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交鋒 中

顧老夫人脊背繃直的掃了一眼桌上的東西,又看了眼垂著眼眸的秦文茵,淡然問:“你們待如何?”

“這份休書我們秦家不認。”何子佩將休書撿出來往前一挪,嘴角含笑道:“我秦家書香門第,從未有過被休棄之女,而我小姑幼承庭訓,嫁入你們顧家后也是盡心服侍二老,友善妯娌,并未有錯。至于休書上寫的無所出更是無稽之談,我小姑出你顧家門時可已懷孕近兩個月。”

“她懷孕連自己都不知,我們顧家又如何得知?何況她嫁入顧家后的確是一直未曾有孕……”

“老夫人怎么就知道是我小姑的問題?”何子佩打斷她的話道:“顧家真要拿這個做理由休妻,那也應該請來御醫為我小姑把脈,確定我小姑不孕后再說。放眼整個京城,誰家和你們顧家一樣如此草率的就扔下休書?”

“何況,我小姑嫁入你們顧家還沒滿三年呢。”

顧老夫人抖了抖嘴唇,是沒滿三年,但還差幾個月?

不過顧懷瑾休妻的確不是因為無所出,這不過是個理由罷了。

但顧老夫人不愿如他們的愿,真的聽侯爺的改休書為和離,老三以后還怎么在世間立足?

何子佩已道:“不過你們顧家已經重新娶了媳婦,我們兩家的婚約的確不宜再繼續下去,故我今日上門來是討要和離書的。”

“我若是不愿呢?”顧老夫人沉聲問她。

何子佩微微一笑,“顧家若不愿,我們也只能請求圣裁,讓圣上來主持公道了。”

顧老夫人面皮抖了抖,只覺腦袋一暈,眼前的人與物都搖晃起來。

圣裁?

皇帝是秦信芳的學生,又受秦家恩惠頗多,他會這么裁決她用腳趾頭想都知道。

公判和私了,兩個結果一樣,造成的后果卻大大的不同。

顧老夫人閉了閉眼,咬牙道:“好!好!和離!”

用丈夫的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顧家未必就沒有起復的可能,顧老夫人怨恨的看向秦文茵,只等顧家緩過勁兒來……

秦文茵視若無睹,她不是顧懷瑾,自然不會給顧家這個希望。

和離的文書不僅需要顧懷瑾簽字,還需要顧侯爺蓋章。

顧侯爺早就備好了和離文書,只等顧懷瑾和秦文茵簽字就行,但前去找顧懷瑾的下人很快回來,躬身道:“老夫人,三老爺想見見秦夫人。說和離文書要在見過秦夫人后他才簽。”

何子佩臉色一冷,正要發火,秦文茵就按住她的手對下人笑道:“那就去把顧三老爺請來吧,我在這兒恭候大駕。”

下人猶豫著道:“還請秦夫人隨我去后花園,顧三老爺在涼亭處等您。”

顧老夫人微閉著眼睛坐著不動。

秦文茵含笑道:“既然顧三老爺不愿移動貴腳那就算了,我今日拿不到和離文書,明日便回進宮恭請圣裁,到時候在御前相見也是一樣的。”

下人被噎住,不安的看向老夫人,老夫人面皮更緊,卻依然微閉著眼睛不說話。下人只能退下和顧懷瑾匯報。

姜氏一直提著一顆心,見秦文茵竟一點不念夫妻情分,一顆心便不斷的下沉,對顧懷瑾她尚且如此無情,對他們她又怎會寬容?

顧懷瑾正背對著花園,面對著荷塘而站,聽到腳步聲便微微側頭,見只有下人前來便微微皺眉,問道:“她不愿見我嗎?”

下人有些尷尬,“秦夫人說請三老爺去花廳,還說今日她若拿不到和離文書,明日便會進宮請求圣裁,到時候在御前相見也是一樣的。”

顧懷瑾握緊了拳頭,看了眼手中已蓋好章的和離文書,慘笑道:“她還是那樣強勢,我以為十五年她改了些。”

下人低頭沉默不語。

“罷了,我去見一見她便是。”說罷抬步就往花廳去,身后的下人偷偷地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急忙跟上。

看到兒子真的來花廳,顧老夫人心里忍不住的失望,此時她對兒子已不抱希望,只希望孫子們能夠爭氣一些。

她扶著姜氏的手起身,對何子佩道:“何夫人,請到偏廳用些茶點吧,我們也好商議一下和離事宜。”

直接替顧懷瑾做主,何子佩也不將顧懷瑾放在眼里,這男人若真有用,也不會有這么多事了。

她看了秦文茵一眼,秦文茵微微點頭,何子佩這才起身與顧老夫人離開,她還特溫和的對顧老夫人笑道:“聽聞顧府有上好的大紅袍,我久居瓊州,卻是很久沒喝過那樣的好茶了,不知這次可有幸品嘗。”

扶著顧老夫人的姜氏手一僵,驚疑不定的看向何子佩。

顧老夫人卻面色如常的轉頭吩咐魏嬤嬤,“去泡壺茶來。”

