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決心

何子佩抱著女兒,微微彎腰謝過每一個夸獎妞妞的人。

黎寶璐就趁機溜到師父身邊,心疼的捏了捏他的胳膊道:“師父,你怎么瘦了?”

白大俠惆悵的嘆氣,路上帶著這么一個熊孩子能不瘦嗎?

話說當年他收黎寶璐時她也才三歲,那時候她怎么就那么聽話呢?

等到把喜糖都發完,把人都送走,何子佩和秦文茵這才請李氏和鐘家的姑娘們進門。

何子佩知道她們姐妹有許多話要說,而她也有許多的話要問妞妞,因此微微對李氏點頭道:“靜怡先坐著,我去廚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李氏忙起身道:“嫂子不用麻煩的。”

“不麻煩,不麻煩。”何子佩笑瞇瞇的離開,出來便鄭重的對正在打量院子的白一堂行了一個大禮,還讓妞妞跪下給白一堂磕頭,鄭重的謝道:“多謝白大俠一路相護,妾身感激不盡。”

白一堂忙把妞妞抱起來,又虛扶了她一把道:“夫人不必多禮,秦氏高義,白某人雖是個江湖人卻也知道仁義二字,何況寶璐多仰仗你們撫育照顧,師同父,我這個做師父的不夠盡職,寶璐也多有缺點,以后還請夫人多擔待一二。”

白一堂無妻無子,甚至無父無母,唯一的牽掛便是黎寶璐,而他身無長物,能為徒弟做的也就是刷她婆家的好感度了。

何子佩見他如此不由心下感嘆,這人竟是忘了寶璐先是成了他們家的童養媳才成了他的徒弟嗎?

按照責任來說,他們秦家的義務和責任更大呢。

黎寶璐把鐘家的姑娘們安排在院子里賞花賞樹便跑到廚房里游了一圈,讓紅桃和青菱分別端了點心送到給秦文茵和鐘家的姑娘,自己端了一大盆面去給她師父。

白一堂進城后才吃了一碗餛飩,肚子正餓,看到面上澆的紅紅的牛肉,立時胃口大開,給徒弟遞了個贊賞的目光后就接過那盆面進客房用去了。

堂屋里李氏正拉著秦文茵在哭,“手怎么變得這么粗了?”

秦文茵不在意的笑道:“在瓊州自然比不上京城,許多事都要親力親為,其實我們過得比別人要好很多。”

至少她們不用風吹雨打的下海打漁和下地播種收割,這就已經過得很幸福了。

但李氏卻心疼不已,抹了抹眼淚問道:“顧家現今的情況你應該也知道吧?你打算怎么辦?”

秦文茵外柔內剛,她們三人中就屬她主意最正,當年顧家休妻,她一聲不分辨,拿了休書便偷偷離開京城追上兄嫂一起逃出京城,她不相信她會什么事都不做。

果然,秦文茵冷笑道:“自然是撥亂反正,事實如何就該當如何。”

李氏既擔憂又解氣,“蘭貴妃殉葬,蘭家三代被誅后嫁進方家的蘭家女就病逝了,如今方家生怕受四皇子和蘭貴妃牽連,對于嫁到顧家的方氏應該也不會太重視,你要對付她應當不難。”

秦文茵面無表情的看著手中的茶杯道:“你錯了,我要對付的不是她。”

方氏婚前與她丈夫茍合固然可恨,但更讓她痛恨的是顧懷瑾,當時開平案剛事發,朝局混亂,秦家牽涉其中,她每日提心吊膽的關注朝政,擔憂兄長,甚至與侯爺獻策讓他和顧老夫人回鄉躲避,可沒想到他會在這時背叛他們的婚姻。

秦文茵冷笑一聲,對于當年發生的事,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顧懷瑾無恥卻不夠狠毒,優柔寡斷,當年她才能從京城逃脫,不然等顧侯爺和顧老夫人從老家回來,她必死無疑。

那種如芒刺在背的感覺到現在她都記憶尤深,所以她并不想一刀子便把他殺死,而是想讓他也嘗嘗當年她的感受。

不過這些事秦文茵是不會和別人說的,哪怕是曾經的閨蜜也不會說,所以她轉移開話題笑道:“今兒可真是巧,怎么就在聆圣街碰上你了呢?”

