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同行

馬車已離開聆圣街到達前門大街黎寶璐便撩起窗簾,趴在窗口盯著外面的小吃,她還踢了踢顧景云:“快去看那邊,看見想吃的就讓二林買上來。”

顧景云就看向桌子上的食盒,黎寶璐立即把食盒拎起來放到一邊,鎮定自若的道:“這個可以留到中午吃。”

笑話,他們都出來了,當然要吃街上的美食才好,怎么還苦巴巴的吃從家里帶的早飯呢?

顧景云無奈,只好撩開另一邊的車窗,說是選他喜歡吃的,不過是幫黎寶璐篩選她愛吃的。

這邊顧景云才給黎寶璐點了一籠灌湯包,那邊黎寶璐已經一口氣點了好幾樣,并掏了一大把銅板付錢了。

好在此時天色還早,街上行人少,黎寶璐趴在車窗邊直接點,攤販把東西包好給她遞過來,根本不用二林下車接替。

除了一些能用荷葉或油紙包的早點,黎寶璐還點了一碗粉蒸肉,兩碗甜豆花,至于碗,黎寶璐手腳特快的從一旁的行李里掏了出來。

汝寧在河南,開封還要往南行兩日才到,從京城過去,快馬要六天左右,但坐馬車起碼得十天,黎寶璐怎么可能不帶碗?

不僅碗,鍋和各種食材配料都有,馬車上小桌子一撐,只要二林馬車駕得好,他們就能當在家里一樣用早飯。

顧景云默默地掏出銅板來付賬,看著黎寶璐點了半條街的小吃,直出了城門才惋惜的把腦袋縮回來準備用餐。

黎寶璐將還熱乎的豆花遞給他一碗,道:“我們還在長身體,應該多吃點。”

顧景云默默地接過,吃了半碗便放下,掃了堆得滿滿的桌子,最后還是選擇吃他點的灌湯包。

灌湯包里湯汁滾燙鮮嫩,顧景云咬開皮先將湯汁吮盡,這才分做三口將包子吃完。

他給黎寶璐夾了一個道:“不比江浙的差。”

黎寶璐便嘗了一個,眼睛一亮連連點頭,“是好吃,可惜只有一籠。”

“……”顧景云默默的掃了一眼桌上堆成小山一般的食物,問道:“你吃得完嗎?”

“現在吃不完,但中午之前肯定能吃完。”

十三四歲的少女,胃就是個無底洞,她又嘴饞,怎么可能吃不完?

顧景云一向自律,但在黎寶璐的影響下也不由吃完了一碗豆花,五個灌湯包,又吃了一個夾著五花肉的饃,見寶璐把一碗粉蒸肉吃完還要伸手拿另一個肉夾饃,他不由輕拍了一下她的手,“別吃太多,一會兒再吃。”

黎寶璐吸了吸鼻子,“可是香哪!”

“大爺,太太!”

“怎么了?”黎寶璐掀開車窗往外一掃,一眼便看到正駕著輛馬車滿臉委屈的瞪著他們的順心,看到黎寶璐,順心幾乎淚流滿面,“太太,您終于來了!”

趙寧已經聽到動靜掀開車簾了,他敲了一下順心的頭跳下馬車,作揖道:“師娘,先生,學生在此等候多時了。”

黎寶璐趴在車窗上看他,“等我們干什么?”

“子曰:有事,弟子服其勞。先生要外出,弟子自然要隨行伺候。”

黎寶璐指他,“說人話。”

“學生想跟著先生一塊兒去汝寧,既可以一路游歷,也不會落下課業。”

顧景云淡淡的聲音傳出,“你與書院請假了?”

“是,已經請了長假,過完年再回來上課也不打緊。”

他已經考上了舉人,書院的先生能教他的本來就有限,何況他還有親傳師父,所以他一請假說隨先生出去游歷,書院立刻就批假了。

在書院里讀書固然重要,但游歷增長見識同樣重要。

黎寶璐偏頭看向顧景云,見他微微頷首,她便沖外頭一揮手,“行了,上車跟上吧。”

趙寧歡喜的轉身就要上車。

“等等,”黎寶璐看到車里的早食,問道:“你們用早飯了嗎?”

“沒有,”順心搶在趙寧前面道:“公子怕趕不上,今兒一早書院一開門我們就出來了,只來得及喝了一口熱水……”誰知道一向趕路起早的顧景云和黎寶璐竟然這個時辰才出城門,他們都在這兒吹了半個多時辰的冷風有木有?

