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交鋒 上

當年小姑趕上他們時只把休書給他們看了一眼,爾后便對顧家的事一言不發,何子佩心中一直擔憂她對顧懷瑾情愫未了,不能狠下心來。

畢竟她們這次做的事不僅是為她討回公道這么簡單,她的公道討回來了,顧懷瑾這一生估計也毀了。

見小姑態度堅決,何子佩的態度便又強硬了兩分,斗志昂揚的注視前方。

而忠勇侯府也已進入備戰模式,一大早府中的下人就開始用十二分心灑掃院落,準備膳食,而顧老夫人也在兩個兒媳的伺候下換上了一套隆重且威嚴的衣服。

她沉著臉看向方氏,冷聲道:“你回后院去吧,沒事不要到前院里來。”

方氏臉色微白,袖子下的手緊握成拳,但她最后還是躬身行禮退下。

方家已不同以往,她已經被家里人放棄了,絕對不能再得罪顧家的人。

好在顧家已經背信棄義一次,他們絕對不會再休一個兒媳,但若秦文茵有心,貶妻為妾這樣的事顧家卻有可能做。

想到這里方氏心里火燒一般,通紅著眼睛往后院去。

秋月忙扶住她,看到站在月門前的人一喜,“四爺!”

方氏紅著眼圈抬起頭來,看到長身玉立的兒子,再也忍不住委屈落淚道:“康兒,你終于愿意來看母親了?”

顧樂康皺眉,不耐煩的道:“你哭什么,有誰欺負你了?”

“自從蘭家三族被夷你父親便不肯再見我,我以為你也一樣。”

顧樂康緊抿嘴角,“別把所有人都當成你們一樣,我不是我父親,也不會變成他那樣。”

雖然不耐煩,顧樂康依然道:“你回后院吧,我去前面看看。”

方氏忙拉住他,“你去前面干什么?秦家得寸進尺,萬一他們羞辱你……”

顧樂康甩開她的手,不耐的吼道:“你以為誰都能看上他?我雖未見過秦夫人,但能養出三哥那樣的人物又怎么會局限于一府一人?我不到前面看著,難道要看著他們把所有的罪名都往你身上推嗎?”

方氏嘴唇抖了抖,說不出話來,她的兒子如此推崇顧景云和秦家是她不能接受的,但他又還愿意維護她。

“我不知道當年你和他是怎么回事,但這事總不可能是你一個人的錯,你不方便去,我替你去。”

自從顧景云身份爆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不好,尤其在知道他是在父母婚前懷上的之后,心里就一直壓著一塊石頭。

他覺得自己一直驕傲的一切全都顛覆了,他尊敬且才華橫溢的探花爹是個背信棄義,拋棄妻子,趨利避害的小人,他溫柔善良的母親也變得面目可憎起來。

將將一年過去,他受盡了流言蜚語,一開始他會失眠,會吃不下,覺得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里都充滿了鄙視和嘲諷,恨不得把自己關在一個屋子里不聽不看。

嚴重時他恨不得就此死了算了。

他嘗試過洗澡時將自己溺在浴桶里,但他受不住那種胸口憋悶,不能呼吸的感覺,最后還是沒能死成。

而且從水里起來后他就不想死了。

死了之后世間對他的流言也并不會改變,他永遠是那個婚前通奸生下來的小孩。

他不想那樣,不想就這么死去,所以雖然痛苦他依然活著,于是就看到了更深層次的東西。

太子和四皇子斗得昏天暗地,四皇子失敗了,蘭家敗了,連帶著方家也沒落了。

而秦家卻得以平反回朝,他聽著他三哥被刺殺,然后被皇帝以保護之名囚禁,他求他爹,求祖父想辦法幫幫他,可所有顧家人都希望三哥被關在宮里一輩子。

如果說在得知身世后他對顧家還有六分情義,在看到他們對三哥的漠視后這六分便只剩下一分了。

他一直以為家之所以為家便是因親情而凝聚,而親情由血緣所維系。

不論三哥與顧家立場如何對立,他都是顧家的血脈,顧家的子嗣,顧家本就有愧于他,在他遇難時怎能漠視,而不是出手想幫呢?

顧家能對三哥漠然不管,那是不是也能對顧家其他人如此?

既然這樣,他們這些顧家人為何還要組成一個家,各自過各自的,互不相干不就好了?