“我是陪家中的幾個女孩來買些書的,你也知道如今世道不像從前對女子那般寬容了,女孩上街不僅要帶帷帽,還要家長陪同才好,哪里像從前,我們想出門便出門,就是不帶丫頭也沒人說閑話。”李氏嘆惋道:“好好的世道全叫蘭氏給壞了。”

“會變好的。”秦文茵拍了拍她的手安慰,“別人且不提,皇后娘娘當年也是松山女學的杰出人物呢。”

和清溪書院一樣,松山書院也分為男學和女學,而剛剛受封為皇后的太子妃便出自松山女學,而太后也曾是清溪女學的學生。

倆人都很開明,解除蘭貴妃影響的“女子無才便是德”的禁錮不過是時間問題,當然前提是以后不再出現那么腦殘的上位者。

倆閨蜜久別重逢,有不少的私密話要說,介紹完各自的兒女,便不由說到王瑤,李氏微微嘆息道:“瑤瑤留下的兒子也十七歲了,現就在清溪書院里念書,只是那孩子……”

李氏滿目憂慮,嘆息道:“那孩子人品相貌都像她母親,再加上被他家祖母磋磨,性格軟弱得不像話,幸得太子府時不時的照料,這才平安長大。”

李氏是宗室女,出嫁時才被封為靜怡郡主,她爹是沒實權的郡王,她娘又沒兒子,因此嫁的忠遠侯府也已沒落。

而王瑤是皇后的親侄女,太子的親表妹,只可惜她父親早逝,所以她在家里同樣不受寵。

但三個女孩卻都聰慧敏銳,且意趣相投,三人從小班便是同窗,一直到女學畢業,連嫁人都是前后腳的功夫,所以一直很要好。

如果說李氏活潑開朗,明艷大方,秦文茵外柔內剛,才華橫溢,那么王瑤則是溫柔善良,聰敏過人,可十五年前的一件案子一下便把其中的倆人卷了進去。

秦文茵被休,不得不帶著身孕跟著兄嫂南下避禍,而王瑤則是因為皇后被囚,太子被軟禁,王氏被厭棄而成了劉家的累贅,不到一年便抑郁而逝。

因為兩個好友的遭遇,李氏一直郁郁寡歡,如今抱著秦文茵總算能哭得痛快了。

倆人并不知聆圣街內外已經因為秦文茵的歸來掀起了風波。

當時李氏從茶樓里跑出來的畫面不少人都看見了,因為近十年來難得見一貴婦如此失禮,大家不由多關注些。

結果一關注便有人窺到了些真相。

“那好像是秦閣老的妹妹,她回來了?怎么懷里還帶著個孩子,哎呦,她旁邊的男子也挺俊的,莫非是再嫁了?”

“顧懷瑾的次子都比秦氏生的孩子小兩個月而已,還不許人家再嫁呀。”

“但女子就應該從一而終……”

眾人便噓他,“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顧家不仁不義,秦氏還要替顧家守著?這得多變態?”

“就是,就是,何況秦氏可是上過女學的,十多年前可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規矩。”

“何況秦氏被休還有苦衷,沒看現在秦家都找顧家要公道了嗎?聽說顧家的兒媳現正滿京城的討要秦氏的嫁妝呢。”

“顧家也真夠無恥的,竟然挪用而兒媳的嫁妝……”

“我只好奇那男子是誰,雖然長得俊,但他身上穿的是布衣吧,秦氏可是秦閣老唯一的妹妹,當年可是京城第一才女呢,竟然嫁給一個白衣?”說的人痛心疾首,秦氏就是再嫁也不能隨便嫁個男人啊,她值得更好的。

這話一出大家立時一靜,然后紛紛議論起來,是啊,是啊,怎么能隨便嫁人呢,除了顧懷瑾,京城的好男人還是很多的。

于是,不到半個時辰,惋惜秦閣老的妹妹嫁了個白身還生了個閨女的風潮就席卷了聆圣街,然后流言朝著更遠的地方輻射而去。

而剛從巷子里退出知道真相的圍觀群眾聽到流言后紛紛為秦氏辟謠,“誰說那孩子是秦氏的?那是她大嫂和大哥的閨女,她的親侄女,聽說蘭貴妃和四皇子一直派人盯著瓊州呢,他們生了孩子也沒敢聲張,偷偷的孩子記在他們外甥名下,以免自己出意外后孩子無依無靠,我們都聽到了,那孩子一直叫她娘做舅婆呢,可憐兮兮的,家里人一直瞞著孩子呢。”

“是啊,是啊,那俊俏的郎君好似是秦閣老的好友,受托送他妹妹和女兒上京來的,你們可別亂說壞人名聲。”

然后又一波澄清的流言開始以聆圣街為中心輻射開去,而坐在聆圣街一家酒樓里沉著臉喝酒的顧懷瑾首先聽到的便是第一波流言。

聽到鄰桌傳來的話,顧懷瑾臉色一白,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秦文茵嫁人生女了?

這不可能!

他心內一陣發慌,推開桌子就起身往外奔去,長順驚呼一聲,“老爺!”丟下一角銀子連忙追上。

“老爺您要去干什么?”長順忙攔住顧懷瑾,剛才酒館里那些人的議論他也聽到了,此時顧懷瑾去找秦文茵不是自取其辱嗎?

顧懷瑾回過神來,他深吸一口氣道:“回府!”

他目光生寒,拳頭緊握,心中忍不住冒出戾氣,這樣的日子他真是過夠了,這件事必須盡快有個了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