“是。”魏嬤嬤躬身而下。

姜氏緊張得手都在發抖,顧家能每年都有上等的大紅袍供應是因為秦文茵的嫁妝中有一個茶園,正在武夷,那是她嫁妝不動產中價值最高的產業之一,現就在姜氏手里,當時她能爭過唐氏還因為她是老夫人的侄女。

可現在她寧愿茶園不在她手上。

花廳里的下人也慢慢退下,只有紅桃不動如山的站在秦文茵身后,顧懷瑾進來時忍不住看了她兩眼,但紅桃很沒有眼色的當沒看見。

顧懷瑾無奈,只能忽視她,然后看向他的前妻,他這十五年來的噩夢——秦文茵。

秦文茵不僅是京城第一才女,她的容貌同樣絕色,不然當初顧懷瑾也不會那樣如癡如醉的追她。

而今,秦文茵的手雖粗糙了些,但容顏卻沒改變多少。

沒辦法,到瓊州十五年,除了近三年來她要照顧懷孕的大嫂和妞妞外,她幾乎都呆在屋里養病,吃得好,不勞累,又有黎寶璐這個開心果在,自然不顯老。

反而是養尊處優的顧景云因為這段時間來的非議蒼老了不少。

他的日子并不好過,尤其是在秦信芳回到京城后。

以前翰林院的同僚只敢背著他說些閑話,而今當著他的面就敢有人嘲諷他,不論他走到哪里都有人對他指指點點。

而且上官也更加刁難他。

以前翰林院待不下去他還能去狀元樓,去別的酒樓輕快一二,可現在京城的人都在議論他,議論顧家,都在嘲諷的等待看他如何被秦家報復。

他根本無處可去。

這樣的日子他不愿意再過下去,所以他想見一見秦文茵,尋求其中的解決之道。

現在見到了人,顧懷瑾心中卻復雜無比,他沒想到秦文茵變化這么小,粗粗看去和十五年前并沒有什么區別。

秦文茵端坐在椅子上同樣注視著她前夫,靜等他開口。

顧懷瑾站在秦文茵面前,慢慢撩起袍子緩緩跪下,紅桃嚇了一跳,伸手捂住嘴巴才沒叫出來。

秦文茵也吃了一驚。

男兒膝下有黃金,除了天地君父母,男子是不會輕易跪別人的,何況還是一向驕傲自持的顧懷瑾?

秦文茵心中復雜,緊緊地咬住嘴唇看著他。

顧懷瑾跪在地上,微微仰頭看向秦文茵,低聲道:“文茵,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十五年前不該處事不甚著了方氏的道,當年我驚慌失措,又怕此事被人得知,加上方氏以身懷有孕相逼,當時我們……”

“夠了!”秦文茵心中才升起的點點復雜思緒蕩然無存,她臉色鐵青的道:“顧懷瑾,你比之十五年前更為懦弱不堪,你是忘了十五年前你給我休書時說的話了?你忘了我卻沒忘!”

顧懷瑾愕然的抬頭看她,塵封在腦海深處的記憶猝不及防的浮現,他面色一變,搖頭道:“那是噩夢,并不是真的……”他是因為方氏才休了秦文茵的,因為方氏懷孕了不是嗎?

不然他怎么會短短的兩個月不到便娶新婦?

秦文茵沒料到顧懷瑾連正視自己的勇氣都沒有,她冷笑一聲道:“真是懦夫!”

她目光中又悲又傷,忍不住哈哈笑道:“我當年到底是看上了你什么?這就是我秦文茵千挑萬選出來的丈夫?實在是……”眼瘸了!

顧懷瑾臉色變了又變,顯然腦海中的記憶越來越清晰,他忍不住抓住秦文茵的褲腳道:“文茵,我們不能和離,那,那會毀了我的!”

秦文茵低頭看他,將他的手一點一點的掰開,也一字一頓的道:“我不過是討回屬于我的公道罷了,你若是不服大可以上衙門告我,顧懷瑾,我現在不想與你說話,也不想見到你,你滾出去!”

“文茵!”

“當年你是因避禍才忘恩負義,拋棄妻子的,與方氏并沒有什么關系,在滅族之禍前你選擇自保我并不恨你,”秦文茵盯著他的眼睛道:“當年如此選擇的人太多了,十五年前拋棄妻子,叛兄賣弟的人不知有多少,我雖怨你,卻并不恨你,但你們顧家做得太絕,竟跟著蘭貴妃一系封鎖瓊州,不許我和景云踏出一步,讓我們母子在瓊州內也過得戰戰兢兢,若不是我大師兄聯合諸位師兄又將瓊州封鎖一遍,蒙蔽你們的眼睛及耳朵,只怕景云一輩子就要駝駝在瓊州了。這個仇我卻不能不認!”

“還有我的侄女囡囡,”秦文茵忍不住落淚道:“要不是為了躲避你們顧家的追殺,我何至于夙夜逃走,何至于讓兄嫂掛心以至于疏忽了她,讓她那么難受的死去,這個仇不得不報。顧懷瑾,你今日若認下這些罪,我或許還有些不忍,但我沒料到你比十五年前更加不堪,竟是要把錯歸咎到方氏身上?”

“方氏,”秦文茵嗤笑道:“她還不足以我放在心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