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往事 下

秦文茵考慮了許多,卻沒想到顧懷瑾拿出的是一紙休書。當時她心里既慶幸又心痛。

慶幸于丈夫的心不夠狠毒,沒想著把她置于死地,心痛于他對他們婚姻的背叛。

見他趴在她膝前痛哭流涕,秦文茵才深刻理解當初大哥的不贊同,他的優柔變成了懦弱,他不能保護她,在苦難面前他選擇了放棄。

秦文茵心中既痛又苦,卻并不后悔,路是她選的,再難她也得走下去。

因為看出顧懷瑾并沒有害她之心,所以她并沒有立即離開,因為她并不想被休棄,即便是要離開顧家,也應該是和離。

但這些于當時的她來說都是小事,她有更大的事需要做,比如打點獄卒讓她哥哥在牢里好受點,聯絡朝臣營救他。

但局勢瞬息萬變,哥哥前腳被關進死牢,禁衛軍后腳便把秦家團團圍住,竟是連嫂子和才三歲的侄女都不放過。

秦文茵感覺到了風雨欲來的緊迫感,同時她也察覺到了顧府內的暗涌。

她身邊的人都不是吃素的,在她沒有精力管理內宅時,她的貼身嬤嬤和貼身丫頭為她帶來了第一手消息。

她這才知道原來她被休棄還是唐氏和姜氏的提議,她們顯然很害怕顧家因她牽涉其中。

而她的陪嫁丫頭更是從姜氏那里知道顧懷瑾休了她后便要娶方家的二小姐,他們二人最近過從甚密,時常幽會。

秦文茵以為自己會傷心落淚,然而并沒有,當時她冷靜自持的連她都有些不可置信。

她將手邊能變現的東西全部換成銀票貼身帶著,然后將陪嫁的賣身契全部交給他們,拿出一個并不在陪嫁單子上,顧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莊子給他們。

然后她便開始準備逃離顧家。

她知道,若休書只是顧懷瑾膽怯懦弱下寫的那一切都還有轉圜的余地,等顧侯爺和顧老夫人回來,她是留下還是和離都可以商量。

可若是顧家三房人共同的決定,即便顧侯爺和顧老夫人再忌憚秦家,在她已知實情的情況下也不會放過她的,他們也會控制住她,然后讓她慢慢虛弱,憂郁至死。

顧侯爺和顧老夫人可不是顧懷瑾三兄弟,他們不會心軟,也要果決得多。

所以她要離開,離開京城,但在此之前,她得做好充足的準備。

秦文茵當時是計劃著回汝寧,或搬到大師兄家里去,至少能暫時保住性命,然后繼續為兄長游走。

可她才把陪嫁的賣身契給出去皇帝的判決便下來了——流放瓊州!

這與秦信芳所犯謀反罪極不相符的判決讓秦文茵知道皇帝明白他大哥是冤枉的,然而他依然這么判決。

這意味著很難說服皇帝收回成命或赦免秦信芳。

雖然很難,但秦文茵依然想要嘗試一二,所以第二天秦信芳他們被流放出京時她沒有跟著,而是留在京城想要繼續打通關系。

同時她也沒告訴兄嫂她一天前收到了顧懷瑾的休書,她笑著把人送出京城。

但危機來得猝不及防,不知是誰和姜氏進言斬草要除根,而姜氏或是出于對顧府的憂慮或是想要毫無后顧之憂的貪墨她的嫁妝同意了這項提議。

等她知道消息時已經晚了,她只能在幾個心腹的掩護下帶著一個包裹逃出顧府,逃出京城。

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曾經恩愛的夫妻恩斷義絕,曾經友善親密的妯娌欲置她于死地,秦文茵難受得幾乎要死去,然而苦難經歷得多了,心也就麻木和剛硬了。

但再麻木和剛硬她也不能平靜的接受小侄女囡囡的死,那孩子是因為她和景云才死的,也是因為顧家的步步緊逼而死的。

這個仇折磨了秦文茵十五年,她怎么可能輕易放棄?

可心中再恨,看到自己曾經喜歡的人變成這樣,秦文茵依然止不住的失望和難過。

何子佩握住她的手,抱住她的肩膀道:“別難受了,用寶璐的話來說,人這一生難免會遇到幾個人渣,你別把他們放在心上就好。”

秦文茵對嫂子笑笑,靠在她的肩膀上不說話。

顧侯爺強勢出手,不論是三個兒子還是三個兒媳盡皆不敢再私下搞動作。

秦氏的嫁妝很快理清,欠缺的,用姜氏和唐氏的嫁妝補上一些后,剩余的盡皆從顧家的府庫中取。

好在顧家是武將出身,打仗時搜刮了不少戰利品,那些東西一直堆在庫房里,秦文茵的那些價值連城的藏品他們賠不出來便用這些東西來賠付,一件價值不夠的便給兩件或三件。

這樣一來,整理出來的東西比當年秦文茵嫁進來時抬的東西還要多。

這是顧府的大府庫,鑰匙一直在顧老夫人手上,都是計劃留給后人傳家之用。唐氏和姜氏根本不知道顧府還有這樣的好東西,但只要想到這些好東西竟都要賠給秦文茵,她們恨得眼睛都通紅了。

但她們完全沒膽量反對,因為顧侯爺說到做到,把姜氏送回了姜家,不管二房的孩子怎么求都沒用,連顧懷信都被顧侯爺趕到祠堂里跪了一天。

唐氏覺得,要不是她還要進宮哭靈,只怕也會被送回唐家。

而方氏更不用說,秦文茵走后她便病倒了,但顧侯爺并不打算讓她治好病再走,直接把顧懷瑾和方氏塞進馬車讓人押送他們回老家。

顧樂康一言不發的拎了包裹上車去照顧他娘,顧侯爺攔住他道:“康兒,你還要上學,讓護衛護送他們便是。”