“沒吃呀,”黎寶璐嘿嘿一笑,“師娘這兒有啊,乖徒兒快來領賞。”

趙寧無奈的上前。

黎寶璐將沒機會吃下的早食塞了一大半給趙寧和順心,余下的又分了些給二林,馬車這才空了不少。

至于才空了不少,而沒有空完,是因為黎寶璐還買了豬肉脯,杏脯,栗子糕等各種零嘴,現在分門別類的放在馬車角落里等著她的臨幸。

顧景云知道她是個吃貨,也不嫌棄車里混雜的味道,將車窗打開,車簾固定起來,讓秋風徐徐吹過。

他便盤腿坐在鋪了厚厚墊子的車上,拿出棋盤來自己下棋。

黎寶璐正把自己這邊的景色看厭,見狀盤腿坐在他對面,道:“我陪你下。”

顧景云便把白棋給她,讓她先下。

黎寶璐捏起一顆棋子落在棋盤正中間,問道:“我們這次要在外面呆多長時間?”

“過年前回京,”顧景云在在棋盤上落下一子,微笑道:“今年我們一家總算是團聚了,怎么也要好好過一個年才好。汝寧并沒有多少產業,祭田一直是宗族的人在管理,我們只去核對賬目就行,其余還回來的產業,可以從宗族里找人管理,也可以把以前的老仆召回。”

因為有了章程,這次要辦的事并不難,所以顧景云才示意二林慢慢走,緊要的是舒適,他們不趕路。

總要留夠時間給母親和舅舅他們處理京城的事。

黎寶璐也知道他們這次出行的目的,說是打理秦家的產業,其實就是避嫌,好讓秦顧兩家打起來時不波及到顧景云,所以得知他們會回京過年后黎寶璐便不再問了。

一行五人,師徒三個走兩天歇一天,看到好看的景致停下賞賞景,彈琴舞劍,走過古剎寶觀也停下休息一兩日,與和尚談經,和道士論道,經史子集佛道,顧景云好似無所不閱,不說趙寧,就是一直跟著顧景云長大的黎寶璐在一旁聽了都受益良多。

最后他們收獲免費的住宿,美味的齋菜和地方特色美食,大師和道士的友誼,三人每要離開一處地方時,送行的和尚/道士皆依依惜別,當然對象是顧景云。

一行人這么“騙吃騙喝”,不,是被熱情款待的到了開封府。

開封乃是一座千年古城,歷史悠久且風景宜人,黎寶璐決定在此休息兩天再啟程往汝寧去。

而且作為河南首府,秦家在開封的產業也不少,正好可以提前做些暗訪調查,等回到汝寧接手這些產業時也能更好的調度。

二林在一家看上去很高大上的客棧前停下馬車,才跳下來店里的伙計就熱情的迎出來,一口的河南口音問,“客官是要打尖還是要吃飯?”

二林愣了好一會兒才聽懂他說的是啥,立即道:“我們住店。”

“好勒,您幾位,是要住上房還是要住中房,”一語未落,他便看到從車里下來的黎寶璐,見她挽著婦人的發型,衣飾簡單樸素,但他迎來送往一眼便看出她身上的料子不便宜,立即改口道:“客官不如包個院子,既方便安全又私密。”

“你們客棧還有院子?”

“有的,有的,”小二笑得見牙不見眼,“俺們開封南來北往的官眷和富貴人家多,這客棧便弄得好些,后頭有幾個單獨的小院兒,若客官有意可單獨租下一個,自己住著方便,其實也不多貴……”

黎寶璐本不想費這個勁兒,一個院子不管怎么說都要比住幾個房間貴,他們現在不差錢,但也不會這么浪費,但一進門,目光在客棧內一掃她便改了主意,問道:“院子多少錢一晚?”

小二松了一口氣,見做主的是黎寶璐,他立刻將視線從趙寧和顧景云身上收回,改屁顛屁顛的跟著黎寶璐身后道:“回太太,院子也分大小,有一座院子有四間房,還帶了個小廚房,一天二兩銀子,里頭還有個小廚房免費使用,每日俺們客棧還提供早食和宵夜。您別看這二兩貴,那是俺們客棧還有其他服務咧,客官們用的熱水,茶水都是免費的,客官們要有啥問的,凡是開封府內的事,俺們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本來還有些猶豫著是否要換一家客棧的黎寶璐聞言忍不住一笑,“好,那便定下你說的那個院子。”

小二高興得眼睛都笑成一條縫了,立即躬身請黎寶璐往后走,一揮手便有客棧的伙計幫他們將馬車牽到后門,由后門進客棧。

這家客棧從前面看有三層,往來的客人熙熙攘攘,所以二林才會下意識的選擇這家客棧,卻沒想到一進客棧黎寶璐就發現大堂里坐著的竟有三分之二是江湖人。

江湖人也有好有壞,但有一點卻是公認的,有江湖人出沒的地方通常都不會有啥好事,容易被牽連進事件中。

所以當時黎寶璐是想轉身另找一家客棧的,但目光往外一掃,竟然發現外面大街上或騎馬,或坐馬車或走的人中也混雜了不少江湖人。

黎寶璐這才臨時決定要包個院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