那兩個月來他一直茫然無措,然后笨拙的去找衛叢,找鄭旭和施瑋,請求他們幫幫顧景云,幫他向皇帝求情放他出來,或是打聽顧景云為什么會關。

而等到顧景云夫婦在狩獵場護駕的消息傳來,等到秦氏被召回京的消息傳來時他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局限,在他還只看到顧府這一畝三分地時,三哥看到的是整個朝堂,整個大楚。

所以顧樂康突然便對侯府索然無味起來,然而再厭煩他也得在這呆著,因為方家已經放棄了他母親,要是他也走了,他母親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對于秦氏,他娘有錯,他爹有錯,甚至整個顧府都有錯,他也愿意去承認這個錯誤,但顧家想要把這個錯誤完全推到他娘身上他卻不許。

所以他要去前面看著。

顧樂康才到前面時,顧家的左邊的側門便大開放進來一輛馬車,顧樂康停下腳步,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硬著頭皮迎了上去。

何子佩和秦文茵一下車便看到一個俊俏的少年,少年通紅著臉與她們作揖行禮道:“晚輩顧四見過兩位夫人。”

被派來迎接秦家人的魏嬤嬤疾步走來,臉上的笑容很勉強,“何夫人,秦夫人,你們來了,老夫人已在花廳里等著了,兩位請隨奴婢來。”

顧樂康也偏身一讓,恭敬的道:“兩位夫人請。”

秦文茵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他很像顧懷瑾,但性格一點也不像,只從他敢到門口來迎接她們這一點,秦文茵便對他好感增多。

何況昨天晚上兒子還特意與她提過這個孩子。

顧景云當時滿臉不屑,“雖然他蠢笨無能,好在不懦弱,且是非分明,娘明日若見到他就把他打發走吧,孩子看多了爭吵性格也會變得偏執的。”

她兒子她知道,若顧樂康只是是非分明,她兒子一定不會為他說情,說不定還會在對付顧家時無差別攻擊,因為他的是非分明與他何干?

當年黎寶璐能取得他的好感是因為他們倆人當時年紀都小,心還天真可愛,而且黎寶璐寸步不離的跟在他屁股后面,還為他打架,顧樂康若沒做什么她才不相信他兒子會對他有好感呢。

把二林叫過去一問才知道他兒子被關在皇宮里兩個多月,顧家里唯一能想著打聽消息救他且付出行動的只顧樂康一人。

只這一點秦文茵便對這孩子好感增加不少。

何況她也沒想遷怒他,她和他兒子不一樣,她心胸寬廣,恩怨分明。

當年的事她只恨顧懷瑾,只怨顧家兩位伯伯和嫂子,對于方氏和她所出的顧樂康,要是沒有秦家被流放一事她或許會厭惡和泛惡心,但在那樣的大變故面前,只是被戴了頂綠帽子的秦文茵并不會太在意那頂綠帽子。

她在意的是拿著那頂綠帽子的人。

所以秦文茵對顧樂康微微點頭便跟著魏嬤嬤往花廳去,一路上還欣賞了一下顧府的風景,笑道:“十多年了,顧府倒是沒變化多少。”

魏嬤嬤干巴巴的笑道:“老夫人念舊,并不想改變,所以都沒改過多少。”

秦文茵但笑不語,快到花廳時她便停下腳步回頭對沉默跟著一旁的顧樂康道:“你回去吧,這是我們大人的事,與你并不相干。”

顧樂康面皮漲紅,懦懦的道:“晚輩有愧,便在一旁伺候也行……”

“還有下人呢,你年紀還小,該當以讀書為要,”秦文茵堅持的道:“你走吧。”

顧樂康還要分辯,花廳里就傳出一道威嚴的聲音,“小四,你回去!”

顧樂康抿緊了嘴巴,倔強的站著。

連何子佩都不由感嘆這倔性倒有些像顧景云,她想了想道:“你放心,該是你母親的錯她逃不掉,但不該是她的,誰也栽贓不了,我們秦家也不是傻子。”

顧樂康臉色紅得幾欲滴血,羞愧的深深作揖,這才躬身退下。

屋里的顧老夫人自然也聽到了何子佩的話,忍不住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臉色鐵青。

姜氏心中忐忑不安,兩邊還未見面便交鋒,而且顧家還隱隱處于下風。

姜氏不由遷怒顧樂康,沒事呆在后院,跑出來干什么?

何子佩帶著淡笑和秦文茵相攜進入花廳,姜氏忙迎上去,強笑道:“何夫人來了,快請坐。”

何子佩只微微對她點頭便看向坐在首座的顧老夫人,微笑道:“親家母,好久不見呀,不知近來身體可還好?”

“托你們的福,好得很。”顧老夫人板著一張臉道。

“那就好,不然有些事我還不敢在此時談呢,”何子佩狀似很滿意,“親家母身體好,我們便可以少些顧忌了。”

“我們兩家早已解除婚約,何夫人還是應該換個稱呼,若不介意可以叫我顧老夫人。”

“于你們顧家來說,我們黎家的婚約自然是解除了,但對于我們秦家來說,我們兩家的婚約可是還一直存在的呢。”何子佩將婚書和休書取出來放在桌子上,笑道:“也怪我家小姑,當年走得匆忙,這兩份東西竟然都沒帶去衙門里蓋章錄冊,看來現今衙門里存檔的是你們顧家后來自己打點記錄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