顧樂康沉默的與顧侯爺行了一禮,倔強的道:“母親病體沉珂,身為人子怎能不在一旁伺候?等母親身體好了孫兒再進京讀書便是。”

顧侯爺臉色有些難看,卻沒有再攔著他,而是又給車隊撥了十個護衛,讓他們安全把人護送回到老家。

顧樂康爬上馬車,方氏正一臉病容的躺在車里,顧懷瑾皺著眉頭坐在一邊,顧樂康不理他,爬到方氏身邊將她扶起來喂她喝水。

方氏看著顧懷瑾不停的落淚。

顧樂康心中煩躁,強硬的灌了她半杯水后就把人放下,面無表情的道:“你休息吧,要什么與丫頭們說。”

然后掀起簾子便跳下馬車找人要了匹馬。

騎在馬上,那種快要窒息的感覺才稍稍減弱些,要不是怕他祖父讓他娘在路上發生意外,他才不會隨行跟著呢。

顧樂康看著繁華熱鬧的京城街道,只覺得心里空虛冰冷得很。他握緊了手中的韁繩,目光漸漸堅毅,他要逃出去,逃出顧家這種令人窒息的束縛,三哥說過,只有自己的本事足夠大才能與世上的苦難搏斗,他也要變得強大起來才好。

秦文茵從顧家回來的第五天,顧家便把需賠付的嫁妝和這十五年來的平均收益給她送來了。

是由剛結束哭靈沒兩天的唐氏親自送來的,她臉色青白,憔悴不已,顯然受了很大的打擊。

這一次賠付,唐氏和姜氏幾乎掏空了嫁妝。

因為秦家的那些藏品價值實在太高,拿出去賣或許很難短時間內變現,但它們的價值卻真的很高,尤其是在收藏家和某些讀書人的眼里,那些東西是無價之寶。

她們討要不回來的東西只能從顧府大府庫里尋找價值相當的東西賠付,若是還找不到,只能從她們的嫁妝里拿錢出去買那些價值連城的藏品賠付。

只是賠付就幾乎掏空了她們的嫁妝,更何況還要賠付十五年的收益。

唐氏和姜氏并不是善于經營的人,當年她們拿到了秦文茵的嫁妝,為免她的陪嫁搗亂,她們將店鋪和莊子里的管事及長工都辭退了,重新再安排人進去。

同樣的,她們也失去了店鋪原有的客源和供應商,一切都需要重新開始。

頭三年,幾個鋪子甚至莊子都是虧損的,她們根本找不出原因在哪里?

而最近十年來收益雖好了些,但依然有個別鋪子和莊子虧損,但秦文茵送來的五年賬冊盡皆盈利,卻盈利還不少,這意味著她們不僅要把這十五年來賺的全吐出來,還得補貼不少進去。

唐氏的臉色怎么可能好看?

她還沒有和秦文茵面對面的交鋒過,但其實她是害怕她的,顧府三個兒媳,秦文茵的身份最高,嫁進門后明面上也是她最得老夫人的寵愛。

當年為了顧府上下,她和姜氏攛掇著顧懷瑾休妻,心里不是不虛,所以再見到秦文茵,唐氏臉色再難看也不由擠出一抹笑容來。

秦文茵卻不理她,徑直拿了嫁妝單子去清點,確定其中沒有贗品和賬目問題后才在嫁妝單子上畫押,表明已經接收完畢,兩家算是徹底兩清了。

白一堂扛著妞妞從外面晃蕩進來,見院子里堆滿了東西,竟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不由感嘆,“原來你嫁妝這么多,怪不得當年那么多人想娶了你,這娶了你跟娶一座金山有什么區別?”

秦文茵瞪了他一眼,讓他當著孩子的面注意言辭,這才對坐在他脖子上的妞妞道:“妞妞下來,你都多大了還坐在白叔叔的脖子上?”

“我不!”妞妞一把抓緊白一堂的頭發,“我就喜歡這么坐。”

白一堂“嗷”的一聲叫出來,“小姑奶奶你輕點啊,我的頭不是鐵打的,頭發也不是拔絲呀~~~”

妞妞抓得更緊了,秦文茵好笑的伸手去把她抓下來,又好笑又惱道:“看你以后還把她放脖子上嗎?”

唐氏看著他們兩大一小,臉色怪異起來。

民間早有傳聞,說秦文茵再嫁了,且還生了一個女兒,可隨后又有人辟謠說孩子是秦信芳與何子佩的,而那男子也只是秦信芳的好友。

可現金看來,孩子是秦信芳何子佩的為真,秦文茵與那男子的關系卻未必是假。

唐氏垂下眼眸思索,目光便掃到了腳邊一個小箱子,她知道里面裝的是一匣子的東珠,當年秦文茵嫁進門時陪送的,不過她更愛玉石,因此這東珠一直放著不用。

她南下后那匣子珍珠便被她和唐氏分了,現在箱子里裝的是她們花了大價錢從鋪子里新買回來的上好東珠。

她心中不由慘笑,不論秦文茵與這男子的關系如何都與她無關了,秦家已經拿著和離文書在衙門造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顧家把休書變和離書,顧秦兩家除了顧景云再沒有聯系。

即便秦文茵真與這男子有特別的關系也不再是把柄。

唐氏臉色更加灰敗,抬起頭來看向秦文茵,道:“既然嫁妝已經交接好,那我便先告辭了。”

秦文茵微微點頭,側首道:“紅桃,送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