好吃的,那得首推套四寶,用的是雞、鴨、鵝和鵪鶉做料,四寶的濃香鮮野集中在一起,醇香撲鼻,鮮嫩美味,做得最好的大廚便在俺們客棧后廚擔當主廚,還有鯉魚焙面……”

顧景云披著濕頭發出來時,小二剛說到開封街頭劉老瘸的羊肉炕饃,據說是用特殊醬料燉煮好的羊肉切末,夾在薄薄的白面餅間,還未入口,只聞那道香氣就讓人口水四溢。

聞著香味會不會口水四溢顧景云不知道,他只知道只是聽那小二描述黎寶璐就口水四溢了。

他站在屏風口靜靜地看著小二,小二打了一個寒顫,回過頭來看見顧景云,危險的直覺讓他立即止住話頭道:“總之開封府好吃的東西多著呢,夫人上街隨便一問便知。小的現去后廚看看,看您點的飯菜好了沒有。”

說罷對顧景云行禮躬身退下,一出院子就飛腿跑起來,唉呀媽呀,剛才可嚇死他了。

顧景云遞給黎寶璐一張帕子,“擦擦口水。”

黎寶璐立即接過擦口水,擦完了才發覺上當受騙,顧景云眼中帶笑道:“就這么愛吃?”

“人生中的樂趣,除了不斷的探索未知,便只有美食和睡覺能讓我神魂顛倒。”

“……原來你人生中的樂趣還包括探索未知,我竟是從未看出來過。”

“那是你眼神不好,晚上看書看多了吧,以后該多出去走走,看看青山綠水,不然以后要成睜眼瞎了。”

“就你歪理多。”

黎寶璐滿臉嚴肅的道:“不,這是身為一名醫術高超的醫生給你的忠告。”

“那么醫生大人,請問我這樣披著濕頭發多久會生病?”

黎寶璐起身扯過干毛巾給他絞頭發,嘟嘴道:“你都多大了還不會自己絞頭發,萬一以后我不在你身邊你就一直這么披著?”

顧景云笑容微冷,“你不在我身邊能去哪兒?”

“比如我出去吃好吃的沒回來,比如我決定跟閨蜜一塊兒住外面不回家呢?”

顧景云抽了抽嘴角道:“你有閨蜜?”

“呃,現在沒有以后總會有的,我才十三歲呢,年紀還小。”

“不會有的,”顧景云淡淡的道:“你是已婚婦女,那些小姑娘不會愿意跟你一起玩的,而那些已婚的婦女,你的年紀跟她們相差太大了,不會有共同話題的。與其去尋找不知是否存在的閨蜜,你還不如好好跟在我身邊呢,有什么話便同我說。”

可你是男的!

黎寶璐抿嘴,大力的將他的頭發一絞,丟下帕子道:“好了,自個梳!”

顧景云不在意的找出梳子梳頭發,隨意的拿過一條帶子將頭發綁好。

寶璐去盥洗室洗漱了,等她洗完,顧景云便拿起干毛巾替她擦頭發。

黎寶璐也習以為常的坐在椅子上任由他擦,因為手指按摩在頭皮上特別舒服,她有些昏昏欲睡起來。

見她的眼睛半閉起來,顧景云嘴角微翹。

顧景云細細的將她的頭發擦干,這才拿起梳子替她梳頭,黎寶璐這下是真的舒服的睡著了。

等到她醒來時已到了床上,顧景云正一手搭在她的腰上,一手枕在頭下,面向著她發出輕微且綿長的呼吸聲,顯然睡得正熟。

黎寶璐有片刻的恍惚,有一種不知今夕是何夕,此地是何處的感覺,半響她的記憶才漸漸回籠。

她記得她洗完澡洗完頭發出來正等著吃午飯呢……

想到吃午飯,黎寶璐的肚子便一陣咕嚕嚕的叫著,她捧著肚子小臉一紅,忙去看顧景云,見他還沉沉睡著,這才放心的悄悄掀開被子起身。

室內一片黑暗,只有窗外的月光照到的地方有一層薄薄的亮光,黎寶璐眨了眨眼,等到眼睛適應了黑暗,這才開始翻找起吃的。

外室隱隱飄來一陣香氣,黎寶璐順著香味找去,在外室墻腳那里找到一個正放著木炭的火爐,上面駕著一口蓋得嚴嚴實實的小鍋。

黎寶璐打開,一陣香氣撲鼻而來,她忍不住按了按肚子,抬起鍋來就要連鍋端,一陣細碎的聲音傳來,然后室內亮起來,黎寶璐一抬頭就對上了正舉著蠟燭的顧景云。

顧景云看到妻子蹲在地上可憐巴巴的端著一口鍋,忍不住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你就打算這么吃?”

“不然呢?”

“桌上有面條和白菜,去拿來。”顧景云將燈座放在一邊,蹲下將炭吹燃,很快就把鍋里的湯煮開,他將面條下進鍋里,又丟下一把白菜……

“這是我特意給你點的套四寶,因你一直沒醒就讓炭溫著,你先吃,若是不夠了再叫伙計送些宵夜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